•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男儿平生事,手掌天下权!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男儿平生事,手掌天下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也正是他行事稳妥,这一次第五轻柔才给予重任。因为铁云这边正是一团乱麻,也只有程云鹤这样的人,才能以慢工出细活的方式,慢慢的磨出真相。并且,用他的温吞水,来对付那些可能有的仇敌,或交好;都是不二人选。

        这个人的好处就是能够忍人之不能忍;就算是在最恶劣的形势下,他也能从容不迫,找出突破点,最不济,也能减少损失。

        像今天这样的发怒,对程云鹤来说,乃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事情怎会一团糟?”阴无法不以为然。

        “相爷说过,阴王座你是被人骗了,或者说,被人用手段嫁祸?!背淘坪壮ぬ疽簧?,但情绪也恢复了正常,道:“敌人既然能愚你一次,焉知就不能愚你第二次?楚阎王乃是王座之说,殊不足信!此其一也?!?br />
        “其二,一号乃是我们此来的主要目标之一,但昨夜行动,已经打草惊蛇;铁云有了防备,那么,一号危矣。纵然有命存活,救出来的希望也等于彻底葬送!”

        说到这里,程云鹤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相爷若是知道,不知道会有多伤心?!?br />
        “不就是一个一号?一个情报头子而已,纵然有几分心机,又能如何?终究不能影响大局?!笨咨诵牟恍嫉牡溃?br />
        “你知道一号是谁?”程云鹤悲哀的看着孔伤心:“你擅自行动,断送了一号的生机,难道你就不清楚一号的身份?”

        “一般的这种行动,一向有金马骑士堂负责办理就可以,这一次相爷却是为了此事,一而再再而三的亲自布置,这一次感到事态严重,更让在下一司前来;就是为了防止你鲁莽行动!”

        “你可知相爷如此看重,那是为何?”

        “为何?”孔伤心心丰隐隐觉得不安起来。

        “此次行动之始,阴王座前来的时候,相爷就曾说过,万万不要去刺杀铁补天。铁补天死不死在两可之间,只要刺杀行动展开,无论死不死,都会激起铁云的怒火,无处发泄的情况下,就会对付一号,杀死他!这就说明,相爷将一号的重要性,看在铁补天之上!”

        程云鹤道:“这一次来,相爷看出了楚阎王对铁云的重要性,更是着重吩咐,此次行动以救出一号,与那神秘家族消除误会为主;更提出若无把握就不要动楚阎王。你可知为何?”

        “注意相爷说的话的次序‘以救出一号、与那神秘家族消除误会为主,!救出一号这四个字,是在前面的?!?br />
        程云鹤长长叹气:“相爷唯恐你意气用事,特意一再嘱咐,唯有等我到了,商议之后才能展开行动;难道真是没有半点用意?”

        “那是因为相爷知道,我明白一号在相爷心中的重要性!”程云鹤一阵唏嘘。

        “一号究竟是谁?”孔伤心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程云鹤说了这么多,他要是真的听不出一号的重要牲,那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相爷的师尊,一生之中,就只教了两个徒弟?!背淘坪壮脸恋溃骸澳憧芍?,另一个是谁?”

        “难道是一号?”孔伤心顿时瞠目结舌,额头上大汗涔涔。

        “不是一号……,难道是你?”程云鹤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当年相爷师兄弟二人,一号比相爷小八岁,自幼相依为命;两人同时报效大赵;却是一在明,一在暗;一号从来就没有在人前显露过真实姓名。相爷当初创立金马骑士堂,这个创意,和最初的开创,就是两人合力!”

        “后来,祖爷在大赵逐渐风生水起,一号就渐渐的淡出了所有人的视野。但过了七八年,就传出铁云官场圣人的消息。你可知为何?”程云鹤沉沉的道:“盖因当初,相爷与我还有韩布楚和一号四人对饮……?!?br />
        说到这里,程云鹤淡淡的叹息一声,不由想起了当初的情景。

        当初,四个人都是年纪轻轻,一号更是只有二十来岁。四个人酒过三巡,已经微见熏熏。那时候的第五轻柔,威权远远不如如今。

        醉后,说起平生志向;当时第五轻柔曾言道:“古往今来,九重天从未有一统江山的时候,一向群雄割据,纷乱不已。吾平生志愿,便是将这茫茫天下,在吾手中一统江山!”

        当时,第五轻柔握着酒杯,目光虽有醉意,却是深深沉沉:“身为男儿,当头顶青天日月,足踏江山万里;俯瞰生灵亿万,号令宇内群雄!醉卧美人膝,不过庸才色鬼耳;醒掌天下权,却是男儿平生事!男子汉一生叱咤,千古功名,何需红颜作衬?”

        当时一号已经喝醉,却是哈哈大笑,道:“若是我兄能主掌大赵,那小弟就将铁云拱手送上,为师兄一统天下江山作贺!”

        谁也不知道,当时的一时醉言,却成为两个人毕生努力的目标,而且几乎成功!

        若是楚阳在这里,就会唏嘘一声:不是‘几乎,成功,而是已经成功了!前世的铁云,几乎就等于是被唐心圣当做了给第五轻柔的贺礼!

        回想往昔,程云鹤长叹一声,不觉如梦如幻。

        当年的四个人,其中一个成为了名义上的左右天下大势的一国宰相;其实却是实际上的君王.

        而另一个,潜入铁云,成为官场典范,一代圣人。两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各领风骚,却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

        而自己,却成了第五轻柔的幕僚,专心处理一些最为疑难的棘手事件,在暗中默默出力;至于韩布楚…,程云鹤知道,韩布楚,才是除了第五轻柔之外最可怕的人!

        韩布楚,对于第五轻柔有一种近乎于狂热的崇拜,为了第五轻柔,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他为了第五轻柔的威望,几乎是不惜一切手段心机。

        所有的坏事,他都在暗中做了,但好名声,却是第五轻柔的。第五轻柔不方便出力的事情不方便说的话,都是韩布楚在说、在做。

        韩布楚,把他自己当做了第五轻柔的踏脚石,而且心甘情愿,甘之若殆。并为之不遗余力!

        有多少次,一些秘密事件,连自己也不能参与的绝密,都是韩布楚在万簌俱静的时候,与第五轻柔秘密商说…

        这便是当初的四个人!

        如今,一号却被一个横空而出的楚阎王,构陷在铁云!而自己,到了这里,却被自己人陷进了泥潭,拔足不出,进不得,退不得。

        而另外两人,还在数千里之外翘首以盼自己的消息。

        想到这里,程云鹤突然想要喝酒。

        他现在最想的,就是与当年四个人一起喝醉的时候那样,喝醉!酩酊大醉!

        “原来一号……,如此重要……?!币跷薹ê涂咨诵拿婷嫦嚓铮骸翱上嘁尾凰??”

        “这种事,相爷是不会明说的?!背淘坪卓嘈Γ骸罢庋乃矫芄叵?,他怎么会说?”

        孔伤心长叹一声,似乎是牵动了伤势,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这段时间,先平静一下吧?!背淘坪缀呛切α诵?,眼底深处,对往昔的叹息一闪而过,接着恢复了清明眼色,道:“先把你们两个的伤养好;没有实力在手,纵然是谈判,也得不到任何重视?!?br />
        “我们就暂且在铁云城蛰伏下来吧?!背淘坪椎目谄芷骄?,但口音的余韵之中,却还是不可遏制的出现了无奈的意思:“等你们恢复到巅峰,我们再继续?!?br />
        “那……相爷安排的事情,岂不是就无限期的拖延了?”册无法问道。

        “但我们现在出面去办事,却只有送死?!背淘坪椎溃骸岸际苌说搅苏獍愕夭?,自身难保,还谈什么正事?””你们的伤,大约多长时间能够痊愈?”

        “我这个……可能还需要一个月。,、阴无法冷哼一声,目中闪出强烈的恨意,有灵玉参这种九大奇药天才地宝疗伤,竟然还需要一个月,自己的伤严重到什么地步,就可想而知。

        “我需要半月时间?!笨咨诵牡溃骸叭羰且啃卸?,十天也能恢复得差不多?!彼抗馍涞牡溃骸安还铱梢员V?,那位‘楚阎王,的伤势,绝对比我要重得多!他们两位王座,另一位的伤势,也未必就比我轻!”

        他的口气中,充满了傲然之意。

        “那不是楚阎王!”程云鹤无力的长叹,怎么这位孔王座就这么一口咬定?

        金马骑士堂四位王座,两个人都是中了同样的圈杰…,这还真是奇事一桩!那个真正的楚阎王,到底用了怎样的手段…

        “我会立即将这里的事情,回报给相爷?!背淘坪孜艘豢谄?,道:“孔二爷,您将这几天里的事情,一一跟我说一遍吧。相爷需要的,是最真实的情报,那样他才能做出,最详实的判断?!?br />
        孔伤心脸上显出无比的尴尬,闷闷的答应了一声。

        “你们的伤,不需要灵玉参吧?把剩下的两片灵玉参给我!”程云鹤当机立断,将这两片无价之宝从孔伤心手中要了回来。

        现在看来,想要与对方消除误会,直接没有了可能;至于一号,更加可能已经死了。这两片灵玉参,可别被这两个武夫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