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玩一玩,耍一要!

    第一百七十一章 玩一玩,耍一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因为唐心圣若是没死,大可以让他们救出去,然后衔尾追杀,直到重重包围,一网打尽,那样才算是万无一失,而且也是斩草除根之计;而自己并没有这么做,唯一的可能就是唐心圣已死。

        “孤派一个人手持调兵符陪司前去;凡是见到的军队,皆有调兵权!”铁补天知道楚阳要有大行动,也是当机立断。

        “事不宜迟!立即出发!”楚阳把手一挥;成子昂大声接令,立即奔了出去。

        “命令全城搜查杜院,若是有妓女失踪的事情,或者,有良家女子失踪的事情,要在第一时间上报!然后锁定那个区域!”

        “大牢之中,那位假扮唐心圣的八品武尊怎么样了?”楚阳问道。

        “与两个敌人司归于??!”乌倩倩神情有些黯然。

        “同归于???”楚阳愕然。(bengehahaha大好人)

        “死了一位八品武尊?”铁补天有些心疼;铁云可不比金马骑士堂,一位八品武尊在这里几乎就是顶级战力,没想到却被楚阳这么牺牲了。

        “那是黑魔家族的人?!背舭琢怂谎?,道。

        “原来如此?!奔热皇呛谀У娜?,太子爷也就不怎么心疼了。

        “不过,有点儿蹊跷??;八品武尊与敌人同归于尽,而且还是暗算偷袭的情况下……”楚阳眉毛一扬:“难道竟然是王座高手?或者是……宝马骑士?”

        “据监狱守方传报,应该也是两位九品武尊!”乌倩倩细细的看了一遍消息,肯定得道。

        “那就不错了?!背糁遄琶纪废肓讼?,转向铁补天道:“太子,补天阁必须在未来专为暗兵了。这段时间以来,目标太大了?!?br />
        铁补天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不错;补天阁不能再呆在这里,我们没有王级高手坐镇,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不过,对此我也有所准备?!?br />
        他看着楚阳,微微一笑:“可还记得你第一次去的补天阁?”

        “哦?”楚阳眼中一亮。

        “那里,我已经在周围安排了一个京城守卫兵团,三万人?!碧固煳⑿Γ骸叭蛉说拇蟛慷?,将那里完会围成了一个铁桶。但却互不妨碍。那里才是我理想之中的补天阁;之前的补天阁,配不上那里。不过现在……”

        铁补天呵呵笑了两声:“楚御座准备何时搬过去?”

        “越快越好!”楚阳道:“我有些担心,金马骑士堂的人会失去理智的狂攻这里。这里还没有形成强大的战斗力,恐怕会让对方一击而溃。人手虽然能借助暗道机关保全,不过,补天阁本部被摧毁,总是不好?!?br />
        铁补天的话很明显,乃是因为楚阳这段时间的努力,才让补天阁名副其实。

        “孤要去大牢一趟?!碧固斓溃骸翱纯茨抢锏氖匚廊嗽?。顺便,也去看看第五轻柔核心手下的战力?!?br />
        铁补天说完就站了起来,本想着等着楚阳客套两句;没想到这家伙只是一抬头:“哦?你要走?”

        接着就转过头去问乌倩倩:“那个什么,这件事,云门客栈那边知道了没有?”

        “他们应该还不知道。不过城中这样的骚乱,他们也应该有所猜测?!蔽谫毁坏?。

        “不知是…就好?!?br />
        楚阳淡淡的点点头,道:“对方这次行动,是否可以肯定…没有姜级高手出现?”

        “是!”乌倩倩回忆了一下监狱给出的资料,肯定的道:“绝对没有王级高手出现!否则的话,我们的伤亡还要大很多,也未必能留下对方十个人!”

        “对方王级高手没有出呃…”楚阳眉头一紧,道:“在一位王座都重伤垂危的情况下,再一次的行动,居然没有王座参与……这是什么原因?”

        乌倩倩怔住,突然想起来一个可怕的可能,颤声道:“你是说?!?br />
        “对!”楚阳点头,道:“这是引蛇出洞,第一个目标应该是太子,第二个目标,应该是我!因为大牢出事,不管是我还是太子,总要去一个人看看的;而我们只要出去,就是他的机会!”

        这句话,让已经走到门口的铁补天停下了脚步。

        但想了想之后,铁补天还是坚决的迈了出去,道:“若是将士们都在牺牲,我却在贪生怕死,连战后的抚慰都不敢去,那我铁补天,也不配再做这个铁云太子?!?br />
        “我并不是反对你去,而是要提醒一下两位影子护卫。

        这一行,万不可掉以轻心?!背舻?。

        虚无中,两个影子的身影突然浮现,向着楚阳点了点头。然后就护卫着铁补天走了出去,前呼后拥,迅速离开了补天阁。

        “我也要出去一下?!背艨醋盘固斓热死肟?,默默地道。

        “那你怎么出去?”乌倩倩关切地问道。

        “我自然不会戴着面具像个靶子一样那样出去?!背舻靡獾男α诵Γ骸吧饺俗杂忻罴?。另外,你们再做一件事?!?br />
        “什么事?”

        “我估计,这位隐在暗处等待刺杀的王座,目标肯定是我。楚阳嘿嘿一笑!现在的他我们虽然不知道具体方位,但肯定就在附近,你们不妨跟他玩一玩??纯凑馕煌踝芄蝗棠偷绞裁闯潭?,就当演练了哈哈哈……”

        孔王座隐身在大树上,已经两个多时辰。

        两个时辰之丰,他一动都没有动过。

        这样的隐匿,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

        他眼看着铁云的补天太子进入了补天阁;也看到有很多人出出进进,但他看了良久,始终不能肯定,哪一个是楚阎王!

        然后他又看到铁补天出了补天阁,一路前往监狱的方向。他本以为楚阎王也在铁补天的队伍里,但跟踪了一会发现没有,而且铁补天的身边,氤氲浮动的高手气息不止一个,让他根本不敢妄动。

        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又折了回来。

        楚阎王总不能不出来吧?

        正在等着,突然眼光一亮,浑身一紧:突然有不少的黑衣人从补天阁里奔出来,在补天阁门口警惕的站定,眼光敏锐的观察着任何一个角落。

        这样的队伍,一直出杏了好几丈。戒备之森严,直是让人瞠目。而且每一个人都是全神贯注;就连刚才铁补天出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排??!

        孔伤心立即认定:楚阎王要出来了!

        现在,若是里面走出来一个人的话,不管他戴不戴面具,也不管他年轻年老,孔伤心立即就会出手!

        但一口气提了起来,过了半晌,居然没有半点动静。那些黑衣人木头桩子一般站了一会,最后居然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撒开脚丫子急匆匆的又进去了……

        噗!

        孔王座的手无声无息的插进了树干里。严阵以待了这么长时间。完全白费……孔王座心中怒骂!

        但他还没能喘口气的时候,突然哗的一声,刚才进去的黑衣人们同时奔涌了出来,极为迅速的排起一个?;ふ笮?。动作之急速,很有些猝不及防。

        孔王座就真的有些猝不及防了,立即又提气、运功、甚至1手掌也动了动,背心的肌肉也动了一下,将背上的刀也轻轻地挪动了一下,挪到了一个在目前的位置可以最快出手的绝佳位置。

        补天阁里面广声嘹亮的马嘶,让孔伤心浑身都是一紧,一股子即将高潮奔涌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这匹马!这匹马!肯定就是!

        这匹马果然出来了!

        这匹马果然神骏之极!

        如同黑色蛟龙,从补天阁之中疯狂奔出!

        但孔伤心却几乎被气得一口气没上来:马背上居然没有人!

        “呔!”一声大吼!

        孔王座又提起了精神:难到楚阎王要来一个拉风之极的飞身上马?

        只见补天阁之中,一个五短身材的人一路狂奔出了大门,一边跑一边叫:“快!快拦住那匹马!马惊了……”

        大门口的十几个黑衣人同时出手,三两下就将那匹骏马制服,那五短身材的人气喘吁吁的跑近,抹了把汗,道:“他奶奶滴,刚刚刷干净,居然跑出来了,多谢,多谢诸位怀…”

        牵着马走了回去。随即那些黑衣人也说笑着走了进去“

        孔伤心有些目瞪口呆了。

        咋回事儿?

        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到后来孔伤心终于明白:对方若不是存心的耍自己就是一种特殊的演练。但“这样的演练似乎没什么作用,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被耍了……

        这种冉悟一下子升起来,孔王座顿时气得两眼发黑!难道自己不只是空等了一上午,而且还是被耍了一上午?

        孔伤心肚皮都要气炸!

        但就集是再生气,他也不会轻举妄动。勉强压下心中的火气,孔伤心知道今天再等下去也只有被对方耍得更惨;现在有两条路可供自己选择:一,对方既然如此做,会不会是楚阎王布置的?这么说,楚阎王会不会现在就在里面?那么,自己直接杀进去会如何?

        第二个选择当然就是直接退走!

        眼见天已经近午,孔伤心颇为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在这时,却突然有了新的情说“。

        快到正午的阳光下,在直达补天阁的那条大路上,远远的过来了一个人。脸上是一个狰狞可怖的面具,一袭黑袍,飘飘而来。

        他就这么走在路上,也如同是地狱之中走出的幽魂一般,阴森森,寒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