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会这样?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怎么会这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桀桀桀……?!鼻亲案陌绲恼馕缓谀Ъ易逦渥鹚拇笮ζ鹄?。他本来对这个任务颇为抵触,但却万万没想到,居然一举偷袭了两个比自己高一级的九品武尊;还重创了七个武尊!

        这等战绩,若在平奔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见那位剩下的九品武尊扑了上来,黑魔武尊丝毫不惧,长笑迎上。

        就在这时,突然脚下一紧,两条腿竟然被已经侄下的两位武尊死死的抱住,同时,两个人两张嘴,都是死死的咬在了他的大腿上。四只眼睛同时发射出疯狂的光芒!同时,每个人都是空出来了一只手,狠狠地向着他的胯下击办…

        噗噗……。

        他虽然偷袭成功,但毕竟是一对二,力量难免分散,再加上两位金马骑士堂武尊本身就是功力高强,高于他一品,若是在平时,恐怕也能晕了过去,但现在偏偏是吃过了春药没有爆发正是最亢奋的时候。

        他那两掌竟然没把这两个人打晕!

        刚才敌人所尝受到的一切,终于轮到他自己来尝受

        “啊~~~”这位黑魔高手猛的仰面向天,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就从他的口中发了出来。

        同时双手狠狠的往下击去,一下一下……,如同雨点般落下。

        “老三……,你快是…我们已经完了……”一位金马骑士堂宝马骑士一边疯狂的击打着那位黑魔高手,一边承受着对方的击打神智慢慢的模糊,却还是凄厉地叫着:“你快走!老三你……,快是…”

        “大哥!二哥!”老三突然泪落如雨。

        外面,喊杀声逼近,又一次进攻开始了。

        这位金马骑士堂武尊突然大吼一声,夺了一把长矛,舍弃了自己已经陷入濒死状态的大哥二哥,疯虎一般往外杀出:“跟我闯出去!”

        里面,牢房里面好高手们也冲了出来。

        而那七个已经受重创的武尊高手同时做出了一个选择:不要命的冲上去,用自己的生命挡住了这些人。

        他们下体在最为亢奋的时候受到八品武尊重击已经重创,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就算是逃出去,这一辈子作为男人来说,也已经完蛋了。

        所以他们选择了不走!

        金马骑士堂剩余的众人含着泪,一声喊,同时冲了出去…,来了十九个人,竟然只冲出去了九个,连两位宝马骑士,也丢在了里面。

        这样的战绩,这样的惨败在今日前来之前,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大牢门口,两位宝马骑士拼着命,终于将那位黑魔高手死死拖住,到了最后那位黑魔高手的两条大腿竟然已经被他们两个啃成了两根白骨棒子……。

        三人都在怒吼着,都在惨叫着血肉纷飞,飞溅如雨,情形之惨烈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是浑身发凉。最后同时倒下,几乎不分先后的没了呼吸。

        另外七个武尊高手也在战斗了一段时间之后,被乱刀分尸而死。他们本就是强弩之末又受重创,战力几乎不到平常的十之二三能够将对方阻一阻,就已经心满意足。

        看着地上的淋漓血肉所有人都是出阵无言。

        若不是那陷阱布置得法,恐怕最后的成就也只能是有那位伪装的八品武尊偷袭得手一两个人,然后其他的人都会平安退走!

        金马骑士堂的这些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个个悍不畏死,经过今日一战,大家才真正知道了金马骑士堂的厉害!

        超出了对方十几倍的人力,若是加上外面兵丁的话,那就是数百倍的人手,居然只留下了十个人!

        铁弄大牢的高手们也如同蝗虫一般的追了出去。对方来大闹一场,居然就这么走了,谁都拉不下脸来。

        紧接着,整个铁云城警报四起,侦骑四出,马蹄声纷乱;将一个寂静的深夜搅得如同开了锅一般。

        楚阳的计划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要不然,这些金马骑士堂的高手一个也跑、不了。

        其实也不能算是楚阳的漏洞;当时楚阳跟黑魔刀王商量好了,让黑魔的人协助防守,将这些金马骑士堂的人全部留下。

        刀王当时答应的很痛快。但刀王还是低估了自己家族那些武尊高手的傲气。听从一个世俗国家官员的安排去为他守大牢?他以为他是谁呀?再说了,若是那样的话,岂不就成了传说中的狗腿子?

        所以虽然在王座的命令下答应了下来,但一个个还是磨磨蹭蹭的往后推了两天;但就是这两天,却出了这等大事。

        不仅没有全部留下敌人,而且,自家的一位八品武尊还死在了里面!

        孔伤心王座自从部下们出发之后,就来到铁云城最高的接天楼最顶上,无声无息的俯瞰着铁云夜色,颇为有些乘风仙去的道骨仙风。

        三位九品武尊带队,十几位武尊连司几位高级武宗的战力,或者在这世上不算无敌,被人挡住,更是家常便饭:但孔王座绝对相信,那样的力量绝不会出现在铁云城!

        就算出现在铁云城,也绝不会是官方的力量!

        所以孔王座很放心;现在的他,安坐接天楼,静等凯歌声。

        城中突然骚乱的时候,孔王座的嘴角也绽放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鹰隼般的眼神,不屑的看着铁云城之中的兵马调动,睥睨而高傲!

        就这样蝼蚁一般的战队,居然就想留下我的人?

        可笑!

        若是在战场上正面对战,自己的人绝对会被兵马铁流踏为齑粉:没有半点侥幸。

        但这却是城中。不管是树木还是民房甚至是官衙,甚至是小小的一截围墙,就会成为高手们辗转腾挪的舞台。

        在这样地形复杂的敌方作战,普通士兵根本不可能拦得住高手!

        所以,越乱越好,最好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么,铁补天也会出现,楚阎王也会出现。届时,不管是刺杀铁补天还是刺杀楚阎王,就看自己的心情了。

        自然,铁补天是不好刺杀的;他那两个贴身的高手实在是神秘之极,也高强之极。但楚阎王身边,却没有这样的高手吧?

        以自己的身手,一击必杀楚阎王之后,立即远扬,料想在这下三天,也没人能够追得上自己!

        过不多时,城中突然猛的喧闹了起来,四面八方的军队同时调动;处处皆是灯火通明。

        而且,有不少的地方人影重重,各个客栈更是陷入了全面的搜查,甚至连民宅也不例外。

        看来,他们乙经成功撤退了。

        孔伤心嘴角溢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瘦削的身子就在接天楼之顶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孔王座回到落脚的地方的时候,却被眼并的一幕气得目瞪口呆,低低的怒吼一声:“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还算是武者么?混账!”

        只见除了自己几个手下站在门外之外,里面却还多出了阵阵呻吟,开门一看,满地的白花花的身体……。

        除了自己的手下,还多出了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

        “打劫了一个妓院……才找来这几个女子…,还是最低级的?!泵磐獾谋β砥锸恳涣车谋?,低声道,长叹一声:“铁云城这些天,连妓院都歇业了,这还是最低级贫困区偷着干的那种…?!?br />
        他明白王座为何这么愤怒;在九重天大陆,抢劫不是什么重罪:但淫行却是最为禁止的;一旦有人犯了淫戒,必将遭到整个天下的唾弃!

        这是九重天大陆道德的底线!

        “妓院?最低级的?”孔伤心只觉得脑袋顿时晕了一下,反手一掌拍在那位宝马骑士脸上:“你带着他们去嫖妓了?居然还带了回来?”

        “他们中了楚阎王的陷阱,陷阱里……满是春药?!北β砥锸康蜕馐?,但对自己挨的这一掌却显得很是麻木,似乎并没有打疼他:“就连妓院歇业,恐怕也是楚阎王的严刽…”

        “春药…?!笨咨诵囊灰а溃骸盎斓巴醢说?!卑鄙无耻龌龊下流的楚阎王!”

        不再看这些不堪入目的情形,愤愤的将门一关,走了出来,打眼一斜,顿时怔了一下:“其他人呢?”

        “死了””那位宝马骑士木然地站着,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死了……,都死了……?!?br />
        “什么?!”孔伤心大惊失色,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险些站立不住,一把揪住了他:“怎么回事?”

        “里面根本没有一号……这纯粹是一个陷阱;?;刂?,毒药密布,春药到处都是……,还有一个伪装成一号的八品武尊……?!闭馕槐β砥锸渴Щ曷淦牵骸拔掖蟾?,我二哥…,陷入陷阱,又中了春药”最后背着那伪装的一号逃走的时候,对方突下杀手…”

        他猛地蹲在地上,用手捂住脸:“还有八位兄弟,也死在了那里……?!毖劾?,从手指缝里汹涌的流出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孔伤心怔怔地站着,这一刻,他挺拔的背脊竟然有些佝偻,只是喃喃地念叨:“怎么会这样……?!?br />
        “王座!王座!您要为兄弟们报仇啊…”旁边,一个身体壮硕的大汉眼眶含泪叫道。他的身上,也有多处在流淌着鲜血,但却拒绝包扎;任由鲜血横流。

        “王座!为兄弟们报仇怀…?!笔O碌募父鋈?,猛的跪侄在地。

        “楚阎王!楚阎王””孔伤心紧紧的攥着拳头,咬着牙,低低的、狠狠地咆哮,声音从牙缝里崩出来:“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我若不杀你……,天理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