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亢奋的战斗!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亢奋的战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若是换做平常,这些恶毒陷阱最起码要折损他们两人,其他人也要有不少受伤,但现在,居然一个人也没损失。不得不说,中了春药之后的立奋虽然狼狈,但,身体的反应灵敏度却也提高了很多。

        尤其,现在还没有到那种下体肿胀欲裂的最后阶段,这春药反而是提升了他们的战斗力,让放在平日里绝对冲不过去的陷阱今日居然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就如同吃了春药一般的龙精虎猛”这句话,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的的确确是龙精虎猛,虽然他们不是吃了,而是吸了…

        这个破绽,是当初力主加进去春药的楚阎王所做梦也想不到的。

        不过,若是楚阎王在这里,恐怕要瞪大了眼睛感叹一声:“妈滴,这个世界真奇妙!十一个男人挺着长枪英勇战斗,蔚为奇观啊。这下子可真的是全身都在战斗了……?!?br />
        事实正如所言,十一位高手挺枪跃马,在这步步?;南葳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到了极点,头发都要亢奋的直竖起来,一个个嗷嗷叫着,直捣黄龙;目标就是关押“唐心圣”的牢房。

        ,砰,!

        一声巨响,为首的宝马骑士狠狠一掌将飞来的一片布满了钢钉毒药的铁板击飞,终于到了最里面的牢房面前,里面有个人,正蜷缩在地上,努力的昂起了头,向这边看来。

        为首的两位宝马骑士一见大喜。

        这个人的面目,正是第五轻柔亲手所绘的唐心圣面容!

        “一号!相爷派我们来救你了!”

        里面的唐心圣似乎很激动,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身体努力的动了两下,却没有爬起来。似乎身上的创伤已经是严重之极,连动一动也动不了。

        一号果然受尽了酷刑!

        宝马骑士当机立断,长剑一闪,猛的砍在大铁锁上,当的一声,铁链子应剑而断;他一脚踢开冉,一闪身进去,毫不犹豫,长剑连连闪烁,唐心圣身上的镣铐铁屑纷飞,落在地上,身子一蹲,另一只手已经将‘【唐心圣”扔在了自己背上,然后大吼一声:“得手了!冲出去!”

        烟雾升腾之中,十一条人影亢奋的往外冲去。

        每个人在心中都不是救出一号的喜忧;而是一种迫切的希望:赶紧冲出去!他妈的,铁云城最近的窑子在哪里?

        下面快炸了受不了了……。

        人影闪闪,那补天阁的高手和借调的太子府的高手们这一刻才从四面八方埋伏的地方冲了出来,大打出手。

        一出来,居然先就是爆发出一阵嘲笑的笑声。

        大家都是穿的紧身夜行衣,下面可说是太明显了,鼓衣欲裂啊。

        “喂,王老大,你看看这几个人,他妈的来炫耀鸡鸡的?下面鼓得这么厉害…?!庇腥艘槐叽蚣?,居然嘴里也不闲着,一个劲的调侃:“他奶奶滴,那么大一坨,有半斤吧?

        他们自然是早已服用了解药,不怕这个。

        “是啊是啊,看样子他们很难如””另一个声音:“为啥这么难受捏?”

        “废话,御座准备了足足二十斤的春药他们基本没浪费…,换成你你不难受?这里连个母猪都没有”真是难为他们了。草,真是见识了,春药居然有论斤用的……”。

        虽然大家的武功并不如这些黑衣蒙面人,一交手就几乎有人受伤,但却并不妨碍大家恶毒的讽刺。

        “其实他们可以一边解决一边往外冲的。用不着这么难受……。一个人咳嗽着,却是被打了一掌;嘴角溢出血丝;但他的对手却也正因为这句话而稍稍放缓了进攻的节奏:一边解决一边往外冲?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这可是春药!”另一个粗豪的声音叫道:“没那家伙解决不了的?!?br />
        “这还不简单……?!闭饧一镆槐叽蚨?,一边口中不停:“只需要他们都脱了裤子,甚至不用脱裤子,用元气震出一个洞就可以……,然后最前面的一个受点罪,没处发泄;但他后面的却可以不用难受了啊…”

        “为啥后面的就可以?”

        “你想啊,只要最前面的撅起屁股,后面的就有地方可以解决了,然后一个连着一个”反正他们内功都很高强,只需要喊个一二三同时一挺,就能够腾云驾雾一般一起飞出去,而且双手照样可以拿着刀剑跟我们战斗,打一会,再一枷…”

        这家伙的嘴真不是一般的贫,一边被打的喷血居然一边笑得上不来气:“这段路也不长,只需要挺不了几下,也就挺出去了;这……,咳咳咳,武功高强其实可以做很多事王二麻子,哥牛诉你,人家这才叫同心协力,这才叫众志成城…”

        顿时一阵发疯似地大笑:“不错不错啊哈哈哈”一挺一挺又一挺……,就都出去了……,哈哈呤……说不定以后他们食髓知味,就谁也离不开谁了……?!?br />
        “咱们现在出来跟他们打,实在是没必要,其实只需要等到他们都****的时候再冲出来,那才占便宜,那时候他们都是恩恩爱爱魂飞天外爽得很”哎哟,他妈的我又受伤了,你奶奶,家伙大了了不起是不是……?!?br />
        这家伙的言论彻底引起了金马骑士堂高手们的最大愤慨,一个个挺着都来招呼他。没多时,就已经数度受伤,眼看着性命不保,居然临死之前还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意:“哥们儿,我的建议绝对不错,你们脱了裤子试试,包虹…”

        “试你祖宗!”话音未落,已经被一个愤怒到了极点的金马骑士堂高手一剑撅进胸膛,居然还哈哈大笑了两声,才断了气。

        楚阳在这里埋伏的高手虽然多,但毕竟质量上比不上人家金马骑士堂,这十一个人付出了一半人受伤的代价,居然疯虎一般闯到了门口。

        眼看就要和外面的人会合;而这时候,春药的作用也发挥到了最大的地步。一个个都是两眼血丝密布,口中嗬嗬有声。

        现在这种情况,委实是没法说。也没法形容了…

        在外面把守的九品武尊宝马骑士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面对外面大部队一波一波的不断冲击,几乎已经支撑不下去,一见同伴们出来,不由得大喜过望,喝道:“快!大家快冲出去,我快支持不住了……,

        突然话音一转,变成了无尽的愕然:“我,草,你们这是咋了?怎么都……,都……,这样子?”

        “草他奶奶!里面满满的都是春药!”背着‘唐心圣,的武尊宝马骑士愤怒到了无法形容的扭曲着脸怒吼一声:“老子们都中招了……?!?br />
        “噗!”留守的宝马骑士几乎被这一句话说的喷出血来,张口结舌的道:“这这…这这…**!”看着同伴们憋得血一般的脸色,知道事情实在是已经到了不能再拖的地步。

        看这帮家伙,连看着自己的屁股的眼神都开始冒鼻光了,这位宝马骑士忍不住心里居然一颤:那该死的楚阎王到底布置了多少春药啊…

        “冲出去!杀!”事不宜迟,三位宝马骑士同时发出了命令。

        而就在这时,背负着,唐心圣,的宝马骑士突然感觉自己背后有异,忍不住回头一看。只见自己背上的‘唐心圣,的脸上冒出来诡异的笑意,紧接着下体突然猛的一痛”

        “啊~~~”两位宝马骑士同时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这家伙居然两只手分别抓住两位宝马骑士的胯下,用尽全力的一扭……。

        这一下子真是突如其来,两位宝马骑士完企没有防备,也根本没有想到这位奄奄一息的‘一号,竟然会突然出手,而且出手的速度竟煞丝毫不低于他们这些九品武尊。

        而且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攻击的是那里。

        那里本来就是最为脆弱的地方;现在虽然是最坚硬的时候,但毕竟不能防备高手如此竭尽全力的突然袭击。

        顿时长枪猛然被扭成了麻花形,若是有人从现代穿越过去,看到这一幕奇景,定然会脱口惊呼:哇塞,哥们,你这里长了一根螺纹钢呃…

        嗯,可惜这个世界没有螺纹钢。

        两位宝马骑士的脸瞬间扭曲成了正常人绝对无法做出的表情,两眼怒突着,腰部弯曲身体蜷缩如大虾,还是煮熟了的那种。

        砰砰两声“一号,又在两位宝马骑士的头上分别猛击一掌,两位宝马骑士一声没吭,木头桩子一般倒了下去,七窍流血。

        然后那位一号突然猛地掠起,身法如电,拳打脚踢,招招都是猛奔向下三路。而且,他偷袭的对象正是那些现在‘最难受,的金马骑士堂高手们!

        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有七个人当场中招:胯下鼓鼓囊囊的那一团都是被狠狠地揍了一下!顿时一个个痛苦的捂着那啥,惨叫着蜷缩了起来。

        “中计了!这个人不是一号!这才是最大的陷阱!”在外留守的那位宝马骑士现在才反应过来,不由睚眦欲裂:“混蛋!我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