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孔伤心在行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孔伤心在行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他们同时想起来:楚阳曾经跟他们打的赌,他要在一个月之内从武者四品突破武师。当时几个人都以为这厮在说笑话,现在看和”那里还需要一个月?

        这厮两个时辰就突破了三个品附…,现在已经七品了!

        这么一想,四个人都是有些垂头丧气。

        “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背艉俸僖恍?,抱着头转过身晃着身体边走边道:“睡觉去喽……,突破真爽!”

        身后,四个人面面相觑。突破真爽?能不爽嘛?我们要是也这样突破的话,早爽死了……?!编?,董无伤,你若能第一个突破留下来,我就给你你心中的刀?!背敉W×私挪?,背对着他们,道:“不过,墨刀的墨铁需要你自己提供!”

        “没问题!”董无伤激动得全身发抖起来:“这个月我一定第一个突破,然后就回家去拿?!?br />
        “切!第一个突破?董无伤你以为你算老几?”罗克敌纪墨菌不通同时斜着眼看着他,一脸敌意。

        “嗯,我有一种感觉,我快要突破了?!币槐?,一直酷酷的站着的顾独行突然脸色怪异的说道。

        四人同时吐血:“你……,你不会吧……””是真的?!惫硕佬腥险娴牡愕阃罚骸翱蠢唇裉焱砩衔乙展亓?,不好意思了各位,看来哥哥我这个二哥的名头是跑不掉的了…”

        施施然转身就走。

        身后,纪墨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孤独…你不能这么没人性??!你才刚刚突破武宗七品呃…”

        顾独行的步子停了停,很遗憾地道:“我必须纠正你的错误,我突破武宗七品,已经半个月了!……?!?br />
        纪墨欲哭无泪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被刺激了!

        原本两人都是武宗六品,势均力敌;现在顾独行居然要突破八品了?这让心高气傲的纪墨情何以堪啊。

        是夜,纪墨等四个人彻夜难眠。当顾独行的房间突然间传出突破的氤氲气息鼓荡的时候,四个人同时泪流满面:真的”突破了”

        是夜,斟日睡得很香。

        是夜,三更!从贫民区的方向,十几条人影腾空而起,向着大牢的位置,腾云驾雾一般的飞来。

        金马骑士堂,终于开始行动了。

        孔伤心在队伍出发之前,严肃的布置了一句:“要闹!要大闹!一号救出救不出全看天意!但你们一定要将大牢搞得天翻地覆,本座就在补天阁守着,一旦传出消息,楚阎王必然会去查看,到那时候,就是本座击杀楚阎王的最好时机!”

        在孔伤心的心中,楚阎王的生死,要比一号重要多了。一号连介】卧底都做不好,居然还被人活捉了……。

        这等废物,居然还要人来救……哼!

        不过借助这件事情击杀楚阎王,也算是一号有功劳了。

        楚阎王一向深居简出;自己这些外来者想要见到他或者是把握他的行踪,根本就是没可能的事情;唯上的办法,也只有引蛇出洞。

        孔伤心不是没想过直接闯进补天阁,击杀楚阎王!但,根本搞不清楚楚阎王在哪里,如何一击必杀?恐怕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楚阎王就溜了。而且,楚阎王只要摘下面具,就是谁也不认识……。

        那样打草惊蛇,反而不美。所以孔伤心才借助这次行动,营救一号是假,但引蛇出洞杀死楚阎王,才是重中之重!

        相爷虽然说过,尽量不要动楚阎王。但相爷却也同样说过:若是有好机会,也不妨放手一搏!孔伤心心中很笃定。

        铁云大牢,防卫严密。

        从开始布置陷阱的那一天,一直到今天,这段时间并不长,但算算时间,若是大赵想要采取行动,那么今日将是快马奔驰到达铁云的时间。

        牟以,从今天开始,将陷入全面的战斗状态!

        随时有可能发生大战!

        虽然并不知道里面囚禁的人是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人必然是大赵的重要人物!要不然,楚阎王不会这样的大费周章!太子殿下也不会这样全力配合!

        想到这一点,守卫的高手们人人都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排了班,但谁敢真正的睡觉?说不定一头睡下,明天就没脑袋起床了…

        就在大家都是严阵以待的时候,意料之中的事情,也终于到来。

        无声无息之中,最高的哨位上,一盏最大的气死风灯突然熄灭,紧接着,四面八方的灯光纷纷熄灭!

        整座大牢的前半部分,突然间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敌袭!”一声尖锐的叫声扑空而起,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凄厉。

        忽的一声,守候大牢的铁云高手们和卫兵,几乎是同一时间窜了出来。迅速把守住各个要道口,但四周静静的,没有半点动静,暗夜沉沉,敌人只经来了,却谁也不知道,敌人藏在哪里。

        一个个都是刀剑出鞘,如临大敌!

        暗影之中,三位宝马骑士相互看了一眼。这次行动,他们三人各自率领一队;孔伤心在隐蔽处掠阵,并没有参加。

        “看他们的防守,应该是最左面那个门的防备最严!”一位宝马骑士传音道:“根据大牢的地形图判断,那里面,极有可能有不少监舍。这下子可麻烦了?!?br />
        三人同时点头。

        刚才的动静,正是他们搞出来的。人,只有在猝不及防之下,才会完全无意识的从自己的行动之中表现出自己最在乎的东西。

        而现在,三位宝马骑士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先是打草惊蛇,然后利用敌人的反应,判断出一号应该被囚的方位。最后才是集中力量,强攻要害一点,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正是老江湖才会采取的方法!

        “按照原定计戈,行动!”一位宝马骑士迅速发出指令。

        寂静的深夜之中,突然有三骑快马狂奔,从大道上直直的向着大牢方向冲过来。蹄声如雨,踏碎了夜色。

        “什么人!停??!”大牢入口处,一声暴喝。围墙上,同时井起来一大片的弓箭手,弓弦上,闪亮的箭头一排一排的,在夜色之中发出幽幽的光芒。

        “今夜当值的是谁?现身回话!”三骑快马停了下来,后面两人身穿太子府侍卫装束,但当先的一个人,却是穿的便装。此刻,正高居马上,一双鹰眼,冷冷地看着大牢大门。

        大门暗影处,一人用低沉的声音道:“雷霆欲起?”

        “铁云千秋!”来人毫不犹豫的答出了暗语,问道:“是李统领还是周统领?”

        “是李某。阁下是太子府的那一位?甚是面生?!贝竺拍?,一个人狐疑地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奉太子令,今夜大赵将会有阵行动,敌人实力甚强,太子唯恐大牢有失,特意派本座前来协防!”那人冷冷坐在马上:“开门!”

        “牢房重地,寻常人不得出入!纵然你能答得出口令,也是一样?!崩钔沉炖淅鞯牡溃骸耙罄?,可有太子手令或者御座签章?”

        “御座签章没有,不过太子手令有一份?!甭砩夏侨死湫σ簧?,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笺,托在手上。

        “扔过来?!崩钔沉觳⒚挥蟹潘删?。

        马上那人眼中冷光一闪,道:“接??!”抓住信笺的一角,猛地扔出,单薄的信笺竟然激烈的旋转起来,在空中发出锐利的尖啸,飞过五六丈的空间,落在门前。

        铁门还是没有打开,只是刷的一声,从墙头上垂下一个铁索连着的铁爪,垂到地上,突然一合,将信笺抓在里面,然后慢慢的升了上去。

        在铁索升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道银光闪现,啪的一声,铁索断成两截,接着七八条黑影从四面八方闪现,只是一闪之下,已经有五六人冲上了墙头。

        刷刷的弩箭的声音响起,整个监狱大门的上空,整个的变成了一片弩箭化作的铁幕。

        铁云兵甲之锐天下无双!这句话,仅仅从这守卫监牢的军士们的反应就看了出来。猝不及防之下,竟然数百人一同开弓放箭,并无半点慌乱!

        但其中五人毕竟已经冲了上来。大开杀戒!

        另外舟几个人,却是一掠而下,轻烟一般闪向那骑马而来的三个人。那三人也是不甘示弱,从马背上就疾掠而出,对上了迎面而来的五个人!

        一时间,里面外面同时大打出手。

        尖锐的号角声响起,整个铁云城监牢顿时沸腾了起来,无数的兵丁从四面八方向着这里聚集,附近的几个军营,也同时响起号角,不过片刻,就听见蹄声如雷,从三个方向滚滚而来,越来越近!

        那五人冲进了房顶才发现,他们冲进去的这一刻,突然脚下院子的上空整个的升起来一张大网,网上钢刀闪烁,明晃晃的;遮住了地面!

        铁云左面监牢,唯有从这个院子进去,才能进入,然后在里面再分岔,却几乎是地下工事;这面大网一罩,五个黑衣人似乎毫无办法,反而尽力的避免自己站到墙边。唯恐被挤下去,这一来出手更是束手束脚。

        四面八方的墙头上弓箭手同时出现,引弓瞄准,只等一有疏漏,就有夺命的箭头闪电般飞来。

        情势对着这几个黑衣蒙面人可说是极为不利!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他们不仅攻不进大牢,还有可能陷身在这里。

        但,事情如此简单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