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表哥表妹??

    第一百六十三章 表哥表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般这种人物,被称作家族的?;ど?!不给他们接触权力核心的机会,但对于他们的武力,却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栽培!

        换句话说,这些人,就是将来家族的蜂将!未来的冲锋陷阵的人??;将来的长老候选人!

        如此重要的人物,莫成宇若是记不住不认识…那可就真成了笑话了。

        正在干的热火朝天的五个人,顿时感觉身后有异,一回头,见到那个正张着嘴一脸震惊的中年人,也是同一种表情:这位莫氏家族的王座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你)怎么会在这里?”六个人同时开口,同时闭嘴,面面相觑,均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他们是我收留的,当时看他们一老一小无家可归,就收留到这里来了?!背舻ナ直ё拍嵛?,从房中走了出来。

        “无家可归?”纪墨等人清晰地听到了自己下巴脱臼的声音:莫氏家族的王座,无家可归?

        尤其是罗克敌,看着莫成宇的眼神隐隐带着几分敌意,罗氏家族与莫氏家族,一向是不怎么对付的,虽然从来没有撕破脸皮,但暗中的小摩擦却是不断。

        因为这两大家族实在是挨得太近了……。

        方圆五百里内,居然有两大家族。这对于罗氏和莫氏来说,都觉得如同骨颠在喉,不吐不快G但偏偏在实力上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这时,莫轻舞从楚阳怀中挣扎下来,欢乐地叫起来:“纪墨哥哥……?!?br />
        纪墨大吃一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道:“小舞?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轻舞咯咯笑着,飞奔过去,纪墨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正在问小舞说话,突然一道凌厉到极点的目光狠狠的射在了自己背上;如芒在背!

        紧接着,楚阳已经冲了过来,一把将莫轻舞从纪墨怀中抢了过去,口气大为不善的道:“你们认识?”

        纪墨大怒!正是久别重逢,却被人抢走?瞪着眼睛道:“我老妈就是她亲姑姑,你说我们认识不认识?”

        “哦,原来如此?!背舳偈笔腿?,道:“那就没事了?!蹦恿四幽源?,尴尬的咧咧嘴,将莫轻舞放了下来。

        不过,心中多少有些疑惑:刚才说过,纪墨乃是庶出,庶出…。就是小老婆生的;但莫轻舞的姑姑可说是一代大家闺秀,莫氏家族家主的妹妹,怎么还只是纪氏家族家主的小老婆?

        这,貌似是有些不可思议啊。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楚阳心中嘀咕着。

        这时,莫成宇也将自己为何到了这里慢慢的解释起来。

        纪墨听完,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走到楚阳面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口气真诚道:“老大,谢谢你救了我表妹!”

        “应该的哈哈哈……”楚阳心情大好。

        “你叫他什么?老大?他是你老大?”莫成宇一双眼顿时如同牛眼一般瞪了起来。指着楚阳,不可置信。

        “是,是我老大啊,怎地啦?”纪墨翻了翻白眼,用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口气,欲哭无泪的道:“老莫,你就别问了,表少爷我是上了贼船啦!”

        “你们在他这里……就干这个?”莫成宇依然有些愣愣怔怔。

        纪墨往事不堪回首的叹息一声,翻了翻白眼,心道,何止是这个?干得不好了还要洗臭袜子…不过这事儿能瞒一时是一时;太丢人。

        “好,很好!”莫成宇突然朗笑出声,指着罗克敌对楚阳道:“小子,给我狠狠的操练那小子,练死我担着!”

        楚阳大汗。

        莫成宇身为王座,自然不会跟这些小年轻长久呆着,在寒暄一会之后,就独自一人负着手去了水边,去感应天地之气,恢复伤势。

        而纪墨正在兴高采烈的跟莫轻舞谈谈说说,不时的一大一小发出阵阵笑声,其乐融融;看的楚阳眼中冒火,越看这家伙就越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纪墨哥哥!我要跟你比武!”不过纪墨很快就后悔了;莫轻舞神气活现的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我要跟你比剑!”

        “比剑?”纪墨嘴巴大大张开。

        “嗯,就是比剑!还记得刚过年的时候,你拿着一柄剑去我家?哼!那时候你可很神气啊,将我二哥的剑都削断了…?!蹦嵛栲阶抛欤骸拔医裉煲ǔ?!”

        纪墨张了张嘴,咽了口唾沫,无语望天,不知道说啥好。

        “对!对!比剑!教咱教七他!”罗克敌和菌不通在一边唯恐天下不乱的起哄;董无伤也举着拳头,挥舞着为莫轻舞加油。

        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大家都是喜欢得很。就连家族处在敌对地位的罗克敌,也对莫轻舞起不了恶感。大家众口一词的站在莫轻舞这边,等着看纪墨的笑话。

        “我咋能与你比剑?”纪墨小心翼翼的道:“小舞,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

        “好啊?!蹦嵛枧氖?,其他人都是一声失望的叹息”小孩就是好骗啊??蠢葱翱床怀闪恕?。

        “话说…?!奔湍唤擦思妇?。

        “听过了””莫轻舞嘟着嘴:“楚阳哥哥讲过了!””那……,这个……?!?br />
        “也讲过了!”

        “……”,

        “也讲过了!”

        纪墨崩溃了……。

        “纪墨哥哥,你真没用!”莫轻舞皱着小鼻子鄙视的看着纪墨:“你知道的故事这么少,还都是楚阳哥哥讲过的!”

        纪墨瞠目结舌。

        他一个小年轻,肚子里能有多少故事?说实在的,这样的故事能记住三四个就很不错了,就这三四个还是专门为莫轻舞准备的,一旦碰到就要拿出来献宝,因为他一直知道莫轻舞喜欢听故事。

        但却没想到,居然都过时了……。

        纪墨哭丧着脸直起身看着楚阳:“老大,你为啥这么地博学多才……?!?br />
        楚阳感同身受的也叹了口气,心中也是颇为有些心酸的滋味,一时间,一个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升起,心道,我为啥这么博学多才?这得问你表妹!

        “纪墨哥哥,还有故事么?”莫轻舞轻轻摇着纪墨的手。

        一看这幅表情,楚阳顿时同情的转过头去。

        纪墨一筹莫展的把手一摊:“没有了……””你我要跟你比剑!”莫轻舞气鼓鼓的叫了起来,这一次气势更足。

        纪墨一个滑脚,险些侄在地上:“小舞,这个”比剑不好玩?!?br />
        “那你就讲故事!”

        “我真没了……?!奔湍钡锰?,不住的向着顾独行罗克敌等人打躬作揖:“哥几个,帮帮忙,江湖救急啊,讲个故事呃…”

        “不会!”顾独行等人忍住笑,异。同声。存心看他笑话。

        “你和我比剑!”莫轻舞不依不饶。

        “比过剑,就没啥事了吧?”纪墨希冀的问。

        “嗯,好像没事了?!蹦嵛枰ё攀种竿?,认真的想了一会,才不确定的道。

        “好!我跟你比剑!”纪墨用一种壮烈殉身的悲壮表情,站了起来,抓住了剑鞘,心道,与她的兵器碰几下,然后我就说她胜了就好了。

        哪知道,莫轻舞一下子跳起来,手上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刀鞘,猛地一挥。

        一道红光几乎让纪墨什么都看不清了,大惊之下控制着力道横剑一拦……。

        嚓!

        纪墨呆住了,罗克敌呆住了,顾独行呆住了…

        大家都呆住了。

        纪墨手中的剑,连鞘断成了四节!

        “这是什么刀?”纪墨一头冷汗??醋藕旃忡匀频谋Φ?,大惊失色。

        “是楚阳哥哥送给我滴!”莫轻舞骄傲的捧着刀,偎依在楚阳怀里:“纪墨哥哥,以后还敢不敢削断我二哥的剑?”

        看来,小舞跟他二哥莫天机的感情,真不是一般的深厚啊。楚阳心中暗暗想着。

        “不敢了不敢了……?!奔湍亮艘话押?,余悸犹存:“幸亏用的是罗克敌的剑,要是用的我自己的,这下子可真糟糕了……”

        “什么?我的剑?”罗克敌本来张着嘴笑的合不拢嘴,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意。哪想到突然事情急转直下,纪墨用的居然是自己的剑?

        跳过去一看,顿时鼻子都气歪了,锥心泣血的一声大吼:“纪墨!你这个该死的猪锣,杀千刀的流氓!千刀万剐的无赖!我我”我的剑,呃…”

        纪墨一溜烟的跑了,回头道:“不就是一柄剑,瞧你这熊样子……”。

        “这是我未婚妻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罗克敌悲愤的不行了,一跃而起,追了上去,两人一个追一个逃,霎时间绕着这个不大的小岛转了好几圈。

        “小舞,过来?!背袅骋怀?。

        “楚阳哥哥…?!毙÷芾蜢话驳囊ё攀种竿?。

        “以后对自己的亲人,不能这样做知道嘛?”楚阳沉着脸道:“你看,你罗哥哥多伤心?,、突然想起来若是莫轻舞仗着这把刀跟人家比刀剑,迟早有一天会惹出祸事来。

        “楚阳哥哥,我不敢了…,莫轻舞泫然欲泣。

        “好了,记住就行?!背舭参康?。

        “嗯……”小萝莉使劲点点头,仰起脸问道:“楚阳哥哥,未婚妻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