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章 第五轻柔的误算!

    第一百六十章 第五轻柔的误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生恐伤心的孔伤心,这一刻也切切实实的尝到了伤心的滋味。在他走投无路,被人整个中三天的追杀没有落脚之地的时候,是阴无法和阴无天帮助了他,因此他对两人的感情也格外深。不仅是兄弟,还是恩人!

        此刻,看到阴无法如此惨状,简喜是感司身受,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在颤抖。

        他在被追杀之后,性格大变,从原本的飞扬跳脱一下子转变成了成熟稳重,凡事谋而后动。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做。万事以安全保全自身为主;这样的谨慎性格,才让他一步步的走得很稳,直到走上了金马骑士堂的王座之位!

        但在见到阴无法的这一刻,他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血脉中那种暴虐和无法无天的因子,再一次的沸腾了起来。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嗬…,呃””阴无法瞳孔大张,看着自己的二哥,瞳孔已经有些扩散,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别着急,相爷让我给你带来了灵玉参。我立即喂你服下!”孔伤心手忙脚乱的往外掏。此刻的他庆幸到了极点,幸亏自己带着人快马先行了一步,看阴三弟这样子,若是自己与那个慢吞吞的程云鹤一起走的话,恐怕现在这时候……,早就不堪设想了。

        一听见“灵玉参”这三个字,本来已经油尽灯枯的阴无法竟然精神一振,无神的眼睛里发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半晌之后,阴无法惨白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身上的各处狰狞吓人的伤口也在肉眼可见的蠕动着,慢慢的恢复,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垂死的边缘到服下药沉睡,他居然没有说出一个字!他实在已经是没有了半点力量!

        “总算把你这一条命从阎王殿抢回来了?!笨咨诵男耐芬凰?,将手掌分别从阴无法的头顶和背心撤了回来。想了想不由一笑,喃喃道:的确是阎王殿。楚阎王么……。

        舒了一口大气,闭目调息。

        等他醒来,身边的众人都在眼巴巴地看着他。三位宝马骑士十五位黑马骑士!

        宝马骑士,人人都是武尊六品以上;这三个人两个八品,一位九品。

        可说是相当豪华的组合。十五位黑马骑士每个人都是武宗九品以上,其中更有十四位达到了武尊。

        这是金马骑士堂这一次前来的第一批人马。随后的程云鹤,还有相冉的一队人马前来。金马骑士堂这一次就是要以大山压顶之势,一举救出唐心圣,一举解决存在于铁云的所有问题!

        欺负人?对,就是要欺负人!你们高手不如我们多,我就出动大批的高手来对付你们!

        出动大象战蝼蚁!爽不爽?

        孔伤心现在就觉得很爽!

        “王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一位宝马骑士小心翼翼的问道:“是等着程大人前来还是……?!?br />
        “一号在哪里打听清楚了么?”孔伤心鼻孔中哼了一声看着熟睡中的阴无法,放下心的同时,又升起强烈的恨意:“一号被楚阎王关在什么地方?”

        “还没有打听到具体位置?!蹦俏槐β砥锸康溃骸安还?,据说楚阎王这段时间里对铁云城刑部大牢很是上心,而且调动了大量的高手在那里看守自从一号失去了消息之后,大牢的防卫越来越是严密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高手前去参与布防?!?br />
        “据我们猜测,若是一号被困可能就是在刑部大牢!”宝马骑士目光闪动,看着孔伤心的目光隐隐发出一种战意的渴望。

        “不管是与不是,本座也要去看看?!笨咨诵陌寥坏溃骸拔业挂纯?,楚阎王的天罗地网到底能不能困住我这条蛟龙!”

        “哈呃””众位黑马骑士和宝马骑士一起大笑。

        “你们猜猜,楚阎王一直布防的高手……能有多高?”孔伤心做出一个沉思的表情。

        十山位下属和先前跟着阴无法前来的两位武尊同时依样学样的做出冥思苦想的样子纷纷摇头。其中一人皱紧了眉头,如同便秘一般的道:“据我估计,最少也得是武士!”

        另一人怖然不忧,怒道:“你也太小看了楚阎王!相爷曾经说过,永远也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敌人!据我估计,怎么地也得是武者!”

        另一人愁肠百结的道:“我觉得武师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毕竟,武师这个阶位,很是不好对付呀?!?br />
        “是呀是呀,不过我估计不一定有武宗?!绷硪蝗舜杖?。

        “说的也是,我现在只是奇怪……楚阎王他”他见过武宗是什么样子吗?”孔伤心两眼之中满是同情。

        “估计,楚阎王并没有见过!”另一位宝马骑士摇头叹气:“毕竟武宗这种级别,一向如神龙见首而不见尾……”

        “哈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笑声欢畅之极。尤其实那跟着阴无法前来的两位武尊,更是笑得无比解气。他们俩自从跟着阴无法前来,就只过了半夜的安稳日子,然后就做了缩头乌龟,一动不敢动,一直憋到现在,才终于松了口气,长时间的压抑一旦放松,那种感觉真是难以描述口

        “那我们得满足一下楚阎王这个愿望!”孔伤心悲天悯人的道:“一个人若是直到死也没见过武宗,该多可怜呀?!?br />
        “……?!北β砥锸砍疋甑目煲掀说难樱?,你们几个就做做好事吧?!彼醋拍羌肝痪牌肺渥?,沉重地道:“这可是大好事!”

        众人再一起大笑。

        “事不宜迟,我们今天下半夜,就去见识见识楚阎王的天罗地网!”孔伤心呵呵一笑:“若是等到程大人到来…须知好事多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王座明鉴!”众人一起拜服。

        定下了行动计创,孔伤心才开始问那两位武尊:“三王座怎么受得这么重的伤?他说是楚阎王所伤,真的么?”

        “是?!绷轿晃渥鸺泵卮鹂?br />
        “呵呵,绝对不是!”孔伤心来之前,景梦魂已经对他说了第五轻柔的猜测,所以孔伤心现在心中笃定得很:“你们王座被楚阎王骗啦?!?br />
        “???”两位武尊大惊失色。

        “不过,这件事,先不要跟他说?!笨咨诵奶究谄骸懊獾么蚪亮怂粕说男木??!笨戳丝匆跷薹ㄉ砩系纳丝?,孔伤心狠狠地道:“好狠的手段,剑剑透体,丝毫不给人留活路。这应该是一位剑王!”

        想到第五轻柔说的“全力修好、不惜代价”这八个字,孔伤心觉得憋屈不已!

        临来之前,他心里打得的确是保守的主意;而通过景梦魂传达的第五轻柔的命令,孔伤心也是深以为然。

        此一去,只要平安救回三弟,那就万事大吉。什么一号不一号的,救不救也就无所谓了。不过来到这里之后,一见阴无法的伤势居然是这样子,孔伤心却一下子暴怒起来!

        在见到阴无法的一刹那,他就改变了主意!异本以为,阴无法身为一代王座高手,又是在下三天,纵然重伤,又能到哪里去?

        现在却是信了,王座高手在下三天,也是有可能死的!

        还有一点就是,他认习第五轻柔的判断,但对第五轻柔其中的一个命令,却是很有些不以为然:在程云鹤到达之前,万万不能有任何行动!到达之后,就算有事情,也要与程云鹤商量之后,再做定夺。

        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这次行动以程云鹤为主!可…程云鹤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我这一代王座?

        尤其是第五轻柔三令五申,司样的话还说了好几遍!所以孔伤心更加的不耐烦了。此刻,作为先头部队,他已经到了这里。程云鹤还在路上;老子偏偏就要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

        若是能够在程云鹤到来之前就斩杀楚阎王?……。

        让相爷看看,就算是没有程云鹤,我孔伤心,照样能够斩将夺旗建功立业!

        孔伤心热血一冲,仇恨一激,迅速的决定了行动计哉!

        第五轻柔虽然算无遗策,但他终于算错了一件事。他虽然顾忌到了阴无天与阴无法的兄弟感情,却没有顾及到孔伤心与阴无法的过命交情。

        或者说,第五轻柔本身就不是重情重义的人;亲兄弟之间的感情他或者能够理解到细微;但,异姓兄弟之间的生死交情,他从本心里就有些不信任吧…。

        他只知道孔伤心老成持重,行事稳妥,做这件事乃是最佳人??;却万万没有想到,孔伤心固然是老成持重谨慎之极,但却被阴无法的伤势,彻底的激起了心火!

        这是第五轻柔的错误。这个错误,无关于智慧,却有关于人性!

        楚阳现在已经在天兵阁。

        他回到天兵阁的时候,还真的吓了一跳。只见那里正有五个人在拼命地厮杀,宛若生死强仇一般。

        战局纷乱,一时间顾独行与芮不通联手,对抗其他三人;一会儿顾独行与纪墨联手对抗另外三人,然后战局一变就成了罗克敌和纪墨联手,对抗顾独行三人,再下一刻,却又成了顾独行独立对抗四人!

        从院子里打到岛上,从岛上打到水中,然后一个个湿淋淋的又再上来,继续拼杀!

        每个人都已经是气喘如牛,但每个人却都是红着眼睛决不后退。

        楚阳的规定太残酷,不能突破的人赶紧走;突破最晚的人还要为其他的几个人洗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