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凭什么?!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凭什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错,不管是论年纪还是论修为1都轮不到他说了算.纪墨嘿嘿一笑:‘1顾独行1我纪墨也不是怕死的人,你还真以为,我是被你打怕了。我之所以来,就是要看看人,若是他能将我折服,有希望带我们冲进上三天,我纪墨二话不说,认这个老大!但若不能,就算是砍了我的头,那也休想我承认!1,

        “不错,我们就是这个意思!论年纪他最小,论武功他最低,他凭什么当我们的老大?,1罗克敌也叫嚣起来。

        “好!很好!既然你们不仁,那就休怪我无情!”顾独行眼中神光越来越盛,身上杀机也是越来越浓厚。脸色已经气得发了青,锵的一声响,黑龙剑怒龙一般出鞘,眼看就要刺过去。

        “慢着!”楚阳急忙喝止。

        这些人可都是人才,若是顾独行现在就与他们闹僵了,那可不妙之极。再说了,自己当老大,若是拿不出点本事,岂不叫人看轻?

        这些人1随便哪一个,也不是屈居人下之辈!

        “说到凭什么的问题,我感觉很有必要说一下?!背舻氐溃骸捌臼裁??我自己也在问,我年纪最轻,可我凭什么就要做这个老大呢?”

        “你们每一个的家世,都要比我显赫得多。每一个人的武功1也都在我之上!但1到了这里,却只能在我之下,为何?”楚阳含笑看着这几个人:“我的绮仗很简单,因为我比你们强!”

        四个人同时露出了冷笑之色。

        “我楚阳,出身布衣,身份卑微;而且是个弃儿,自幼有师傅抚养长大。我在这方面,有一点比你们强的地方?!背羰鹆艘桓鍪种竿罚?‘我有一个疼爱我的师父,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父亲。我师父为了我,可说是不遗余力!这一点,你们没有。你们虽然生长在大家族,虽然学的功夫起点比我高!但1你们没有!”

        “第二1我有好兄弟!我的师弟也是我的兄弟,他现在不在这里。在这里的,只有顾独行!”楚阳微笑道:“你们或许奇怪,顾独行为何要听我的?,1

        这一点1也是四个人最奇怪的地方,或者说,他们正因为这一点而来。

        “因为,我们把彼此当兄弟!顾独行能为我舍弃一切,而卧,也能为我的兄弟做到同样的!我可以把命交在顾独行手上,顾独行同样也可以!”楚阳骄傲的看着对面四个人:“这种骄傲,你们有么?这种兄弟,你们有么?”

        三个人无言。若是有,他们也不会借这次历练的机会独身出来闯荡江湖。

        江湖少年,谁不向往那彼此为了彼此出生入死的兄弟感情?那才是铁血江湖所应该有的。但他们从小生长的环境,就充满了勾心斗角,从小就学会了,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他们不敢有兄弟!因为,他们怕1怕被背叛。他们在家族的尴尬地位,也注定了他们在自己的家族之中,不敢有朋友!

        兄弟!这两个字是所有热血江湖少年的渴望,但也是世家大族子弟的悲哀!

        “第三1我出身布衣,出身低到了不能再低,但现在若是以世俗观点来看,我已经功成名就!”楚阳淡淡的看着对面三个少年:‘1我在铁云,就现在已经是地位煊赫,位高权重!一言可杀人无数,一动则震动九城!1,

        “而这些,都是我在三个月之内打拼出来的!换做你们1你们行么?”楚阳冷冷看着他们。

        三个人头上汗如雨下。

        “你说你在铁云位高权重,那,那你是谁?,1罗克敌低声问道。

        “我是谁?”楚阳笑了,淡淡道:“我姓楚,我就是楚阎王!”

        楚阎王!三个人司时大惊失色;他们虽然是上三天的人,但楚阎王现在几乎震动天下,他们既然到下三天历练,岂能不知道楚阎王的大名?

        奇迹一般入主补天阁,血洗铁云城;以微薄之力,却对抗第五轻柔的金马骑士堂而不落下风!

        楚阎王的传奇事迹,早已经耳熟能详。

        但三人谁也没有想到1那传说之中的楚阎王,就是面前这位一脸阳光轻笑的少年!只是三个月之内就能做出这般功绩这一点,楚阎王就值得任何一个人佩服!

        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纪墨等人很清楚,自己做不到。

        “第皿,我的功力,在一年之前只有武徒三品,但是现在,你们看我是什么修为?”楚阳哼了一声,一运功,手掌上冒出来一股青蒙蒙的雾气。

        “武者!”这一次,同时惊呼的有五个人,连顾独行也是瞪大了眼睛。

        “不好意思,武者四品,巅峰!”楚阳收了青气,笑眯眯的道:“当然,不过是一年之中跨越了二十一个品阶而已。我也知道这没什么可夸耀的。

        五个人同时抹了一把冷汗。

        一年跨越二十一个品阶!还不值得夸耀?他们却不知道1这已经是楚阳谦虚了。他真正的提升1只有半年而已!

        “顾独行出去找你们1出去了一个月零六天;在他出去的时候1我是武士六品?!背舻男α诵?,道:“如果你们的修炼速度能比我快,那我也服!1,

        四个人同时转脸看着顾独行,只见顾独行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阳,眼中一昏见鬼了的神色,口中喃喃念叨:“这这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四个人同时吓了一跳。

        顾独行的脾气大家都清楚,他是不屑于骗人的!他宁可立即拔剑战斗,也不会串通好了楚阳来欺骗自己。

        刚才他已经有过拔歹的举动!

        再说,现在的这副神态装,是装不出来的。

        难道真的有这种妖孽……,一年跨越二十一个品阶?不…一个月跨越八个品级?

        这……这也太妖孽了吧?

        “第五,我比你们强!因为我有雄心,有壮志!我说过,我们天兵阁要一直冲进中三天,还要一直冲上上三天!不仅上去,我还要在上三天说了算!”楚阳狂傲的看着面前这几个小年轻:“你们行么?你们想过么?你们只是想的爬上去,却没想过上去之后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四人一脸惭愧。

        “你们只想着在家族不如意,出来散散心;你们只想着家族对你们纵然不公平,你们纵然憋闷,也不敢反抗。你们只想着散散心之后回去,继续去走家族为你们安排好的道路……?!?br />
        “你们就是一群懦夫!不敢为自己争??!什么都不敢做!只能在中三天胡闹,为自己赚取一个纨绔的名字;污了自己声名,然后让所谓的大公子放心,不再对付你们,你们好继续生存下去……?!?br />
        楚阳冷笑一声,说道:“任何人都有资格来问我一句凭什么,但唯独你们不配!因为我们纵然家世不及你们,武功不如你们,但我们却都是凭着自己,靠着自己,赤手空拳打拼出来!”

        “知道么就在禾兵阁旁边的山那边,就有一群残军居住在贫民区!你们跟他们相比都不如!因为他们是在战场上用自己的命拼出来的,而且他们现在还能安于清贫!你们就不行!”

        楚阳目光冷锐如刀的看着三个人,森寒的一笑:“让我叫你们一声大哥?你们敢答应么?敢么?”

        “二公子,都是二公子?”楚阳哈哈大笑:“你们也配做男人!也配来问我凭什么?!”

        三个人脸红耳赤目中如欲喷出火来:“楚阳,你可以看不起我们但你,还没资格侮辱我们!”

        “没资格?我没资格么?”楚阳冷笑:“我所做舞来的这些事,你们那一个能做出来……,哪怕一件?”

        “现在想要留下来证明自己不是无用的,就留下来。我会给你们证明自己也会和你们一司打拼出一个笑傲江湖的机会!”楚阳顿了顿,道:“若是不愿意的,可以离去!我这里不要大爷,不收大哥!”

        “因为你们自己甘愿做二公子,你们不配当老大!”

        “他妈的,老子留下来了!”纪墨连脖子都粗了:“不过,若是有一天我认为我比你强,我还是要向你挑战!”

        ,、不错,本少爷留下来,就是为了打败你!打败顾独行!”罗克敌涨红着脸:“休要以为你说服了我!”

        “我留下来就是要看看,你凭什么当大哥,凭什么大言不惭说能带着我们杀进中三天?!倍奚搜凵袢缋?。

        “我本来就要留下来,顾老大在这里,你赶我我也不会走?!本煌ê俸僖恍?,只有他的心情是最轻松的。

        顾独行松了一口气。心道楚阳果然有一手,居然硬生生将这几个家伙骂的留下来了。

        “留下来?这么容易就能留下来么?”楚阳冷笑一声:“你们当我天兵阁是什么地方?你们想留下来就能留下来?就凭你们三位?!?,?”

        楚阳将,二公子,三个字说的格外重,充满了讽刺之意。

        三人顿时勃然大怒,道:“难道你看不上我们?”

        “想要让我看得上,先要想明白,你们哪里能被我看得上?”楚阳冷笑道:“就凭你们现在的修为?”

        “我是武宗!”纪墨大叫一声,如欲吐血:“跟顾独行一样,六品武宗!””不好意思,我现在是七品谢谢?!惫硕佬行绷怂谎?。

        存墨满脸的愕然:“七品……你突破了?】,

        “是地,就在去找你的前一天?!惫硕佬斜ё攀直郏骸澳阃甑傲?,纪墨!”

        ,、我也是””罗克敌和董无伤本想说:“我们也是武宗?!辈还橇┮桓鍪侨肺渥谝桓鍪撬钠肺渥?,跟前两人相差太远。此刻居然不好意思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