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撒开大网等鱼来!

    第一百五十三章 撒开大网等鱼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很难说……”楚阳很是为难的道:“要知道,铁云城数十万人,其中五个大区,贵族聚居地还好说一些,但贫民区却是如同那啥一般,就算有一千人进去,那也是如同鱼归大海,虎入深山,要想找出来……恐怕要全城动员,军民各自出动,地毯式排查,所需人力物力,皆是天文数字……”

        “若能找出此人,本座可代表黑魔家族,应承你一件事情!”刀王急忙打断了他。再让这位楚御座说下去,黑魔家族整个家族都来做苦工也还不清这笔帐了……

        “哎,前辈此言差矣,晚辈又岂是那种携恩图报的人?”楚阳帏然不悦的道:“这句话未免太看轻了我?!?br />
        刀王心头愤愤,心道,你这已经狮子大张嘴了,居然还不是挟恩图报的人……

        楚阎王眼珠一转,随即话头一转,立即就开始公事公办的面孔:“不过我铁云目前内忧外患,实在是风雨飘??;大赵金马骑士堂对我补天阁虎视眈眈”而金马骑士堂又有王级高手坐镇,这个……很难办啊……”

        “你是要我们帮你对付金马骑士堂?”刀王愕然,道:“这个可不行!”心中有些气苦;这货前一句话还大义凛然,后一句话就接着开始诉苦。

        “不不不,非也非也?!背夏鄙钏愕牡溃骸安还?,在最近一段时间,金马骑士堂定然会对我补天阁采取行动,过来的人,也不会很多,顶天只有十几个人,前辈只需要助我,将这些人解决了就行了?!?br />
        “只有十几个人嘛……还差不多?!钡锻跣闹兴尖饬艘幌?,觉得此事可行。只是杀十几个世俗官员,或者一般高手;就能换取一位莫氏家族王座性命的话,这笔生意大大的可做。

        “那么,前辈是应允了?”楚御座打铁趁热,务须要将这件事敲结实。

        “答应了!”刀王思前想后,终于还是拍板定了下来。

        “前辈当真是大仁大义!拯万民于水火,挽狂澜于既倒;云天高义,侠肝义胆,楚某崇敬不已!铁云六万万民众,皆感大德!”楚御座有些感激涕零了。我靠啊,担心了那么久的事情,如今总算是解决了……

        “嗯,你尽可放心!我们虽然不能帮你直接对付整个金马骑士堂,但若是金马骑士堂派人到这里来,本座可拍着胸口保证一句:让他们来得去不得!来一个人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刀王慷慨的道。

        楚阳哈哈大笑,道:“不错!前辈神威盖世,金马骑士堂就算是来数百人,那也是只能让那边多出数百个灵牌!”

        “数百人?刚才你不是说十来个人?”刀王一皱眉。

        “下官说的是……这一批人……”楚阳长长叹气:“谁知道他们来一个还是来十个或者是上百个……这一点,难以计算啊?!?br />
        刀王为之气结!刚才这货还说是,顶天有十几个人”现在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他嘴皮子一翻,就加上了十倍……而且还是没有定数的。

        这他妈的还是人的嘴么?上下嘴皮子一翻,居然啥话都说的出来。前一刻还是黑的,下一刻就雪白了……

        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佻当官,而且还是御座,奶奶滴单单是这张嘴就能做个宰相!

        刀王离开补天阁的时候,几乎是逃出去的。脸色铁青!

        这次跟楚阎王做过这笔买卖之后,再也不跟他打一次交道了!忒坑人了!

        在楚御座的嘴里,什么事情都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他先将自己捧成了大仁大义的英雄侠士;夸赞的云里雾里;但过一会你就会发现,其实他夸奖的是他自己……

        自己本来只答应了他一件事,到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转弯抹角的自己又答应了他好几件事……

        尤其是最后那句话:“……刀王前辈放心!这件事,虽然我们人微力薄,但!为了剑王前辜,下官就算是抛头颅洒热血、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万死不辞!这还需要什么报酬?这哪里还需要什么条件交换?说这话,不仅是看轻了我自己,还侮辱了前辈你!前辈您说是不是?咱们肝胆相照,相见恨晚,咱们俩……谁跟谁呀……”

        想到楚阎王拍着胸口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刀王连腿肚子都在抽筋。这还不算条件交换?

        最后,楚阎王的一句话,让刀王落荒而逃:“……对了,还有件事情实在是让我苦恼……”

        他这句话还没说完,刀王就忙不迭的站起来告辞了……他妈的,你都说了七八件事情让你苦恼了,而我也统统给你解决了,现在你居然还有件事情在苦恼……你丫没完了……

        楚阳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搞定了!

        不过,这件事情还没完?;挂泻笮?;既然天上掉下这么大一块馅饼,自己当然要接住了。

        接下来,楚阳就去了大牢;大牢的防备之森严,乃是铁云建国以来的历史最高峰!但楚阳还是觉得不够。

        皱着眉头进去,在看了一些陷阱的布置之后,楚御座勃然大怒,抓住几个在这里负责的就破口大骂一顿:“这也叫陷阱?你们就算是去当猎户抓兔子都不称职!”

        将几个武尊高手一顿骂,骂的人人呲牙咧嘴,青筋暴跳。

        在楚阎王的眼中,这些陷阱一眼就能看出来,根本瞒不了人,而且威力太小,困不住高手……总之处处是毛病。

        其中一个家伙乃是从太子府借调过来的,居然顶了一句:“我们布置得不行,你来呀?什么都不干,只是用嘴说,谁不会?”

        楚阳冷冷看了他一眼,道:“看着!”

        说做就做,接着就自己动手,处理陷阱,将上面的伪装去掉,下面的刀口不动,却都再抹上了剧毒,然后灌进水去,只露出刀尖;水中还又撒上了迷龘魂药,然后刷的一声,拉过来几根树枝,将表面撑了起来,弄过来几片落叶,大手一挥,卷起一片浮土,轻轻的覆盖在上面,慢慢的伸脚上去,浅浅的印上了一个很是不明显的脚印……

        然后将上空放置了一个隐秘的装置,确保人在踩到陷阱的同时,头顶上看着平安无事的屋顶会突然的塌下一块,而且里面迷魂烟迷龘魂药散功粉等等布满还不够,居然还在房顶上安置了十个强力弩箭机关……

        还有东西南北四面八方,也是增加了不少歹毒的设计,总而言之,这个陷阱,几乎就是集古往今来所有恶毒之大全!

        最离谱的是,里面到处还充满了春龘药……

        以楚御座的解释是:功力一旦到了武尊以上的级别,散功粉迷龘魂药什么的东西就不怎么有作用了,但春龘药却是连皇级高手中了招都无法解决的……

        大家想到那些落进陷阱的敌人都是下身鼓鼓囊囊满脸潮红两眼渴望的战斗的情景,都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最后,楚阎王很遗憾的说:“哎,可惜时间不能确定,要不然,还能安排几桶滚注,天气也冷了,要不然还能安排几条毒蛇毒虫的………

        大家一起崩溃!

        就这样大家已经觉得很过分了,居然在楚阎王眼中还不完善……

        一切完毕,楚阳淡淡的问道:“怎么样?对这个陷阱满意吗?”

        “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币话锔呤置堑阃啡缧〖ψ拿?,看着这位楚御座的眼神,也充满了忌惮。岂止是满意?简直是毛骨悚然!

        千万不能落进这货手中,要不然,那就是生不如死啊………

        “你叫什么名字?”楚阳瞪着眼睛看着那个现在还是有些不服的武尊高手。

        “瞿绍波!”那位武尊淡淡地道:“楚御座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不过您可以回到太子身边了?!背衾淅涞溃骸八潮惆镂腋嫠咛拥钕?,他手下的人,我用不起?!?br />
        “什么?”瞿绍波一惊。

        “你听的很清楚,没有听错?!俺衾淅涞溃骸拔也幌朐倏吹侥?!就是这样子?!?br />
        “为什么?总得给我个理由吧?”狸绍波瞪着眼睛问道。他有些急了,若是被这样退回去,在铁补天那里,铁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要用人,要的是服从!对于一些不服不忿的刺儿头,我从不姑息!”楚阳淡淡地道:“而你,居然敢顶撞我,质疑我!那么,我不需要你!”

        “难道你宁可要一些唯唯诺诺的待,也不愿意要一位高手?”茬绍波大怒之下,口不择言。这句话一说完,顿时四周一片愤怒的目光。

        “错了,我宁愿要一些平平庸庸的人,也不愿意要一头刺儿头的猪!”楚阳毫不留情的道:“现在,马上给我滚蛋!再敢多说一句话,杀无赦!”

        翟绍波胸膛不住起伏,眼睛慢慢的变得通红。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只要一走,在铁云的前途就全部完蛋!

        “你……楚阎王,你不要欺人太甚!”瞿绍波死死的盯着楚阳:“你不要后悔!”

        “杀!”楚阳毫不犹豫,直接下令:“畏缩不前者,同罪处置,株连九族!”这个人既然不服,那自己正好拿他立威,也要让别人看看,就算是太子手下的人,我楚阎王说杀,那就杀!

        以后谁还敢不听话?这就是榜样!再说现在关键时刻,任何一个人的态度都关系到此次大事件的成败,楚阳怎肯让这样一人留在这里?

        留不得,放不得,只有杀了!

        楚阳虽然有时候心软,但却从来没有手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