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五十章 第五轻柔的判断!

    第一百五十章 第五轻柔的判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景梦魂心中一凛,急忙点头应是,他刚才心里还在打算,无论如何,在救回三弟的同时,顺便将楚阎王刺杀,为三弟报仇;但第五轻柔这一句话,却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在平常,做了也就做了,但现在,却是非同寻常的时刻,不宜节外生枝?!钡谖迩崛嵛⑿Φ溃骸耙?,借刀杀人、移huā接木这种事情,不管敌我双方,都是用的很熟的。

        说到这里,第五轻柔突然一怔,迅速的道:“不错……,若然……,突然站起身来,在书房之中踱起步来,眉头紧锁,轻声念道:“……借刀杀人、移huā接木……,

        念了一遍又一遍,似乎被自己的这几句话勾引起了灵感一般。突然断喝一声:“走了,定然就是如此!”

        “若是如此……那么,阴无法抓住的那个少年,就是关键!”第五轻柔左手握拳,目中神光闪动,突然长叹一声,道:“但愿我猜错了;若没有猜错的话,那么阴无法极有可能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千载难逢的良机?”高升脑筋转得最快,道:“相爷是说……,那个被阴王座抓住的少年……”

        “那个少年……极有可能就是真正的楚阎王!”第五轻柔脸色阴沉,缓缓地说道。

        这句话一出来,顿时整个书房一片寂静,人人的眼中,都是不可置信!就连第五轻柔自己,心中虽然想到,但此刻说出口来,还是被自己说的话吓了一跳!

        “先做一个假设;假设这是随机应变的嫁祸……那么,谁有这样的心机和手段?但若是假幽灵威武设那个少年就是楚阎王,那么,以后所有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钡谖迩崛嵬蝗蛔蚋呱?,道:“高公子,你曾经说过,中三天各大家族继承人纷纷出来历练,那么,既然有人到了我大赵,未必就没有人去了铁云!”

        第五轻柔向来直接叫高升的名字,但这时,竟然叫出了“高公子,三个字。而高升也是泰然的点点头。

        “若真是如此,那么,阴无法就是上了楚阎王的大当!被人嫁祸了,而且,恐怕这祸事还不??!”

        第五轻柔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那与阴王座对上的王座高手……究竟是何方神圣?哪个家族?”

        另外四个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大家瞪着眼,均是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连暴梦魂这位九品王座,也是如被雷击!

        若是事情真的如此,那么可就是闹了一今天大的笑话,抓住了楚阎王,却当成了舌头轻易地逃走了?而且还招惹了一个说不定是超级世家的强仇死敌???

        难道这位楚阎王,居然就心思灵巧到了这种地步?

        “此事难办,不仅原定的那些人要去,还要加派人手。,第五轻柔转向景梦魂:“景王座,你要坐镇全局,不能轻易出动,就让孔王座带着几位宝马骑士去一趟吧?!?br />
        他见景梦魂张口要说话,挥手截住道:“这件事,四王座绝不能去!他与阴无法乃是同胞兄弟,他若去了,事情只会闹得更糟糕。到现在为止,误会之下两败俱伤,还可说事出有因,或者,若是解释得当,还有可能化敌为友。但若是再闹一场,可就真的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景梦魂叹了口气。第四王座阴无天在听说此事之后,已经找他闹了一大顿,无论如何要亲自前去救回兄长,更杀死楚阎王报仇。但在第五轻柔这里,根本还没有说出口就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可能。

        “此番前去,救人;侦查;还要跟那位王座所在的一方解释清楚误会?!钡谖迩崛峄夯旱溃骸八淙恢皇且桓雒烀5牟虏?,但本座却是觉得,这个猜测,应该绝不会错?!?br />
        “所以,必须要派一个老成持重的,二王座孔伤心,正是最佳人选。,第五轻柔转过头,看着韩布楚三人,道:“不过此次计划,可说是近年来的一次大计划J,务必要有人主控全局;你们两个,谁去一下?,

        他面对的是三人,但说的却是“你们两人”显然将高升排除在外。

        “相爷,若是我去……,丶

        高升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第五轻柔打断,道:“高升,你不能去;非但你不能去;你的那些同伴,也不能去。,

        他沉沉道:“你们乃是目前来说,我手中的最大底牌;绝不能轻易动用;再说,若是你们出手,一旦行藏暴露,那么,你们家族的敌对方的人,就会立即加入铁补天的阵营,这对我们来说,太不利!”

        “铁云现在已经处在绝对弱势,若是再给他们垂死挣扎的力量,对于我们的大计,根本不利!丶第五轻柔慢慢的道:“我只好在他们两人之中,选出一人。

        “相爷,不如,我去如何?”程云鹤谨慎的问道。

        “若是你去,会怎么做?”第五轻柔问道。

        “以救人为主,尽量的少损失;而且,只要目的达到,立即返回!这次,对付楚阎王已经成了一个泥潭,恐怕不容易踏入;我会放弃。,程云鹤道:“另外,若是事情真的如相爷推测,那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与对方消除误会。,

        “好!那,就是你去”丶第五轻柔道:“你与孔王座相互配合,我还是放心的。而且,你的这种策略,也算是老成持重,比较稳妥。不过要记住,若是天赐良机,也莫要忘记放手一搏!但,在你到达之前,不能让孔王座单独行动!之后的行动,也必须与你商议!”

        第五轻柔转过头,对景梦魂道:“你务必要将这句话,亲口说给孔伤心。,景毒魂点点头,道:“相爷放心,二弟还不至于如此鲁莽。

        “是?!背淘坪坠芬菜档?,将第五轻柔说的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中。

        “机会,是无时无刻都有的;但却是稍纵即逝,要抓住,需要胆魄,眼力,心思”第五轻柔道:“而你这一次去又是以稳妥为主,若是……也不必勉强!”

        第五轻柔道:“这一次去,无过,即是有功!若是遇到与楚阎王斗什么智计的事情,若时间允许,无形隼要立即向我汇报;若是时间不允许,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宁可稍损,宁可吃亏,也要保持大部安全撤回大赵!明白么?”

        韩布楚脸上现出一丝震惊之色,这些年以来,在手下人出任务之前,第五轻柔还是第一次用这么郑重其事的口气,千叮咛万嘱咐,而且这一次出去的,又走向来以老成持重出名的程云鹤!

        看来,第五轻柔已经将这位楚阎王视作了只有他自己才能匹敌的强敌!

        “事不宜迟,只要确定行程人选,就立刻出发!”第五轻柔目中射出锐利的光彩,道:“临行之前,带上三片灵玉参;带上景王座的梦魂液,以备不时之需?!?br />
        灵玉参,天下九大奇药之一;第五轻柔也只是拥有一株而已,任何内外伤,只要心脉不断,服下灵玉参的一片,就能在半天之内保住性命,在半月之中,借助灵玉参的药力,恢复功力!第五轻柔向来珍若性命;此刻为了救阴无法,竟然一次性拿出来三片,可见第五轻柔也是尽了自己手头资源的全力!

        这三片灵玉参,其中两片明显的是为阴无法和唐心圣两人准备的。第五轻柔对唐心圣和阴无法的看重,可见一斑。

        第三片,应该就是第五轻柔修好与阴无法动手的那位王座高手以及他的家族的手段了……

        至于梦魂液,则是景梦魂自己研究出来的一种奇特的药物;若是受了必死之伤,服平梦魂液,就能让受伤之人的生机全部潜伏;就如同睡着了做梦一般,支撑到能够有办法的时候。

        虽然也只能延续一个月的时间,但这一个月,却是实实在在的救命时间!

        “多谢相爷!”景梦魂心头大定;第五轻柔竟然拿出来了灵玉丶参,那么阴无法只要能撑到孔伤心赶到,性命就是绝对无碍了,而且一身修为也能保住。

        “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各自回去准备。,第五轻柔温和地道,脸上不见丝毫担心和焦急,似乎一切全都成竹在胸。让另外几人看到之后都是心头大定:只要相爷觉得有把握,那就必然是有把握的!

        但谁也不知道,第五轻柔此刻却是在心中叹息:好一个楚阎王,又一次把我逼落了下风!不仅要按照你的步骤来,而且还要承担损兵折将的风险。

        明明是实力远远高于你,但却形势所迫不得不放弃绝杀你的命令!

        若是有一天,能够在战场相见……不知你会如何?

        “高升,可愿与本相手谈一局?”第五轻柔笑道。

        “相爷既然有此雅兴,那么在下自然是要奉陪的。,高升清雅的一笑。

        “既然相爷与高兄弟手谈,那么韩某自然要做一次裁判了。,韩布楚眯着眼睛笑道:“中午也好能蹭一顿饭吃?!?br />
        几个人同时大笑。

        一个时辰之后,一队快马足有十九骑,旋风一般刮出大赵都城北门,蹄声急骤;瞬间远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列车队,也是快速的出了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