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点寒光万丈芒!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点寒光万丈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们补天阁的传讯鹰隼,可训练好了?”楚阳问道。传讯灵禽,一直是一个弱项;自从楚阳接收,就开始整顿;但也只能弄到一些闪电隼;而无形隼却是说什么也弄不到。

        这一直是楚阳的一个心病。闪电隼与无形隼相比,不仅不能隐身,而且飞行速度也远远不如。

        “闪电隼第一批已经可以用?!背勺颖堑?。

        “嗯,尽量减少那里的人与本部的联系;什么都不要做,只等我的命令。等到可以行动的时候,我会立即通知!”楚阳慢慢的道。

        说着话,楚阳的眼神遥遥的看向南方,心道,第五轻柔难道放弃了对唐心圣的营救?那位王级高手的到来,应该是在不确定的时间下来的,一是刺杀,二是接应。

        但要说到营救,却还做不到的。

        不知道第五轻柔若是知道自己就这么将他的一位王座解决了,该有何感想?若是第五轻柔要营救唐心圣,来的人会是谁?会来多少人?

        “传令下去!全城搜捕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楚阳将阴无法的面目描述了一遍,道:“交代绘图高手,画影图形,务必要找到此人!就算是死了,也要将他的尸体找到!”

        “是!”成子昂郑重答应一声,回身离去。

        楚阳轻轻叹息一声,举目西望,红日已经西沉,残阳如血。似乎昭示着,一场更大的血腥风暴,就要到来。

        黑魔的人,经过这一次之后,也应该离开了吧?

        楚阳收拾了一下,就回了天兵阁。

        临走时,乌倩倩不相信他的伤已经好了,还被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才肯放他离去,不过俏目之中,却是充满了惊诧:那么重的伤,居然眨眨眼的功夫全好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杜世情杜神医究竟给楚阳吃了什么神丹妙药?

        楚阳回到了天兵阁的时候,小萝lì已经等得望眼欲穿。

        现在,莫轻舞越来越是觉得,莫成宇叔叔太无趣了,还是楚阳哥哥好;每次都陪着玩不说,而且每一次回来,都带回好东西……

        莫成宇的伤势,也已经好了很多,神态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憔悴,而且脸上也隐隐出现了血色。

        这证明,在楚阳的药物之下,莫成宇的伤势在一步步的好转;但莫成宇的脸色,却是一天比一天阴沉,常常默默地一个人长吁短叹。

        自己的伤势一好,就要带着莫轻舞回到家族,而家族对于莫轻舞三阴脉的被废,会做出什么回应?

        会如何对待这位自己一手看到大的小姐?

        以家族的无情,莫成宇几乎可以想象莫轻舞回到家族之后会有什么待遇;虽然现在有楚阳的星梦轻舞刀做一个筹码……

        但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莫成宇最害怕的,就是莫氏家族会将这柄刀收走;虽然他在楚阳面前已经打下了包票,但他的心中,却是毫无半点把握……

        家族会容许这么一柄绝世宝刀存在于一个废物小姐手中么?一想到这些事情,莫成宇就心烦意乱,长叹不已。

        楚阳虽然聪明绝顶,但毕竟不是世家出身;不是世家出身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家族这两个字,在世家子弟心中,有着多么重的分量!

        还有,一起出来的两位少爷,现在在何方?

        “莫前辈?!背舯ё拍嵛?,来到莫成宇面前。莫轻舞一身红衣,手中举着一丰糖葫芦,吃得津津有味。

        “楚兄弟?!蹦钋啃σ簧骸敖裉煸醯卣饷锤咝??”

        “有些事,说出来你也会高兴的?!背粜Φ溃骸案嫠吣阋桓龊孟?,黑魔世家的剑王,与另一位不知名的王座高手大战,剑王身受重伤,浑身骨头几乎全断!而剑王的六位手下,也死了两个,重伤四个!”

        “那位王座高手是谁?他的伤势如何?”莫成宇紧张的问道。他听到了这个消息,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狂喜和高兴,而是关心那位高手的伤势;因为莫成宇这一刻也是猜测着:这个不知名的王座高手,可能是自己家组织中的兄弟!

        对兄弟的关心,压过了听到敌人受伤的兴垩奋。

        要取得这样的战果,在王级高手之中,除非是高于两品之上,否则就是采用同归于尽的战术。而莫成宇想了想跟自己一起出来的另外三位王级兄弟,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剑王再高上两品,听到这个消息,如何不着急?

        楚阳暗暗点头,这个莫成宇果然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第一反应竟然是担心同伴。

        “那位王座高手,中了剑王七八剑,剑剑都是透体而出,虽然他竭力的避开了心脏要害,但恐怕活下去的机会会很少?!背袈牡?。

        “哎!”莫成宇狠狠的一拳打在地上,神色痛苦的道:“不知是哪一位兄弟……”

        “那位王座高手,不是你们莫氏家族的人!”楚阳笑了笑,道”他是大赵金马骑士堂的人,乃是来刺杀我的,只是被我移花接木了而已?!?br />
        “真的?哈哈哈哈……”莫成宇精神大振,忍不住眉飞色舞,突然道:“咦,不对呀,一位王座高手为何要刺杀你?再说,一位王座高手,又怎么会刺杀错了人?起……这不对呀?!?br />
        “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背羯衩氐男α诵Γ骸澳愕纳?,估计还要几天恢复?”岔舁了话题。

        “现在的关键是经脉不通畅,要想一一打通,恢复战力,恐怕最少还需要半个月?!蹦捎钗蘧虿傻牡?。

        “没事,你慢慢的恢复,不着急?!背舭参康?。两人对望一眼,都是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对彼此的想法,都是清清楚楚。

        莫成宇一天不恢复,莫轻舞就要在楚阳这里呆一天。对这样的结果,楚阳是求之不得。

        “今天有时间,我记得还有两招刀法,我教教小舞?!背粑⑿Φ溃骸罢饧刚兴淙徊辉趺戳?,也属于残篇,不过威力确实不小,比起你们家族的或者不如,却也是我的一番心意?!?br />
        莫成宇脸色一阵严肃,深深地施礼,道:“多谢楚兄弟?!?br />
        在这个时代,每一个武者都对自己的独门功夫珍若性命,唯恐教给了别人,知道的多了,就会被敌人研究出破绽;除了师徒父子之外,很少有人能够对其他人展现自己招法。

        虽然在莫成宇心中,楚阳修为低下,不一定有什么好的招法,但有这番心意,已经非常难得。

        楚阳要教给莫轻舞的刀法,便是九劫剑法第一招;一点寒光万丈芒!

        这一招,经过楚阳改良之后,化作刀法,变成了两招。一招半是守,半招攻。虽然比起剑法远远不如,但用刀法施出来,却是更加的难以琢磨。

        若是纯粹守势,只要双方功力差距不是大到了很悬殊的地步,那么莫轻舞的安全可保无恙!

        楚阳带着莫轻舞去学习刀法了;莫成宇独自在密室中,沉思不已。这种刀法,楚阳已经说了,只是教给莫轻舞;话说得很明白: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所以莫成宇虽然是莫轻舞的守护者,也不能在一边看着。

        莫成宇现在想的却是:这个楚阳,竟然能够让金马骑士堂派出王级高手刺杀,看来他的身份在镂云国重要的很啊,但,到底会是什么地位呢?难道竟然是皇亲国戚?

        他虽然被楚阳救了回来,却是一直不知道,楚阳的身份。

        过不多时,莫成宇就心疼了起来。他一直认为,楚阳对莫轻舞的溺爱已经超出了一切,但今天却让他大大的意外了一次。

        楚阳对莫轻舞的严厉,居然也足以跟溺爱的程度相媲美!

        “错了!怎么拿刀的?这一式刀口要向外!重来!”

        “再来!笨蛋!重新再练!练十遍!”

        “怎么还是记不???你怎么回事?这么轻的刀为何还是拿不稳?你没吃饭???!”

        “你真是笨死了!快些!不准哭!”

        “垂来一遍!再记不住,就打屁股!”

        “啪!啪!”

        “呜呜呜……”

        “不准哭!再练!”

        “比猪还笨!”

        楚阳的暴吼和小姐委屈的呜咽不断传来,莫成宇心疼的心脏都在抽搐,团团乱转,如坐针毡。小姐何曾受过这么严厉的呵斥?

        楚阳也是不得不然,很无态随着莫成宇伤势的好转,自己与莫轻舞的分别的日期,也就越来越近。

        一旦回去,莫轻舞就要面对家族的严苛,纵然有那柄刀,也代替不了资质;而自己传授给莫轻舞的这几招刀法,可以当做她的防身底牌。有奇兵突出之效,万一有人欺负她,或者家族比武什么的,一旦使出来,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楚阳唯一能够再为莫轻舞做的事情。时间紧迫,在这几天里若是不练熟,回到家族遭遇一变,小丫头若是承受不住的话,哪里还会练刀?

        所以楚阳不得不严厉,就算心疼,也要板起脸,不断敦促。

        终于告一段落,莫成宇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一眼看到莫轻舞几乎哭花了的脸,不由心疼极了,一把抱在怀里,问道:“小姐,累不累?要不要我打他一顿?”

        “不要……”莫轻舞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眼中还有泪光闪烁,却是坚强的道:“楚阳哥哥是为了我好……”

        一句话,让莫成宇又惊又喜,直呼小姐长大了……

        一夜匆匆过去,转眼又是黎明。

        而第五轻柔的永相府之中,从三更天就开始人来人往,忙碌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