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

    第一百四十七章 噗……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算杜世情有皇级修为,面对铁云倾国之力和金马骑士堂的力量,恐怕也只有饮恨的下??!更何况他并没有那样高的修为……

        “杜先生提前离开,也才只有一线生机!”楚阳慢慢的道。

        “就算要走,这天下之大“我又能往哪里去?”杜世情喃喃地道。

        “杜先生忘了,楚某可还欠着杜先生一个人情?!背粑⑿Φ溃骸霸谡馐兰?,能够让我尊敬的长者,并不是很多;而杜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杜世情连连摇头,道:“不可!你在铁云,大好局面,前途无量!而且,老夫的毕生心血,都交在你的手里,就算老夫身死,也不能连累于你!”

        杜世情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对楚阳,他可说是寄予厚望!在这位医者心里,楚阳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连累不到我的。,1楚阳心中有些发热,淡淡道:“而且,这整个天下间,也唯有我一个人,能够在那个时候帮到杜先生!”

        “杜先生这样的医者,这样的心性,不该死!”楚阳沉沉道:“杜先生,事情就这么定了,不过其他的人,我还没有查明白,到底是不是第五轻柔的人“若是届时情势还是不明朗1那我只能带走杜先生一个!”

        他说的‘其他人”自然就是杜世情的贴身侍卫,烈火刀宗高未成。

        也唯有对这个人,楚阳心中没有印象,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杜世情的贴心人,还是第五轻柔的奸细?

        楚阳总觉得高未成的操控之力,有些诡异!

        杜世情长叹一声,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良久之后,才喃喃地道:“人这一生,真的不能做错办点事,“一旦错一次,迟早还是要还债的“…”

        他突然笑了笑,道:“我并没有救你的父亲,是吧?”顿了顿又道:“你不欠我什么。,1

        楚阳微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道:“可我欠杜先生,一份良心!”

        良心这两个字,让杜世情沉默了好久,悠悠的低声叹道:1‘良心……良心“…”再也没有说话。

        杜世情又在这里待了一会,就回了皇宫;因为铁世成那里,杜世情不能离开太久。

        杜世情走了之后,楚阳立即坐了起来。

        “?;?,你在么?”

        “痴”

        “把那天的药量,给我一部分!我需要疗伤!”楚阳意念中急促的道。若是按照一般的情况,楚阳现在的伤1最少要静养半个月,才有可能慢慢的恢复。但现在如此关键时刻,他如何肯静养这半个月?

        他当然没有忘记,就在自己的经脉之中,还有着巨大的药力存在;要想治疗这样的内伤,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因为药力在自己的经脉中,只要发挥作用,几乎就等于自然恢复。

        “若是放出足够治疗伤势的药力,那么1你在治好伤势的同时,却也会修为再上一阶;而你现在刚刚跨进武者,心境未稳,感悟不深,恐怕有益无害?!苯;暧行┯淘?。

        “武者一品,莫要忘记,我这武者一品,是在王级高手的压力之下突破的!”楚阳道:“而且,又是刚刚与王级高手大战了一??;境界怎么会不稳?”

        楚阳反驳道:“恐怕早有超出了!”

        ?;瓿聊艘换?,似乎在探测他的心境境界;良久之后,楚阳就感觉一股精纯的药力,在经脉之中扩散开来,一股极度舒服的感觉悠然升灿“

        同时,丹田之中,一股热力升起;九劫剑上,竟然也有一股寒气升起;融进了丹田中的那股热气里面。

        冷热相激1楚阳只觉得自己的丹田之中如同打雷一般一声巨响!

        噗!

        乌倩倩正端着一碗清水进来,铁补天锦袍金冠跟在她后面,也是刚刚到了门口,突然听到这从楚阳身上传出来的一声怪响,两人都是脸色怪异,似乎想要捂住鼻子,却又不好意思……

        这位楚御座还真是“有性格;额,放那种,浊气“居然要用这么大的劲……

        刹那间两人都是感觉这房中似乎充满了一种异样的气体。

        再人一言不发,怪异的看着楚阳1似乎是在憋着气。

        楚阳睁开眼睛,见两人脸色怪异,不知何故,招了招手道:‘1怎么了?”

        “你能动了?”乌倩倩艰难的问道。要憋着气说这句话,自然是比较艰难的,而且声音也是很怪异……

        “嗯“你怎么了?”楚阳看着两人快要憋红了的脸色,纳闷的问道。

        就在这时,丹田中又是一股热气升起,九劫剑中又是一股寒气升起

        “噗!”

        这一次,声音比前一次更大了一倍……

        太无耻了!就算是前一次不是故意的,那么这一次也一定是故意的!因为若不是故意的,任何人都不会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这根本就是酝酿了好久然后鼓足了力气使劲才能,“那啥出来的效果!

        乌倩倩和铁补天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心生嗔怒:这货,是不是在故意恶心我们….

        “自己喝!”乌倩倩憋着气将清水放在床头,捂着鼻子就跑了出去;铁补天进来之后一言没有发,此刻狠狠地横了楚阳一眼,跟在乌倩倩身后,神色怪异的也出去了。就像是逃一般。

        “必…,这不是……那啥…”楚阳终干明白了,原来她们俩是以为自己是在放…,那啥气…,一。

        “我冤枉”楚阳瞪着眼睛,心道这俩人真是少见多怪;你们谁见过放那啥……放出这么大的动静的?

        不过你们不在,正好方便我疗伤……。

        铁补天负手站在门外,乌倩倩脸色红红的站在他身后,半晌才道:“对不起,太子殿下,可能是楚阳他受了伤,体内浊气排不出才导致如此……?!?br />
        “呕…”铁补天干呕一声,摆摆手道:“别解释了,我又不会怪罪;可你这一解释更是……,呕……?!?br />
        挺聪明的大姑娘,这是说的啥话?

        居然还体内浊气排不出……,铁补天有些郁闷。

        乌倩倩岂能不知这种事越描越黑?但她实在是关心且乱,刚才没注意就说了。

        就在两人站着的时候,只听见房内又是气吞河岳的一声一

        “噗。!灿”

        两人同时捂着嘴又走出来了好几步,站在房檐下,感受着吹来的清新空气,这才好受了些。对望一眼,都是忍不住的乐不可支:真……,有劲!

        成子昂匆匆从外面进来,正要往楚阳房中去;见到铁补天竟然在这里,急忙躬身行礼,诧异的问道:“御座他,伤势如何了?乌姑娘,你为何…,额,在外面?”

        铁补天微笑道:“你进去一看便知?!?br />
        “是,是?!背勺影盒辛烁隼?,急匆匆地走了进去,身后,乌倩倩捂着嘴,香肩颤抖。

        只听见里面成子昂大声道:“御座,您……?!?br />
        “喽!~触”

        “**””成大堂主一个腾跃,倒窜而出,活像是一只中了箭的免子,动作灵敏之极。

        “哈哈呃…”铁补玉和乌倩倩同时哈哈大笑。

        成子昂捂着鼻子,神色很是有些尴尬,抓了抓头皮道:【‘楚御座真不愧为楚御座,连放……那个啥也这么惊天动地……”

        铁补天咳嗽两声,他天性爱洁,此刻已经觉得有些喉咙发痒,道:“楚御座既然没事了,那孤就先回去了。乌姑娘好好照顾楚御座……。额,若是不方便,也可以由成堂主来照顾…”

        说着话,已经快步走出了好远。

        成子昂做出一股想要呕吐的脸色,想要申辩却又不敢:那位御座大人放……那啥放的那么响……杂照顾?

        房中此刻,那种怪异的声音越来越响,间隔也是越来越短。

        “噗!”一…噗!”,噗噗噗噗……?!?br />
        乌倩倩终于受不了,道:“成堂主,麻烦你了?!蔽孀疟亲优芰?。

        成子昂张口结舌的看着乌倩倩跑没了影子,听着房中不断传出的‘噗噗,的声音,突然感觉胸口工阵烦恶,忍不住弯下腆。

        “呕……,呕呕……?!笨闪某商弥?,吐出了一滩清水……

        楚阳也终于结束了这种令人尴尬到极点的“疗伤加提升?!绷称ひ幌蚝袢绯乔焦胀浯Φ某?,也在这段时间里感到了度日如年!

        脸红了……,前世今生,第一次为了“误会”脸红……

        为此,楚御座在意识之中,与?;甏蟪沉艘淮?。他绝对不会相信这种事情无法控制,而?;耆词歉静焕硭?。

        良久之后,楚阳感受着体内充盈的功力,带着那狰狞的面具,施施然走出了房间。第一次发现,这面具居然还有遮羞的作用。

        成芋昂正搬了张椅子,两腿发软的伸着两条大长腿坐在上面,一脸的憔悴。

        “薇咳…”楚御座干咳一声。

        “额,御座…您大好了””成子昂孱弱的歪过头,两眼无神的看着楚阳。

        “嗯,有事?”楚御座言简意炫。

        “对那些人的布控已经全部完成。数下来清楚御座指示,何时真正展开行动?”成子昂谈到正事,终于振奋了一下精神。

        “不错,没有被发现吧?”楚阳满意的点点头。

        “绝对不会?!背勺影盒Φ?,“其中有几个地方,本就属于军部的范围,很多的残军,就在那几片居住,我们很容易的就与他们其中的几个人交换了住处;残军们,也很配合。御座,那都是一些好汉子!】,

        “残军””楚阳出神的想着,心道,在这个长年征战的国家,有多少残军存在?这些曾经跃马横刀驰骋疆场的英雄好汉,就这么拖着病残的身体,住在简陋的房子里…。

        想了一会,道:“等到此事完毕,我会跟太子殿下,一起去看望一下这些残军?!?br />
        成子昂胸口一热,道:“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