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逃!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而且楚御座的脸上,常年的冰霜不化,活似是整个人间都欠了他的……,楚阳一边说,阴无法一边点头。

        “他似乎经常皱着眉头,所以,眉心之间有三道竖纹……,楚阳将那位黑魔王座的面貌描述的详细之极。

        阴无法深有同感,主掌补天阁,对抗的却是金马骑士堂这样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的对手,不皱眉头才怪了……老子虽然压力没他这么大,但也是经常皱眉头。

        阴王座不自觉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

        “他个头也不是很高,但因为瘦的关系,让别人看起来好像是很高的样子……,,楚阳继续。

        “嗯,他一般什么时候出来?或者……什么时候在补天阁?”阴无法打断了他,刚才所说的那一些“已经足够他在见到楚阎王的时候,一眼就能够认出来。现在需要的是,楚阎王的作息和工作规律。

        “楚御座神出鬼没,一般我们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候不在。,楚阳老老实实的道;这句话是天大的实话!

        “这才对……,,阴无法心道“没什么安令感,傻子才天天出头露面。

        “楚阎王什么修为?,

        “这个,不知起……,楚阳想了想,道:“不过,从楚御座身上经常散发的阴寒之气看来,楚御座应该是会武功的,而且功力还不低;应该是一位高手……,

        说到这里,楚阳突然怒容满面:“居然还有狠多人说,楚御座一点武功也不会,乃是一个文弱书生……这位前辈,您不知道,我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想往说话的人的脸上打几个嘴巴子……,

        我也想往那人的脸上狠狠地打几个嘴巴子。阴无法心想,没有武功的文弱书生,居然就能掌控补天阁对抗第五轻柔?武功低了都不行!他奶奶滴,你是不是传奇小说看多了?你以为他是第五轻柔???要知道,第五轻柔这样的人,整个大陆一万年来也只出现了一个而已……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楚御座很少呆在补天阁?!背艏绦抛约旱拿痔齑蠡?,同时,严令?;昕刂谱抛约旱男奶?,脉搏,务必不能让眼前这个可怕的家伙看出任何端倪。

        不得不说,?;曜稣飧?,正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同时,让?;旮辖粝氚旆?,恢复自己的功力……虽然自己的功力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并不能够起到什么作用,但,只要功力恢复了,就有逃走脱身的把握啊。

        “那他一般在什么地方?,册无法一皱眉,这可又增加了难度,想不到这个楚阎王居然会神秘到了这种地步。

        “除了极少的几个心腹,很少有人知道,楚御座平常在什么地方……”楚阳似乎在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你还知道什么?一并说出来。,阴无法似乎感觉到眼前这小子的价值已经被自己压榨的差不多了,目中不自觉的冒出杀机。

        “我想想……似乎某一次,成堂主曾经说过一次……什么什么客栈来着……”楚阳竭力的思索:“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一定能够想得出来……,

        “快些想!,阴无法一阵高兴;客栈?他妈的,这个楚阎王还真会找地方,客栈正是鱼龙混杂的地方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楚阎王若是经常变动,正是大隐隐于市……

        不错,高明啊……

        “我想一想,貌似是……什么门……”楚阳皱着眉头,额头上汗珠一滴滴的沁出来,?;暌丫诔寤髯詈笠还?,这一关打通,楚阳就能够恢复功力!

        “到底是什么门?!,阴无法怒道。

        “什么门来着……,,楚阳嘶嘶的抽冷气,思索着,看样子,思索得很用力……

        ?;昱χ?,王级高手的元气封锁豁然贯通!

        “想起来了!,楚阳高叫一声,说不出的高兴。

        “什么门?快说!,,阴无法大喜。忍不住将身体凑了上来。

        “你妈裤裆里的门!,楚阳大吼一声,一跃而起,左手贯注十成功力,右手食指九劫剑剑尖,全力出击!

        事出绝对意外!

        阴无法绝对没有想到,可说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个一问一答无比配合的“舌头”竟然会在这要命的关头恢复了功力!本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小子就是插翅也难飞掉,但却突然变生肘腋!

        王级高手的元气封锁,他一个小小的武者如何能够冲破的?怎么会这么怪异?但这些问题,阴无法已经来不及考虑!

        因为楚阳的攻击近在咫尺,只是一动之下,就已经临身!

        阴无法只觉得一股庞然大力袭来,竟然是劲风呼呼!同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从楚阳右手传来!

        对方明明是赤手空拳,这样的功力,就算是站着不动让他q判蛹只仇不会受伤,为何竟然会有这样极端危险的感觉?,m搁

        虽然想不通,但阴无法还是本能的将身体一偏,往后死命的一仰!腰部在刹那间形成一个铁拱桥,后脑勺几乎贴到了地面。

        楚阳的攻击实在是太快,双方距离又是这么快,加上实在是猝不及防,想要完全躲过,根本不可能!

        所以,阴无法选择了硬接!但这一仰,却是刻意的离着楚阳的右手远了些;因为……那里恐怕有能损害自己古怪武器!

        这是杀手的直觉!阴无法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个直觉,如今在关键时刻,又救了他一命!

        砰!

        楚阳左手毫无保留的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阴无法的丹田!右手的九劫剑剑尖,也迅速到了极点的从阴无法的胸口划过!

        血光迸现!

        楚阳左手一击而中,只觉得一股庞然大力从阴无法的丹田之中反击出来,两脚一蹬,借着这股沛然的反击之力,整个人轻飘飘的跃起,一闪上了墙头,两脚用力一蹬,身子如箭离弦,如飞一般的蹿了出去!

        楚阳本就没有指望这次偷袭能真的杀死一位王级高手!只要能阻一阻,阻止一下就行!

        他的双脚用尽全力跺在墙头,墙头的瓦片噗的一声飞了起来,带着飞扬的尘土,黑乎乎的砸向阴无法,而楚阳的身躯,在这!刻已经跃下墙头,没命的狂奔起来。

        阴无法怒吼一声,身子猛然挺直!

        正要跃起,却是丹田一弃,猛的后退一步。虽然恨得已经是怒发冲冠,但在这一刻,却只能先后退一步!

        楚阳的左手一掌,正好打在他的丹田要害!以他的功力,根本不会有什么损害,但这全力的一掌,却也阻碍了他丹田的内力运行,只是一瞬间的空当!

        就只是这么一瞬间!

        而楚阳要求的,也就是这么一瞬间!所以他没有击打胸口心脏也没有击打头颅!因为他知道没用!

        双方相差太远,足足有四五十个等级,唯有丹田,才能起到这种效果!

        一退之后,丹田立即恢复正常,阴无法仰天长啸,狂怒之下,再也顾不得隐藏身形,直接腾空而起,便如一片腾空的黑云,往外飞掠!

        必须追上这可恶的小子!

        混账!

        迎面来的瓦片和尘土噗噗打在他的身上,阴无法只是眼睛一闭,不管不顾,硬冲而过!瓦片打在他的身上,如击败革,接着就弹飞出去!

        阴无法阴王座气得直接发疯了!

        这样一个小小的蝼蚁,居然伤了我的王座之身!是可忍,孰不可忍!

        感受着胸口的刺痛,鲜血依然在不断涌出,但随着内力运行,已经逐渐减缓!阴无法心中恨意滔天,怒意滔天!

        同时,心中后怕不己!

        对方这一下。差点要了自己的命!伤口入肉很深,几乎可以感到胸口肋骨的痛楚!直接划透了肌肉,伤到了肋骨!

        若不是自己闪得快,这一下就是一刀两断的结局!

        一代王座高手若是死在一位武者的偷袭之下……那可就成了真的大笑话!自己差一点点就名垂青史!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这种事情发生过;自己这位六级王座险些就成了这个最大的笑话的开创者参与者还是被耻笑者……

        想到这里,阴王座就羞臊的想要自杀!

        同时,心中也感到奇怪;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军队之中最壮的汉子抡起大刀猛砍一刀,也不过是一道白印,这家伙用什么伤的自己?他手中明明没有兵鬼……

        不杀此子,我阴无法誓不为人!

        阴无法心中狠狠的发誓!

        一掠数十丈,竟然没有发现那可恶的小子的身影;阴无法身子一折,忽的一声冲上了高空。

        大街上人来人往,突然发现有人居然飞了起来,引起一片惊呼,不由得都是抬头仰望。

        阴无法对大街上的行人的怪异的目光置之不理,任由胸口的鲜血紫嗒的滴,举目四顾,往下看去。

        只见楚阳黑袍的身影,正在贴着每一个墙根,闪电一般似乎是在慌不择路的飞奔!人到困境,也真是能够发挥最大潜力,楚阳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居然奔出了百十丈!

        难怪自己没看到,原来这家伙贴墙教……

        “王八蛋!拿命来!”阴无法一声暴吼,身子如巨鹰攫食,从空中闪电一般的斜射而下!

        楚阳根本不回头,闷声不响,加速飞奔。

        阴无法提住一口精纯元气,并不换气,一口气起掠十几次,已经将距离拉近了一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