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被抓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阴无法更加谨慎的隐藏了自身的与息,虽然他很肯定,这个年轻的家伙绝对发现不了自己,但长期以来身为杀手的谨慎,却是让他习惯了在动手之前,将每一件事都准备的万无一失!

        前面就是一个三岔路口,人来人往,甚是热闹。在一般人眼中,这个路口是不宜动手的,人太多了。就算得手,也会被人看到面貌,从而通缉什么……

        但在阴无法这等高手眼中,这个三岔路。,却是最佳出手的地点。人多正好掩护。阴无法完全有把握,自己只要出手,不会有人看得清自己!

        所以阴无法身子一闪,无声无息的到了三岔路口的一个拐弯处,守株待兔。

        楚阳自从出门,就隐隐的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人在暗中注视着自己,但却是微弱的很。

        再说这补天阁每天注意的人着实不少,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楚阳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额,公子,我们这走到哪里去?”跟在后面充当随从的杀胚很是有些不忿,靠,本人怎么也是铁血堂的刑徒,就算是皇亲国戚,只要被阎王爷盯上,抓到那里我也能收拾的他死去活来!

        如今居然成了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的随从……太伤人自尊了!

        “莫要多话,你只是在后面跟着就行?!背舻?。他现在,正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越靠近三岔路口,越觉得心中怦怦跳;正在仔细的考虑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在这个时候,这家伙开口打岔,将楚阳的思绪一下子打断了一点点。

        “额?!闭饧一锪嘧爬窈?,更是懒洋洋的起来,无形中,就在后面拉下了半丈的一截。妈的,你还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

        眼看着这个趾高气扬的少年拐过了墙角,这位随从也只好叹叹气跟了上去,不管如何,这也是御座交给自己的任务啊……不得怠慢。

        哪里知道一拐过去墙角,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我垩日!那家伙哪里去了?

        眼前人来人往,大街上人流穿梭,竟然不见了楚阳的影子!这小子立即傻了眼:这可怎么办?

        那个奶油一般的小家伙到哪里去了?

        这个随从拎着礼盒,傻呆呆舟站在大街的三叉路口,直接觉得思维停止了。我垩日啊,这家伙失踪了,我回去怎么向楚阎王交代?

        想起回去之后的悲惨生活,这家伙突然就魂不附体,楞了一会才冲进人群,逢人就打听:你见到一位年轻俊秀的黑衣少年公子了没有?

        楚阳刚刚拐过墙角,突然眼前一暗,心头强烈的?;懈崭丈?突然感觉到身子就不能动了,一只大手抓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股沛然大力瞬间涌进了四肢百骸,刹那间全身连一个小指头也动不了,唯有心中闪过一个绝望的意念:糟糕!被抓了……

        紧接着,就感觉身体离地飞起,一个人将自己夹在腋下,刷的一声就到了空中,再下来时,已经在那个三岔路口十数丈之外。

        这么快速!这样的隐蔽!

        定然是王级高手!

        难怪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喜机!

        这个时候来抓自己的,恐怕只有第五轻柔的人,金马骑士堂的人!

        楚阳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一阵苦笑:还说什么玩转天下,逆转命运;此刻竟然落到了敌人的手中,哪里还会有生还的希望?

        看来,真的要壮志未酬身先死了。

        楚阳唯一奇怪的是:是谁出卖了自己?自己故作神秘这么长时间,效果一直良好;为何却被别人就这么准的抓了?

        腾云驾雾一般被人夹着奔行了一会,接着感觉刷的落地,却是来到了一个废弃的民宅之中。

        砰!

        楚阳被扔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一松,除了元气提不起来,却已经能够说话,能够行动了。

        怎么会这样?为何不杀自己?楚阳心头很是不解。按照现在金马骑士堂对自己应该已经是恨之入骨,若是抓到自己,恐怕是在第一时间就砍做肉酱。甚至……他们根本不需要抓自己,只要杀自己就够了才对啊……

        但眼前这样子,却分明是一副要问话的样子。这是咋回事?

        正在想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张瘦削的脸庞,双眉狞恶,两眼细长,里面射出冰寒舟光芒,狠狠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这个人,长得太不好看了;活像是僵尸一般。

        不过对方身上发出的气息,却告诉了楚阳;这个人,乃是顶尖高手!起码,要比当日唐心圣的气势要强烈的多。而且,杀气浓重,尖锐;身上自有一股阴寒之气!

        这是一个顶尖杀手!而且是王级杀手!

        楚阳的心中一片冰凉,对方一露面,他就立即猜了出来:这,恐怕就是够纽轻柔派过来专门对付自只的,金马骑十堂那四位王级高申题中的一个!

        而且是擅长隐藏和刺杀的那一位!

        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根本不应该这样大意的……

        “小子,听着!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只要你配合,还能少受些皮肉之苦,知道么?”阴王座看着面前这个小家伙,嘴角露出一股残酷的笑意。

        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是武者修为,看来家世不错,资质也可以;不过,在本座手下,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一品武者挣扎的余地?自然是手到擒来!

        “额?”楚阳一阵惊诧:问一句答一句?这是……抓到了我还需要问么?

        楚阳心中一阵翻腾,突然一股狂喜的感悟涌了上来:难道这家伙并不知道我是谁?

        这么一想,楚阳顿时露出一股瑟缩的样子,战战兢兢的道:“前辈……您您……您要问什么?我我我……我定然知无不言,言……言无不尽……”

        “别结巴!”阴无法不悦的呵斥:“瞧你这窝囊废的样子!我问你,你姓什么?”

        “我……我姓曹……”楚阳顿时大喜,颤抖地道:“我叫曹过……,

        “没问你叫啥名字!”阴无法不悦的道:“我问你,你们补天阁的御座楚阳,现在可在补天阁之中?”

        “御座大人?”楚阳顿时心头大定,道:“御座大人不在,请问您找我们御座大人是……”

        “杀他!,,阴无法哼了一声,逼近,冷森森的道:“若是你不听话,本作也不介意先杀了你!明白?,,

        “明白!”楚阳连连点头。

        “嗯,现在,将你们那位楚阎王的情况跟我详细的说一说?!币跷薹ㄑ劬σ坏桑骸叭羰怯幸坏愕阋怕?,嘿嘿,你看这个。,,

        阴无法的手中,攥着一块坚硬的青石,手掌一用力,坚硬的青石就变做了石粉,从指缝里扑簌簌的流落下来:“你的脑袋,可能比这石头更结实?,,

        “来……不能……,,

        “那就说吧!”阴无法很得意。暗暗称赞自己下手的对象找得准,看这小子油头粉面,就绝对不是一个能保守秘密的人物,果然,只是一吓唬,他就魂不附体了……

        “楚阎王……楚阎王……哎;楚阎王真不是个好东西……”楚阳眼中露出一股真垩实的恨意,道:“那家伙真不是人!太狠了,太残酷了……太惨无人道了……”

        “哦?”

        “话说回来,楚御座身为御座,能力很强!这一点,我们补天阁无人不服,但是他的手教……哎,在他手下,简直就是受罪啊?!背延尬蘩岬牡?。

        阴无法冷哼一声,斜着眼看他一眼,心道:唯有铁血手段,才能打造第一流的强兵!这种事,你一个小白脸又知道什么?不耐烦的道:“说重点的!,

        “是,是;楚阎王平常老是带着一副面具,穿着宽大的黑袍,我们本来谁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他一直很神叭……”楚阳偷偷抬抬头,看了看阴无法的面色,道:“那次,小人进去送资料,发现楚御座正好将面具摘了下来,正在整理头发……,

        “哦?你真的见过楚阎王!”阴无法精神一振,更加的有精神了。

        “是的;楚阎王的脸很瘦削,两眼很有神,而且,眼神之中,常带着一股阴鸷的气息,让人看起来,有些不寒而栗?!背舴虐籽?,似乎在竭力的回忆,但说出来的,却是那位黑魔王座的长相……

        “嗯……,,阴无法摸着下巴,凝神想象;刹那间,在脑海之中就形成一幅冷酷、阴鸷、权威、冷静丶残暴的一个领袖的形象。

        不错,这才符合“楚阎王”这三个字的样子。

        “多大岁数?”

        “是这样的,楚御座一直让我们发布假消息,说他二十来岁,或者十八九岁,以迷惑敌人,但那天小的才真正的吓了一跳,大吃一惊;因为……”楚阳欲言又止。

        “因为什么?”阴无法急急的问道。

        “实在是不可思议,楚阎王真正的年纪,看起来最少也有三十来岁……”,楚阳露出一个沉思冥想舟神色:“要说他是四十……也没什么不对……”

        “这才合理!”阴无法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两眼有些目光闪烁。心道,十七八岁就有如此成就,老子都不相信的……真的以为世间天才都像铁补天那样子?

        要知道铁补天可是皇室以全国资源硬生生催出来的……别的人那里有铁补天那样的家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