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头!

    第一百四十章 抓舌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那看似无用的故布疑阵,在这一刻,终千起到了应有的效果,整个事情搞得扑朔迷离,让这位金马骑士堂的王座,为之头大如斗……,

        阴无法的怒气已经膨囘胀到了最高值!眼神狠狠地看着面前这四个人,努力地大口喘气,抑制着内心升腾的杀意,他实在是有些担心:担心自己万一控囘制不住脾气,一股脑儿就将这四个人拍成肉酱!

        这也叫情报?这岂不就是在耍着本王座玩么?

        “你们觉得,这些资料……都是说的同一个人?”阴王座狂怒之下,声音居然变得很温柔。

        四个人流汗,已经不敢坐着,早已站了起来,低着头,犯了罪一般排成一排。

        “你们是不是觉得,本王座已经昏囘庸到了别人给一滩狗屎就能认为是大米白饭的地步?”阴无法的声音越来越冷,如同地狱里吹出来的寒风。

        “天外楼武士弟囘子、大儒门下文弱书生、武皇坐下武宗弟囘子、第一名将义子、中三天楚氏世家大公子……”阴无法扳着手指头:“这些,都是这个楚阎囘王?”

        四个人头垂得更低!

        “抬起头来!,,

        阴无法一声怒喝。

        四个人条件反射一般抬头,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啪啪啪啪……”一阵密集的声音响过,阴无法已经又坐在了椅子上,四位铁马骑士脸上都是通红肿囘胀,不约而同的咕——声,将口囘中被打出的血污和几颗牙齿咽进了肚子。

        这一瞬间,每个人都最少挨了十几记耳光!

        “王座大人……这位楚阎囘王,实在是神秘的很?!蹦俏惶砥锸客沉熳匙诺ㄗ?,颤颤盈盈的道:“就连补天阁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这些资料……这些资料……,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些资料……我们几个人已经是经过了最大程度的筛选之后……才……,丶

        “闭嘴!,,阴王座狂怒。

        房间里一片沉默。

        “这些资料,简直是不可理噙!尤其是天外楼这个……,,阴王座在这时候显出了自己高人一等的智慧:“楚阎囘王是什么人?足智多谋,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心机深沉,智谋深远;这样的一个人,会为了一个女子争风吃醋而且把自己大师囘兄杀了?”

        阴王座大怒道:“你们都是猪?!这个也相信?居然还把这份资料摆在了最前面?你们以为我跟你们一样都是猪?!,,阴无法一把抓起那份“楚阎囘王天外楼,的资料,撕得粉碎!

        并在手里揉了揉,扬手扔出去,啪的一声搭在铁马骑士统领额头上,弹回三尺,接着啪的一声,打在另一位铁马骑士的额头上,随即另外两个人也被这纸团打了一下,才掉在地上。

        四个人的额头上,以肉囘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高高的一块,活像是四条独角兽。

        阴王座的功囘力,这种控囘制力,果然是惊世骇俗!

        “王座英明!高囘瞻远瞩,属下不及。,,四个人一齐躬身。心中都是有些意见:天外楼那份资料,是传出来的第一手资料,也是楚阎囘王的第一份资料,可信度很大,四人才放在了最上面,没想到王座第一份否决的,就是这一的……,

        “滚吧!,,阴无法怒气冲冲:“本座回去之后,定要查一查,是谁安排你们到铁云来卧底的,如此识人不明,昏囘庸无道,不讲究半点策略,居然派出了你们来?如此蠢材,简直是蠢到了日月无光的地步!怎么没蠢死你们!草!”

        两位武尊在一边动了动嘴唇,实在很想说:王座,他们俩的直属上司就是宝马骑士周文刚,而周大人乃是您的得力助手……若是追查,追查到最后,乃是您的麾下……

        四位铁马骑士显然想到了同一点,嘴唇一起动了动,但谁敢说出来?

        “你们想说什么?”阴无法气的脸色铁青:“你们的直属上司是谁?隶属于骑士堂那一个堂。?说!”

        “金马骑士堂第三阁宝马第二舵第九组……”铁马骑士统领战战兢兢的道。

        “金马骑士堂第三阁宝马第二舵第九组……”阴无法怒道:“等本座回去定要……呃?”话说到一半想了起来;金马骑士堂共分为四阁,四个王座,各自分管一阁,第三阁,正是自己的麾下……

        “滚!快滚快滚!”饶是阴王座年龄不小,这么多年历练下来,脸皮也是日益加厚,却也是在这一刻感到了面皮发囘热,恼囘羞囘成囘怒之下,砰砰砰几脚,将这几个家伙踢了出去。一屁囘股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良久,一拳头砸在桌面上,咬囘牙囘切囘齿:“周文刚,我要扒了你的皮!””

        “王座……咱们该怎么做?”一位武尊小心翼翼的道。

        这两个人,乃是阴无法的得力助手,虽然还不是,恕须高手,但仇只是相差不多,都只经跟随阴九法多年,因晒蜡的关系,在阴无法面前说话也多少随便一些。

        而且,大家都是属于第三阁,等于是内部家务事……

        “我就不信,这位楚阎囘王竟然如此神秘!难道补天阁之中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御座长什么摸样?”阴无法随即就平静了下来:“明日,本座出去亲自抓一个舌囘头,严囘刑拷囘打,就会知道,这位楚阎囘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先”

        “歇息吧?!币跷薹ǔ聊艘幌?,突然笑了出来,道:“想不到整治来整治去,根子还是在我这里……真是笑话?!?br />
        两位武尊也笑了起来,道:“王座潜心修囘炼,这些琐事,一向是有底下人来办,有所疏漏,实在是太正常。

        就算是其他的几位王座,那未必见得能够对麾下一清二楚,这那里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再说,我们金马骑士堂人员越来越多,王座若是要一一认识,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必再做别的了。王座不必耿耿于怀?!?br />
        “呵呵,说的也是,本座原本只是一个杀手首领;手下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六个人而已,现在手下数千人……真的是忙不过来。,,阴无法自嘲的笑了笑,道:“你们也去休息吧,这一路风尘,也累得够呛了?!?br />
        两人同时躬身行礼,离舁了房间。

        一夜无话。

        第二日,阴无法早早的就出了客栈,远远的注视着补天阁的大门;心道,只要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出来,立即就下手,管他是不是,杀得多了,总有一个会是的。

        哪知道一早晨到上午,补天阁大门口如同赶集一般,无数的人进进出出,竟然没有一个戴面具的。

        而且一出来就是成群结队,一看就是纪律严明,旁边,远远地两个军营呈钳形相守,这补天阁的防卫,果然是一绝。

        阴无法远远看着,颇为感觉难办;犹如老鼠拉龟,无处下手。

        他虽然是王座高手,但,人力有时穷;纵然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就与纪律严明的军囘队作对;而很明显的是,自己只要在这里动手,只要一声大喊,那两个军营就能奔出数千人来围囘攻自己!

        自己就算是王级高手,但若是陷入军囘队重围之中,那也是有死无生!

        阴无法看着补天阁,颇为有些拿不定主意;看看实在不行,就回去客栈,等到晚上再行动吧?但临出来之前,在两个属下面前夸下???,正所谓羞刀难入鞘,就这么回去,脸面上如何下得来?

        更何况那两人现在正在四处搜寻补天阁的地势图,为了刺杀楚阎囘王做准茶……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举棋不定矛盾重重的时候,阴王座突然眼前一亮:从补天阁大门口,安步当车的走出来两个人。一个人空手,一个人却是提着一个礼盒,步履匆匆,向着自己这边行来。似乎是要去外城的方向……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一位少年公子,黑袍,剑眉星目,身材高挑,看上去,似乎很有一些权囘势的样子,虽然有些年轻,但肯定是一位高囘官之后……

        嗯,这样的人在补天阁,定然是属于核心人物。若是能抓囘住他……,岂不就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阴无法面前一亮!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哇……

        楚阳带着一个铁血堂的刽囘子囘手当做随从,正准备前去拜访黑魔世家那些人。一路上,楚阳还打着小九九,嗯,那天的时候,那位黑魔世家的王座,对自己印象好像是很不错的样子……这一次前去拜访,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至于他们伤害莫轻舞的帐,那是一定要算的;不过在算账之前,先收点利息,也是不错地。

        对于此一行的打算,楚阳心中也做了完全打算。去了之后如何应对,如何如何如啊……楚阳心中自有定计,嘿嘿,只需如此如此……就能那啥那哈……

        对于想象之中的如意场面,楚御座很是有些迫不及待,步子也就迈得大了一些。他自然不会知道,就在前方不远,就有一尊索命的间王,正在虎视眈眈的等着抓舌囘头,逼问楚阎囘王的下落……

        而阴无法自然更加的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文弱的黑袍少年,就是自己万里迢迢前来铁云的最大目标楚阎囘王,只要将他杀了,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反而在心中兴致勃勃的将这位正走过来的楚阎囘王当做了舌囘头,心中不断打算:抓囘住之后,狠狠整治,逼问出楚阎囘王的下落和真垩实情况,就灭囘口……

        近了,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