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当不光我自己!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当不光我自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顾独行停了手:“干什么?”

        “你这些提升,都是他教给你的?你这些身法步法的改良,也是他的作用?”纪墨气急败坏的问道。

        “当然!”顾独行很得意。

        “老子加入了!”纪墨大大的喘了一口气:“他妈的,就只是为了打倒你小子报这一剑之仇,老子也加入了!他么的,不就是当几年手下么?”

        顾独行眼中露出一丝满意。

        “这组织叫啥名字?规模不小吧?”纪墨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眼中却闪烁着兴奋:“老大叫什么名字?是上三天的哪位前辈高人?”

        既然决定了加入,纪墨对这个组织的兴趣就大了起来。

        在纪墨心中,能够让顾独行如此坐火箭一般提升,并且能够给出专门的改良的人,必然是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而且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这样的人,创建的组织,定然是很大很牛叉的;这样的人,中三天具有这样的修为的人基本都开宗立派了,也没时间弄什么新组织,所以定然是上三天的哪一位前辈静极思动想要玩一玩……

        纪墨很好奇。

        “组织叫‘天兵阁’;我们那里,神兵利器很多!每一把都是断金切玉,我的黑龙与那些兵器相比,完全不能相比!那些兵器,直接就是传说!”顾独行酷酷的道。

        “???真的?那岂不是说……我有机会得到一柄传说中的神兵?”纪墨眼睛中发出了亮光,充满了期待。想想自己拿着一柄无敌的兵器横扫天下纵横江湖的雄姿,和众人看着自己那种羡慕的目光……尤其是中三天那帮原本与自己地位差不多的混蛋崇拜的看着自己……

        这么想一想,纪墨几乎就要高潮了……

        “不错,你的确有机会!”顾独行想了想,道:“不过以你这懒散的性格,和无赖的脾气,还有你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决不坐着的这种鸟样子,估计机会不大?!?br />
        “我怎么就是那样一副鸟样子了?”纪墨不服气地叫:“我一向很正经!”

        顾独行翻了翻眼皮。

        “哎,顾兄,以后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你至于对我保密?”纪墨涎着脸:“告诉我吧,老大是哪一位前辈高人?是皇级?君级?”

        他问一句,顾独行就摇摇头。

        “**!难道是一位圣级?”纪墨的声音颤抖了,眼中发出了狼一般的绿光。惊喜的连手脚都在发颤。

        他知道顾独行的性格;除了顾氏家族之外,别人想要折服他,根本没有什么希望!或者是皇级么……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希望,至于皇级之下的尊级、王级,根本连提都不用提。

        现在既不是皇级,也不是君级。难道真的是圣级?妈妈,儿子我这次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了……能够有幸在一位圣级手下做事,并且学功夫……

        纪墨几乎幸福的晕了过去。

        “也不是圣级!”顾独行言简意赅。

        “顾大爷,顾爷爷……您就告诉我吧?!奔湍玖似鹄?,很勤快的替顾独行捏着肩膀,谄媚的笑道:“顾兄……说嘛……”声音之嗲,让顾独行生生的打了一个哆嗦。

        “滚!你别这么恶心我!”顾独行怒道,然后享受的扭着脖子:“那边,靠右一点,用点劲……往下点……向上点……左边……”

        终于,享受了一次超高水准的马杀鸡之后,纪墨气喘吁吁的问道:“老大……您现在该说了吧?”

        “嗯,”顾独行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

        纪墨屏住呼吸的看着顾独行的嘴巴,满心期待的等待着这个肯定会令自己震惊的消息。

        “他不是皇级,也不是君级,更加不是圣级……”顾独行慢慢的道。

        “哎哟喂……您老还学会卖关子了……”纪墨急得头上冒汗掌心发热:“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人物啊,你尽管说,哪怕就是一位至尊,我也承受得住这个惊喜!”

        “嗯,他现在好像是……武士七品。差不多现在应该到了?!惫硕佬姓?。

        “果然不出我所料……哈哈……额?!”纪墨准备好了的大笑一声,然后接着就是张口结舌,一张嘴猛地张开,用力过大,差点将嘴唇裂开:“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老大是武士修为!”顾独行淡淡地道。

        纪墨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下巴砸落在地上的声音,强笑一声,结结巴巴的道:“顾兄,顾爷爷!开玩笑没您这种开法的……”

        “这是真的,不是开玩笑?!惫硕佬腥险娴氐溃骸拔宜档氖鞘祷??!?br />
        噗的一声,纪墨摔倒在地,痛苦地道:“顾独行,你杀了我吧!”突然猛的跳起来,咬牙切齿:“顾独行,你可以啊,你真的很有出息啊你,不错不错,我纪墨这才发现,你顾独行居然是一位如此雄才伟略的人物!”

        他狠狠的点着头:“不错不错,非常不错!从中三天跑出来,嗯,用武宗修为,来为一位下三天的武士做手下……您真是让我太不敢置信了!这要是说出去,您就是整个中三天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啊……”

        “少废话,该赶路了!”顾独行冷冷道。

        “我反悔了!”纪墨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摇得像是个拨浪鼓:“我不去了!”

        “你去不去?”顾独行眼睛一缩,发出危险的气味,眼看着就要动手。

        “打死我也不去!”纪墨狠狠地道。

        “好,这是你说的!”顾独行也不用剑,直接空手飞身而上……

        “噗噗噗噗……”

        “啊啊啊……打死我也不去……”

        “噗噗……”

        “啊啊啊……”

        “噗噗噗噗噗噗……”

        “啊……”

        “去不去?”

        “不去!”

        “噗噗噗……”

        “啊啊啊……别打了……呜呜……”

        “去不去?!”

        “去!”

        顾独行终于喘着气停了手,骂道:“贱!你就是贱!不打你一顿,你也就那死样子!”

        “呜呜……”纪墨伤心的趴在草地上:“我贱?换你被我打一顿试试?”

        “你不是说打死你都不去?现在你可还没死……”

        “老子说的是,打死我都不去,只要打不死,就去!”纪墨叫道,心中愤愤的想道:若不是你这样打,老子真不去!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不过若是太难受了……也可以说话不算话!

        “起来吧,撅着屁股趴着很好看?快些,还要去找别人呢?!惫硕佬胁荒头车囊唤盘吖?。

        纪墨痛叫一声跳了起来,道:“还找别人?”

        “嗯,去把小狼拉进来!”顾独行迈步缓缓前行。

        “小狼?罗克敌?”纪墨不由得摩拳擦掌:“说的对,那家伙在罗家当他大哥的出气包估计也该够了,这事儿,我支持你,孤独!”

        心道上当受骗不止我一个就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一定竭力支持孤独把那家伙拉下水……就算将来要造反,也好多一个同盟不是?

        想到这里,纪墨乐滋滋的跟着顾独行屁股后面去了……

        ……

        转眼又是两天过去,楚阳在这两天里,天天派人注视着黑魔的动静,让他心烦意乱的是:住在这里的这帮杀胚就是不走!

        而且另一帮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原本十四人,在这里住着七个!

        不仅不走,反而在铁云城行动的更加密集了,大街小巷的乱窜,白天黑夜的出没……

        这让楚阳很是不爽!

        他们不走,莫轻舞就只能呆在密室里;那还不把人闷坏了?

        楚阳想了很久,决定:上门拜访。就当是烧香引了鬼来,我再烧烧香,把鬼送走吧。老师让他们在这里,也还真不是个办法……

        楚御座派人定做了一份礼物,找个人拎着,然后施施然走向铁云最大的客栈,云门客栈!

        就像一位家世高贵的贵公子出游,就连提着礼物的那位补天阁铁血刑堂,也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跟着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连一干兄弟们提起来都会哆嗦的楚阎王!

        …………

        阴无法肚皮快要气破了。这位金马骑士堂的王座高手,只觉得自己生平从来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

        他们三个人昨天晚上到的铁云,一路人困马乏,先找了个客栈住了下来,住的地方,还是特意选的,就距离补天阁不远;遥遥相对。

        住下之后,来不及做什么准备,阴无法马上下令,召见身在铁云的金马骑士堂的人。结果找了好几个秘密联络处,都是人去楼空,一个人也找不到。

        阴无法怒气填膺,让另外两人顺着暗号去寻找,结果发现,百分之八十的暗号都被篡改了,或者说直接没有了……

        一直到了午夜,才算是联系上;而且也是一个惊弓之鸟。面对王座亲临,这位名叫孙长发的武师修为的暗线一把鼻涕一把泪:

        “王座,实在不是小的们不尽职尽责,实在是楚阎王太凶残了??!”

        “我手下一共六个人,分属三条线;而且都是单线,彼此不知道彼此,够谨慎了哇;就在那一天,突然间刘小三和邓小五就失踪了,过了一上午才发现,他们负责联系的吴大人锒铛入狱,全家抄斩;而且他们原本的落脚点,也被抄了,用以掩人耳目的生意,也被封了门……”

        “到了下午,李顺和张能出去探听消息,顺便照顾他们的店铺,结果一出去之后又是肉包子打狗,刚到了店铺就被按翻在地,五花大绑,原来他们两个贿赂的王大人也被抄家了,供了他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