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高凤亮节楚御座

    第一百二十七章 高凤亮节楚御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就这里了?!碧固斐糇帕?,面无表情的道:“楚御座,孤在外面等你,你自己随便进去挑选就是,全拿走也无所谓。孤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被人逼着要赌债,铁补天自然很不舒服,纵观古往今来,能被人逼着要赌债的太子爷,似乎自己也算是头一份,这也算是开创了历史之先河……。

        铁补天心中恨恨,这几每话就分明是故意拿话来挤兑楚阳。

        瞧咱多大方?这叫风度!这叫涵养!这就叫气质!哪像你?靠,就算是市井流氓要赌债,那也没有当天赌当天就要的…。

        再说了,就凭你一个人,随便个…能拿多少?铁补天乐得大方……。

        “好好好,哈哈呃…,、楚阳两眼放光,两手连搓,对铁补天的不满视而不见:“哇哈哈,太子殿下是好人呐,我去了……?!?br />
        话音未落,咻的一声已经没了影子,却是迫不及待的一头钻了进去。

        铁补天还来不及谦虚两句,面前就没人了,不由苦笑不得,满脸黑线。心道:“这位楚阎王活像是上辈子穷疯了…,刚到铁云,就在一夜间洗劫了数十个大户,现在看到皇宫藏宝库,也活像是山贼进了村,那股子亢奋劲心…真正鄙视之极!”

        想着,令人搬来了一把椅子,索性就在藏宝库前面坐了下来,心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搬走多少?瞧你这守财奴的样子…,哼哼…。

        楚阳一步进入藏宝库,顿时被晃了眼一下,天啊,这么多的好东西……。

        丹田之中的九劫剑也顿时活跃了起来,跃跃欲试。

        “莫急,咱们一点一点的来?!背衾仙裨谠???醋潘洞蟮牟乇?,心中很激动。不愧是皇宫,果然是多年积累哇……。

        最前面,是各种奇异金属,似乎唯恐楚阳不认识一般,每一种上面,居然还贴着标签。

        “真规范?!背暨踹踉尢荆骸罢獾檬×宋叶嗌倬⒍ ??!?br />
        手腕一抖,九劫剑剑尖出现在手上,闪闪发亮。

        “吸!别客气,吸就是!”楚阳两眼发光:“凡是不怎么稀有的,就留下一两块,那种稀有的外面很难见到的,吸光!木有问题…”

        九劫剑剑尖如同是饿了数年的饿狼。般,随着楚阳手势所指,如狼似虎的吞噬起和…

        铁补天在外面等着,哪知道一等不出来,二等不出来…,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难道这位楚阎王就这么在里面把那些药活活的吃了?藏宝库就这么大,总不会迷路了吧?

        有心想要进去看看,但自己之前说的话太满,进去,似乎有监视的嫌疑,而且,还会让这位楚阎王说自己输不丸…。

        思忖良久,铁补天终于还是坐在门口没有动弹。他心中也发了狠:楚阎王,本太子倒要看看,你能在那里面待到几时!本太子今天就跟你耗上了!

        良久之后,铁补天已经快没有耐心的时候…。

        终于

        楚阎王出来了;楚阎王出来的时候,神情很有些不爽,有些很不满意的样子,似乎这皇宫之中的藏宝库,让他大失所望…。

        楚阳的左手之中,拎着几味药材;右手里面,抓着两块闪闪发光的金属……。

        “必…”出来之后,楚阳先叹了一口气,情真意切,失落之极。

        “你在里面…,这么长的时间,就挑了这么点东西?”铁补天眼睛都瞪圆了。

        “哎?!背粲质鞘奶玖丝谄?,这才抬起眼睛,看着铁补天:“太子殿下,您是够大方了可这皇宫藏宝库,也实在是寒碜了一些……?!?br />
        “额?怎么?”铁补天皱眉。

        “实在是没啥东币啊””楚阳长吁短叹:“我找来找去,左边跑了右边跑,找了前面找后面,最终,也只挑出来这么点东西?!彼底?,将手中的可怜的两根雪参晃了晃,右手两块金属也互相接触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寂静的空间里,远远的传出去,声音空旷。

        相比较于这么庞大的藏宝库来说,这么点点东西,简直是可怜之枷…

        “就寿上了这点?”铁补天有些惊诧:“你的眼光就这么高?再说这些东西在这里面也不算什么好东西啊……”

        “实在是…我都不好意思说了……”楚阳失落的道:“我们走吧?!?br />
        “等等!”铁补天一挥手:“我进去看看?!?br />
        说着,一个箭步窜了进去,矫健之极。

        但进去之后,就是大吃一惊!

        这,这还是皇家的藏宝库么?在各个硕大的架子上,有的架子上面只有可怜的几块金属,有的架子上面,干脆就是空的……。

        一个一个的标签,随着铁补天猛的进来带起的风声而微微的颤抖、摇曳…,似乎在诉说着他们的无限委屈…

        咋架子上面,都有一层厚厚的灰尘……。

        铁补天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口丰不断的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br />
        可怜的太子殿下有些凌乱了。

        楚阳跟在他后面也走了进来,努力地用沉重的声音道:“太子殿下何必如此?其实今天能找到这两根五百年的雪参,我已经很满足了……?!?br />
        铁补天充耳不闻,拔足就往里走,里面,是药材库,铁补天分明记得,这里面有不少天材地宝的……。

        进去一看,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

        这里面药材倒是还有不少,什么人参灵芝的多得很,但那些比较罕见,甚至平常人一生都难得一见的天才地宝,却是一件都没有了…

        甚至,连盒子也没有了……。

        铁补天只觉得自己头脑中一阵晕眩,忍不住晃了两晃。

        楚阳很好心的赶紧扶住他,道:“太子殿下你怎么了?”这一扶,却觉得铁补天的肩膀瘦弱,但却充满了质感,而且,隐隐有一种很滑腻的感觉……。

        铁补天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一步,脱离了楚阳的搀扶,道:“我真想不到,皇家的藏宝库,竟然落到了这种地步?!?br />
        “这藏宝库,殿下也很少来吧?”楚阳循循善诱的道。

        “自然,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到藏宝库做什么?我又不是守财奴?!碧固斓氐?。

        楚阳似乎并没有听出来铁补天所说的那句“守财奴”就是说的自己,只是叹息道:“这也难怪了;年年征战,就算是在富裕的国库,恐怕也早已空虚;每一天每一时,都有那么多的将士负伤,就算有再多的天才地宝,又怎能保住每一个勇士的性命?”

        楚阳这句话,却是把矛头隐隐的引到了铁龙城的身上。而且点明白:就算这里的药,这里的东西都用光了…那也是用在了正途…

        铁补天沉默了一会,慢慢的道:“想必是如此了;这些东西,也算是物尽其用?!彼诳吹讲乇庹庋氖焙?,第一个想法与楚阳安慰他的话如出一辙。

        普天之下,也只有二叔铁龙城能到这里;能开启这里。而二叔的大军之中,对灵药的渴求,对奇异金属的渴求,就算不用说,铁补天也是知道的!

        至于说被盗……直接没有那种可能!若是说灵药被盗,或者还有可能,但那些奇异金属,有地数百斤,有的数千斤…,如何能在皇宫这种守卫森严之地偷出去?

        就算是能偷走一块,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将整个宝库偷空了?恐怕就算是至尊高手前来,那也是绝对做不到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

        铁补天自然不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正是现在就站在自己身前正一脸的怅然、长吁短叹的楚阎王……。

        真是难为这货了,闷声发大财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能做出愁容满面的样子……这得多高的定力?这得多么好的心神修养啊…

        转过头看着楚阳,铁补天觉得心中很是惭愧,自己信誓旦旦让楚御座自己进去拿,结果人家楚御座到了里面,却等于只是逛了一圈,就连手上的那些东办”似乎也只是安慰自己,做个姿态而已…

        铁补天看的很清楚,楚御座手上的东西,在这宝库里还有的是;分明是楚御座怕自己脸上下不来,所以才故意的随手拿了两件,安慰自己……。

        这么一想,铁补天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楚御座是多么高风亮节的一个人啊,是多么忠厚老实啊,是多么善于替别人着想亦…

        “楚御座,今天,孤等于没还你的赌债!”铁补天正色微笑道:“不过,这份损失,孤在这里做出保证,一定会补偿给楚御座!”

        “太子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楚御座大义凛然的道:“本来我想要这些东西,也只是想要打造几件兵器,以装备军旅;看看能否造出一种神药,献给太子,以解伤患之苦…,哪里有什么欠不欠的道理?”

        楚御座诚挚的、沉重地道:“太子殿下言重了?!?br />
        铁补天心中一阵激荡,看着楚阳的眼神忍不住就有些异样,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思绪,但还是忍不住的拍了拍楚阳的肩头,道:“楚御座,好!好好!”

        楚御座如此大仁大义,如此为大局着想,这样的英雄好汉,磊落胸怀,我就这么说出来给他补偿,他岂能要的?不仅不要,反而是对楚御座高风亮节的一种侮辱!

        就将一切都留在心中吧。我铁补天,又岂能是不知好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