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耍赌债!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耍赌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莫成宇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摊摊手,居然煽映燃吠的道:“呀,小姐,看楚阳叔叔对你多好,让楚阳叔叔多给你讲几个好听的故事?!?br />
        “是楚阳哥哥!”小萝莉凶巴已的,红口白牙如若要咬人,张牙舞爪的道:“楚阳哥哥骗人,他的故事一点儿也不好听?!?br />
        莫成宇汗了一下,道:“好好,楚阳哥哥就楚阳哥哥,楚阳哥哥有的是好故事,他马上就会讲了……”

        “真滴么楚阳哥哥?”小萝莉希冀的眼神看着楚阳,满是渴望。

        “咳咳咳……,咳咳…?!背舯叩目醋拍捎?,我靠你太无耻了吧…,就算无耻也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哇……。

        莫成宇装作没看见楚阳的眼神,道貌岸然的微笑道:“嗯,我的内伤还需要打坐…,小姐,你听楚阳哥哥讲故事吧,可好听了……?!逼ü梢蛔?,溜了个无影无踪……。

        楚阳伸出的手无力的停在半空,彻底无语。

        “楚阳哥哥,你快些讲嘛””莫轻舞伸出小手,轻轻拉了拉楚阳的衣袖,大眼睛显得更是楚楚可怜:“讲好听的啦……?!?br />
        楚阳:“……?!?br />
        良久良久之后,楚阳从密室出来,脚步蹒跚,脸色苍白,两眼呆滞,嘴唇发干,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呻吟一声,喃喃道:“泡妞真累……?!?br />
        想到这样的“泡妞大计、,自己最少还要持续化八年甚至十来年……楚阳就两眼翻白,强烈的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成年后的莫轻舞可不是这样的啊,她一般就是温柔地笑着,温柔的看着自己,然后静静地做自己的事,风姿嫣然,优雅高贵……。

        怎么小时候的莫轻舞这么的精灵古怪哇……。

        楚阳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个箭步就到了水缸前面,直接将脑袋扎了进去,咕嘟咕嘟一阵狂喝”渴死了啊?;蛔瞿?,你不住嘴的讲上几个时辰的故事试试?

        哥们,这是会死人的啊……

        不过嘛,楚阳心中还是很欣慰的,他甚至感觉,莫轻舞现在才是真正快乐的。他宁愿莫轻舞一直到数年后,依然保持这种单纯的快乐。

        幼稚可以消失,但快乐,却一定不能消失!

        从明天开始老子就去博览群书,专门找故事看去!楚阳心中狠狠的发誓!为了泡妞,为了养成,我豁出去了!

        已经是下午,楚阳做好了饭,端了进去,然后将米袋中细心的均匀一下,将锅子里面的痕迹刷掉一半。留下下半部分不刷,而盛菜的盘,也刷掉了两个,放置起来,剩下的,就这样凌乱的摆着……。

        然后楚阳叮嘱了莫成宇几句话,就出门而去。

        莫成宇身为王级高手,自然是老江湖,懂得轻重,不会轻举妄动……,这一点,楚阳很放心。再说密室牵扯到九劫剑,楚阳建造的十分隐秘,若不是一流的机关大师,也不会看办。

        楚阳出门却是去找铁补天。铁补天打赌输给他,那皇宫里面的药物,楚阳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虽然说是玩笑性质的打赌,但楚阳却势必要认真一次。这关系到莫轻舞的终生幸福,不认真…,行么?

        在楚阳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突然有几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天兵阁之中,在整个岛上无声无息的搜寻了一遍。然后就包围了楚阳的那几间建造在最中间的楼阁……。

        其中一个人幽灵一般凑近,然后无声无息的进入,四处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无声无息的又掠了出来。

        “如何?”在外面等着的,是一个黑衣蒙面人,眼睛中阴鸷的光彩淡淡闪烁,就像是黑夜之中的冥火,闪烁不定。

        “没有人,很干净?!蹦侨说溃骸案菸颐堑鞑槔纯?,这里只有两个人住,而且其中一个人已经出去了二十多天没有回来,这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人。里面的痕迹,也很明白,最近的确只是一个人在这里住?!?br />
        “去寿看米袋,锅碗瓢盆,找找有没有药物在这里,看看有没有熬药的痕迹?!蹦呛谝旅擅嫒搜哿卑牒?,轻轻地道。

        “是,王座?!?br />
        这一次,是三四个人同时进入了房子。

        那位王座站了一会,也挪动脚步,一步一步地走进了楚阳的房间。

        “米袋看不出什么,不过这家伙也够邋遢的,地上满是菜汤,锅碗瓢盆的统统没洗,从味道来看,是从昨天晚上就没整理,应该是一个人住确定无疑?!?br />
        “哦?”那位“王座”狐疑的走进了厨房,一进门,险些被熏一个跟头;鹰隼一般的双眼仔仔细细的查看过每一样,轻轻点点头,道:“看来这里,只有一个人开伙?!?br />
        “王座,发现药库。

        “去看看?!?br />
        所谓药库,就是一个近乎密封的小房间,里面堆积着楚阳根本用不占的一些药材。在地上凌乱的放着,自然,楚阳也没忘记留下凡味相比较来说很是有些贵重的药朴“。

        “这家伙够懒的。不过也有些好东西“…”那位王座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乱七八糟堆积在一起的药物,皱了皱眉。

        “这里有两个药罐?!逼渲幸桓龊谝氯私械?。

        那位王座踱步过去,微微吸了吸鼻子,道:“这个明显是新的,还没有用过;而这个“他妈的,最少是一个月之前熬的药,药渣居然还放在里面,他妈的都长了白毛了!”

        楚阳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收集来的那个长了毛的药罐,此刻派上了用场。

        其中一个人居然还拨开那已经长出的腐烂白毛,皱着鼻子看了看里面的药渣,很肯定的道:“是治风寒的“…”

        “滚!谁让你翻得?***很博学多才么?居然还治风寒的“…”那位王座皱着鼻子勃然大怒,狠狠一巴掌打在那家伙脸上:“一个月之前的药渣1哪怕是治疗内伤的也牵扯不到莫氏家族吧?一个月之前,莫成宇还在莫氏家族睡觉!”

        原来那家伙这一翻,那种腐烂的臭味,与原本药渣变质之后的臭味一起狂猛的弥漫出来,一下子搞得这个药库里面几乎比军营之中的公共厕所还要臭气冲天……

        “是,是,属下该死?!蹦羌一锪洗?,手一松,将那个药罐扔了出去,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一个熬药的砂锅“能有多结实?自然是立即四分五裂……

        更加猛烈的臭味铺天盖地的散发了出来。

        那位“王座”几乎要暴怒,接连几个巴掌抽在这个闯祸的家伙脸上,然后捂住鼻子,逃命一般从‘药库,里冲了出去。身法快极!

        一出门,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神阴鸷狂怒,见过没脑子的,可他妈没见过这么没脑子的!

        正在四处搜查的众人狼狈不堪的捂着鼻子窜了出来。

        “**!这什么味……谁搞的?”

        “我早,臭死了“…”

        王座大人捂着鼻子,沉闷的问道:“有发现么?有没有什么机关暗道什么的?”声音中充满了山雨欲来的怒气。

        “说,“没有发现?!?br />
        “没有发现你们这帮二货还在里面做什么?还不快走?操你们祖宗的这里的味道很好闻么?”王座勃然大怒,咻的一声,腾空而起,瞬间飞得无影无踪……

        可算是受委屈了。

        一位位高权重的黑魔王座,江湖王级高手;就算是在中三天,那也是跺跺脚四处晃悠的厉害人物,何曾去过这么不洁净的地方?

        耻辱??!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捂着鼻子咒骂不休的跟随在王座后面,争先恐后地冲了出去。最后的一位正是那位很“博学多才”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干呕一声,哗啦啦吐了个痛快才浑身无力地走了“。

        王座那几巴掌也不是白挨的,毕竟还是丁丁当当的掉落了两颗牙齿外带半口鲜血……

        楚阳楚大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现在的他,正身处在皇宫的藏宝库里面。

        补天太子殿下对于这位楚阎王居然会找上门来要赌债赶到灰常的不解,由衷的表示了强烈的纳闷。

        刚璃了好吧?咋就跟彻底信不过我似的接着就追上门来要债了?我……我的信用就这么不好?这么让你信不过?

        再说了……铁云城要赌债这种事情很平常,每天都有,甚至,每天都有因为要赌债而打架斗殴的;但……向一国之太子、实际上的国君要赌债的“。

        这可就太不寻常了o

        所以补天太子郁闷极了。瞧这位楚阎王急赤白脸的样子,活像是要的晚了我就不会给了……

        “太子殿下,咳咳,嘿嘿,刚才打赌“你输给了我1那啥“还没兑现吧?1,

        瞧这话说得,差点儿就让铁补天背过气去。咬着牙道:“楚御座,你……有你的!难道孤还能赖你的赌债不成?”

        “啊哈,咳咳……我只是怕太子殿下贵人多忘事“…”楚阳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谁让咱脸皮厚呢?被鄙视?无所谓!只要你先兑现了赌债,你爱怎么鄙视就怎么鄙视“

        俗话说,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至理名言那。

        现在,太子爷就很郁闷的被楚阎王“押解着?!毕蚧使牟乇庾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