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布局!第五轻柔能上当么?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布局!第五轻柔能上当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咳咳咳、陈雨桐大汗淋漓,不得不说“这个数字实在是少了太多,天机堂这段时间忙得很,楚阳交代下这件事情,陈雨桐以为不怎么重要,只是随便交代了一句。现在顿时尝到了苦头……

        “你们天机堂,这次陪同烈血堂出任务之前,将每个人的功力等级都报到我这里来?!背舻氐溃骸叭挝窠崾氖焙?,我要看到天机堂每个人都提升一个品位;若是有一个人没有提升,陈堂主,届时我会召集整个补天阁的新旧人等,扎起台子,看着你脱光了衣服在台子上跳个舞庆祝庆祝?!?br />
        “???!”陈雨桐顿时傻了眼,惨叫道:“御座,不要啊御座……,

        “就这么定了,你们去吧?!背舨蝗莘炙档南铝私崧?,转头对着乌倩倩道:“立即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半月后,看陈堂主跳舞?!?br />
        乌倩倩忍住笑,答应一声,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哦,乌姑娘,姑奶奶……”陈雨桐急得脸上的汗珠子噗噗的往外冒:“楚御座,楚爷茶……,您不能这么残忍啊……我我……这我如何做得了主?”

        “还不快去!”楚阳看着面前资料,波澜不惊的道。乌倩倩连忙走了出去。

        “楚御座……呜呜……,丶陈雨桐真哭了。这提升武功品位,难道是我说了算的么?

        “我相信你,你能做到?!背粜湃蔚牡?然后两眼一瞪,道:“再多说一句话,现在就要看你跳!”

        “……”陈雨桐即将出口的哀求顿时吞了回去,目光哀怨的如同深闺怨妇,张着嘴看着楚阳,终于颓然垂下头……

        一会之后,院子里轰的一声,轰动了起来。显然,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当陈雨桐阴沉着脸走出去的时候,天机堂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风暴的到来。

        “从现在开始,天机堂每个人的训练强度,加大十倍!半个月之后,若是还有一个人没有突破品级,那么,本堂主上去丢脸,你们全体人等一个也别想好过!”陈雨桐咬牙切齿,如要发疯。

        “啊……怎么会这样……”顿时天机堂一阵鬼哭狼嚎,人人都是如丧考妣。成子昂率领烈血堂的人,一个个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笑得见眉不见眼。

        成子昂看着自己的烈血属下,露出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嗯,你说,陈堂主的屁股白不白哦?”

        “那还用说?肯定白。,,

        “未必,我看陈堂主的脸就很黑……”

        “切,堂主你这就不懂了吧?脸是脸,屁股是屁股……这是两回事?!?br />
        “这么说,陈堂主的脸不是屁股?”成子昂摸着下巴,一脸纠结的沉思。

        “堂主果然高明,这么深奥的问题竟然立即就想出来了……”

        “哪里哪里,哈哈哈哈……”

        “不知道陈堂主屁股上有没有痔来……”成子昂摸着下巴,一脸的遐想……

        “哈哈……”身边几个烈血杀手都是抱着肚子笑子起来。

        陈雨桐气冲冲的带着一帮如要死了娘一般的天机堂情报人员离去,几乎就是紧接着,天机堂的院子里传出来鬼哭神嚎一般的嚎叫……

        大殿门口一闪,一张冷森森的狰狞面具出现在门口。

        所有笑声顿时嘎然而止。

        “你很高兴嘛,成堂主?!背滞跆赜械囊跎统恋纳?。

        “啊……不来……不高兴不高兴……,成子昂张口结舌,连忙矢。否认。心中暗暗后悔,靠,太得意了,居然把阎王爷惹出来了。这事儿,以后一定要引以为戒。

        “嗯,这次任务若是完成不好,嗯,若是在我下令收网之前被人发现了身份,暴露了消息……”楚阎王阴沉沉的道:“我也很期待看到成堂主在高台上的光屁呢……届时,我一定请太子殿下来参观的?!?br />
        说完这句话,楚阎王冷哼一声,一甩袖子,扬长走了进去。

        成子昂顿时嘴张得比鸭蛋还大,两眼几乎凸了出来;欲哭无泪……

        起……这是咋说的……就算是乐极生悲,也没这样的……

        很快,院子里传出成子昂的暴吼:“你们都听到了?都满意了????!一帮混账,给老夫惹来这么大的祸事!你们等着的,若是任务完成不好,我一个一个的扒了你们的皮!”

        众杀手同时低头,人人都在心中腹诽:靠,什么叫做我们惹来的?刚才就是你成堂主的笑声最大,最是爽朗……

        楚阳回到里面,细细的看着唐心圣的笔迹;乌倩倩也凑过头来,与他一起研究。

        “这样的笔迹,有些不好模仿啊?!背糁辶酥迕纪?;唐心圣的笔迹别出一格,虽然不是什么名家手迹,却也是中规中矩。

        但最不好模仿的,却是唐心圣笔济之中的那一种飘逸之气。这是属于唐心教q熙有的一种风采nm斑搁

        “你要模仿唐心圣的笔迹,给第五轻柔写信?”乌倩倩震惊的问道;对楚阳这种匪夷所思的计划,感到不可置信。

        “不错?!背糇邢傅目戳丝?,越发的感到了模仿的难度。不是很难,而是直接没有模仿成功的希望。勉强为之的话,或者可以骗过一般的人,但对于第五轻柔这种枭雄来说,却是绝对的瞒不过。

        因为第五轻柔看唐心圣的字,也要看字的风神!

        “可不可以剪裁?”丶,乌倩倩弱弱的道。

        “剪裁?”楚阳突然眼前一亮。剪裁,是不行的,但却有另一种方法。

        在楚阳的指挥下,两个人将唐心圣写的所有的东西都在桌上铺开,桌上铺不开,就铺到了地上,然后楚阳拿过一小张薄如蝉翼的纸,平放在桌面。

        看着地上的字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幅字里面,有“多年以来”四个字,这一副里面,有“不忍”两字,还有一幅字,有着“心血”二字…………,

        楚阳将薄纸铺在“多年丶,二字上面,极为小心地端正了一下,喝了一口水,催运内力,突然噗的一声,喷出来一片朦朦的水雾……

        水雾控制的极为精确,正好将这两个字笼罩在里面,等到水雾消失,楚阳将这张薄纸揭起来,上面已经出现了两个字:“多年”。

        乌倩倩眼前一亮,拍手笑道:“妙啊?!?br />
        楚阳微微一笑,如法炮制。

        “多年心血尽力而已?!闭饧父鲎?,出现在薄纸上。然后,楚阳拿起笔,在空着的那个位置,点了几个点。

        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人在写完了“多年心血”这四个字之后,犹豫了好久,心里也矛盾了好久,然后无意识的点上几个点,告诉对方心中的矛盾,接下来就是“尽力而已”。

        “立即放飞无形隼,让它回去通知第五轻柔?!背羲闪艘?。气,前后左右,连连打量了好几次,才小心的折叠了起来,交给了乌倩倩。

        乌倩倩自始至终看着他搞这些,有些迷惘的道:“你这样,没写怎么做啊。

        怎么能让第五轻柔落入算计?”

        “字越少越好;第五轻柔会怎么做,总会有殊丝马迹。到时候我们与这几个字对照,就能猜出来,从而从容布局面对?!背舻溃骸霸偎?,这样的人之间通报消息,是绝不会写的清楚明白的?!?br />
        “像这封信,每个人看起来都是云里雾里,但第五轻柔就不一定这样看?!背袈冻鲆桓錾衩氐男σ猓骸暗谖迩崛?,想必是会很郁闷的!”

        这其中,可是很有玄机哦……楚阳得意的想着。

        “嗯,我需要的那东西,你找到没有?”楚阳问。

        “找到了,你要哪个做什么?臭死人了……”乌倩倩皱着鼻子。

        “山人自有妙用?!背艉俸僖恍Γ骸霸谀亩??”

        “在外面的墙底下,你自己去拿,那味逛……,直接没法闻……”乌倩倩嫌恶的道。楚阳让她找的,是一个药罐,而且必须要那种懒鬼家里的,熬了药没有刷洗的那种。

        乌倩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了天机堂不少力量,才终于从一个著名的懒鬼家里弄到了一个……

        找到了归找到了,但对楚阳为何要用这么恶心的东西,还是不理解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将补天阁的事情告一段落,看着无形隼冲上天空与天色融成一体消失的无影无踪,楚阳立即拎着用密密麻麻的布匹包的密不透风的药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流翠湖。在今天处理事情的时候,他就一直牵挂着这里。

        这里有莫轻舞。

        楚阳心中大大的叹息一声,小萝lì……楚阳头大得很。嗯到莫轻舞甜甜地叫自己“楚阳叔叔,丶……楚阳就恨不得仰天长啊……

        天哪,这都哪跟那啊……

        急匆每的怀着纠结的心情来到流翠湖,谨慎的查看了一下四周,才一头钻进了密室。

        刚刚深入地底,就看到一个窈窕的小小身影在慢慢的活动着,灵动的眼睛,精致的小嘴,吹弹得破的小脸,柔顺的黑发……

        楚阳顿时心中一片激动。

        “楚阳叔起……你来了哇?!蹦嵛杩吹匠衾戳?,顿晰艮高兴的冲上来。

        楚阳一头黑线。

        嘴唇哆嗦着看着莫轻舞雀跃的冲上来,脸色煞白。手中拿着的几串糖葫芦也差点掉在了地上。

        “楚阳叔叔,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蹦嵛璧P牡目醋潘?。

        “我没事;你伤好了哇?”没奈何,楚阳只好摆出一个“叔叔”的“慈祥,笑脸,蹲下来柔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