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自从来到这里,就一直在想。成子昂的回答,更增添了他心中的疑惑。西瓜子?应该不是啊……

        看着这复杂的地势,楚阳心中不由得问自己:假若我是唐心圣,我会怎么做?怎么躲?

        以此为起点,楚阳将自己换位于唐心圣的角度,慢慢的延伸开去……

        事态还不明显,补天阁还没有开始对我下手,我只是未雨绸缪;先躲一下看看反应,若是不妙,我立即就走,若是尚可,我就回来,对外说访友去了……嗯,这应该就是唐心圣的心态。

        那么,唐心圣就在附近,可能还在注意着唐府的动静才对。而这里道路四通八达,想要注意唐府各个方面的动静……我会选什么位置?

        楚阳思索着。成子昂为了掩人耳目,所选的并不是最佳位置;要知道最佳位置,也往往是最佳被监视的位置,都会有人注视着;反而是最次位置!成子昂既然不会选,那么以唐心圣的智慧,自然也不会选。

        那么,就选次一些的位置。而成子昂现在占据的,就是这稍次一筹的位置。

        楚阳眼神淡然一扫之下,就在这附近将几个最适合监视唐府的位置找了出来。既然前两个位置都不行,那么,第三个位置就是……

        楚阳的眼神看向了那树下下棋的两个老者。

        两个人都是白发苍然,看起来,都有六十多岁了,满脸皱纹,老态龙钟。两人都是目注棋盘,聚精会神。其中面对楚阳的一个人脸上有些轻松,正惬意的摇着折扇,而另一个却是低着头,满脸都是沉重的思索,似乎对对手的棋正在冥思苦想而不可破解……

        这俩老头儿雅兴很大嘛,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坐得这么稳……

        楚阳心中一动,对成子昂使了一个隐秘的眼色。

        “两位老兄,下棋下得辛苦,吃把瓜子吧,呵呵?!背勺影乎珲堑淖吖?,带着一脸卑微的笑,在棋盘旁边放下了一把瓜子;羡慕的道:“两位老哥真是好福气,下棋连续下两天别的啥也不用操心,哪像小老儿,哎,还要为了生计奔波……”

        其中那神态轻松的老者展颜笑道:“你老哥也很有福气啊,身体康健,岂不就是最大的福气?”声音虽然苍老,却甚是清雅。

        成子昂连连称是,佝偻着身子,退了回来。

        “连续两天下棋……”楚阳目中神光一闪,心中有了定论??戳丝凑庵甏笫?,就摇摇晃晃的走到两个下棋的老头跟前,俯身看棋盘。

        “这棋不好破啊……”楚阳啧啧连声,“妙!实在是妙啊……”

        那满脸思索的老者顿时回过头,怒目而视,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也懂下棋?”似乎棋局被压制的怒气一瞬间全部发在了这个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身上。

        “嗯,你看这里,挖不行,跳也不行,间更是不好,尖则又尖锐了,断,似乎是一着好棋,不过也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还真不好应啊?!背簟八ⅰ钡囊簧箍艘话颜凵?,再刷的一声合上,折扇已经点在了棋盘上。

        楚阳这段话,说的成子昂浑身一个激灵!他对棋是一窍不通的,但楚阳说的话,分明是别有用意:挖不行,跳不行,间不行,断不行……我靠,这岂不就是说的现在唐心圣的处境?

        难道老子在这里蹲坑了两天,最大的目标就在自己屁股后面坐着不成?这么一想,成大堂主几乎要将自己的脑袋塞进裤裆里……

        信誓旦旦来抓人,人就在自己屁股后面坐了两天自己还没发现……这这这……这简直是黑天的笑话啊……

        “哦?依你之见……年轻人,你说该当如何是好?”对面那一脸轻松的老者看着楚阳,含笑问道。

        “依在下愚见,这步棋,该当飞!”楚阳折扇刷的一声打开,慢慢地扇了两下,意味深长的道:“飞得慢了,也不行;你说呢?唐大人?”

        楚阳这句话一出口,顿时空气中凝重了起来。他面前,背对着他的老者背脊突然一下子变得僵硬。

        身后的成子昂刷的一声站了起来,猛地扭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一直对着自己后脊梁的老人,一张脸通红如血!

        丢死人了,气死人了!

        我竟然犯了灯下黑的错误……

        面对的那老者神色不变,看着楚阳,不急不慢的道:“飞么?倒也是一种办法;不过小友所言,很是莫测高深啊?!?br />
        “我也觉得很是莫测高深啊,还有些不敢相信?!背舻蜕Φ溃骸按永炊荚?,却不明白的一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才终于了解。唐大人,不知道您对我这句话,理解么?”

        那白发老者眼中闪出笑意,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何一口一口这么肯定地叫我唐大人?”

        “仰首江山万里苍穹无尽?!背舻溃骸暗屯贩被只鼗仆烈粧g?!?br />
        这两句话,是某一年,铁云重臣,一代名将铁魂战死沙场的时候,唐心圣写的一篇悼文之中的两句,楚阳在这个时候念出来,别具一番意义。

        也打消了唐心圣否认到底的心思!

        你的伪装,我已经看穿了,你再否认,就是笑话了。

        唐心圣温和的笑了起来:“小兄弟记性真好?!?br />
        “过奖?!背舯⑿?。

        “想必,小兄弟就是那传说中的补天阁之主,楚阎王吧?”唐心圣笑容一直很温和,眼神也温润之极,丝毫不见慌张。但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另一个老者脸上顿时泛出绝望的神色。

        竟然是楚阎王!

        这位现在在铁云凶名昭著的第一凶人!

        “不敢,俚俗外号,有辱唐大人清听了?!背衾衩驳厍榈?。

        “真想不到,凶名满天下,一剑屠铁云的楚阎王,竟然是如此的英俊年少,风神如玉?!碧菩氖ノ挛亩诺男α诵?,声音清朗:“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为何就这么肯定,我就在这里?”

        “我没确定,实在是运气?!背籼谷坏溃骸拔业陌旆?,对付一般的愚钝之辈,或者一点用处也没有,但唐大人却是聪明人之中的聪明人。我来试探你们,本是运气,但来到这里之后,我就肯定了,就是你!”

        “哦?”唐心圣很感兴趣的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

        “像这样的地方,最容易监视唐府;另外的地方,虽然更容易看到,但却目标太大。而唐大人这门口的大树如伞盖,历来都有人在这里下棋,想必这是唐大人早就安排好的。而一旦有一天你乔装打扮之后出现在这里,便不会有人注意?!?br />
        楚阳微微一笑。

        “不错?!碧菩氖ヒ猜冻隽嗽奚偷奈⑿?,眼神逐渐的锐利起来。

        “而唐大人并不能肯定我会对你下手;在这里,正是一个最好的观望之处;纵然危险,但你在这里,也可以第一时间等到接应你的人。而且,家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你在这里不暴露,都是一眼可见?!?br />
        “唐大人心性沉稳,足智多谋;灯下黑的道理,唐大人比谁都清楚。想必,若是唐大人能有关系躲到补天阁之中,那里才是最理想的藏身之处!”楚阳温和的笑道:“今日前来,就是请唐大人去那最理想的藏身之处!”

        唐心圣摇头轻笑,连连感叹:“不错不错;楚阎王,的确不愧是楚阎王?!彼倭硕?,突然眯着眼睛笑道:“但你为何不立即出手,而要在这里跟我说这一番废话?”

        “须知言多必失。你身为大名鼎鼎的楚阎王,不会连这一点也不知道吧?”唐心圣的瞳孔猛地一缩,射出针尖一般的光彩。

        “因为事出意外?!背舸尤菪Φ溃骸案蛭颐挥邢氲?,唐大人一介文官,竟然是一位顶尖高手!而我若出手,没有把握?!?br />
        “而唐大人没有出手,则是因为愤怒?!背艉俸僖恍Γ骸耙桓鲎砸晕靡獾募颇?,被人识破,而且,自认为最隐蔽的身份隐藏,也被人挖了出来。这对于一个自负智计无双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就算是死,想必都不如唐大人此刻羞愤!”

        “所以唐大人在玩弄我?!背敉字新冻黾ペ降纳裆骸疤拼笕耸且谖医移颇阒?,在我最得意的时候,羞辱我一番,然后仗着绝世武功,突围而去!”

        “或者,直接将本座杀死在这里!”楚阳淡淡地道:“唐大人,这就是你的心理,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

        “不错!”唐心圣缓缓站了起来,道:“本座苦心经营十三年的成果,被你在一日之间毁于一旦!而你,更将我找了出来,此仇此恨,不杀你,如何肯消?”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而你所谓的补天阁,在我的眼中,只是几个玩具!你既然没有抓获我的本事,那你就只能束手等着被我羞辱!”

        楚阳猜的一点也没错,事实也正照了他最坏的打算。这个唐心圣,是个高手。而且,他丝毫不将成子昂看在眼中;正是要设局伏杀楚阳!

        楚阳要抓他,他也想杀楚阳。

        这是楚阳的计划之中,唯一疏漏的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