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线希望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线希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嗯,等到她醒过来,一,一一一可不可以比改称呼?”楚阳有此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皮,脸皮也破天荒的红了一下:“你看,我今年才十六岁,实际上还不大到,还没过生日……就做叔叔,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你才十六?”莫成宇愣了愣,看这家伙似乎有权有势,而且行事也烦有法度,心思更是拖密;除了对小姐走留一事有些冲动之外,可说是样样都算计的没有疏漏;居然才只有十六岁?

        “是啊?!?,楚阳嘿嘿一笑。

        那也没问鞋。厂莫成宇很痛快的答应劝说莫轻舞口他也想过了,觉得莫轻舞叫楚阳叔叔有些不妥。菩轻舞才九岁的小姑娘,叫叔叔当然没问题二但等到莫天机和莫天云来了,可是都比楚阳要大不少的、难道也叫叔叔?

        他们俩跟莫轻舞可是亲兄妹,平辈……

        再说,楚阳对小姐这么好这么喜欢,叫叔叔叫哥哥不是一样么?他如此在乎这个称呼,看来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小姐啊,嗯,小姐长得聪明伶例,人见人爱:也难怪楚阳这么喜爱……

        这一刻,莫成宇心中甚至泛起骄傲的感觉。

        当然,莫成宇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楚阳会禽兽到心中对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居然起了男女的心嗯……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不管是什么人,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女教……都不会禽兽到有……那种心思吧?

        但…………楚阳就偏偏那啥了……

        因为这不是别人:这……这是莫轻舞啊……

        楚阳站在夜空下,一夜未眠。今夜,他是破天荒的没有练功,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

        终于见到了……可是……却又受了伤……

        而且还这么小……

        楚阎王有些纤结。嗷鸡,啥时候才能长大嘛……,这其中的分寸可怎么把握?太爱护了”就会造成一种长辈的感觉,那可就适得其反了:这种年纪的小姑娘,正是可塑性最强的时候,万一在心中留下一个根深蒂目的“叔叔”的印象,那可就万事皆休……

        若是太疏远了,却又会引起反感:万一让她从小讨厌自己”那就更加的难以收拾了。

        还有就是,莫轻舞的伤,究竟该如何?

        这么想着,楚阳心乱如麻。

        “她的伤”九劫刮可治!,”正在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着,意识中的那个声音突然出现。

        “九劫??芍??”楚阳如同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苹,顿时大喜过望。

        “不错?!?,刮魂似乎也是叹了口气:看来这家伙的心魔还真是顽固:一个九岁的莫轻舞,居然让这大小伙子泛起了相思??;而且居然没练功……,

        这可不行啊。

        “莫要忘记,九劫刻有提纯药力的作用:而且,药中的核心精华,都被九劫刮截留了;那才是真正救命的东西?!?,刮魂无奈地道:“你看你的丹田,剑柄处。,”

        楚阳心中狂喜,沉下心神查看,只见丹田之中,那虚幻的九劫刮透明的刮柄处,隐隐有半滴暗色的东西在里面……

        ,“就是这个?”

        ,“不错,就是这个。

        只要让它成为一滴,拖可以取出来,治愈莫轻舞的伤。,”刮魂道:“不过也有一个先决各件,只是单纯的积累药物,并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你必须要得到九劫刮第二节之后,再凑够这一滴九重丹的药量;??梢匀〕隼??!?br />
        “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不惜一切代价,凑够药量,进阶第二截九劫刻:,“楚阳眼神一凝,默默地道。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年之中,恐怕你达不到这样的要求?!惫位晏嵝训溃骸羰蔷胖氐っ挥械侥歉龌鸷?,就强行取出,那么非但无益,反而有害?!?br />
        刮魂叹息一声,道:“本来我是可以将它催熟的,不起……”,”

        “不过什么?我差点忘记了,你是九劫剑的刮魂,必然是可以做到的?!背粝驳溃骸翱煨┐呤?,岂不就是万事大吉?”

        “你笨蛋啊……”刻魂走比郁闷:“你就没发现我是存在于你的意识里,而九劫刮却是在你的丹田?我都没有跟他成为一体,怎么催熟?”

        “再者,这段时间里,你抄家才抄出来那么多药材:九劫刮已经全部吸收,加上原本在天外楼的累积,也才不到半颗而已;想要凑足,读何容易?再说,铁云城你所能收集到的,都是普通药苹,就凭着这些,再吸收一百倍,也形不成九重丹!,”

        刮魂狠狠地给楚阳泼了一瓢凉水。

        “只要有希望,我些金全力争?。赫庑┮┎恍?,我就去找那些天材地宝:不管是偷是抢是骗,我都得弄到手:“”楚阳狠狠地道:“哪怕晋打劫中工天所有世家大族,我也要涛齐这颗九重丹!”

        ,“***有种!,”刮魂不知道是赞叹还是无语的说了一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下子,这小子可算是有足够的动力和压力了吧?以现在的武士修为,居然想要去抢劫中三天所有的世家,这不夸一句有种还真的没有别的话说。

        消失的刮魂很得意……

        楚阳陷入了深沉的调息之中。

        从来没有任何一刻,他渴望提井实力的心情是这样的急迫!

        轻舞有危险!

        我要?;に?!

        翌日清晨,将流丰湖天兵阁四处查看了一遍,然后呵嘱了莫成宇一番,看了看犹自在沉睡的莫轻舞苹果般的脸蛋,楚阳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来到补天阁,正见到成子昂愁眉苦脚二坐在那里,见楚阳带着狰狞的面具出现,不由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一般刷的站了起来。

        ,“昨天晚上,行动没有成柚?”,楚阳哼了一声,突然看这老头不顺眼起来;本来心情就不爽,一大清早等待自己的,居然又是一今行动失利的消息。

        看成子昂这老头寡妇死了几厂般的表情,楚阳就肯定的知道:昨天晚上定然毛也没抓到!

        ,“是:昨晚我们乔装打扮,蒙面进入唐府,却发现唐心圣早已不知去向:他的夫人儿子倒是在家里,不过为了避免打苹惊蛇,我们只是布施了监控,并没有惊动她们?!?br />
        成子昂小心翼翼的道。说来也怪,成子昂武尊修为,高出楚阳不知道多少,但楚阳一瞪眼,成子昂就觉得腿肚子打颤……

        “唐心圣不知去向,老篓儿子却还在?,”楚阳在面具后咧了咧嘴:,“这货真够狠的……为了故布疑阵,竟然用自己的老婆儿子当成诱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老篓儿子还是只是幌子……”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大隐隐听见振翘的声音,却是有一只传讥的无形集飞进了唐家。被我一网擒呢……,”成子昂有些得意,献宝一般从怀中掏出一只鸟儿。

        毕竟这无形阜乃是来无影去无踪,想要抓住一只,实在是难上加难。不要说是武尊”就是武皇,也追不上无形耸的速度,更看不穿无形辜的伪装。

        但成子昂却是走了狗屎运;他没抓到唐心圣,就知道回去之后必然会吃一顿楚阎王的排头:于是就一直锲而不舍的在那里蹲坑守候。

        而东方欲晓的时刻,那只无形隼却也无巧不巧的飞越了数千里路,来到了这里。正是最疲累的时候,而具三时间刚刚好,已经是东方微明,无形集却还处在深夜的伪装里,浑身涛黑一片夜色,岂能不引人注目?

        于是被成子昂守林待免,一举擒拿。

        ,“不错,难为你阵身还带着网呃……”楚阳不知是褒是眨的说了一句,很是有些阴阳怪气。成子昂老脸一红,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

        因为成子昂能喜口腹之欲,一尤其喜爱吃飞禽之肉,上到大鹰下到麻雀,对成子昂来说,无不可入口,无不是美味;所以经常随身携带一个小小的网兜,越是难以楠捉的飞禽,对成子昂来说就越是美味。

        就算是平常在补天阁,一旦有飞鸟接近,只要成子昂在场,那么,稍后餐桌上,必然会多一道菜,这货贪吃到了连蝙蝠也不放过的地步……

        这纯粹是瞎猫抓到了死耗子,而那只无形鼻,就这么百般巧合的落到了他的手里……真是不得不说是天教……

        凑巧的让人无法置信!

        楚阳除平无形集大腿处羽毛底下的一个小巧之极的竹筒,从里面倒出一颗小小的蜻丸,封的紫紧地。

        手指一捏,蜻丸啪的一声裂开一道缝,从中滚出个抹成一团的纸球,小心的打开,摊平;只见上面写道:局危:

        只有这两个字,甚是潦苹,但铁画银钩,字迹虽潦革,却从中隐含着一股庞然大气”稳重而轻灵。落款是一个淡淡的??;依稀可见“第五,这两个字。

        ,“是第五轻柔亲笔写的?!?,楚阳这一句话,让成子昂精神大振: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唐心圣:这是一条前所未见的大鱼!,”楚阳脸色沉重,极为细心的将第五轻柔写的这张便条放进怀里。

        第五轻柔的金马骑士堂负贵情报的人多不胜数,但却亲自执笔为唐心圣写来了这么一封信;这其中的含义,楚阳如何不知?

        唐心圣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孩咳”没存稿的坏处。我正在加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