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一章 突破

    第三十一章 突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眼疾手快,抢在他前面,一掌拍在石千山胸口,啪的一声,石千山胸骨碎裂,身子猛地一挺,两眼凸出,随即口鼻中咕嘟嘟冒出血沫,往后躺倒,没了气息。死。

        “嗯?”孟超然看了看他,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叹息了一声。

        “师父,还是弟子来下手的好。他平日里欺压我们很久了,今日也正好出气?!背羝降牡?。

        孟超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拍他肩膀,欲言又止,终于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亲手杀死自己培养了八年的弟子,以孟超然的性格,他杀了之后,恐怕会耿耿于怀。但楚阳下手,就不一样。虽然同样是死在他面前,但终究不是自己下手,那种感觉就会淡很多。

        楚阳的心意,孟超然岂能不明白?

        楚阳也叹了口气,看看着床上石千山的尸体,忍不住恨恨地道:“死得这么痛快,真的是便宜了你?!闭饣懊凰荡?,若不是孟超然突然过来,以楚阳的手段,会合那积累了两世的怨毒,绝对会整得石千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楚阳也终于明白,孟超然为何会给自己取名字叫做楚阳。一来因为那个玉佩上的“楚”字,二来便是因为夜初晨的“初”字。楚阳,谐音岂不就是早晨的太阳?

        而“初晨”,岂不是与自己的名字的含义差不多?

        而谈昙的“昙”字,岂不正是“昙花一现”?那是孟超然在感叹自己爱情的短暂么?

        楚阳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师傅的心中,是多么苦。人生最难受的事情,便是“生离死别”。而这四个字之中,“生离”又在前面,便说明,“生离”要比“死别”更难受得多。

        “死别”,难受一时。但“生离”,却是难受一生。只要活着,这份难受这份折磨就永不断绝!

        “夜初晨……”楚阳默默地念着,凝神静静地看着孟超然走出去的方向,在心中道:“师父,我记住了这个名字?!?br />
        转过头看着石千山睁大着眼睛的尸身,楚阳默然半晌,从心中泛起一股复杂的情绪。他终于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自己,真的改变了一些人生的轨迹!

        前世石千山本应该活到四年后的,但自己重生不到一个月,石千山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楚阳沉默了一会,用棉被裹起尸体,慢慢的走了出去。等处理完回来居然意外的发现,谈昙居然在这段时间里又做了一桌饭菜,摆在了桌上,热气腾腾。

        更意外的是,孟超然也没有消失,只是静静地坐在首位,似乎在等着自己。一切就如往日一般无二。

        谈昙见楚阳进来,眉毛抖了两下,搓了搓手,有些忐忑的问道:“那……大师兄……额,石千山他?”

        “死了。被我杀了?!背舻氐?,然后坐了下来。谈昙嗯了一声,垂下头去,突然感觉食欲全无。刚才他也听见了石千山的话,心中也是觉得石千山死有余辜,但不知怎地,心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悲伤之意。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而谈昙在此之前也没有发现石千山的真面目。

        孟超然沉默了一下,提起筷子,说道:“吃饭?!鄙袂槠骄?,似乎这件事从没有发生过,这紫竹园从来没有没有过石千山这么个人。

        三人沉默着。席间气氛,沉闷至极。

        楚阳也没有说话,师父孟超然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他纵然有些心伤纵然感觉不值,但用不了几天他自己就能调整。但唯独是石千山最后的竭斯底里,勾起了孟超然的情伤,这内心的波澜恐怕要持续好长时间了……

        孟超然吃完,看到楚阳居然也狼吞虎咽的吃饱了,不由得挑了挑眉毛,道:“楚阳,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我记得,你之前连一只鸡没有杀过?!?br />
        楚阳一怔,道:“是?!闭獠畔肫鹄醋约涸谏比撕蟊硐值锰骄擦?。落在孟超然这样的老江湖眼中,无疑是一件很惊奇的事情。

        虽然是武者,但不管是多么恶贯满盈的魔头,他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总会有些反常。但现在的楚阳第一次杀人就杀了一个朝夕共处了八年的大师兄,居然连食欲也没有任何影响!

        岂能不令人奇怪?

        “你的心理素质,倒像是一个天生的杀手?!泵铣坏男α诵?,道。说完突然想起了乌云凉的那个提议,在心中首次认同了楚阳去做那危险的任务的可能。

        这样冷静甚至接近冷酷的定力,去做那件事情,绝对不虞会露出马脚。但孟超然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心情矛盾的很。

        那是机遇,但同样也是一条九死一生的路!

        “天生的杀手……”楚阳心中苦笑一声,心道,我虽然是今生第一次杀人,但我上一世却已经超度了数万亡魂,不冷静行么?早麻木了!杀一个人,其实还真不如杀一只鸡给自己的触动大……

        “石千山死有余辜,弟子杀他,天经地义,毫无压力,而且很爽?!背羧险娴氐?。

        孟超然看着他,突然微微的笑了起来,道:“很好!”就不再说话。

        匆匆三天过去,这天晚上,楚阳一个人坐在紫竹林深处,感应着天地气机,他有预感,今天,应该能突破武士!

        自从那天杀了石千山,心底的戾气被引发,楚阳就一直觉得丹田气海波动的厉害,似乎有一种嗜血的情绪在苏醒,在挣扎咆哮。

        这是前世修炼无情剑道留在自己灵魂之中的暴戾!楚阳费尽了老大功夫,才将这种情绪压下去,继续平静修炼。但从那刻开始,体内的真气元力突然翻涌起来。隐隐然似乎要突破什么桎梏!

        楚阳眯着眼睛,小心操控着体内的气旋,在丹田中温养,盘旋,那小小的九劫剑似乎成了一个核心,气旋在丹田中围绕九劫剑盘旋九周,便如闪电破空一般冲出丹田,冲进经脉,以一股锐气,在经脉中穿行!

        逐步上顶,在经脉中穿行九周天之后,已经形成了一股浩荡的劲流,楚阳心念一动,劲流脱离了武徒的循环渠道,悍然持续上冲,冲上武士轨道瓶颈!

        轰!

        楚阳只感觉自己自己身体内部猛然响起了一声雷震一般的巨响,身体剧震了一下,噗的一声,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鼻孔中喷出两道血丝;脸色一阵艳红。

        但那浩荡的劲流却已经冲破了瓶颈,在新开辟的经脉线路之中一点点冲锋前行。楚阳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突破之后在新的经脉第一遍运行功力,必须谨慎。否则,便会有损伤。这种损伤在无形中,却可以制约一个人未来的成就!

        如同过独木桥,引导着气流穿行一周天,楚阳已经浑身出了一身大汗。但他没有松懈,继续运行。

        一周,两周……九周天!

        循环完毕,楚阳猛地吐出了一口气,只感觉浑身没有了半点力量,却又感觉整个身体如同浸在温水中一般舒适。

        他吐出的那口气,纵然在漆黑的深夜里,竟然也现出黑亮色,在面前一闪,随即飘散在空中。

        紫竹林隐秘处,孟超然身躯挺立,纹丝不动,身上已经挂满了霜痕,正在全神贯注为弟子护法。

        楚阳突破的那一刻,孟超然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成了!楚阳的修行之路,又进一步。

        “洗经???”孟超然随即愣住,看着楚阳吐出的那一口漆黑发亮的诡异气体,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脱口惊呼出声,这,这是经脉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