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五 中)

    第三章 晨星 (五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晨星(五中)

        前后不到三分钟时间.一个日军尖兵小队就已经被突然冒出來的中国骑兵给砍了干干净净.带队的那名大个子中国军官兀自嫌杀得不过瘾.在黄膘马的背上倒拧过身体.小拇指伸出.用力朝地面指了指.然后双脚轻轻一敲马镫.带领麾下骑兵扬长而去.连鬼子兵丢下的步枪都懒得下马去捡.

        “混蛋.”“蠢猪.胆小鬼.”“有本事就不要走.停下來.停下來跟皇军决一死战.”河道中的鬼子兵们被中国军官的嚣张表现气得破口大骂.两只脚却都站在原地.谁也沒有勇气带头向对岸追.骑兵.对岸那支中国小部队的人数虽然少.却是不折不扣的骑兵.在沒有重火力支援的情况下.扛着一条步枪去追赶骑兵.那是不折不扣的找死行为.万一对方被追急了掉头杀回來.追在最前头的人连逃命的机会都沒有.

        “渡河.立刻给我渡河.愣着干什么.渡河.立刻渡河.”见身边的鬼子兵们都愣着不动.大队长川田国昭舞着指挥刀催促.“渡过去.把中国人统统杀死.给立花中尉报仇.报仇.”

        “川田军.中国人已经骑着马离开了.”不忍见川田国昭被活活气疯.作战参谋白川四郎拉了他一把.低声提醒.

        “离开了.咱们就不过河了么.他们还能跑出中国去追.立刻给我追.即便追到天边.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作为有着多年跟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经验的老军官.川田国昭中佐当然知道.自己手底下的士兵们凭着两条腿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追上中国人的骑兵.然而什么都不做就让对方溜走.他怎能咽得下这口气消息传回关东军本部那边.昔日的同僚又将怎样拿他进入草原后的第一仗当笑话讲

        “子弹.为了迅速过河.士兵们随身携带的子弹都不多.特别是重机枪和轻机枪.刚才已经把随身携带的弹药差不多全打光了.”白川四郎指了指身边满脸沮丧的鬼子兵.又指了指身后河岸上的运输车辆.继续低声苦劝.

        被中国人兜头给了一个大耳光.他也觉得无法忍受如此奇耻大辱.特别是对方这种打了自己这边一耳光之后撒腿儿就跑的行为.更让耻辱的感觉增加了上百倍.可眼下是在陌生的土地上作战.对手是谁.來自哪个方面.具体规模多大.对自己这边來说都是两眼一抹黑.所以无论多么不甘心.大伙都必须把这口恶气先咽下去.万万不可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让对手捕捉到更大的战机.

        想到这儿.白川四郎又将手指伸向了对岸的丘陵.继续低声劝谏.“如果我们不携带足够的子弹就贸然渡河.万一中国人在丘陵后还“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有其他埋伏.就可以在渡河的中途杀出來.将咱们全部堵在河道中”

        “杀出來就杀出來.沒有子弹.大日本帝国的将士用白刃也能夺下对面的河滩.”川田国昭回过头.恶狠狠地打断.却终究沒有再坚持命令鬼子兵们立刻渡河.而是将手下几个主要军官叫到身边.换了一个相对稳妥的策略.先把所有重机枪都调回河岸上.找合适位置架起來掩护全军.然后由重新携带了足够弹药的第一中队过河去建立一个滩头阵地.再由第二中队帮助运输中队.将两辆汽车和十余辆马车连同车上的货物.分批次运到了对岸.

        这样一番折腾下來.过河的时间就被大大的加长了.直到了下午四点半左右.剩下的所有鬼子兵才一个不落地安全抵达了河对岸.再派人去攻击搜索先前藏着伏兵的矮丘.哪里还能找到半个人影.只剩下一团团早已冰冷的马粪.证明伏兵曾经在此恭候多时.

        “八嘎”随着越來越多的信息送到.川田国昭中佐被气得再度暴走.山丘附近被踩平的野地只有很小的一块.这说明伏兵的人数绝对不会超过一个中队.如果将战马卧倒时所占的面积也考虑进去的话.先前将立花兵太郎等人切了肉片的那支骑兵.总人数可能只有一个排.带着半个大队武装到牙齿的帝国精锐.却被一个排的中国骑兵以零伤亡的代价.在近在咫尺的位置生吞了整整一个尖兵小队.如此“辉煌”的战绩.甭说关东军中沒有.就是把整个中国战场都翻个遍.从一九三一年翻到现在.也翻不出第二例來.今后若干年里.恐怕也甭指望有其他人能打破这个记录(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耻辱啊.这已经不是川田国昭一个人的耻辱.而是整个关东军.乃至整个大日本帝国的耻辱.要知道.自从跟中国政府全面开战以來.哪一场战斗不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以少击多.并且在大队数情况下都能获得辉煌胜利.有谁曾经像现在这样.被不到自己这边十分之一的中国军人.打了个鼻青脸肿

        不行.必须报复.无论如何都得把这场屈辱以最快速度报复回來.否则.非但今后东蒙派遣支队的将士们见了中国军人会觉得抬不起头.关东军本部那边.也无法容忍创造了如此耻辱战绩的将领.再继续留在大队长的位置上影响整个集团的形象和士气.

        想到自己有可能很快就要步第一任黑石寨顾问的后尘.川田国昭就不寒而栗.他是个正规军校毕业的军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藤田纯二那样的下场.与其被押回关东军总部去羞辱一番.然后再打发回国内去训练预备役.不如自己拔出刀來维护作为一名武士的尊严

        “川田君.第一中队派出的几个搜索小组都回來了.附近沒有任何埋伏.对不起.我刚刚将敌军想得太可怕了.”发觉川田国昭的状态越來越不正常.作战参谋白川四郎及时地出头替他分担压力.“如果继续向前行军的话.也许”

        “铃木少佐.你的一中队立刻攻击前进.”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如何找回场子.川田国昭一边大声做出安排.“如果发现敌人.一定要牢牢将其咬住.寻机全歼.”

        “嗨依.”第一中队的中队长铃木三郎少佐答应一声.声音却不是很响亮.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中午.又被突然冒出來的中国骑兵打了个干净利落的大耳光他觉得有点提不起精神.

        第一中队的鬼子兵们.也和他们的直接长官同样.一个个觉得无精打采.按编制.立花兵太郎所部的那一小队鬼子.也属于他们这个中队.连敌人是谁都沒弄清楚.就被突然冒出來的中国骑兵给杀了个干干净净.兔死狐悲.他们无法不在心里感到畏缩和难过.

        “都给我把头抬起來.难道你们这么快就忘记了对天皇陛下的誓言么.”又是作战参谋白川四郎.觉察到第一中队整体士气大幅下降.快速走到他们面前.厉声喝问.

        “我等不敢忘.”第一中队的鬼子官兵被问得打了个哆嗦.站直身体.扯开嗓子回应.

        “大声些.告诉我.你们上船之前.对天皇陛下.对前來送行的家人和朋友说过什么”白川四郎先竖起耳朵做倾听状.然后再度扯开嗓子喝问.

        “百死.百死.让尸体带着荣誉回家.让手中的枪炮.为大和民族开拓出一片富饶的土地.”第一中队的军官和士兵们.包括铃木三郎本人.像刚刚吸足了鸦片的瘾君子一般.站直身体.齐声大吼.声音一圈圈传出去.在旷野里引起无数叠回响.

        “百死.百死.”其他鬼子兵们.包括队伍中地位最低下的运输兵.也纷纷站直身体.扯开嗓子大声附和.一个个面孔通红.脖颈处大筋跳起老高.老高.

        毕竟从懂事起就开始被灌输为天皇牺牲的武士道精神.第一中队的鬼子兵们很快就将同伴牺牲的悲伤忘记于脑后.大声吼着军歌.起身向中国骑兵退走的方向追去.目送他们走出两百米左右.大队长川田国昭中佐在作战参谋白川四郎的协助下.又将机枪中队.大队部和第二中队、运输中队相继送上了路.然后二人跳进一辆半空着的军车驾驶室后排.一边追赶队伍.一边探讨该如何做.才能摆脱眼下的尴尬.

        “从伏兵的火力配备情况看.他们应该來自支晋绥军独立营.”知道眼下川田国昭最担心的是什么.白川四郎非常体贴地分析.“伏兵的总人数大约在五百到七百之间.并且很可能得到了八路军游击队的全力配合.”

        “嗯.我刚才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才接受了你的提议.沒有立刻对敌人进行报复.”川田国昭将头靠在座椅背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回应.这是向上汇报的电文里.唯一的“真相”.其他说法.则都是中国政府的夸大宣传.相信者要么是被中国政府的宣传机构给蒙蔽了.要么是居心不良.

        “鉴于黑石寨附近的晋绥军独立营和八路军游击队.一直有联手出动的习惯.我们最好暂时向敌军示弱.以等待更好的战机.”白川四郎想了想.继续耐心地劝说.

        “嗯.让我再想想.”川田国昭笑了笑.不置可否.然后慢慢睁开眼睛.将脑袋探出车窗外.

        窗外的行军队伍很整齐.每两支作战单位之间都隔着相同的距离.从侧面望去.就像教科书里的插图一样经典.

        “这是全世界一等一的强军.大日本帝国的坚强柱石.天皇陛下的剑与盾.只要这支剑举起來.天底下就找不到任何”

        “呯.呯.呯.”又是一连串爆豆子般的枪响.将川田国昭心里刚刚涌起的自豪感迎头打爆.转过脑袋向前忘去.只见先前杀光了尖兵小队的那支中国骑兵.再度出现于第一中队的侧前方.马背上的中国军人一边策动坐骑高速拉开与第一小队之间的距离.一边倒转过身体.扣动扳机.轻机枪、中正式、盒子炮连连开火.打得第一中队的帝国士兵抱头鼠窜.(注1)

        注1:单臂架着轻机枪在马背上射击.是晋察冀骑兵部队的独创战术.陈再道将军麾下的骑兵团.尤擅此招.具体发明人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