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四 上)

    第三章 晨星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晨星(四上)

        “八嘎.”关东军东蒙古派遣大队的大队长川田国昭中佐举起手臂.大声怒骂.为了抢几只羊.居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丢尽了大日本皇军的脸.但是想到烤草原羊肉的味道.他心中的怒气又迅速被冲淡.指了指探索小队的头目.大声喊道:“立花兵太郎.你又胡闹什么.出发前我的叮嘱.难道你都忘记了么”

        “报告长官.我们在路上抓到一个奸细.这些.都是奸细的作案工具.”小队长立花兵太郎中尉朝川田国昭敬了个军礼.一本正经地汇报.

        “哈哈.哈哈.哈哈”川田国昭身边的鬼子军官们再也忍不住.一个个笑得得前仰后合.自从进入了草原地带.几乎每天的行军途中.他们都能缴获不少类似的“作案工具”.只是奸细们胆子都太小了.通常沒等大日本帝国的士兵靠近.已经跳上马背逃得无影无踪.

        “八嘎”川田国昭中佐板着脸又骂了一句.终究不想扫了麾下所有人的兴.原本高高举起的手臂又慢慢放下.“把战利品交给伙夫去处理.把奸细给我押过來.我要亲自审问他.”

        说罢.又转过头.冲着身边的鬼子军官们命令:“今天上午就走到这儿.让队伍原地休息等吃完了中午饭之后.再继续行军.”

        “嗨依.”鬼子军官们兴高采烈地答应着.安排人手去杀羊烤肉.小队长立花兵太郎中尉则涎着脸凑上前.继续低声汇报:“长官.长官不要生气.这个牧羊人.看起來很奇怪.”

        “怎么奇怪了.”川田国昭皱了下眉头.顺口问道.

        “他.他看到大日本皇军的旗帜.居然沒有立刻逃走.还.还走上前.试图.试图跟我说话.”立花兵太郎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补充.

        “嗯.”川田国昭的兴趣立刻就被勾了起來.自从进入草原地区后.他们几乎每天都能在路上遇到放羊的牧人.但是甭说敢上前跟大日本帝国士兵打招呼的.就是站在原地观望动静的.也沒有找到一个.通常只要看见大日本帝国的军旗.牧羊人立刻望风而逃.连表达“中日亲善”意思的机会.都不给大伙留.

        “他.他的手指上.还有.还有老茧.”立花兵太郎立功心切.继续比比划划地补充.

        “噢”川田国昭的脸色愈发郑重.扭过头.大声招呼.“翻译.翻译跑哪里去了.怎么还不过來.”

        “长官.长官.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翻译官孙海峰像只哈巴狗一样.从川田国昭身体的另外一侧跳了出來.点头哈腰.“您尽管放心.我一定仔细审问他.半个小时之内.就让您得到结果.”

        “不用.我亲自來审.你只管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就是.”川田国昭瞪了翻译官孙海峰一眼.大声命令.

        “嗨依.嗨依.”孙海峰闹了个大沒脸.鞠了个躬.讪讪地回应.

        “把他押过來.把绳子解开!”川田国昭才不会在乎一个汉奸的感受.将目光转向被抓到的牧人身上.继续发号施令.

        “嗨依.”小队长立花兵太郎答应着走过去.亲手解开绑绳.推推搡搡.将俘虏押到川田国昭身前.“快点儿.别磨磨蹭蹭的.我们长官要跟你说话.”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牧人忽然转过身.一边将他推了个跟头.然后扑向一个正在杀羊的鬼子兵.发了疯般将此人推翻在地.同时.嘴里发出一连串愤怒地咆哮声.“@#¥%……&”

        “该死.赶紧把他抓住.”立花兵太郎大怒.带着几名鬼子兵一拥而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放羊的牧人重新控制住.架着他.再度押回川田国昭身前.

        “¥%%¥#&&&”牧羊人嘴里继续发出愤怒的咆哮.说出來的词句.却沒有任何人能听懂.

        “他在嚷嚷什么.”川田国昭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儿.皱着眉头.向翻译官孙海峰提问.

        “他.他在骂.骂人.”翻译官孙海峰也是同样一个字都沒听明白.却硬着头皮胡乱用日本话解释道.“他.他说立花中尉是强盗.坏蛋.抢了他的羊不给钱.还.还打人.将來.将來会下地狱.”

        “八嘎.”川田国昭脸色更阴.恶狠狠地看了牧羊人几眼.突然大声喝到:“你撒谎.你是共产党的奸细.我早就看出來了.赶紧老实交代.是不是红胡子派你來的如果你不肯说实话.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翻译.翻译给他听.”

        “太君说了.你是共产党的奸细.他早就看穿了你的身份.你如果不想吃苦头的话.就不要继续抵赖.”孙海峰急得额头直冒汗.咬了咬牙.大声用汉语和蹩脚的蒙古语将川田国昭的话连续两遍翻译给牧羊人听.

        牧羊人停止了怒骂.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满脸茫然.随即.又是一连串愤怒地咆哮.仿佛孙海峰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他.他说.他不是奸细.”虽然根本沒听懂对方在说什么.翻译官孙海峰却不得不继续装模做样.“他说.这些羊都是他的命根子.无论谁抢了.他.他都会跟对方拼命.”

        “那你再问他.他手指上的老茧.是怎么一回事.”川田国昭的面色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來.皱紧眉头.咬牙切齿.

        “你的.手指.怎么会有老茧.老茧.”翻译官孙海峰急得额头上冷汗滚滚.伸出左手.指着大拇指和食指.连笔带画.

        牧羊人又愣了愣.等圆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孙海峰.仿佛对方是一只演杂耍的猴子.

        “老茧.老茧.你快说啊.你到底明白不明白!”孙海峰气急败坏地跳起來.冲着牧羊人拳打脚踢.

        到了此时.川田国昭若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可能混到大队长位置了.一把将翻译官孙海峰扯到旁边.再一脚踢出老远.“八嘎.他根本听不懂你的话.你这个废物.居然敢公然对我撒谎.”

        “饶命.长官饶命.”翻译官孙海峰一骨碌爬起來.冲着川田国昭连连鞠躬.“他.他说得既不是汉语.也不是蒙古话.我.我已经尽力了啊.真的已经尽力了啊.”

        “滚.”川田国昭又飞起一脚.将狗汉奸踢出半丈多远.“不懂装懂的家伙.滚远远的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孙海峰被踢得口吐鲜血.却不住地冲着川田国昭打躬作揖.后者连再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沒有.慢慢向前走了半步.伸手拉起牧羊人的左手掌.指着拇指和食指上面的老茧.尽量装作一幅和气的模样问道:“这个.是怎么來的.你的.能否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牧羊人满脸茫然地看着他.嘴里发出一串古怪的语言.可能是蒙古语.也可能是草原上其他民族的语言.

        在出征之前川田国昭就曾经听人说过.东蒙草原上有很多还生活在半原始状态的游牧民族.语言、服饰和生活习惯.彼此之间都有很大差别.很显然.眼前这个牧羊人就是原始民族的典型代表.都大夏天了.身上居然还穿着厚厚的棉布袍子.领口和袖子处的油腻足足又半寸厚.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想把早饭全呕出來.

        “我们长官问你.老茧.老茧.是怎么形成的.”作战参谋白川四郎被牧人身上的汗臭味熏得直恶心.捂着鼻子凑上前.帮着川田国昭中佐审问俘虏.

        “###%%¥#”牧羊人好像终于明白了一点儿.用他本民族的语言大声回应.发现两个鬼子军官可能听不懂.用力挣扎了一下.摆脱了控制着自己的鬼子兵.扬起胳膊.做了个挥动鞭子状.“呵呵——呵呀——”

        这个动作实在太形象了.即便不用语言.鬼子们也恍然大悟.“原來是握鞭子握出來的.立花兵太郎.你这个混蛋.浪费大伙的时间.”

        “兵太郎.你想立功.也不要拿个野人來糊弄.他连中国话都不会说.怎么可能是共产党的奸细”

        “是啊.立花君.你太搞笑了.”

        在军官们七嘴八舌的数落中.小队长立花兵太郎的头慢慢低了下去.“我.我”

        “你的.下次认真些.”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长官.大队长川田国昭却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刻薄.拍了拍立花兵太郎的肩膀.笑着安慰.“去烤羊肉吧.下午探路的工作.还要辛苦你.”

        “嗨依.”立花兵太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在一片哄笑声中.狼狈地逃开.川田国昭冲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再度将目光转向牧人.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在这里放牧.还看到过其他人么.我是说.其他带着枪的人.”

        牧羊人愣愣地看着他.用力摇头.然后.突然又冲到一群正在分羊肉的鬼子旁.指着已经被刨掉皮的羊尸体.大声嚷嚷.“@#%……&&.#¥%…….”

        “我给你钱.算买你的羊.行么”川田国昭被这个不知道死活的牧人弄得哭笑不得.只好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花花绿绿的伪满洲国券.晃动着说道.

        牧人的眼睛立刻冒出了亮光.跑过來.伸手去夺川田国昭手里的伪满洲国货币.、川田国昭却将手里货币朝后一躲.晃开牧人的手掌.笑着说道:“这个.不能现在给你.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題.”

        “@#%……&&.#¥%…….”牧人跺着脚.大声抗议.却知道自己惹不起川田国昭.不敢直接用武力抢夺.

        “你.是不是见过这样的人.”作战参谋白川四郎从自己马鞍下的皮包里掏出一张白纸.先用铅笔画了几个背着步枪的小人.然后用手指点着发问.

        “&…%&&.”牧羊人终于明白了一点儿.指了指小人.又指了指周围的鬼子兵.大声回应.

        “不是.不是我们.”白川四郎累得直喘粗气.用力摆了几下手.否定了牧羊人的答案.然后又在小人的帽子上画了两粒纽扣.点了点.继续问道.“帽子.帽子跟我们不一样.可能是纽扣.也可能是五角星.反正.除了我们之外.其他带枪的人.你的.见到过”

        牧羊人愣愣地看着白川四郎.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蹲下來.用抓鞭子的姿势抓起笔.笨手笨脚地画了一个长方形.然后又在远离长方形的位置画了个山.用力点了点.大声回应.“&…%&&.”

        “你是说.这两地都有带枪的人.”川田国昭大喜.将作战参谋白川四郎推开一点儿.蹲在白纸旁问道.

        “&…%&&.”牧羊人连连点头.唯恐川田国昭不懂自己的意思.抓起笔.在长方形和山脉上各添加了几个小人儿.然后放下笔.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对方手里的钱币.

        “距离这里多远.”川田国昭将胳膊反复开合了几下.大声追问.

        牧羊人茫然地看着他.依旧不能明白他到底想问什么.还是作战参谋白川四郎聪明.抓起笔.用一条曲线将山脉和长方形连在了一起.然后又将曲线从长方形延伸出來一段.画了圈子.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圈子.大声解释.“这里.这里是我们.这里.这是黑石寨.这里.是山.我们.我们距离黑石寨有多远.要.要走.走多久.”

        牧羊人还是不懂.继续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川田国昭手里的满洲国券.白川四郎喘了几口粗气.继续拿着笔在纸上猛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让牧人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牧人一边解释着.一边用笔笨拙里画了几个太阳.从圆圈到长方形是两个.从长方形到山脉是三个.

        距离黑石寨还要走两天.距离红胡子盘踞的喇嘛沟.还要五天.川田国昭和白川四郎互相看了看.伸着舌头大喘粗气.这个答案.和他们从地图上推算的路程略有出入.但是考虑到草原上的季节因素和路况影响.也不能算相差太多.

        “&…%&&.”趁着两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机会.牧人伸出手.迅速从川田国昭的手里抢下满洲国劵.转身就跑.一瞬间.就跑出了百十米远.眼看着就要消失在草丛当中.

        “乒.”立花兵太郎抓起步枪.恶狠狠地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