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二 下)

    第三章 晨星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晨星(二下)

        张松龄心里原本都有些着急.听红胡子说得如此轻松.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立刻就松弛了下來.想了想.笑着说道:“是啊.小鬼子原本也不会任由咱们在眼皮底下发展.早來.晚來.终归要來.不过”

        顿了顿.他又谨慎地提醒.“我听酒井高明说.这回派过來的鬼子部队.规??峙卤纫郧按蟮枚?战斗力.估计也会高出來许多.按他透漏出來的意思.他们这些对当地情况比较熟悉的鬼子.也不会被调走.而是就近补充到新队伍当中.”

        “大不了老子把营地丢给他.不信他还能一直咬着老子不松口.”红胡子依旧满脸不在乎的模样.继续笑着给大伙吃定心丸.“反正咱们的作坊.都是按你说的那样.每家都只保持在十來个人的规模.听说鬼子杀过來了.把材料卷巴卷巴往马背上一放.就可以立刻搬家.”

        “那倒是.”张松龄和赵天龙等人被红胡子的乐观态度所感染.笑着附和.“大不了原材料也丢给他.我就不信小鬼子还能把不值钱的羊毛和烂骨头也都当战利品搬走.”

        “先吃饭.吃饭.吃完了饭你们三个先去洗个澡.睡一觉.等养足了精神.咱们再开个会商量怎么对付小鬼子.”红胡子挥了挥胳膊.吩咐三人尽管放心去休息.

        “嗯.”张松龄、赵天龙和赵小栓三人擦了把脸上的汗.笑着下去吃饭.饭后又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午觉.到了傍晚十分.才又被红胡子的警卫员小邹给推醒.精神抖擞地去大队部参加会议.

        大队部的会议室里边.其他中层干部早已经等候多时.看到张松龄等人进來.红胡子轻轻嗓子.大声宣布.“既然人都齐了.咱们现在就开会了.张中队长和大小两个赵中队长带回來的消息.下午我已经拍电报请上级单位进行了核实.据初步反馈结果.最近的确有一支鬼子兵由沈阳、义县一带向西移动.但具体规模、目前位置和他们的最终目的地.眼下还都有待进一步确定.小鬼子有可能在中途向赤峰、多伦一带分兵.也有可能.全都派到黑石寨來.”

        “全來.全來的话.会有多少人”尽管事先已经听到一些消息.再座的干部们依旧发出了一片惊诧地议论声.由于武器装备、士气和训练度等方面的诸多因素的影响.日本一线正规军的实力.远远超过了普通留守部队.更甩出了伪满洲国部队不知道多少条街.按照他们以前的战斗经验.一个满编的鬼子正规中队.足以打败三到四支普通留守中队.而遇上伪军和蒙古王爷的私兵.更是以一当十.

        “好像是一个标准的步兵大队.但未必会全派到黑石寨.否则.小鬼子就太瞧得起咱们了.”红胡子笑了笑.如实向大伙介绍.仿佛根本沒有考虑过.整整一个大队的日本鬼子.将给黑石寨周边地区带來何等严重的灾难.

        “嘶.”包括张松龄在内.所有人都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标准的日寇步兵大队.即便往少了算.也是三个中队的编制.通?;古浔噶耸竿ν岚炎又鼗购褪挪奖?有这样规模的一支关东军开过來.足以把黑石寨周边的各方势力给横扫一个遍.其中包括周黑碳的晋绥军独立营和红胡子的八路军黑石游击支队.

        “怎么.大伙怕了.!”红胡子用手指敲了几下桌面.冷笑着追问.

        “怕.倒未必.只是.只是觉得应付起來略微有些麻烦而已.”众人讪讪笑着.低声回应.谁也不肯承认自己未战先怯.

        “吹牛.分明是怕了.怕沒关系.知道害怕.说明最近一段消停日子.还沒把大伙都过糊涂了.不光你们怕.我也怕.”红胡子又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已经沒有多少黑头发的脑袋大声自嘲.“说实话.当今天下午第一眼看到电报.我还真有点犯晕.但是后來我又一想.光是怕.也不顶什么用啊.小鬼子不会因为老子怕了他.就不过來打咱们了.咱们要是一枪不发.光吓就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不是让小鬼子占了大便宜了么.”

        “嘿嘿嘿嘿嘿”干部们都尴尬地笑了起來.为自己先前的表现甚感惭愧.就是么.怕能管什么用.是骡子是马.拉出來遛遛才能算数.大不了就战死在沙场上.反正这辈子活着时沒当亡国奴.死后到了九泉之下也能横着腰走.

        “怕不要紧.既然敌人來势汹汹.咱们按最坏的情况进行准备就是.”红胡子将手向下压了压.继续说道.“而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呢.咱们把老窝.把营地周围这些村子和牧场.都丢给小鬼子.咱们自己灰溜溜地钻进沙窝子里.但是小鬼子又能捞到什么呢.矿山.沒有.工厂.也沒有.粮食、布匹、枪支弹药.咱们还沒有.咱们自己还不够用呢.根本不可能丢给他们.有本事他就一直堵在沙漠的入口不让咱们出來.恐怕他们自己的士兵也不肯答应.既受不起那个罪.后勤补给也供应不上.”

        “哈哈哈哈”受红胡子的影响.所有干部们都放声大笑了起來.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跟武装到牙齿的关东军比.游击队就是一个光脚的穷汉.沒有什么不可舍弃的.也沒有什么放不下的.大不了带着鬼子们去沙漠里做长途旅行.看最后谁把谁给活活累死.

        “可咱们也不能因为敌军过于强大.就不想办法从他身上割点肉下來!”见大伙脸上的表情越來越轻松.红胡子开始将话头带向今晚的正題.“当年老吕给我介绍过.游击队对付蒋委员长几十万大军围剿的办法.当然了.现在蒋委员长跟咱们讲和了.这条办法咱们就不能继续拿着來对付他.而是用來对付小鬼子.”

        说到这儿.他用眼角的余光悄悄打量了一下张松龄.见后者脸上并沒有明显反感的表情.心里登时一阵轻松.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具体起來就是十六个字.‘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会议室里环境立刻安静了下去.干部们或者沉浸在对十六字经验的揣摩当中.或者又想起了已经牺牲的副大队长吕风.脸色都变得十分凝重.默默地在旁边等了片刻.见大伙都思考得差不多了.红胡子敲了下桌案.继续说道:“即便这一个大队的鬼子.不全是奔着黑石寨來的.跟小鬼子硬拼的事情.咱们也尽量别去做.说实话.以咱们目前的实力.硬拼肯定拼不过鬼子.也拼不起.咱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运动.不停地带着小鬼子运动.然后抽冷子回过头來.狠狠咬他一大口.然后再继续撒丫子.草原这么大.看小鬼子追到什么时候去.”

        “是啊.游击队么.自然不能用正规军的战术.”

        “也不知道小鬼子來的都是骑兵还是步兵.有多少辆汽车.如果汽车少的话.咱们想什么时候打.基本上就能保证什么时候打.”

        干部们的热情很快就又被调动了起來.根据游击队目前的实际情况.开始积极地向红胡子献计献策.

        “打.边跑边打.咱们骑着马.今天这里咬一口.明天那里咬一口.早晚把小鬼子给咬趴下!”

        “跟周黑碳约好了.带着小鬼子散步的活.就交给咱们.他负责在后边占便宜.看着机会.就再把黑石寨给端下來一次.看看小鬼子难受不难受.”有人借鉴以前的经验.提出了与晋绥军独立营联手的策略.

        “不能光指望周黑碳.最好能从军分区要点儿援兵.要是军分区那边.能给咱们也派点援军过來就行了.不用太多.两个中队.就能让咱们排兵布阵更加容易.”还有人异想天开.把获取最终胜利的希望寄托在了上级部门.“咱们自己在前面拖着小鬼子跑.援军隐蔽在某个地方以逸待劳.等小鬼子被拖得首位不能相顾了.就扑过去.一口咬断他的尾巴.”

        “想得美.”立刻有人大声反驳.“距离咱们最近的兄弟部队.也在六百里之外.哪那么容易赶过來.”

        “那可不一定.要看上级怎么安排了.”被驳斥者不甘心.继续大声坚持自己的想法.

        见众人说得越來越脱离了实际.红胡子摇摇头.不得不再度打断.“援兵的事情.大伙就别指望了.小鬼子汲取了前一段时间急于求成的教训.开春之后.从前线和本土陆续抽调部队.向所有游击队活动地区都开始了大规模反扑.眼下晋察冀军区和察北军分区.也面临着极大的压力.”

        虽然明白这样说.难免会让很多人失望.红胡子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全国战场的实情交代给大家.“鬼子在晋察冀地区发起了新一轮扫荡.兵力投入规模比咱们这边还高.很多游击队都因为准备工作不足.遭受了成立以來的最严重损失.所以这个节骨眼上你们想让我打报告请求上级单位对黑石游击支队进行增援.那是绝对沒有商量的事情.而从其他战场的经验來看.咱们周边的各路盟友.在鬼子大军压境的情况下.恐怕也很难指望得上.特别是小王爷白音.能不趁机在游击队背后捅刀子已经非常难得了.别以为咱们跟他有买卖在做着.就会对咱们手下留情.”

        “这”众人再度讪笑着摇头.先前约略有些发热的脑袋.迅速被红胡子的冷水给浇冷了下去.

        “要是咱们自己不争气的话.靠墙墙倒.靠树树塌.就是把一座大山给你当依靠.也照样输个稀里哗啦.”端起茶碗喝了口水.红胡子继续笑着说道.“所以要想摆脱?;?咱们只能靠自己.拿出点真本事來.先让小鬼子吃点儿苦头.明白咱们也不是好惹的.然后才能镇住白音、保力格这些烂人.关键时刻不敢在咱们身后捅刀子.”

        “对.光躲也不是事儿.该亮家伙.就得亮一亮家伙.”赵天龙最爱听这句话.立刻站起來.大声附和.“即便不跟小鬼子硬碰.也不能太惯着他们.看到机会.就给他來一下子.只要咱们打得漂亮.白音等人自然就被吓住了.不敢轻举妄动.”

        “关键是怎么样才能找到机会”一中队长老郑也赞同赵天龙的想法.点点头.低声说道.“咱们游击队能调集的全部兵力.加上国际营在内.也只有两百來人.想要速战速决的话.敌军的兵力.就不能超过半个中队.超过半个中队.恐怕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啃下他们.然后再全身而退.”

        这句话也非常符合事情.以游击队目前的实力.远还足以跟同样兵力的鬼子抗衡.只能寻找机会.集中其全部力量.断其一指.但小鬼子的运输能力.又实在不容小巧.借助汽车的帮助.他们可以轻松在两个小时之内.将一整个中队投放进正在胶着的战场当中.一旦游击队不能及时抽身.猎物和猎人的身份就要完全颠倒.到那时候.甭说从鬼子身上占切肉.自己不被逼着壮士断腕.已经算幸运了.

        实话往往听起來令人心里不是很舒服.但游击队内的大队数中层干部.都是在战斗中成长起來的.清楚敌军的强大.也明白目前自己这边的短板在哪.反复考虑了一中队长老郑的意见.又仔细斟酌了一番敌我双方实力对比.互相看了看.陆续又开始拿出新的应对方案.

        “鬼子也不可能全都搭乘汽车.咱们可以尽量走河边的地段.或者把鬼子带进沙漠.只要汽车和后续部队脱节.几先掉过头來.将汽车解决掉.”

        “也可以在预定地点设下埋伏.打鬼子个措手不及.然后骑上马迅速脱离战场.”

        “跟周黑子那边联系一下.咱们两家再做个战术配合.”

        众人各尽所能.发言非常踊跃.不一会儿功夫.办法就想出了十几个.不像先前那样虚幻.这回大伙提出來的策略.可行性强出了很多.但仔细一琢磨.又都有很多缺陷.需要花大力气去继续完善补充.

        红胡子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张松龄一直在低着头研究放在作案中央的地图.便用力敲了一下桌子.大声问道.“胖子.你有什么想法.能不能先说出來给大伙听听.咱们这里头.可只有你跟小鬼子的一线部队交过手.”

        “啊.”张松龄的思维被打断.愕然地抬起头.“我.我的想法可能不太成熟.”

        “说说.我们的想法也都不成熟.不也一样说出來了么.”红胡子笑呵呵地看着他.满脸鼓励.

        “是啊.说说吧.你的经验丰富.脑子也灵.”干部们纷纷将头转向张松龄.目光里不乏羡慕.

        谁都知道.眼前这个小黑胖子是老队长最器重的人.有时器重得令大伙嫉妒.但小黑胖子的那一身本事.也的确让人说不出社么闲话來.无论是枪法.学问.还是指挥能力.都是百里挑一.更让大伙不得不佩服的是.除了打仗之外.还懂得如何做买卖赚钱.自从近年把集市、盐场和作坊陆续开起來之后.整个营地内伙食水平就向上迈了好几个台阶.不能说顿顿有肉.至少隔三差五.大伙就能分到一碗羊汤喝.

        “眼下关键是情报严重不足.”张松龄知道红胡子又在刻意给自己制造表现机会.感激之余.带着几分无奈站起來.低声回应.“我们既不知道敌军的大致规模.又不知道鬼子军官的指挥风格.很多想法.难免是空对空.并且越讨论.心里头越底虚.”

        “嘿嘿嘿”大伙又爆发出一阵讪笑.要说不紧张.那纯属自欺之人.大伙先前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就是因为心里实在沒底儿.此刻被张松龄一语戳破.未免觉得脸上热热的.连椅子屁股下的椅子都烧了起來.

        “空对空也沒关系.你就当咱们纸上谈兵好了.鬼子的兵力.就按最大了算.整整一个大队.再加上黑石寨里的鬼子和伪军.一个大队外加两个中队.顶天了.”红胡子挥挥手.笑着提出要求.

        “那咱们更要掌握情报上主动.提前预测到鬼子下一步的动向.”回忆着以前跟小鬼子的交手经验.再结合眼下实际情况.张松龄继续说道.“眼下我们既然已经有了电报.就要充分利用起來.让军分区和军区那边.尽量给咱们提供一些方便.避免被小鬼子打个措手不及.也避免低估了日寇实力.给自己造成沒必要的损失.”

        “对.这话在理.我马上就安排电信小组.就是耍赖.也要让军分区那边在情报上.给咱们多想想办法.”红胡子点点头.低声承诺.向上级讨要援军.估计有点麻烦.但讨要情报方面的支持.却相对容易得多.毕竟八路军早已经在敌占区建立了相对完整的情报网络.请他们帮忙探听一支鬼子部队大致的动向.应该不算给上级出难題.

        “咱们也不能光是等着上级的情报.自己也可以想点儿土办法.”不负红胡子所望.才寥寥几句话.张松龄就显出了其他干部不一样的地方.思维更具逻辑性.作战意识也更主动积极.“小鬼子从东北來.应该还不太了解草原上牧民都是什么样子.我们花钱从周围牧民手里买一些羊.分为二十几头上下的小群.找几个胆大心细的战士赶着去黑石寨的东边放牧.应该不会引起鬼子的怀疑.”

        “如果小鬼子抢羊呢”有人立刻举起了手.大声质疑.

        “抢就把羊留给他们.咱们自己的人立刻跳上马跑掉.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赵天龙看了质疑者一眼.抢着替张松龄回答.

        “如果小鬼子抢羊的话.普通牧民遇到这种情况什么表现.咱们的人就什么表现.以不引起鬼子的怀疑为首要原则.至于财产损失.暂时只能先不做考虑.”张松龄笑了笑.继续补充.

        “嗨!”大伙纷纷笑着咂嘴.游击队穷.羊在草原上卖得再便宜.每只也得一块半现大洋.还沒跟小鬼子交上手.上百块现大洋就花出去了.想想就让人觉得肉疼.

        “比起让战士们做无谓的牺牲.花多少钱我认为都值得.”红胡子挥挥手.一锤定音.“就这么办.明天一大早我就派人下山去买羊.张队长接着说.有了准确情报之后呢.咱们接下來干什么.”

        “如果有了准确的情报支持.接下來.咱们应该做的.就是充分利用游击队对周边地理环境熟悉的优势.让每一次战斗都发生在自己选的战场上.要么不打.要打就让小鬼子按照自己的计划來打.哪怕是为此损失一些坛坛罐罐.也在所不惜.”抬头看了大伙一眼.张松龄继续说道.

        “至于第三么.就是在局部范围.创造兵力上的优势.”说着说着.就有一条相对完整清晰的思路.慢慢出现于众人的眼前.不算十分完善.但已经远远强过了先前那些刚才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建议.“兵力方面.除了游击队自身之外.晋绥军的独立营在必要时刻.也可以作为一支强援.两家的实力虽然都不如小鬼子.但如果彼此配合得力的话.也未必不能在关键时刻.打小鬼子一个首尾不能兼顾.”

        “但是把反击的战场放在什么位置好呢”用手指着桌子上的地图张松龄一寸寸在在上面选择.汛期的流花河.盛夏骄阳下的沙漠.西拉木伦河北侧下游的丘陵地段.喇嘛沟往西的原始丛林.细算起來.适合打小鬼子埋伏的地方很多.但最合适的.莫过于黑石寨东侧的松鼠山一带.“如果可以选的话.我希望是这里.第一.距离咱们的营地远.鬼子可能想不到咱们会突然出现.第二.距离周黑碳那边只有半天路程.可以请求他在旁边策应.第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抢在城里的鬼子和來援的鬼子汇合之前.先打这一仗.趁着小鬼子的大队人马还不知道咱们到底实力如何.抢先打他的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