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二 上)

    第三章 晨星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晨星?(二?上)

        小鬼子又从关东军那边抽调了新部队过来!并且马上就要抵达黑石寨!至于这支部队的规模、番号、装备情况和带队军官的姓名,酒井高明则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多透漏一个字了。

        张松龄知道这已经是对方的能让步的最大极限,也不敢得寸进尺。想了想,从背后的木箱子里摸出了一个镀金铜锤,摆在身边的桌案上,低声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努力做好准备!这个金瓜,你估一下价钱吧!如果出价合适的话,今天你就可以带走它!”

        “我,我可是什么都没说过!”酒井高明用手捂了一下嘴巴,大声强调。随即,目光就被锤头的颜色和形状给吸引,用手指甲在上面轻轻抠了几下,迟疑着道:“金锤?好像只有表面薄薄的一层是金子?这个东西,好像年代比较近吧,至少比不上上次的那个开山钺!”

        “你既然已经知道上次那个是钺,就应该知道这个不是什么金锤?!”张松龄笑了笑,毫不客气地戳穿酒井高明的装傻伎俩。(注1)

        酒井高明的脸色微红,咧开嘴巴,讪讪地回应,“玩笑,玩笑话。我只是想考考张君的鉴赏水平而已。这样吧,金瓜还跟上次的铜钺一个价,折算成子弹壳和药品,我下次交易时带给你!”

        “子弹壳你可以下次再带过来,但其他东西,我希望马上就看到现货!”张松龄摇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

        “这个,这个,张君,我,我就骑着一匹马来,怎么可能带了那么多药品给你?!”酒井高明大急,瞪圆了眼睛抗议。

        “那我不管。下次能不能见到你,都还不能保证呢。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现在就把金瓜带走?换了你处在我这个位置,想必也不肯答应吧!”张松龄笑着看了他一眼,据理力争。

        “我,我”酒井高明跳着脚抗议,心里头却知道张松龄说得都是实话。在商言商,一旦从关东军本部开过来的那支军队抵达,自己再想跑出来给游击队做买卖,就不会像眼下这般方便了。而以游击队目前的实力,也不可能跑到黑石寨去找自己追讨拖欠的货款。

        “我真的没带那么多药品来!”叫嚣了半天见张松龄始终不肯让步,酒井高明将金瓜抱在怀中,涎着脸央求,“要不,要不我给你折算大洋。三十,不,四十块。我身上所有大洋,都可以留给你!”

        “既买不到枪支,又买不到子弹,我要现大洋有个屁用!”张松龄摇摇头,对酒井高明提出了替代条件根本不感兴趣。

        “那,那”酒井高明不停地咬牙,既拿不出更好的条件,又舍不得将怀里的金瓜放下,“要不然,要不然这样?除了大洋之外,我,我再给你点儿别的东西。只要我身上现在就能拿出来的,你随便说!”

        “你跟我一样都是穷当兵的,身上还能藏着什么好东西?!”张松龄不屑地用目光上下扫视着酒井高明,轻轻耸肩。

        “你,你瞧不起人!”酒井高明大怒,双脚一蹦跳起老高?!拔?,我好歹也,也跟你做了这么长时间生意伙伴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仿佛要给自己争一口气般,他将金瓜丢在桌子上,快步走到帐篷外。从马鞍旁又解下两个口袋,一手一个拎着走回来,将左手口袋里边的纱布、急救药品、手术器械、现大洋和其他一些火柴、电池之类的零散玩意,全都一股脑地倒在了张松龄面前,“这些,全给你!够了吧!如果不够的话,还有这些!”

        一边气呼呼地说着,他一边解开右手里的口袋?;├惨幌?,倒出了一大堆金灿灿的坂本步枪子弹,“这个,也给你。算你狠!今后甭想再跟我做生意!”

        “这,这让我怎么过意得去呢!”张松龄没想到自己随便拿捏了一下,居然把从酒井高明身上逼出了三八枪弹药,赶紧鞠了个躬,满脸赔笑,“我,我只是,只是想把金瓜卖个好价钱而已。,没想让你提供弹药给我们,真的没有!”

        话虽然说得客气,脚却利落地将子弹连同装子弹的袋子一并给踢到了桌子底下。不多,也就是两三百颗的样子,但万事开头难。有了这一次交易,下回,就不难让酒井高明再破一次例!

        “要是我被上司抓住枪毙了,看你以后找谁去?!”酒井高明不依不饶地数落了几句,抓起金瓜,迅速装进另外一个口袋当中?!罢匠∩峡吹轿业幕?,就请张君用这些子弹打爆我的脑袋好了!反正即便不死在你手里,我早晚也得比上司枪毙!”

        “不会,不会!我保证不先向你开枪,除非你冲在最前头!”张松龄摆摆手,信誓旦旦地承诺。

        “我也不希望你死在我的枪口下!”酒井高明横了他一眼,心中依旧余怒未消?!拔业米吡?,你最好,最好多加小心。虽然你们游击队很厉害,但跟大日本帝国的关东军比起来,绝对不够看!”

        “谢谢,我会尽量避免跟你们正面作战!”张松龄点点头,又轻轻地向酒井高明鞠了一躬。

        酒井高明毫不客气地受了他的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拎着装金瓜的口袋转身离开。这可能是自己跟小胖子之间的最后一次交易了。他心里有一种直觉,小黑胖子未必肯听从自己的劝告,带着游击队到别处去避风头。虽然自己刚才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墒怯位鞫恿粝吕?,就真的能挡住大日本帝国的关东军么?答案是摆在明面上的,酒井高明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目送酒井高明的背影离去,张松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虽然心里头早就知道,黑石寨周边地区目前这种三足鼎立状态不可能持续太久,可他还是不愿意,新一轮战争这么快就到来了。游击队的新兵训练还没有完成,山下的各种手工作坊,也刚刚开始起步。如果鬼子的援兵能再晚来三个月,凭着盐场和作坊的收益,游击队的装备情况和战士们的身体状态,绝对能再上一个巨大的台阶。然而这个想法毕竟太奢侈了,关东军本部那边即便再不把黑石寨当一回事,也不可能放任游击队一直埋头发展下去。

        “他,他不会是为了逼你把东西赶紧拿出来卖给他,故意拿假消息来吓唬你吧?!”见张松龄脸色越来越凝重,赵小栓轻轻拉了他一把,低声提醒。目前无论是上级部门,还是游击队安插在黑石寨的地下工作人员,都没有发过来关东军本部将派新部队到黑石寨的消息。仅凭着酒井高明的一面之词,就提前改变游击队的各项工作部署,未免有些失于谨慎。

        “你知道个屁!”赵天龙一听,就把眼睛瞪了起来,恶狠狠地骂道,“以胖子的本领,还能被疤瘌头给骗了?好好管你自己的事情吧,上回让伪满洲国特务渗透到咱们眼皮底下,大伙还没找你算账呢!”

        “呃!”赵小栓被骂得差点穿不过气来,把脸扭到旁边,望着市场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不再敢再多说一个字。

        张松龄看在眼里,心中好生不忍。笑了笑,主动替赵小栓辩解,“赵队长这样说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无论如何,谨慎一些也是对的!咱们回去后,只跟大队长一个人汇报,暂时先不让其他人知道!”

        “你别理他。他这个人,就喜欢到处显摆本事!”赵天龙撇了撇嘴,继续数落赵小栓的短处。自打电信组长小吴牺牲之后,他对赵小栓的态度已经不像原来那么恶劣。但人前人后,依旧不肯给后者好脸色看。动不动就找借口敲打一番,唯恐后者得寸进尺,还想把彼此之间的关系再加深一步。

        “我说得都是实话!赵队长的谨慎,平时大伙都是看在眼里的?!闭潘闪渲勒蕴炝睦镆谰擅辉抡孕∷晟傥拗狈赶碌拇砦?,想了想,再度主动替后者出头。

        “就他?你们恐怕都看走了眼!”赵天龙撇了撇嘴,依旧满脸不屑。但说话时的口气,毕竟软了下来,不像先前那样声色俱厉。

        张松龄笑了笑,不再多嘴。有些心结,只能靠时间来慢慢化解。外人越想帮忙,恐怕也是令那个疙瘩变得更大,还不如装作不知道的模样,静静地等待其最终结果。

        一时间,三人都失去了再说话的兴趣。默默地去市场管理处取了战马,结伴返回营地向红胡子汇报所听闻的最新情况。一路上风餐露宿,马不停蹄,终于在第二天上午,把情报送到了红胡子案头。

        “我估摸着也该来了么?”红胡子倒是一如既往地镇定,听完了张松龄等人的汇报,笑了笑,大声评价,“小鬼子在整个占领区都开始反扑,没理由偏偏放过咱们这疙瘩!况且他再不来的话,老子就忍不住要去攻打黑石寨了。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僵持下去!”

        注1:镀金铜锤,即金瓜锤,和上文中的青铜钺一样,为古代皇帝或者诸侯的出行仪仗。墓葬里偶尔也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