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一 下)

    第三章 晨星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晨星?(一?下)

        光哀悼是远远不够的,红胡子也从来都不愿意把精力过多的浪费在对已逝者的哀悼上。将小吴安葬在营地附近向阳的山坡上之后,他就立刻联合赵天龙、周黑碳两人,向整个草原发出了追杀令。声言凡是将黄胡子蒋葫芦脑袋割下来者,将收到红胡子、入云龙和黑胡子三人的永远感激。他们可以在十根足色金条,一挺全新的歪把子机枪,和要求入云龙替自己做一件事三者之间,任选其一作为酬谢。如果对上述三个条件全都不感兴趣的话,他们也可能拿着黄胡子的脑袋亲自来跟红胡子或者黑胡子讨价还价,只要所提出的条件力所能及,红胡子、入云龙和黑胡子就绝不会找借口推辞。

        这样做,显然又跟八路军的纪律有很多不符之处。但草原上的情况实在太特殊,红胡子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开先河事情,所以军分区那边闻讯之后,只是发封电报来批评了几句,就默许了红胡子继续为所欲为。然而令大伙失望的是,黄胡子在害死了小吴之后,居然像露珠一样直接从草原上蒸发掉了。非但方圆五百里之内的江湖好汉们没有再见过他,就连白音、保力格这些跟黄胡子曾经有过合作关系的,也打听不到此人的半点儿消息。

        “我就奇了怪了,他还能飞到天上去?!”整个游击队中,对追杀黄胡子最为上心的人非赵天龙莫属。当天没能从黄胡子手里将小吴给救下来,让他感到十分屈辱。而凭着以往对黄胡子性格的了解,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只要让黄胡子得到喘息机会,早晚有一天,此人将再度潜伏到游击队脚边,冷不防地亮出它口中的毒牙!

        “他以前做了那么多坏事,如今爪牙都拼光了,即使不知道你在找他,也肯定会先找个老鼠洞藏起来??!”对于黄胡子的逃命本领,张松龄痛恨之余,隐隐也有几分佩服?!笆翟诓怀?,我就从酒井身上想想办法。说不定,眼下黄胡子就躲在日本人的军营里边??!”

        说干就干,再又一次跟酒井交易的时候,张松龄就小心翼翼地开始了旁敲侧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连黄胡子的主子小日本儿,居然也不清楚这条癞皮狗藏到了什么地方?!八隙ú辉诤谑姓?,肯定不在!”晃着光溜溜的一颗大秃脑袋,酒井高明大声回应?!八淙徽庋霾环瞎婢?,但看在你上次卖给我的那把青铜斧子的份上,我可以为你破一次例!最近一个月时间内,黄胡子绝对没在我们那边出现过!包括他杀了你们这边一个重要人物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从其他途径听说?!?br />
        “你的意思是,黄胡子连赏钱都没去你们那边领?!”望着酒井高明那激动得满脸疤痕都开始发红的面孔,张松龄迟疑地问。

        “没!我拿我家族的声誉保证,他没在军营里出现过!”酒井高明想了想,继续用力摇头。虽然去年凭着好运气和过人的体力,从结了冰的盐湖中逃出了生天,他的浑身上下,却留下了许多冻疮疤痕。即便剃光了头发,凹凸不平的大脑袋看上去依旧非常怪异。就像一颗打破后又勉强重新粘在了一起的鸭蛋壳,到处都是修补的印记。

        “那可就真奇怪了,我还以为他挨了打,就会找主人摇尾乞怜呢!”张松龄的眉头越皱越紧,将信将疑。他当然不敢完全相信酒井高明的话,但对方既然说得这样肯定,至少表明了一点,那就是黄胡子的藏身之处绝对不好找。至少,游击队安插在黑石寨内部的地下工作人员,不可能在城里挖出此人的行踪。

        “真的,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感觉到了张松龄目光里的怀疑,酒井高明非常不高兴地替自己辩解?!叭绻闶俏饰颐谴笕毡镜酃氖虑?,即便拿多少好处收买我,我都不可能告诉你,这是原则!可黄胡子算什么东西?!值得我替他撒谎?!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那边,虽然离不开他这样的人,却也绝对不会看得起他们。倒是你们这些家伙,即便作为对手,也值得我们尊重!”

        “等到将来战场上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尊重!”张松龄收起怀疑的目光,笑着回应。酒井高明瞧不起的是黄胡子这种败类,但是他并不为此而感到开心。毕竟黄胡子也是中国人,即便将这个败类踩进泥坑里,也改变不了此子是中国人的这个事实!

        “你这么说,让我很伤心!”酒井高明立刻又装出一幅哭脸,委屈地回应?!耙┎氖俏衣舾愕?,造子弹的原料,也是我卖给你的。说不定哪一天,我还要死在自己卖出去的子弹之下”

        “你想办法回国不就是了!我可以保证,不会到你们日本国内去杀人放火!”张松龄冷笑着看了对方一眼,大声打断。

        “哪那么容易。战车开起来了,我就是车轮上的一颗螺丝,还是生了绣没人管的那颗!”酒井高明竖起一根小拇指,满脸无奈地大倒苦水?!澳阋晕以敢獯蛘贪??!即便征服了中国,天皇陛下能给我分一座矿山么?!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要是能自己做得了主”

        “你可以联络其他人,一道推翻天皇!”张松龄又笑着调侃了一句,终究知道酒井说得其实是事实,像此人这样的小兵,根本影响不了大局??銮以谡鋈毡久褡宥挤⒘朔璧拇蠡肪诚?,除了也跟着其他人一道发疯之外,酒井高明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轻轻叹了口气,他迅速将话题转向其他,“算了,谅你也没那个胆子!咱们不扯这些,说自己能做得到的,上回我托你问的病情”

        “我写信跟我那个当医生的亲戚问过了,他说那是劳累过度,外加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目前除了注意休息和多补充营养品之外,全世界都没有太好的办法。对了,你们那边是谁得了这种病,不是红胡子吧?!”

        “当然不是,你去年见过我们王队长,他身体棒着呢!”张松龄心里打了个突,表面上却强装镇定,“是我们游击队请来的一个老郎中,年青时候酒色过度淘空了身体。目前正在吃中药调理,只是中药见效太慢,所以我才想让你帮忙打听打听西医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养生方面,我一直认为东方的办法比西方更好一些!”酒井高明沉吟片刻,继续摇头?!澳阃形椅实陌倌瓿ぐ咨嚼喜?,我也替你打听过了。除了满洲国那位傀儡皇帝,没听说谁还吃得起那东西!”

        又是一个令人非常失望的答案!张松龄听了之后,未免心里头有些沮丧。红胡子在咬着牙苦撑,这一点整个游击队里头任何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想让红胡子像一个普通老汉那样卧床休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却根本没有可能。第一此人自己绝对躺不住。第二,游击队目前也绝对离不了他。

        看出张松龄的情绪不太高,酒井高明唯恐影响到自己的生意,想了想,低声承诺,“要不这样吧!下次交易的时候,我帮你弄点儿维他命丸来!应该能起点儿作用。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有钱人,都流行吃这东西。据说可以延缓各种疾病的恶化!”

        包治百病的东西,往往是什么病都治不了。张松龄从书本上看到过维生素的作用,也知道那东西曾经一度在有钱人的圈子里非常流行。但是他现在需要的能起到立竿见影效果的药品,而不是心理安慰剂。勉强裂开嘴巴笑了笑,低声回应道:“那就先谢谢你了。价钱方面,我会尽量让你满意!”

        “价钱方面好说,只要你能帮我再找到一些上次那种斧头!”酒井高明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郑重强调,“就是半个月前,你托别人卖给我的那把斧子。我已经把他转手卖出去了,销售前景非常好。你看,这次我为你带来了更多的子弹壳,就是为了酬谢你的帮忙!”

        说着话,他将手边的背包打开。露出满满一背包黄灿灿的小东西?!罢飧?,这个,都是全新的。为了收集它们,我可是担了好大风险!”

        “是么,那我可真该好好谢谢你了!”张松龄的目光迅速从子弹壳上扫过,笑着表示感激。这次酒井带来的子弹壳都很新,数量也颇为庞大,一看就是刚刚从训练场上收集回来的。

        “你们最近训练量很大??!”想到此节,他突然问道。然后瞪圆了眼睛静静看着酒井高明,静静地等着对方的答案。

        “没,没有!还是,还是照常训练啊。我们,我们那边训练一直没落下来!”酒井高明被问得一愣,立刻摆着手大声抗议,“张君,张君,这不附和规矩。咱们先前不是说好了么,我不问你们游击队内部的事情,你也不跟我探听我们那边的军事机密!”

        “噢!”张松龄笑了笑,不再继续刨根究底。能搭上酒井高明这条线,给游击队换来充足的子弹壳,已经非常不容易。他不想逼得酒井高明主动跟自己划清界限,从而彻底失去这个对游击队而言非常重要的物资来源。

        酒井高明也同样珍惜这条来之不易的贸易通道,见张松龄不再继续套自己的话,也就收起怒容,放缓了语气解释道:“张君,说真心话,我真的不愿意跟你们再打下去了??赡阋膊灰M夷芴婺忝亲龅酶?。我身边的那些弟兄,都跟我一样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无论这场战争是输是赢,好处都落不到他们身上。如果我把情报泄漏给你们的话,就等于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同伴。这样的话,我心里头会非常不安宁!”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听酒井高明说得坦诚,张松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澳愀械轿?,我以后尽量不问便是!咱们继续做生意,说吧,这回,你打算换什么?!”

        “还是上次那种斧头,或者其他古代兵器也可以!我,我可以给你伤药,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现钱,现钱也行。只要你能把东西给我找来!”

        “那可不太少找!你不知道,我也是花了好大力气,才淘到这样一件儿!”张松龄立刻皱起眉头,装作非常为难的模样回应。事实上,通过赵天龙的帮忙,他已经私下收集了好几样生了锈的古代兵器。有青铜的,铁制的,还有长满了绿色锈迹的纯铜制品,都是分不清年代和具体收藏价值的“便宜货”,至少,在黑石寨这一带的老百姓眼里,算不上什么贵重物品。个别运气非常好的牧民们在放羊时就能捡到,通常的处理办法都是找铁匠重新融化了做酒壶。

        本着物以稀为贵的意原则,张松龄不愿意把自己收集到的物件全拿出来。酒井高明也是个非常合格的生意人,小眼珠一转,就立刻明白了张松龄是在待价而沽。想了想,低声说道,“张君应该明白,我赚了钱,不可能全落到自己荷包里。否则,我早就被同伴们给举报了。这样吧,你回去后尽量帮我找。我下次再给你带五千粒子弹壳来!但是你尽量抓紧,咱们之间的交易,不可能一直进行下去!”

        “噢,你们那边,又有人活得不耐烦了?!怪不得最近训练强度这么大!”听话听音,张松龄立刻就明白小鬼子那边恐怕要有什么行动,看了酒井高明一眼,笑着问道。

        见对方脸色又开始变青,他摆了摆手,赶紧大声强调,“这可不是我套你的情报,而是你自己刚才主动说的,咱们之间的交易,最近可能会受到影响!”

        “你!”酒井高明被气得七窍生烟,却无法否认,是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狠狠瞪了一眼张松龄,低声补充,“你可真狡猾!我这边稍不留神,就又被你钻了空子!”

        “彼此,彼此!”张松龄耸耸肩,笑着谦虚?!澳愀宜的忝看吻袄锤椅?,就是单纯为了跟我做生意么?!”

        “我,我”酒井高明被问得老脸发红,气焰立刻低了三分?!爸辽傥颐幌衲阕龅谜庋豆?!况且,我只是提防你们主动去给我们制造麻烦而已,并没有试图打你们老巢的主意!”

        “不想打我们老巢的主意,训练强度会这么高?才两个星期,就打了好几千发子弹?!”张松龄笑了笑,对酒井高明的说法不屑一顾。

        “我,我可以发誓!以我家族的名义发誓!”酒井高明立刻激动了起来,挥舞着胳膊大声嚷嚷。见张松龄对自己的誓言根本不当回事儿,叹了口气,沮丧地坐倒,“我们训练强度增大,真的不是因为想主动发起进攻。现在黑石寨里主持日常事务的是大仓少佐。他去年和我一道从医院里爬出来之后,对打仗的事情,就彻底失去了兴趣。所以明知道我在偷偷收集子弹壳换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种好日子恐怕不会太久了!”

        “怎么,关东军那边,又要派兵增援你们了?!”张松龄愣了愣,笑着追问。

        “嗯!”酒井高明轻轻点头,“不是增援,而是派一支新部队来取代我们。当然,我们也不会撤走,合并到新部队中,集体给人家打下手而已?!?br />
        “所以你们的那个大仓少佐官,最近就拼命帮你制造子弹壳!”张松龄想了想,非?!屑ぁ厮档?。

        “他,他也不想战死了之后,家里边的父母什么都落不下!”酒井高明红着脸回应了一句,算是默认了张松龄的推测,“有消息说,上边又从国内调了几个新的师团补充到了关东军这边。当然,派往黑石寨的新长官和新部队,也都走在了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