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逆流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逆流(四下)

        “什么?!”张松龄的脑袋嗡地一声,大惊失色。眼下营地内纷纷传言,电信组长小吴是因为跟他起了矛盾,才被红胡子打发到作坊里劳动锻炼的。如果此刻小吴出了事情,不光是他,连大队长红胡子都要落下一身麻烦。

        “到底怎么回事儿?吴念祖是什么时候被抓住的,谁抓了他?!”危急关头,作为局外人的赵天龙,思维远比身处局中的张松龄qīngchu,上前扶住摇摇欲倒的郑小宝,大声追问??。

        “刚才,半个多小时之前!”郑小宝强忍住伤口的疼痛,大声回应,“刚才我正在老乡家吃晚饭,突然听见附近有枪响。赶紧跑过去查看,刚好看见有几个穿着黑褂子的人把吴组长架到了马背上!”

        “你手里的枪是烧火棍啊,怎么没把他们拦下来?!”闻听此言,赵天龙心里也着了急,瞪圆了眼睛喝骂。

        半个小时之前电信组长小吴就被人绑架走了,即便现在自己就骑着马去追,也未必能将绑匪追上??銮已巯绿煲丫诹?,绑匪只要寻个僻静所在藏起来,谁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将他们找到。

        “我,我开枪了!但是没拦住他们!然后我就赶紧骑着马回来搬救兵,快到营地门口的时候,还朝天上打了一枪示警!”郑小宝被骂得晃了晃,满脸委屈的辩解。因为要节约子弹,自己的盒子炮里头,平素只有一个弹夹是满的。同时对付五个敌人,能全身而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可能将对方拦下来?!

        “不怪小郑!他赶回来搬救兵是对的!敌人是有备而来,寡不敌众,他即便把性命拼掉,也无济于事!”张松龄也终于恢复了几分清醒,主动替郑小宝辩解。

        山南的村子距离营地足足有四十多里,郑小宝在负了伤的情况下,只用半个来小时就骑马跑回了营地,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涣烁鐾纺圆还淮厦鞯娜?,恐怕早已经死在绑匪的枪下了,根本不可能让游击队及时得到消息。

        算算山南村落到营地的路程,赵天龙也知道自己错怪了别人。但是他却拉不下脸来给自己的徒弟道歉,瞪了郑小宝一眼,继续质问,“那你怎么不多开几枪?多开几枪的话,早有人下去接应你了!要是绑匪贼心不死追上来,我看你怎么办?!”

        “我,我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郑小宝眼睛一红,低着头回应。他知道赵天龙是因为关心自己,才对自己如此严厉的。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不是已经看到了营地的大门,他根本不敢把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打出去。

        “你”赵天龙听得又是一愣,心里猛然涌起一股怜惜之意。最后一颗子弹,肯定是郑小宝留给他自己的。如果当时绑匪追上他,那颗子弹就是郑小宝的最后归宿。

        “你看到了几个绑匪,其他人呢,其他在山下的弟兄,受没受到波及?!”还没等他来得及向郑小宝赔礼,张松龄又焦急地追问。

        “五个,都穿着一样的黑褂子!咱们的人分散在三个村子里吃饭,具体情况我没来得及问!”郑小宝想了想,迅速给出答案。

        “咱们两个马快,这就下山去追!”此刻张松龄的心态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非常有调理地说道,“赵队长,麻烦你帮忙带着小郑去找王队汇报,然后再带着他去找疤瘌叔。我和龙哥先下山去把绑匪咬住,等接应人马一到,就立刻想办法将小吴救回来!”

        “这,,,,,,,”二中队长赵小栓有点儿不习惯被张松龄命令,愣了愣,犹豫着上前扶住郑小宝。

        正要说几句安慰的话,耳畔突然传来了大队长红胡子的声音,“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扶小郑到疤瘌叔那里治伤。老赵、小张,你们两个不要冒险,再选十名骑术最好的弟兄,一起去追,天亮之前,务必把绑匪给我咬住。小田,你给周黑子发电报,告诉他做好准备,老子要攻打黑石县城!”

        “是!”乱作一团的众人立刻都有了主心骨,大声答应着,领命而去。红胡子扶住自己的大腿喘息了几秒钟,然后又强打精神直起腰,冲着匆匆赶过来的一中队长郑远和白俄人小列昂命令道:“列昂,你去集结部队,把所有弟兄,连同你的国际营都给我集合起来。老郑,你带着一个小队的弟兄下山去查,看看绑匪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今晚当值的战士们,是否都还活着?!”

        “是!”一中队长郑远和国际营长小列昂两个冲红胡子敬了个礼,分头去执行任务?;姑坏榷俗咴?,红胡子刻意压制下去的咳嗽,就突然爆发了起来??鹊盟裰幌好滓谎焉硖骞讼氯?,脸色苍白得如春天里的残雪。

        几名从附近跑过的游击队战士立刻围拢过来,扶住红胡子的身体,用力帮他敲打后背。红胡子抱着一名小战士的胳膊挣扎了片刻,终于又缓过来一口气,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巴,低声命令,“帮,帮我去把战马拉过来!顺便通知管后勤老李,让他打开仓库,把所有弹药都给大伙带上?!?br />
        “队长!”小战士激动地喊了一声,谁也没有移动脚步。红胡子都病成了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想亲自指挥大伙去救人??峙碌劝研瘴獾木然乩戳?,他老人家的命也丢进去了大半条!对游击队来说,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执行命令!”红胡子难得板起来脸,大声呵斥,“难道我已经指挥不动你们了么?老子还没死呢!”

        “大队长!”小战士们委屈地抗议,留下两个来照顾红胡子,其他分头去执行命令?!胺鑫易呒覆?!把这口气顺开!”红胡子强撑着站稳身体,低声要求。然后在两名小战士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向寨门口挪动。头十步,他走得无比艰难,仿佛随时都可能耗尽体力倒下。而在大约三十多步之后,他的呼吸又渐渐变得平稳,整个人如同座山一样,缓缓向敞开的营门口移动,移动。每经过一处,必然给周围的人心上带来无比的安宁。

        当他走到营地门口的时候,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也恰恰带领一小队骑兵冲出了营地??吹交鸢严碌暮旌?,纷纷扭过头来冲老人挥手。红胡子像没事儿人一样,笑着冲大伙挥了几下胳膊,然后大声叮嘱道:“路上小心!绑匪可能在别的地方埋伏着人马接应。你们两个只要缠住他们就行了,我带领大队人马随后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