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逆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逆流(四上)

        给张松龄上了半天眼药没起任何作用,反而把自己给送到了作坊里当工人体验生活,甭提电信组长小吴心里有多郁闷了!然而他却不能抗议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毕竟游击队大队长红胡子本人,也经常亲自下到营地内的浴盐作坊和子弹复装作坊里帮工,活干得一点儿也不比年青的工人们少。

        带着几分死也要争一口气的念头,电信组长小吴跟其他技术骨干交卸了工作,第二天一早就下了山??。才在作坊干了两天,他就累得浑身上下肌肉酸疼,整个人都如同散了架子一般。这还是工友们看在他是游击队的人的份上,刻意让他少干活多休息的结果。

        “不行,怎么着也不能让一个国民党比下去!”夜里躺在老乡家的火炕上,电信组长小吴咬牙切齿地发狠。tongguo这两天实地考察,他倒不再认为张松龄给工人们开的薪水太少了。就这种每天不过是三角的低廉工钱,还有人天天跑来跟自己打听游击队的新作坊什么时候能招工。如果作坊真的像上海滩上那些新型工厂那样,给工人们开出每天五角到一块的报酬标准,估计前来报名干活的人得打破脑袋,山下大部分农田都得直接抛荒。

        况且手工制毡的效率,也实在低得可怜。照当前的产量,扣除给工人们的报酬之后,作坊也就是勉强保本运营儿而已。当然,随着工人熟练度的提高和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今后作坊的收益还会慢慢增加,可那也非常有限,绝对不可能像他自己原来想的那样,让整个游击队变成新的“剥削”阶级,骑在工人们头上作威作福。

        作为这个年代难得一见的大学生,晋察冀军区的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小吴轻易不会放弃自己的骄傲。既然在作坊管理方面输给了张松龄一次,他就绝对不肯被眼前的艰苦劳动吓退,再输给张松龄这个前国民党军官第二次。咬着牙又坚持了六天,硬是撑到了第十天轮休的时候,才收拾了一下行李返回山上再次向红胡子汇报工作。

        这一回,他的汇报就言之有物了许多。几个针对作坊管理和日常生产方面的建议,也比先前言之有物了许多。虽然依旧带着几分理想化色彩,但终归不是乱放空炮了。红胡子对此非常满意,看了看小吴迅速变粗了一圈的胳膊,笑着说道:“下一阶段,你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村民夜校上了。作坊的事情,有时间过去转转就可以。否则,老让你这么一个大学生去擀毡子,也真是委屈了人才??!”

        “不委屈,不委屈!这也是我跟劳动大众接触的机会!”虽然心里头登时就是一阵轻松,电信组长小吴却坚持要于作坊里再干一段时间,“夜校我可以在晚上下班后开,反正眼下还没几个人报名,暂时未必开得起来!”

        “那你以后就上午去作坊里调研,下午筹备村民夜校!什么时候想从作坊里抽身了,自己做决定就行!”红胡子想了想,笑呵呵地做出新的安排。

        “至少干满一个月吧,两周时间真的太少了,了解不到什么深入内容!”小吴抬头看了看红胡子,主动给自己加量。先前说好的是两个星期,如果干一个星期整天,剩下的一个星期只干半天,则有中途当了逃兵之嫌。他可不想落下这种话柄,日后在张松龄面前抬不起头来!

        “随你,但是记得把枪带上,注意自我?;?!山南那一带虽然是咱们游击队的地盘,毕竟不像在营地内这样安全!”红胡子点点头,很是认真地吩咐?!靶枰熳拥幕?,我给你批条子。你用的是支勃朗宁撸子吧,前几天我刚让小张从周黑碳那边换了点儿口径七点六五的子弹来,刚好你能用上!”(注1)“嗯!子弹我那里还有一些,等需要时,我再找您领!”猜到这批子弹是大队长专门给自己换的,小吴心里头很是感动。然而他却不愿接受对方的照顾,特别是不愿意欠张松龄的人情。

        “嗯,随你。反正眼下游击队里只有一个人用撸子,那批子弹就给你留着,什么时候用都可以??!”红胡子挥挥手,不再这种小事上Lang费时间。

        紧跟着,他又跟小吴聊了一些部队建设以及与上级领导联络的事情,越发觉得该早点儿把年青人放到下面去熏一熏人间烟火。而电信组长小吴也因为红胡子专门给自己弄子弹的举动,心里头变得平衡了许多。说出的话来也越发显得见识非凡。连带着对张松龄的看法,也变正面了许多。

        双方谈得非常愉快,不知不觉间,就把先前的隔阂消融在了无形当中。第二天小吴下山,精神就变得愈发抖擞,隐隐间已经有了几分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道。

        一些先前曾经被电信组长小吴慢待过的游击队员们看到了,难免在背后悄悄嘀咕,“得瑟什么呀!见了面儿连招呼都不愿意打!都给下放到作坊里当工人了,还把眼睛长到脑袋顶上!”

        “人家是先去作坊里头锻炼一下,然后另有大用!你没见大队长给他专门换了撸子的子弹回来么?!”有的人则持另外一种观点,望着小吴的背影满脸羡慕。虽然有了集市、盐场和作坊的收益,游击队资金依旧非常紧张。在战士们还用着复装子弹的情况下,大队长专门用造价不菲的浴盐从周黑碳那边换勃朗宁子弹,就有点儿太照顾小吴了,也难怪个别人心里头不平衡。

        “去!那是看在上级领导的面子上,哄孩子不哭而已!姓吴的再受宠,还能咱们张胖子比?!从去年入伍到现在,我就没见到胖子身边那两支盒子炮什么时候空着过!”能用来打击小吴的,最佳人选就是张松龄。在大伙眼里,张胖子无疑比小吴更受大队长器重,更年青,也更有本事。

        最关键一点,张胖子远比小吴会做人。无论见了谁,都是一幅笑脸,都肯主动挥手打招呼。从来不摆什么大知识分子的架子,也不会动不动就板起脸来给大伙挑毛病。

        所以大伙都认为,张胖子受器重是应该的。特别是在听说了张家大哥曾经给游击队捐献了数根金条之后,愈发觉得小胖子在游击队内能有今天的地位理所当然。

        “人家胖子的哥哥,可是给咱们游击队捐了金条的!他小吴,给咱们游击队带来过什么好处?!”

        “紧箍咒呗!你们没看到,隔三差五就有上级的指示,从电讯组里头拿出来么?”私底下说闲话,难免就会跑题,并且越跑就越刹不住舌头,有的没的一股脑乱说。

        “还有小报告,凡是风吹草动,直接一个电报就发给上头了!”越说,大伙越离谱。连电信组的日常工作,都遭受了池鱼之殃。

        “对了,我还听说这回姓吴的之所以被罚到作坊里劳动,就是因为他私下打胖子的小报告,被咱们大队长发现了!”一个从马贼队伍改造过来的战士压低了声音,满脸神秘向身边的同伴透漏。

        闻者立刻炸了锅,怒气冲冲地替张松龄抱打不平,“啥!还有这事儿?1他可真没良心!如果不是人家小胖子想出的赚钱的法子,他小吴,甭说有撸子子弹用了,连吃饭,估计都得自己去山里头挖野菜!”

        也是前一段时间电信组长小吴太拿架子的缘故,他在游击队中的口碑和威信,远远不及曾经舍身救过大伙性命的张胖子。听说他曾经向上头给张胖子打过小报告,几乎每个游击队员,无论是老游击队骨干、由马贼改造战士和刚刚入伍的新战士,都义愤填膺。这还了得?一个才到营地没几天的家伙,就敢给咱们张中队长使绊子!难道欺负大伙都没长眼睛么?任由他这么搞下去,说不定哪天,他就敢给咱们王大队长上眼药。到那时,大伙即便想打报不平也晚了!

        越想越气,大伙就纷纷开始数落小吴身上的缺点。什么打饭的时候总喜欢挑好菜吃了,什么见了人从来不打招呼了,什么老端着干部架子鸡蛋里挑骨头了,如是种种,不一而足。最后连每天饭后立刻漱口的习惯,也成了小吴不合群儿的表现。嫌咱们游击队饭菜脏,你别吃??!吃完了立刻洗嘴巴算什么,有种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

        这股自发而起的怒潮,很快就被赵天龙感受到了。听闻电信组长小吴曾经打过自家好兄弟的小报告,他也非常生气。寻了个机会私下找到了张松龄,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我听说小吴暗中给你使绊子了?!需要收拾他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就不信,没人敢管这小白脸子!”

        “没有的事情!”张松龄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得到类似承诺了,哭笑不得地解释,“他一个新来的,还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了,咱们王队,也不是那种耳朵软的人!”

        “也是!”赵天龙想了想,觉得张松龄的话很有道理。大队长王红有主见,有担当,只要他老人家还没糊涂,小吴即便把黑状告到天上去,也无法拿张松龄怎么样。尽管如此,他依旧觉得心里头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低声说道:“反正,你别故意忍着他。某些人就是喜欢捏软柿子,你越忍让,他越踩鼻子上脸!大不了,我跟你一起蹲紧闭!”

        “行,行,我不忍着!”张松龄心里头虽然很感动,却真的不想小题大做,摇摇头,笑着回应?!澳慵胰坦?!我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么?!”

        “那山下夜校的事情怎么归他管了,原来不是说好了由你挑头干么?!”赵天龙却依旧不放心,继续皱着眉头刨根究底。

        “我有几个脑袋???啥事儿都干,还不活活给累死?!”张松龄又看了他一眼,苦着脸解释,“教新兵打枪识字,给中队长和小队长们上战术课,还要抽空下山去带着郑小宝他们几个建骨胶作坊。再不把夜校的任务推出去,我就不用回山上睡觉了!”

        喊完了累,他又猛然想起王胡子犯病时那吓人的脸色,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有空来来帮我打报不平,还不如抓赶紧去疤瘌叔那边,催他想办法给咱们大队长治病。只要由王队他老人家在,任谁都翻不起风Lang来!”

        “我早就催过了!”提起红胡子的身体状态,赵天龙也是忧心忡忡,“老疤瘌说,王队这些年日子过得太苦,体力早已透支干净了。眼下只能慢慢用药一点点儿往回调理,想要迅速见效,除非咱们能找到百年以上的长白山老参!”

        “百年以上的老山参?!”张松龄一听,就立刻皱起了眉头。老张家的货栈曾经帮人从东北那边捎过老山参。只是二三十年的模样,就要卖到上百块现大洋。如果参龄是一百年以上,恐怕价格得往一千块大洋以外数。眼下就是把游击队的家底全掏空了,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

        “所谓四两为参,八两为宝!”赵天龙嘬了嘬嘴巴,满脸沮丧,“一百年的老山参,怎么着也得半斤以上。搁在过去都是贡品,有钱都没地方买去!”(注2)“那也不能干看着王队的身体就这样一天不如一天!”张松龄叹了口气,不甘心说道。红胡子就像一座厚重的大山,有他在,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干,自己就觉得心里头踏实。而万一哪天红胡子一病不起了,上级再派一个小吴这样的人来当队长,自己还真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我已经给以前的江湖同行发帖子了,托他们帮忙找。找到后,我按双倍重量的金子付帐!”赵天龙想了想,再度补充。

        虽然希望很是渺茫,但凭着入云龙当年在江湖上的名头,毕竟还有可能找到。想到这儿,张松龄心里多少舒服了些,又叹了口气,低声跟赵天龙商量,“如果你手里还有积蓄的话,我想下次交易的时候,跟酒井高明问问。也许,他能从伪满洲国那边帮忙找一下?!?br />
        “也没多少了!”赵天龙咧了一下嘴,苦笑着回应,“我是想,如果能有人找到百年老山参,我就偷偷溜下山,找个黑布把脸蒙住,去德王的地盘上再干一段时间老本行!不过你要找酒井换的话,我倒可以给你几样东西。都是些有年头的小玩意儿,谁也说不出到底能值多少钱,但肯定不是大路货!”

        “行!大后天就有一个集,我下去摆个摊子等着酒井。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咱们这就去把东西拿过来!”此刻张松龄心里哪还顾得上什么文物不文物,只要能给红胡子治病,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不过我不能白给你,你也得帮我一个忙!”赵天龙却不肯立刻动身,笑着敲起了好朋友的竹杠。

        “什么事情,你还用绕这么大弯子?!”张松龄愣了愣,看着赵天龙的眼睛,有些不解地追问。

        赵天龙被看得非常不好意思,赶紧低声解释,“开玩笑,我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我今天来找你,除了想帮你出气之外,的确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你帮忙拿主意!”

        “那你就直说呗!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这样客气么!”张松龄不理解赵天龙何时变得如此客气,笑着催促。

        “我,我”赵天龙四下看了看,确信没人偷听,才压低了声音,满脸神秘地说道:“我,我想让你帮我拿个主意!红胡子,咱们王队,前几天刚刚找过我。他问,问我想不想加入***!”

        “那你怎么回答他的?!”张松龄脸上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非常郑重地追问。

        “我,我,我不知道??!我跟他说需要几天时间来考虑!但考虑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拿定主意,所以,所以才想过来跟你商量一下。你读书多,眼界也宽。你说,我该怎么回答王队?!”赵天龙红着脸,像考试时作弊被抓到的小学生一样忐忑不安。

        “我也不知道!”张松龄摇了摇头,低声回应。见赵天龙眼睛里露出了失望,他又咧了一下嘴,迅速补充,“王队也问过我同样的话,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入党!”

        “怎么会呢,你读了那么多书?!”赵天龙被这个答案给弄愣了,望着张松龄,满脸难以置信。

        “这跟读书多读书少没什么关系!”张松龄被问得哭笑不得,跺着脚回应,“我是对***了解太少,所以才不敢乱下决定?!?br />
        “我的了解,比你还少!”赵天龙点点头,心有戚戚?!翱稍勖峭醵铀盗?,让我先看看,***员都是什么样,就知道***值得不值得我加入了!”

        “那你觉得,***员都什么样?!”张松龄也从红胡子嘴里听到过相似的话,沉吟了片刻,低声问道。

        “王队、还有牺牲的吕队,大周他们几个,当然都是响当当的好汉子!”赵天龙想了又想,决定跟好朋友实话实说,“如果***都是他们这种人,我当然巴不得立刻加入进去??尚∷ㄗ?,小栓子他居然也是***员!还有老找你麻烦的那个小吴,还他娘的是***的干部!”

        他最瞧不起的人,就是自己的同门师弟赵小栓。虽然后者一直地低声下气地往他身边凑,请他原谅自己年少时犯下的错误??梢幌氲绞Ω负推渌Φ苊堑乃?,赵天龙就无法把赵小栓当兄弟看待。甚至连带着,对赵小栓这种人都能混成***员的事情,也充满了不解。

        张松龄心里对赵小栓的成见没赵天龙那么深,却不太看得惯电信组长小吴。虽然表面上,他从来不愿意跟小吴争什么风头。他留下游击队里,是为了打小鬼子,不是为了做官。如果想做官的话,红胡子的军衔,都没有他当年高。直接想办法去投靠自己的老上司孙连仲就是了,何必费这么大周章?

        然而考虑到好朋友的前程,张松龄还是采取了谨慎的态度?!澳阕约耗弥饕獍?,我真的帮不了你!”笑了笑,他口不对心地说道。脑海里却一直盘旋着红胡子的那句话,‘你看看***员啥样,就知道***啥样?!你看看***员啥样’“这话,不等于没说么?我要是自己能拿主意”赵天龙急得脑门子直冒烟,皱着眉头抱怨!

        “呯!”一声清脆的枪响,将二人的对话瞬间打断。距离很近,并且不是训练用的复装弹,复装子弹的声音远比这个沉闷。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立刻抓起盒子炮,冲出了门外。同时大声向周围喊道,“都不要慌,先看看哪里打枪?;棺?,上寨墙,把马克沁先架起来!”

        “是!”机枪手们答应着,向寨墙跑去。其他游击队员们看到了主心骨,也纷纷停住了脚步,开始着手整理身上的步枪和子弹带。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又侧着耳朵听了听,没听见其他枪声。迟疑着互相对望了一下,大声命令,“各小队集结,原地待命!王队马上就会过来。我和张队长先去门口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边说着话,他们两个一边大步朝营地门口走。才走出十来步,就看见郑小宝捂着胳膊,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一看见张松龄,立刻大声呼救,“胖队,赶紧骑马下山去追!吴组长,吴组长被敌人给抓走了!”

        注1:这里指的是勃朗宁m1910,因为枪口套的前缘上加工了一圈滚花,所以俗称花口撸子。因为造型美观、性能可靠且携带方便,在三十年代中国的上层社会持有量非常巨大。在八路军中主要是妇女干部和技术干部使用,少数追求时髦的男性高级干部也会当作奢侈品收藏。

        注2:古制,一斤十六两,八两即为半斤。野人参长到了八两重,需要上百年,非常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