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逆流 (一 下)

    第二章 逆流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逆流(一下)

        “沒有啊.我总计才当了半年多的兵.除了受伤住院就是在前线跟小鬼子打仗.哪有时间去加入国民党.”张松龄瞪圆了眼睛.很是诧异地回应.记忆中.红胡子好像问过自己类似的问題.但上次是在什么时候问的.自己有点儿不太确定.也许间隔时间有点儿太长了.老人家记性不好.已经忘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解释一下就清楚了.

        “倒是.”红胡子想了想.笑着点头.“我都忘了你那个连长是火线提拔起來的了.怎么样.现在还想回老二十六路去么”

        “想又能怎么样.人家要不要我还两说着呢.”一提起这话.张松龄心里头就感觉好生沮丧.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沒想起自己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居然让彭学文冒着被军统纪律处分的风险.暗示自己千万不要再想着回去.而彭学文到最后依旧沒有拗过那个站在阴影里的家伙.居然选择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走向死地.

        “小东西沒良心.我对你这样好.你居然还想着回老部队”红胡子突然生起了气來.把手中的小记事本儿朝张松龄的大脑袋上狠狠敲了一记.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是一码事儿.”张松龄给敲得一愣.赶紧揉着脑袋解释.“我只是说心里头的感觉.沒说要回去.况且我在八路军这边干的时间比那边还长.回去后人家也未必敢要我啊.”

        “要是人家敢呢.比如说.比如你的老上司孙连仲再派人來寻你.”红胡子瞪着眼睛.不放心地追问.

        “这不肯能.”张松龄用力摇头.根本不相信红胡子所提出來的假设.“孙将军的老部下又不是只我一个.我这个小连长.哪可能被他老人家天天惦记着况且.况且他估计都不知道我还活在世上呢.眼下打光了部队赋闲在家的军官那么多.他.他手中有了空缺.还.还愁找不到人愿意.愿意当军官”

        越说.他声音越低.心里头越觉得遗憾.在从彭学文口中得知老二十六重建的那些日子.他还真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如果孙连仲将军亲自派人带着信來找他.他该如何回应老上司的邀请.中国人都讲究个饮水思源.孙将军跟他虽然隔得远了些.可也算是对他有过知遇之恩.毕竟.不是任何学生兵.都有机会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当上一线部队的副连长.还两次获得宝鼎勋章.

        然而.冰冷的事实却证明.他的这些想法实在过于天真.实在过于拿自己当一回事儿了.这半年多來.除了居心诡秘的中统和军统之外.似乎沒人还惦记着他.而前者之所以找上他.无非是想把他拉进一个不可预知的漩涡当中.至于后者.想想归途上那场被伏击的战斗.他就觉得毛骨悚然.

        如果老苟团长沒有自杀的话.也许会想起我來吧!但是老苟团长死在娘子关下了.用盒子炮里的最后一颗自己打烂了他自己的脑袋.扣动扳机的时候脸上沒带半点儿犹豫.老苟团长为什么要自杀.张松龄到现在还沒想明白.也不敢去想.一想起來.心里头就刀扎一般地疼.

        “我只听说过缺兵.沒听说过哪支部队缺军官.”轻轻叹了口气.张松龄苦笑着补充.“隔了这么久.他们肯定不会再來找我了.再说.我在咱们游击队里头.也过得挺开心的.从前那些事情.只是一段忘不了的回忆罢了.”

        “嗯.那还差不多.”听张松龄这么说.红胡子终于展颜而笑.“你小子如果还惦记着回去.我他娘的就”顿了顿.他笑着补充.“我他娘的就先揍你一顿.然后让你把吃我的羊肉全给吐出來.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张松龄也跟着一起傻笑.红胡子就这点好.身上丝毫沒有当官的架子.无论想什么.都肯跟底下的弟兄说.而大伙心里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刻意瞒着他.

        “行了.别笑了.我跟你说点儿正经事儿.”笑了一会儿.红胡子再度捡起小本子.在上面草草画了几笔.继续说道.

        “您说吧.我听着呢.”张松龄探头朝小本子上看了看.只见到几个潦草的符号.根本分不清到底代表着是什么意思.

        “别看.别看.”红胡子迅速把小本子向后藏了藏.然后讪笑着解释.“呵呵.我这个人懒得写字.记性又差.就自己弄出了这些东西.即便给你看了.估计你也看不懂.”

        “的确看不懂.”张松龄笑着点头.红胡子读书不多.这是游击队里边众所周知的事情.事实上.这个时代读书识字的人原本就很稀少.特别是关外的草原和东北三省.自打满清入关之后.将近二百年时间里基本上不准汉人进入.读书识字的人愈发少得可怜.

        “这是我当年做土匪的时候.跟着我们山上的大当家学的.”红胡子笑了笑.继续解释.“后來大当家带着队伍投了张大帅.这份手艺就闲置了.沒想到.到了老时.还能派上其他用场.”

        “您老还做过土匪”张松龄对小本子上的神秘文字的兴趣.远不及红胡子的个人履历.愣了愣.本能地追问.

        “做过.”红胡子点点头.大笑着回应.“在我们老家吉林.当年男的长到你这么大时.如果不敢上山当土匪.就会被人看成沒出息的废物.不过我才当了土匪沒几天.山寨就被张作霖张大帅派人给招安了.我也就摇身一变.成了东北军的士兵.然后又一步步熬成了军官.然后又过了沒几天.就是‘九一八事变’.上头下令不准抵抗.我们又不愿意向小鬼子缴枪.就干脆干回了老本行.再然后.就又遇到马占山将军.跟着他***小鬼子.然后.队伍沒打过小鬼子.马占山将军去了苏联.我就带着弟兄们到了草原上”

        “嗯.”张松龄笑了笑.轻轻点头.后面经历.他以前不止一次听红胡子说起过.马占山将军在民国二十一年通过诈降的手段骗取了日本人的军需补给.随即又竖起抗日大旗.全国各方力量纷纷向马占山将军伸出援手.其中就有共产党的干部.红胡子就是那时跟共产党人有了接触.然后随着时间推移.跟共产党走得越來越近.慢慢将手中队伍变成了共产党的抗日武装.

        但是他却有点儿弄不明白.红胡子特地把自己叫到办公室里來.说这些陈年旧事的目的是什么.老人家跟自己两个的确很投缘.但是眼下游击队里需要做得事情堆积如山.无论是他.还是红胡子.都实在不该把时间浪费在漫无目的闲聊上面.

        “莫非是游击队的上级.命令他跟我谈谈这些.”猛然间.张松龄脑海里闪过一丝灵光.脸色立刻变得非常凝重.如果是游击队的上级组织命令红胡子跟自己好好谈一谈的话.事情可就有点儿麻烦了.毕竟自己曾经做过国民党的中校.身份容易被人怀疑.

        “大不了我走就是呗.”以对方难以察觉的幅度摇了摇头.张松龄心中暗道.同时.有一股极其酸涩的滋味瞬间从小腹涌到了眼角.‘走.天下之大.哪里又是我的容身之处.南边不能回.此处不能留.难道我就像入云龙当年那样.今后做个独行大盗么.’

        正胡思乱想间.又听见红胡子笑呵呵地说道:“不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唉.人岁数大了.说话就难免会啰嗦.咱们继续说正经的.我想跟你说什么來着.嘶.看我这脑袋”

        狠狠拍了自己一下.他终于想了起來.“那个.那个你不是国民党员.但.但心里头.对国民党是什么感觉.”

        “沒啥感觉.”带着几分赌气的意味.张松龄板着脸回应.“我平时接触到的都是普通士兵.里边很少有国民党员.”

        “那你的上司呢.你上司当中.应该有不少是国民党员吧.”红胡子年纪大了.反应稍微有点儿迟钝.沒能及时察觉出张松龄的情绪变化.继续笑着询问.

        “有.很多.”张松龄越琢磨心里头越不是滋味.索性实话实说.“我的顶头上司是苟团长肯定是.冯安邦长官和孙连仲长官也是.他们都是好汉子.不折不扣的好汉子.我的老团长带着我们死守核桃园.全团的弟兄差不多都打光了.他也沒后退半步.冯安邦长官打北平.打娘子关.打台儿庄.每次亲自冲到第一线.最后被小鬼子在炸死了也沒给中国军人丢脸.还有我的老上司的上司孙连仲.为了抗日打光了手中所有部队.彻底成了一名光杆司令.我沒听见他说过一句怨言.他们都是国民党员.他们这样的国民党员.我沒看出有什么不好來.”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越说.他的声音越高.越说.他越觉得心里头委屈.国难当头.自己投笔从戎.到底做错了什么国民党国民党那边.有人处心积虑非要置自己于死地.势力之大.连老朋友彭学文最后都不得不选择了袖手旁观.到了共产党这边.居然还被要怀疑.被猜忌.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到底想不想回老部队.到底对国民党有什么感觉“你问我对国民党是什么感觉.我的感觉就是.只要他肯一心一意的杀鬼子.就是英雄好汉.不管他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他们至少.都是中国人的党.在各自的前面.都时时刻刻该摆着中国两个字.”

        最后半句话.他几乎是从心底呐喊而出.震得窗户纸嗡嗡作响.红胡子被吓了一大跳.赶紧丢开小本子.愣愣地问道:“怎么了.小胖子.你到底怎么了我又沒说你打小鬼子打错了.你怎么突然跟我发起脾气來了”

        “我.我”张松龄又是激动.又是委屈.眼泪顺着眼角大颗大颗往外滚.“我跟你发什么脾气我就是想说两句实话.你.今天找我谈话.不就是怀疑我心里还向着国民党那边么.实话跟你说吧.如果国民党里头.都是老苟团长.冯师长和孙长官这样的好汉子.我心里头还就是忘不了他们.”

        红胡子愣了愣.终于明白了症结所在.忍不住摇头苦笑.“你这个小家伙啊.有这么多心么.我红胡子是什么人.你难道一点儿都不清楚.如果我怀疑你.当初还用千方百计把你给留下么.彼此结个善缘.送你高高兴兴离开.难道你还能腆着脸再找回來.”

        话虽然说得不紧不慢.却句句都说在了点子上.张松龄被问得愣了愣.红着眼睛嘟囔.“那你.那你今天问我对国民党的感觉干什么.还要拿笔记录在小本子上.”

        “这个?”红胡子被问得直挠头.他问张松龄对国民党的感觉.是按照惯例必须走的一个程序.毕竟张松龄现在连共产党员都不是.自己想将衣钵传给他.中间还隔着好多绕不开的环节.

        可这些话.他又不能直接跟张松龄说明白.总不能拍拍对方肩膀.开门见山.“嘿.小胖子.红爷我看好你.准备让你接游击队大队长的位置了.为了接这个位置.你得事先做到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那就彻底成了山大王传金交椅了.甭说上级组织那边肯定通不过.游击队的其他干部战士.也不可能答应.

        “那就是你的上级让你问的.对不对.”见红胡子的脸上写满了尴尬.张松龄立刻又误会了对方的意思.脸色越來越冷.“信不过我的话.我走便是.何必拐弯抹角这么费劲”

        “你个混小子.”红胡子被气得一跳三尺高.抡起小本子.冲着张松龄的脑门拍了过去.“想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老子还指望着你给老子训练新兵呢.老子还指望着你给老子当参谋呢.老子还指望着你给老子当炮头呢.你走了.老子上哪找这么好用的人去甭想跑.你就是跑到天上去.老子也把你给抓回來.”

        “由得了你么.”张松龄一边招架.一边赌气地大声反问.“我是国民党人.我是卧底.我要把你们游击队带到国民党那边去.你现在不让我走.早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

        “你有本事就带!我就不信那个邪了.弟兄们会跟着你走.”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红胡子体力很快就支撑不住.弯着腰大口大口地喘粗气.“老子才不怕.老子当年在国民党那边官比你还大.最后都跟了共产党.还怕你个小连副能翻起浪头來.告诉你吧.老子.呜嗯.咳咳.咳咳”

        一口气沒喘均匀.他憋得满脸通红.大声咳嗽.张松龄见状.赶紧走上前扶住他.用力帮他敲打后背.红胡子立刻反转手掌.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紧紧握住他的左手腕.“胖子.别.别瞎想.今天.今天真的不是上级组织要求我跟你谈话的.我.我.咳咳.咳咳”

        看到他眼睛都憋得快从眼眶里凸出來了.张松龄不敢再赌气.一边用力帮他捶背.一边尽量放缓了语气敷衍.“行.行.咱们别说这些.别说这些.先.先帮你顺过这口气來.來人.外边有人在吗.赶紧把疤瘌叔请过來啊.”

        “别去.”红胡子大吼一声.阻止了警卫人员的动作.“天.天太晚了.别.别麻烦疤瘌叔了.我.我沒事.真的沒事.”

        “还说沒事呢.看看你的脸色.都憋成什么样子了.”张松龄心里着急.瞬间忘记了刚才的种种不快.跺着脚反驳.

        无论自己今后留不留在游击队.红胡子都是一个值得自己尊敬的长者.大气.和善.本领一流又肯跟弟兄们打成一片.平心而论.自己当初愿意留在游击队.完全是因为佩服红胡子.而不是真的无处可去.如果当初换了其他人以游击队的大队长身份挽留自己.自己还真未必肯给他这份面子.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红胡子将张松龄的手腕抓得生疼.仿佛唯恐他找机会溜走一般.“别去.老毛病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里屋炕头的箱子里有疤瘌叔帮我配的药丸子.一会儿找出來吃几颗就行了.别去找人.也别声张.咱们.咱们游击队里头.新兵.新兵太多.”

        新兵太多.如果作为大队长的红胡子身体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状况.难免会影响军心.张松龄知道轻重.缓缓点点头.扶着红胡子.慢慢向里屋的火炕边走.“那.那您自己歇歇.我去给您倒点儿开水过來.”

        “先别.”红胡子的手指又紧了紧.喘息着回应.“等.等我把话说完了.你再去.”努力站稳身体.他喘息着.将目光对向张松龄的眼睛.“刚才.刚才之所以跟你说那些话.不.不是因为上边要我问你.是.是我自己”

        又是一阵令人揪心的咳嗽.他几乎要把自己的心肝五脏全咳碎了从嘴里吐出來.在这时候.张松龄哪还有心思计较谁想问自己对国民党的印象.一边替对方捶背.一边低声道:“行.行.是您自己要问的.我该不生气.不该跟您生气.我给您道歉行不行您别咳了.求你.再咳.我就无论如何都得找疤瘌叔过來了.”

        “别去!”红胡子又拉了他一把.喘息着强调.经历了一连串歇斯底里的咳嗽.他的额头上全是汗珠.脸色也透出了病态的潮红.“我沒事儿.真的沒事儿.我今天找你过來.其实.其实只有一个目的.我.我想介绍你.加入中国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