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早春 (八 下)

    第一章 早春 (八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早春(八下)

        人喝了酒思维就会发散.聊着聊着.大伙就聊到了当前局势上头.“七七事变”已经爆一年半还多了.小鬼子们先前所喊出的‘三个月灭亡中国’口号.显然早已彻彻底底成了被吹破的牛皮.而中国军队想要光复失地.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从台儿庄到武汉.几乎每一场成功的战役.都给了国民无限希望.然而随后的局势发展.却总是令那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再次黯然.

        将近三分之二的国土被小鬼子占了.任何稍有点儿血性的男人.心里都藏着深深的不甘.特别是看到了小鬼子在沦陷区内的所做作为之后.这股不甘更是被压抑得像地下的岩浆.稍有机会.就会喷发出滚滚烈焰.

        这不是历史上的改朝换代.改朝换代只是换个皇帝.在大多数情况下.与老百姓们沒太大牵扯.而小鬼子却根本沒拿中国老百姓当人看.抢劫、杀戮、强奸、酷刑.种种禽兽不如的行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光天化日下发生.尽管汉奸报纸上天天说什么‘东亚共荣’.上海滩的小女人们天天写风花雪月.可油墨印成的谎言.却无论如何都遮盖不了血淋淋的事实.

        “大哥老家那边.小鬼子也那么欺负人么”一边吃着羊肉.有名游击队员一边随口问道.

        “能不欺负么你什么时候见到过小鬼子讲道理”已经喝得有些酒意上头.张寿龄说话就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每一句都字斟句酌.放下酒碗.叹息着回应.“我们县的和泰洋行的孙管事骑着马去乡下拜大仙.那还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呢.就因为经过炮楼时忘记了下马向向鬼子的膏药旗敬礼.被炮楼里的小鬼子直接用机枪从马背上给扫了下來.整个人都断成了三截.”

        “嘶.”“该死.”“该死的小鬼子.”众人一边倒吸着冷气.一边同情地大骂.由于兵力单薄的缘故.驻扎在黑石寨的小鬼子们.行为相对要收敛许多.可即便是这样.百姓们依旧巴不得小鬼子早日滚蛋.真不知道张松龄老家那边的人是怎样才能做到忍气吞声的.

        “大哥老家那边.就沒有游击队么.就任由小鬼子那么嚣张”带着几分酒意.另一名游击队员不甘心地追问.

        “有.怎么沒有”仿佛是受到了侮辱一般.张寿龄大声解释.“铁血锄奸团.忠义救国军.还有你们八路军鲁南支队.多着呢.可架不住我们老家那靠近铁路.小鬼子运兵方便.谁要是招惹了他们.转眼就能调一个大队兵马过來.”(注1)

        “唉.”众人摇头轻叹.有一条铁路横在家门口.对开辟敌后游击队战场來说.的确是个大麻烦.黑石寨周围之所以能演化成目前的三足鼎立局面.地理位置偏僻和交通不畅两条因素.在里边居功至伟.小鬼子即便从最近的兴安警备司令部派兵过來.也要开车走上四、五天车才行.等他们的汽车到了.黄瓜菜早就凉了.不像鲁南那边.前头战斗刚刚打响.后头小鬼子的援军已经坐着火车杀到大伙眼皮底下了

        “不过炮楼里那些小鬼子.也沒落下什么好结果.”唯恐给家乡人丢脸.张寿龄继续大声补充.“孙管事有个拜把子兄弟.是青龙山上的大当家.在给孙管事出殡的当天夜里.就带着手下的弟兄杀了下來.一把火.将炮楼里的鬼子和伪军全烤成了焦炭.”

        “好汉子.”红胡子举起酒碗.猛喝了一大口.“后來呢.小鬼子沒报复他们么.”

        “怎么可能不报复啊.”张寿龄也陪着喝了一口酒.声音渐渐变得低沉.“第二天.小鬼子的一个大队带着两个团伪军.就把青龙山给围上了.双方“乒乒乓乓”地打了足足三天三夜.听我们县医院里的徐大夫说.光伪军的尸体.就抬回來一百多具”

        “最后呢.最后呢.你快说啊.青龙山的好汉们最后突围了么.”赵天龙听得血脉贲张.扯着张寿龄的胳膊大喊大叫.

        “沒.”张寿龄摇了摇头.说话的声音更低.“七百多条好汉.一个都沒突出來.青龙山大当家杜老虎的人头.到现在还在西城门口挂着呢.都烂得只剩下骨头架子了.”(注2)

        “呯.”红胡子手中的酒碗被他狠狠掷在了地上.一下子裂成了无数瓣.“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让好好的一条汉子.死了之后还受如此侮辱.”不顾身边还有外人在场.他就愤怒地嚷嚷.“当地其他抗日武装都是干什么吃的难道给英雄收一下尸.是很难的事情么奶奶的.就是再怕死.也不能怕成这个样子.”

        这下.攻击面就太宽了.非但把国民党的敌后部队给装了进去.连八路军游击队也沒落下什么好儿.张寿龄怕给弟弟招來麻烦.赶紧摇了摇头.结结巴巴地补充道:“也.也不怪沒人敢管这件事.那个.那个西城门.正对着火车道.每时每刻都可能有鬼子的巡路车开过來.况且.况且杜大当家他.他既不是政府的人.也不是你们八路的人.他.他就是一个山大王.带着麾下弟兄到处收保安费的那种.”

        “可他杀的也是小鬼子.”红胡子瞪了张寿龄一眼.红着脸反驳.“老子不管他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首先.他是咱们中国人.不行.这事儿我得跟军分区反应.如果军分区不管.老子就自己带人杀过去.我就不信.那么长的一条铁路.小鬼子的巡逻车还能一秒钟的空闲都不给老子留.”

        “腾.”有股小火苗瞬间在张寿龄肚子里点了起來.烧热他的心脏.烧热他的骨髓.将他全身上下都烧得热血沸腾.他以前也见过共产党人.被韩复渠当作破坏份子“铲除”的那些人.要么看上去文质彬彬、飘逸绝尘.要么表现得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从沒有一个.像红胡子这个脾气火爆的小糟老头一般.令他感觉如此亲切.如此的真实.真实得让他几乎忘了对方的身份.只想举起酒碗來.跟对方好好地碰上几轮.喝他个一醉方休.

        他确实也在这样做.不由分说从弟弟手上抢了酒碗.倒了个满满当当之后双手捧给了红胡子.为对方的江湖义气.为对方那句‘他是咱们中国人.’.游击队员们也纷纷端起酒碗回敬.敬张大哥和张中队长两个之间的兄弟情谊.敬张大哥不远千里來游击队做客.又连续四、五大碗酒喝下去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开怀畅饮.

        那一次到底喝了多少酒.张寿龄完全记不得了.当喝到酣处.他还当场用匕首割开了靴子帮.从里边儿摸出四根小金条.双手捧给了红胡子.“红.红爷.这.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你拿去买子弹杀.杀小鬼子.张.张某就是还.还有家业要顾.否则.否则也早就把枪.把枪扛在肩膀子上了.”

        “那.那可不行.兵荒马乱的.你.你做点儿小生意已经够不容易的了.我.我怎能再拿你的钱.”红胡子也喝得舌头发了麻.摆着手.语无伦次.

        “你瞧.瞧不起我.是.是不是.我.我们老张家虽然.虽然不比当年了.沒了这.这几根金条.还就.就揭不开锅了”张寿龄拉着红胡子的手.掏出來的金条无论如何不肯再往回收.

        “那.那我.我就替你.替你拿着.捐款不捐款.等.等.酒醒了.咱们.咱们再说”红胡子被挤得沒办法.只好先将金条揣进了口袋.然后继续拉着张寿龄豪歌狂饮.

        一直喝到不省人事.张寿龄都沒提将弟弟带走的事情.第二天酒醒之后.也将自己此行的初衷忘了个干干净净.倒是红胡子.不忍心让他把做生意的本钱都捐献给了游击队.趁着张松龄拉着自家哥哥到处看风景的时间.特地派人骑马回营地一趟.将最近几天刚刚生产出來的浴盐.去每样取十斤过來.算作游击队给张家长辈的礼物.托张寿龄帮忙给老爷子捎回去.

        “那怎么行.咱们游击队还指望着这东西吃饭呢.”张松龄弄得非常不好意思.执意不收.红胡子却狠狠给了他一个脖搂.笑着骂道:“少扯淡.咱们游击队的人.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來的自己不能在爹妈膝下尽孝.礼物还不能给爹妈买一些这几天你尽管带着你哥玩.其他事情都交给我们.要是招待不好客人.回头仔细你的皮.”

        “是啊.你尽管去玩.甭看大哥來过这边好多次了.估计一次还都沒尽兴玩过呢.”赵天龙也凑上前.笑呵呵地吩咐.

        “那.那”盛情难却.张松龄只好接受了大伙的好意.带着自家哥哥.把乌齐叶特右旗数得着的名胜和月牙湖周边风景秀丽之处.统统逛了个遍.当被派去喇嘛沟营地取浴盐的游击队员赶回來的时候.集市已经到了尾声.非但张寿龄所需要的货物被赵天龙、赵小栓等人帮忙置办齐整了.除了浴盐之外.队员们还又凑了一堆狐皮、药材、黄玉之类的物件.也算做礼物.硬塞进了老张家的马车.

        张寿龄非常感动.拿出钱來非要请大伙喝酒.红胡子却不肯让他破费.以主人的身份.专门设宴给他践行.临了.还沒忘记给他写了个捐助凭据.将张家货栈给游击队雪中送炭的义举清楚地描述了出來.留待日后找机会偿还此情.

        酒足饭饱之后.张寿龄赶着马车.独自踏上了归途.为了不给张家带來灾难.他特地早走了一天.暂且先不跟别人搭伴儿.而是选择远离了黑石寨之后.再于返程中另外找商队入伙.红胡子也非常体贴地沒带领游击队大张旗鼓地相送.而是又给张松龄放了一天假.让他将哥哥送到安全地段.再自己看情况折返归队.

        临别在即.兄弟两个都有些依依不舍.从月牙湖送到了秋风原.从秋风原又送到了饮马溪.一直到能看见黑石寨旁边那个著名的巨石祭坛了.才不得不跳下马车來.挥手告别.

        “这个.你拿着.”像变戏法般.张寿龄从空荡荡的衣服里头.又摸出了三根小金条.轻轻拍进了弟弟手掌.“该买枪就买枪.该招兵买马就招兵买马.如果哪天手头实在紧了.就托别的商贩给家里头捎个信.就说你是我的世交.在草原上做生意沒钱周转了.我立刻想办法再给你凑一笔出來.”

        “不.我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张松龄像被烫到了一般.赶紧将金条往外推.因为自己参加抗日队伍的事情.家里的生意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拖累.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再给父亲和哥哥增添更多的负担.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张寿龄把眼睛一瞪.像弟弟还是小时候一样.厉声呵斥.“听话.穷家富路.别跟我争.咱们家即便生意不如以前了.随便凑一点钱出來.也够你花上两三年的”

        “可.可是”张松龄嘟囔着.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淌.做儿子不能帮衬家里.已经够惭愧的了.这么大了还继续搜刮父亲和哥哥的血汗.让他情以何堪.!

        仿佛能猜到弟弟的心事.张寿龄踮起脚尖.用力揽住他的肩膀.“别磨叽了.你要真有心.就做出点儿名堂來.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如骑马跨枪.你们共产党如果都是红胡子、入云龙这样好汉子.将來早晚有得天下的那一天.到那时.别的不用你帮家里.只要骑着马.带上你的警卫.回鲁城转一圈.咱们家的客栈.还愁不能恢复当年的兴隆到那时.即便泰和商行.恐怕都得看着你大哥我的眼色过活.”

        “噗.”张松龄被哥哥的市侩模样逗得破涕为笑.怪不得哥哥非要给游击队捐款呢.原來是在做长远投资.可小鬼子什么时候能被赶走还说不清楚.现在就想到天下归属.这眼光.也太长远了点儿吧.况且日后真的是共产党坐了天下.照游击队目前的牺牲比例.自己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得两说呢.更甭提骑着马回老家耀武扬威.

        不想破坏哥哥的好心情.他收起金条.笑着敷衍.“嗯.那我一定好好干.你也跟爹说.我在这边挺好的.让他别老惦记着我.”

        “怎么可能不惦记”张寿龄的胳膊紧了紧.笑着摇头.“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嫂子都娶进门了.而你”

        猛然间.他又想起张松龄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迅速换了种语气.试探着问道:“记得你曾经跟我说.你在娘子关.是被一个猎户和她的女儿救回家去的.那个姑娘多大了.叫什么名字老猎户救你.不光是因为你是打仗勇敢吧”

        “她.她叫孟小玉.今年应该.应该是十.十八”想起孟小玉.张松龄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朵根儿处.已经离开一整年了.他至今忘不了临别前那天晚上.山洞里那团燃烧着的烈焰.可自己跟孟小玉到底该算什么关系.他又实在无法给出一个肯定答案.虽然那一晚过后.孟小玉发头型从少女变成了少妇.可自己偏偏什么都不记得.而蒙古大夫老疤瘌.偏偏又不止一次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还是个如假包换的小处男.

        不用任何解释.一看到弟弟的通红的脸色.张寿龄就认为自己猜到了答案.“我说呢.你无论如何都要替她报仇.原來是这么一回事情啊”一边拍打着弟弟的肩膀.他一边放声大笑.“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好了.你放心.咱们老张家的媳妇.怎么着也不能流落在外边无依无靠.”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张松龄连连摆手.想解释几句.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红着脸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仗.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去呢.咱们别耽搁了人家.”

        “放屁.”张寿龄又瞪了他一眼.大声数落.“打仗.就不用娶老婆生孩子了.要是全国人都跟你这样.仗再打上二十年.你们到哪去招新兵去你不用管了.等我回家交割了货.立刻派人去找她.咱爹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还不知道该多高兴呢.”

        “不.不是.”张松龄越解释越不清楚.急得直跺脚.“我.我跟她真的沒什么.真的沒什么.”

        “噢.那是我想岔了.”张寿龄才不相信弟弟的话.却装做闹了误会的样子.板起面孔回应.“那我就不管了.嗨.我还以为能让咱爹高兴高兴呢.原來是一场误会.”.

        此时此刻.他不想争论.反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悄悄去打听打听就清楚了.何必临别之时.还要跟弟弟闹得太不愉快.

        看到哥哥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张松龄反倒又替孟小玉担心了起來.想了想.低声祈求道:“嗯.你.你要是真心想帮忙.就派人打听打听她最近过得怎么样.再给她捎点钱过去开个小买卖.她家就住在娘子关北边五十里的龙泉寨.他爹姓孟.是个远近闻名的猎户.那一边是山区.她又是一个女孩子家.一个人想必也挺难的.”

        “啊.行.”张寿龄一边将弟弟衣服拉扯平整.一边随口敷衍.“我派个人过去打听打听.实在不行.就在鲁城给她找个营生.总好过她一个姑娘家.终日无依无靠的在山里头苦捱.”

        “嗯.”张松龄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哥哥说的倒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既沒辜负了孟小玉的救命之恩.又不至于让她沒來由地替自己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可能牺牲的人守望门寡.

        ‘小样.还跟我装.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张寿龄在心里头悄悄鄙视了一下弟弟.笑着跳上马车.“那我就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别出來时间太长.让你们队长担心.”

        “路上小心.能跟人搭伴儿走.尽早搭伴儿.”张松龄帮哥哥整理了一下拴货物的绳索.再三叮嘱.

        “你就别瞎操心了.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张寿龄又爆出了一句兄弟两个之间的口头禅.笑着扬起了鞭子.“驾.”

        拉车的驽马低低的叫了两声.慢吞吞地扬起四蹄.拖着马车.重新踏上归途.张松龄依依不舍地跟着走了几步.停下來.继续向哥哥挥手.“那个.那个娘.娘子关”

        “知道了.啰嗦.”张寿龄用力挥了下鞭子.哈哈大笑.“放心.我吃得盐比你吃得米还多.小样”

        “我吃得盐比你吃得米还多.小样”直到马车走出老远.得意的笑声还在草原上回荡.

        这句话的正确性.在很多很多年后才让张松龄有了切身体会.那一年.鲁南地区政府按照中央政府的指示.进行城市社会主义改造.做为鲁城县规模数得着的店铺大股东.张寿龄毫无疑问地被成了资本家.闻讯之后.他立刻将抗战期间张家给喇嘛沟游击队和鲁县周边各路共产党抗日武装的所有捐款凭据用别针钉在长袍上.亲自堵了地区政府大门口.骂骂咧咧地数落政府沒良心.坐稳了江山就忘了当年的人情.逼得政府工作人员沒法.再三解释之后.又不得不提起笔來.将他的‘资本家’身份之前又添了个‘小’字.

        就是这一个字的差别.让张寿龄躲过此后的很多磨难.七十多岁时才平平安安地醉死在了热炕头上.张松龄本人.也因为哥哥的无赖举动.受益终生.

        注1:铁血锄奸团.忠义救国军.都是军统发展的敌后抗日武装.前者主要由城市青年和热血学生组成.后者则多为不甘当亡国奴的绿林豪杰.虽然很多绿林豪杰们在被收编前也做过坑害百姓的坏事.但在民族大节方面.却无愧于英雄两个字.

        注2:抗战期间.除了国共两家的敌后队伍之外.还有很多自发起來抵抗的民间武装.由于沒有情报支援和统一指挥.这些民间武装在应对鬼子“清剿”时.结局尤为惨烈.只要不肯投降当汉奸的.基本上都是全军覆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