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早春 (八 上)

    第一章 早春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早春(八上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这辈子从沒有任何时候.张寿龄的思维像现在这般混乱过.一会儿想着弟弟用性命换來的中校不能轻易丢下.一会儿又害怕弟弟真的得罪国民党的某个上层人物.稀里糊涂遭到报复.一会儿想着把弟弟带回某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藏起來平平安安渡过此生.一会儿又唯恐耽误了弟弟的前程.而烤全羊和炖鱼的香味儿.又打着滚儿不停地往他鼻孔里头钻.让他的注意力在现实与想象之间不断往來飘移.片刻也难以集中.

        “不管怎样.都得先带着他离开这儿.”当透明的油脂开始顺着羊背往炭火上滴的时候.张寿龄终于咬牙切齿地下定了决心.“一个连军饷都得靠做买卖來赚的地方.能有什么前途不行.拼着事后被老三恨一辈子.等那个红胡子來了之后.我也得当面跟他说清楚.我们家小三子的还沒成年.事情不能由他自己做主.我这个当哥哥的.奉了父命必须带他回家.”

        作为很早就站出來帮父亲支撑门户的当家长兄.张寿龄心里头非常清楚弟弟一条路走到黑的倔强脾气.所以也不想再过多跟张松龄废话.准备直接找喇嘛沟游击队的最高长官红胡子.把自己的态度跟对方挑明.“哪怕是他不愿意放小三子离开.只要我们两个闹僵了吵起來.老三也沒有帮着外人说话的道理.如果红胡子再犯浑打我两拳.老三即便不想离开.也不得不跟着我走了.”

        想到这儿.他嘴角慢慢涌上了一抹冷笑.抓起放在沙滩上的调料包.开始主动帮弟弟往肉上撒辣椒粉.红红的辣椒粉被炭火一撩.立刻滋滋啦啦地冒起了一股青烟.和空气里的肉香混子一起.愈发勾得人馋涎欲滴.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赵天龙从鱼锅旁一跃而起.抽出匕首.迅速在羊背上划了一条口子.一边检视里边的肉质.一边抽动鼻子说道:“已经好了.就是稍微瘦了些.沒办法.春天的羊.沒膘.胖子.你把我刚才洗干净石头片子端过來.咱们两个准备切肉.我估摸着.红队他们也该到了.”

        “嗯.王府到这边沒多远.估计着快了.”张松龄站起身.一边答应着一边举头四下张望.

        话音未落.果然有几匹骏马向这边疾驰而來.跑在最前方的一匹大黑马上.有个干瘦干瘦的小老头朝着张松龄用力挥手.“小胖子.听说你大哥來找你了酒买够了么.要不要我再去拎两坛子过來.”

        “够了.够了.”张松龄非常熟悉地冲对方摆手.“酒早就买下了.肉也烤好了.就等着您來吃了.”

        “等什么等啊.烤好了你们就先吃着.给我留根骨头就行.”老人以与年龄极不相称地利落身手跳下马背.大步流星向炭火旁走.一边走.一边热情地向张寿龄伸出双手.“这位就是张队长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哥哥吧.欢迎.欢迎”

        “哥.这就是我们王队长.大队长王洪.红胡子.王队长.这是我哥.”张松龄赶紧扯了自家哥哥一把.迅速替双方介绍.

        “打扰了.打扰了.”不用自家弟弟介绍.张寿龄也知道來人必是大名鼎鼎的红胡子.大步迎上前.跟对方四手相握.

        很瘦.手上的力气也非常一般.如果事先沒有任何思想准备的话.张寿龄很难将眼前这个干瘦干瘦的小糟老头.跟传说中那个跺一下脚能让半边草原地震的红胡子联系到一起.这让他对成功将弟弟从草原上带走的事情.更多了几分信心.暗自对自己说道:“等喝完了第一碗酒.我就当众跟他提这件事.看他能拿出什么理由來搪塞我.”

        “不像.不像.一点儿都不像.”红胡子哪能猜到张寿龄心里头的弯弯绕.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一边笑呵呵地摇头.“怪不得小郑他们差点把你给当奸细抓起來.实话实说.你和小胖子两个长得可真不太一样.不仔细看.一点儿都看不出是亲哥俩來.”

        “可不是么.大哥长得白白净净.小胖子却黑得就像被烟熏出來的一般.”跟在红胡子身后另外两名游击队员也笑着摇头.

        他们不提.张寿龄自己还真沒太留意.回头再度仔细打量自家弟弟.果然感觉张松龄长得跟离家前的模样差距太大了些.非但肤色黑得有些出奇.眉眼中也透出一股豪侠之气.肩膀比自己足足宽半尺.个头也比自己高出了三寸有余.相比之下.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反而显得文弱白净.好像个两耳不闻天下事的读书郎一般.

        “像的.还是很像的.是小宝他们几个粗心.根本沒往这方面想.”唯恐哥哥受不了红胡子的玩笑.张松龄主动出头帮忙解围.“大伙赶紧都坐吧.肉再烤就老了.”

        说着话.先找了干净石头安排自家哥哥坐下.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蒙古刀.走到炭火前帮入云龙切肉.

        “小家伙居然试图照顾我!呵.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沒经历过”张寿龄被弟弟细腻的举动逗得轻轻摇头.心里却依旧觉得暖哄哄的.仿佛有一个小手炉就揣在胸前.正感慨间.张松龄已经把一块烤熟的羊背肉放在洗干净的石片上递了过來.足足有三指多厚.半尺多长.金灿灿闪着油光.冒着雾气.一下子把他给熏得眼睛也热了起來.

        “这回看出是亲哥俩來了.”“是么.好东西决不能便宜了外人.”游击队员们大声调笑.“抗议”张松龄把最好的一块羊肉分给了自家哥哥.张松龄也不反击.继续给大伙分肉.待每人面前都分到了一块.才放下刀子.端起早已倒满了酒的瓷碗.“今天”

        话沒等说完.已经被张寿龄抢先打断.“我们家老三这些日子在草原上.承蒙大伙照顾.这碗酒.我先干为敬了.”

        “大哥客气了.”红胡子、赵天龙和在座的其他几名游击队员纷纷举起酒碗.向张寿龄遥遥致意.

        一碗酒迅速见了底儿.张寿龄吃了几口羊肉.心中开始酝酿下一句祝酒词.这顿饭虽然是赵天龙请客.但是主动权.他必须牢牢的抓在手里.否则.就很难找到机会跟红胡子挑明了自己的态度.带着弟弟从容脱离游击队这个大“火坑“”.

        “有了.”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又端起第二碗酒.“听老三说.去年他被小鬼子追得走投无路之时.是红爷带着弟兄们救下了他.大恩不敢言谢.我这个做哥哥.再敬大伙一碗.”

        说罢.端起第二碗酒.又是一饮而尽.

        “大哥客气了.真的太客气了.咱们之间真不用说这些客气话.要不是张队长.我们也早就被小鬼子用毒气弹给炸死了”红胡子和赵天龙等人纷纷举起酒碗.陪着又喝了一轮.然后借着几分酒意.自然而然地讲述起张松龄去年如何凭一杆步枪.硬生生拖了小鬼子讨伐队两三天的英雄事迹.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跟外人说.却依旧说得声情并茂.惊心动魄.

        世间做家长的.沒有一个不愿意听别人夸自己孩子的.更何况这些话是出自红胡子、入云龙等难得一见的英雄豪杰之口.张寿龄听着听着.全身上下的血液“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就开始沸腾了起來.回眼再看向自家弟弟.目光中便充满了自豪.

        ‘我弟弟居然救了红胡子.救了入云龙.救了整个喇嘛沟游击队.我弟弟居然一个人就让两车小鬼子手忙脚乱.六神无主.他有这样一身本事.天下又何处去不得即便是跟了共产党呀.我在想什么.在这穷得鸟都不拉屎的地方.他再有本事.又能折腾出什么动静來.’

        狠狠咬了一下舌头尖.张寿龄强迫自己将思维转回“正经”地方.低头再看.石片上的羊肉已经吃了大半儿.不知不觉间.第三碗酒也早喝了个精光.

        早有游击队员殷勤地给他斟满了第四碗酒.一边劝他多喝些.一边绘声绘色地讲起了张松龄的另外一场事迹.“您还不知道吧.咱张队长的枪法.那绝对是沒得说.去年打老毛子那次.我就跟在他屁股后头.隔着一百多米远.对方趴在尸体后头.面前还驾着一挺歪把子.咱们张队长从炮弹坑里探出枪來.乒、乓.只两抢”

        “他那是闯大运.蒙上了.”张寿龄一边替弟弟谦虚.一边大口大口地喝酒.他能看出來.自家弟弟在游击队里头很有人缘.不但得到了红胡子的赏识.其他弟兄也都对弟弟很好.很服气.‘如果我直接说要带老三走.估计红胡子即便舍不得.也不会当场跟我翻脸.但是但是老三今后难免会怨我.入云龙和其他弟兄们估计也会觉得.我这个人自私自利.根本不配当张松龄的大哥.嘶.该怎么说得委婉一些.大伙能不伤和气呢’

        搜肠刮肚.他发现有些事情想得容易.做起來真的很难.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