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早春 (七 中)

    第一章 早春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早春(七中)

        一边说着话.三人一边往集市外边走.路过一个卖木炭的摊子.赵天龙蹲停住脚步.拎起距离自己最近的半袋子木炭在手里估了估重量.笑着询问:“秃子.多少钱.这半袋子我全要了.”

        “龙哥您拿去用好了.什么钱不钱的.”秃头小贩仰起头.满脸媚笑.不等赵天龙摇头拒绝.又迅速换了口风.“当然.如果您真要给的话.这些算您一块二.袋子也归您了.算作添头.”

        这厮作死.闻听此言.张寿龄第一个变了脸色.作为经常到塞外贩货的老行商.草原上木炭应该是什么价钱.他心里清清楚楚.眼看着都快立夏了.哪有马上就要砸在手里的木炭.反而卖出冬天时两倍价钱的道理

        果然.赵天龙被小贩子的奸诈行为激怒.晃着拳头大声威胁.“好你个孙秃子.皮痒了是吧这玩意冬天时才卖五分钱一斤.总才共十來斤的东西.你竟敢要我一块二.”

        令人更惊诧的是.小贩子却一点也不畏惧赵天龙的拳头.向后躲了躲.嬉皮笑脸的解释道:“龙哥.龙哥.您不知道啊.这几天在野地里起伙的人特别多.这木碳都快供不上趟了.所以价钱才一涨再涨.不信.不信你去别人家问问.要是有谁的价钱低于八分.我这袋子碳就白送您.”

        “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那你卖得也太贵了.这么一点儿碳.哪可能有十五斤沉.”赵天龙收起拳头.继续不顾身份地跟卖木炭的小贩子讨价还价.

        站在他旁边的张寿龄听了.少不得把眼珠子又瞪了个溜圆.先前小贩子敢故意拿赵天龙当冤大头宰.已经令他惊诧无比.而大名鼎鼎的入云龙居然耐着性子跟小贩子讨价还价.更是彻底颠覆了他先前的认知.传说中的大侠.不是该扔下几块大洋.拎着东西就走么.怎么连几毛钱的帐也要算个清楚.莫非他这个入云龙是假冒的.可弟弟事先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找他.又怎么可能随手就拉出一个人來就敢冒充入云龙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正迷茫间.又听那秃头小贩子笑着说道:“我的碳都是上好的柏木烧的.当然要比他们都贵一点儿了.不信您拿一块出來闻闻.是不是带着一股子柏树特有的香.”

        “柏木怎么的.老子就不信.这都快立夏了.木炭反而比冬天时还值钱.你自己留着烧暖炕吧.老子找别人去问.”赵天龙终于失去了继续跟小贩纠缠耐心.拔腿作势欲走.

        “龙爷.龙爷.”秃头小贩赶紧一把拉住他的衣袖.低声赔罪.“别走.别走啊.这样.我给您打个七折.八毛钱.八毛钱.袋子也归您了成不”

        “这还“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差不多.”赵天龙的“计谋”得逞.笑呵呵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大洋.丢在对方怀里.“剩下的两毛也换成木炭.你给管理处里头的小家伙们送过去.到了晚上值班时.也好让他们点个火盆.麻利着啊.敢短斤少两的话.仔细我揭你的皮.”

        “哎.哎.我这就去.这就去.”秃头小贩点头哈腰地答应着.收起大洋.又用簸萁从另外一个袋子里铲了满满一簸萁木炭.笑呵呵地送到管理处去了.

        “这孙秃子.做买卖最是奸猾.你要稍不留神.就得被他给坑了.”赵天龙冲着对方的背影又数落了一句.拎着半袋子木炭.继续将客人往湖畔方向领.

        路上遇到卖酒的摊子.他又顺手买了两大坛子烧酒.讨价还价之时.还沒忘了将摊子老板招呼客人品酒粗瓷碗借了几个.然后又在卖熟食的摊位买了酱肉、奶酪、炒米和奶嚼口.顺便花钱租了人家煮东西的大铁锅.将所有吃食都装在锅里.让张松龄用手端着走.

        张寿龄在旁边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中忍不住又是一阵波澜翻滚.弟弟这是究竟交了一群什么样的朋友啊.怎么跟自己想象中沒有半点儿相同.他们好歹也是个扛枪的啊.这自古以來.只有扛枪的敲诈小贩子的道理.谁见过小贩子去主动去糊弄扛枪的啊.难道在当地商贩眼里.八路军游击队.就和普通人一样可以随便糊弄么.如果这样的话.游击队的威信何在.谁又愿意冒着随时被子弹打死的危险.跑到游击队里头來当兵扛枪

        这个问題太复杂.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透.迷迷糊糊地跟被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身后走.迷迷糊糊地來到了月牙湖畔.赵天龙找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停住脚步來.然后在湖边寻了几块淡红色的大石头.信手搭成了灶台状.

        张松龄显然也是轻车熟路.把木炭往灶台里一倒.就蹲下來用在路上随便收集的干草引火.借着木炭还沒烧透的功夫.赵天龙跳到一块半人高的大石头上.双手拢在嘴边.冲着更远处的草地上喊道:“喂.那是谁家的羊啊.捡肉厚的送一头过來.老子今天要招待客人.”

        “知道了”草地上骑着马的牧羊人扯开嗓子回应.弯腰抄起一头绵羊.夹在腋窝下.朝着湖边飞奔.

        湖面上几个操船的百姓听见了.也纷纷靠到岸边.大声替自家招揽生意.“要鱼么龙哥.我这里有刚打上來的.还在船舱里头扑腾呢.”

        “你们自己比比谁的大.捡最大个的送一条过來.”赵天龙点点头.豪爽地答应.顺口又追加了一句.“谁船上带着野葱.也给我送一把过來.还有花椒和大料.都算做添头.我就不另外给钱了.”

        “瞧您说的.一把花椒大料谁还好意思要钱.”船家们答应着.取了一条近三尺长的草鱼.连同野葱、花椒等烧鱼必不可少的调料.一并送上了岸.

        赵天龙从口袋里拿出钱.跟羊和鱼的主人挨个结清了帐.然后从腰间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开始宰羊杀鱼.他的动作非常利索.一看就知道是摆弄这些吃食的行家.转眼间.一只剥掉了皮.去除了内脏.并且用湖水洗得干干净净的绵羊.就架在了通红的炭火上.

        酒徒注:感冒.头疼得厉害.今天就少更些.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