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早春 (六 上)

    第一章 早春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早春(六上)

        “我们这个榷场不会开得太久.估计也再有个一两天.也就该结束了.”见到张松龄和酒井高明两个像商人一样约定把彼此之间的买卖长期做下去.赵天龙突然心里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当.想了想.突然开口插了一句.

        “不妨.不妨.”酒井高明根本沒听出他话里的拒绝之意.笑了笑.轻轻摆手.“我已经想过了.以后咱们之间交易的办法.这个湖畔每逢你们中国农历的初一和十五.都有当地人自发的集市.当我手头备足了货.就偷偷溜到集市上找你们.而张君手头有了我需要的东西.也不妨到集市上摆个摊位.不用每回都亲自來.只要把上次我给你的那个骨头笛子挂在摊位上.我就知道摊位里面是你们的人了.”

        沒想到酒井高明做买卖的态度居然如此坚决.赵天龙一时有点发傻.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才把双方之间的交易与联系就此斩断.而张松龄却在旁边轻轻扯了他一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笑着向酒井高明敲定.“那就下月初一.我在集市上摆了摊位等着接你的货.还是像今天这样以物易物.如果你除了古玩玉器之外沒什么需要买的.我就直接给你现钱好了.”

        “张君最好能帮我找到.如果一时找不到的话.其实茶叶和干蘑菇之类.我还是需要再多帮别人带一些的.但这些东西价格低.咱们之间的买卖要是长久做下去的话.很容易你那边就会出现亏空.”酒井高明点点头.再度郑重强调.

        “我尽量帮忙找就是.”张松龄点头承诺.然后又看似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你确定最近“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咱们之间最近还有很多机会做生意么.要是两家再打起來.我可就沒时间帮你去找鼻烟壶、玉扳指之类的玩意了.”

        “打.拿什么打.反正我们这边最近不会.除非你们游击队主动”酒井高明想都不想.顺口回应.话都说了一半儿了.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泄漏了军事秘密.赶紧用手捂住嘴巴.警觉地看了一眼张松龄.然后苦笑着摇头.“张君.你就不要再给我挖坑了.什么时候打仗.又怎么会是我这种小兵胡子能做得了主的.即便我说最近我们这边不会主动向游击队发起攻击你就真的敢相信么”

        “那可不一定.”张松龄笑着点头.“城里的情况.我们又不是真的两眼一抹黑.把自己掌握的消息跟你提供的消息两相对照一下.不就明白你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不说.我绝对不会说张君你别害我.”酒井高明再度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连连摇头.待把帐篷里的另外三个人都逗得笑了起來.才放下手.摇着头补充道:“上边怎么想.我不清楚.但我自己.绝对不想再跟你们打下去了.沒意义.一点儿意义都沒有.”

        仿佛唯恐别人无法理解自己的真实想法.叹了口气.他又苦笑着补充.“我见过很多勇士.但像上次拿他自己当诱饵.把我们引到盐湖中的那个人.无疑是所有勇士里头最勇敢的一个.其实不用我说.张君可能已经打听到了.他到底给新调來的满蒙特遣分队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要不是我当时跑得快.恐怕现在也已经变成一包骨灰.被关东军总部那边安排轮船.直接运回大阪去了.”

        “活该.谁让你们当时追得那么紧了.”张松龄看了酒井高明一眼.声音里不带半丝怜悯.通过游击队安插在黑石寨城内的眼线.他早就知道老吕至少拉了三十几名鬼子给他自己陪葬.然而当消息从酒井高明处得到确认.心中还是觉得好生快意.

        对待侵略者.不必讲究手段.只要能消灭他们的办法.就该无所不用其极.这一点.张松龄比大队长王洪“残忍”得多.如果不是后者死活不肯答应.他早就把缴获來的毒气弹用迫击炮直接轰进鬼子军营里去了.才不会专门派人上缴到军分区那边.藏在仓库里留着作为将來控诉小鬼子罪行的证据.

        “张君这么说.我很难过.”听出张松龄话语里的幸灾乐祸之意.酒井高明摆摆手.继续叹息着补充.“其实我跟你一样.都是买卖人家出身.即便不來中国打仗.也能凭自己的本事过上很好的日子.可上头要打.要征服中国.我一个当兵的能有什么办法.”

        “怎么会沒办法.你可以开小差啊.随便找个地方躲起來.难道军队为了找你.还能挨家挨户去搜察不成”赵天龙有点儿看不惯酒井高明这种提着屠刀却假装擦眼泪的模样.撇了撇嘴.冷笑着反问.

        “龙爷.你不知道.我们国家那边的情况.我们国家那边.和你们这边真的不太一样.”酒井高明摇摇头.咧着嘴苦笑.“从上到下.叫嚷着要征服中国.要为大和民族开拓生存空间.一叫就是几十年.为了打赢这场战争.老人们捐出了为下葬时准备的衣服.小孩捐出了零花钱.为了表示对战争的支持.甚至连妓女都可以不要钱接待士兵睡觉.我要是开小差的话.即便不被军方抓住枪毙.也会被邻居们揪出來活活打死在街道上.”

        “疯了.简直都疯了.”赵天龙听得目瞪口呆.摇着头.大声斥骂.

        “的确都疯了”酒井高明叹息着表示赞同.“那些当官的打赢了你们.可以继续升官.可以发财.可以得到天皇陛下的接见.普通人呢.谁能保证自己有机会活着看到胜利的那一天么.”

        “沒有.我保证.即便打上一百年.你们也看不到胜利.”赵天龙扬起头.大声宣布答案.“我说酒井.我看你良心未泯.还是找机会退役回家吧.去年沒让冰窟窿冻死你.以后你可不能保证自己的运气一直像去年一样好.”

        “好什么好.我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到现在.每逢阴天.浑身上下的关节都疼得像刀子扎一般!”酒井高明抬头看了看他.继续悲伤的摇头.“我做不了主.我们都做不了主.军部从上到下都是疯子.先说三个月能打赢中国.三个月不成了.又说两年.马上两年就过去了.下一次.不知道他们准备说继续打多少年呢反正你们中国弱.我们日本强.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

        不待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出言驳斥.他又迅速补充.“可即便能赢.又关我什么事情说不定哪天在战场上.张君一颗子弹就打碎了我的脑袋.帝国再怎么辉煌.跟一具尸体能有什么关系”

        “嗤.你这让我怎么说你好呢?.”张松龄被酒井高明悲悲切切的模样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摇摇头.低声安慰.“那你以后打仗时.几尽量不要冲在最前面吧!我虽然认不出对面的人是哪个.总不会放着冲在前面的目标不打.专门瞄着拖在后面应付差事的开枪.”

        “打仗的时候.后边会有人督战!如果我表现太差的话.他们会逼我去做人弹.腰里绑上炸药.直接往你们的阵地上扑.轰隆.以后就再也不用怕死了.”酒井高明又叹了口气.苦笑着站起身.“算了.不说这些了.这也许就是命运吧.烦也沒有用.时候不早了.我得带着货物抓紧时间往回走了.”

        “我去给你拿货.”张松龄赶紧跟着站起來.与酒井高明和三浦太郎一块儿往外走.赵天龙想了想.也迈步跟上.在出帐篷的瞬间.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留下的货物.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唉”

        按照他以往的评判标准.酒井高明和三浦太郎这种人.无疑属于懦夫和败类.可偏偏两个懦夫和败类.为游击队带來了大伙眼下最需要的东西.偏偏两个懦夫败类.把他印象里的小鬼子.从一堆穷凶极恶的符号.变成了一群活生生的人.

        他们居然也怕死.居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打仗.他们居然也会为了捞钱就铤而走险.他们中间居然也有人希望庸庸碌碌的活着.平平安安地走完这一生.

        到底是鬼子中的勇士多一些好.还是像酒井高明这样的懦夫和败类更多一些才好.一时间.赵天龙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有点儿矛盾.“下次战场上遇到.希望你们俩别主动往老子枪口前面钻.”望着对方矮小枯干的背影.他心中默默地祝福.同时用力按了一下腰间的盒子炮.让金属的冰冷驱散自己心中的胡思乱想.

        走在他前面的张松龄三人动作很快.只是逛了五、六个摊位.就凑齐了先前答应给酒井高明的全部货物.价格基本上跟张松龄在帐篷里随口报出的不相上下.质量在整个集市上.也属于绝对上乘.有个别商贩见客人是跟在榷场主事者身后的.还刻意包了一袋子用糯米熬出來的糖糕.免费请大伙品尝.喜得酒井高明和三浦太郎二人眉开眼笑.不断地双手合十.向摊主表示感谢.

        自有负责照看市场的小游击队员过來.请卖了货的摊主们到榷场入口处的市场管理部门去结账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则帮客人将货物打了包.放在了马背上.然后一路护送对方离开了榷场.又往前走了一百多米.两位客人也跳上了坐骑.在抖动缰绳的一瞬间.酒井高明忽然又低下头來.看着张松龄的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张君.你也想办法给自己存些钱吧.这场仗无论谁输谁赢.战后恐怕都会有一段很难过的日子熬.即便军队里一直管饭.家里的长辈和晚辈们.总得有钱去买一口吃的.”

        “我记住了.你也多保重.”张松龄点点头.心中突然涌起了父亲那充满慈爱的面孔.已经快离开家整整两年了.也不知道家里头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自己“死而复生”的消息应该沒传播开吧当地的小鬼子沒找父亲和哥哥麻烦吧唉.都怪该死的小鬼子.

        想到自己被害得有家难回.他忍不住扬起巴掌.朝着战马的屁股狠狠拍了一记.酒井高明的坐骑吃痛.“咴咴咴”发出一连串抗议.撒开四蹄.风驰电掣般跑远了.

        张松龄的思绪也被马蹄声带着飞到了天上.从半空中俯览万重关山.关山之后.是一望无际的华北大平原.自己的家.就在平原的尽头.中原的春天马上要过去了.院子里的那颗杏树.此刻又该结满毛茸茸的小酸球球了吧.

        “怎么了.想家了”发觉张松龄的情绪有些低落.赵天龙关心地询问.

        “有点儿.”张松龄不想对好朋友隐瞒.轻轻点头.“以前每年这个时候.我老家那边.都会组织起一支商队到草原上贩卖货物.以前是我爹带队.后來我爹老了.带不动了.就把带头人的位置传给了我大哥.”

        “那你这几天留意一些.说不定能遇上你哥呢.”赵天龙笑了笑.故意拿话引张松龄开心.

        “很难.”张松龄长长地叹气.不想再说话.随着年龄的增大.阅历的增长.他的头脑也越來越清醒.以前一些原本懵懵懂懂的事情.现在回想起來.总能从中找到或者感悟出更多的东西.就拿去年在张家口遇到自家大伙计赵二的事情來说吧.当时此人对他那么热情.那么宽厚.却从來沒提议让他抽空回家去看看.

        张松龄当时沒察觉出什么.但过后回忆起來.却隐隐感觉出了赵二眼里的疏离.他不希望自己回去.以免现在的身份拖累家人.拖累店铺里的伙计和周围的乡亲.虽然自己现在正做的事情.就是为了他们.就是为了早一些结束他们当亡国奴的日子.

        草原上的春天虽然來得晚一些.但此时此刻.月牙湖上的冰面也早已经融化殆尽.微风将水汽从湖面上吹來.扫过去年冬天曾经被人为焚烧过的地面.竟然在一片焦黑之上.隐隐渲染出几抹绿意.令人一眼看去.竟以为地狱被春风拖回了人间.似梦似真.浑然忘记了身在何处.

        “这个”陪着张松龄在湖边发了一会儿呆.赵天龙又想起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低声提醒.“与小鬼子做生意的事情.最好不要让让太多的人知道.否则.以后难免会产生误会.”

        “我知道.除了你.王队长和郑小宝之外.目前沒有第五个人知道这件事.”张松龄的心绪迅速从远方别拉了回來.点点头.低声答应.

        “你说.你说咱们王队长.王队长会向上面汇报这件事么.上边知道后.会不会觉咱们这样做.太沒有原则.”赵天龙总觉得心里头不安生.继续低声提醒.

        “上次跟王队长说起酒井想做生意时.咱们这边还沒有电报机呢.”张松龄想了想.笑着摇头.“这次酒井高明來得有点儿突然.我也沒來得及跟王队请示.不过买卖已经做完了.请示不请示都沒意义了.如果王队不高兴.或者上级部门对此有不同意见的话.我一个人顶着便是.”

        “什么意思啊.你”赵天龙瞪了他一眼.怒形于色.“有我在.怎么会让你一个人顶着.还是那句话.咱们俩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好.”张松龄伸出手.笑着答应.

        赵天龙将巨大的手掌扬起來.在半空中与他相握.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友情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