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早春 (三 下)

    第一章 早春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早春(三下)

        小王爷白音是个聪明人,虽然听不懂最后那两句商场切口说得是什么意思,却也猜出了张松龄和关里来的老客刚刚做成了一笔大买卖。而自己的出现,恰恰让那位老客误会为是前来竞争的同行,所以才迫不及待地答应了张松龄坚持的价钱。

        “张兄弟真实文武双全啊,非但枪打得好,连做买卖都这么有本事!”想到自己无意间又白白帮了游击队一个大忙,小王爷白音心里立刻就不舒服了起来。没等关里来的那位老客的背影去远,就冷笑着上前拱手。

        “哎哟!”张松龄笑着站起身,拱手相还,“什么风把小王爷给吹来了?刚才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失敬,失敬!”

        嘴巴上说得虽然客气,他的笑容里却半点儿热情都欠奉。仿佛唯恐对方赖在自己的摊子前不走,偷窥到货物的端倪一般。

        说来也怪,别人越是不待见自己,白音的好奇心越盛。故意又往前凑了几步,瞅着柜台后的帐篷门没话找话:“刚才那笔买卖做成了?!你这些本事都是哪学来的?噢,我想起来了!你第一次到黑石寨来刺杀朱县长,就打着前来做买卖的幌子!想必这些迷惑人耳目的手段,都是为了去年那雷霆一击准备的!”

        “小王爷真是个仔细人,居然连我曾经伪装成商贩到黑石寨的事情都能查得到!”张松龄笑了笑,顺着对方口径附和,“当时随便学了点儿皮毛,没想到现在居然还用得上。对了,您老今天来干什么了?有需要买的东西,还是随便逛逛?要买东西您可是得抓紧,甭看这几天来做生意的商贩不少,真正够的上档次的货物却不是很多?!?br />
        话里话外,已经带上了明显的送客之意。小王爷白音听了,心里头却愈发痒得难受,双手扶着货架子,继续东拉西扯,“听说这里热闹,就跑来看看。怎么,张兄弟不欢迎我?”

        “哪能呢?既然是敞开大门做生意,当然没有将客人朝外赶的道理!”张松龄无奈,只好继续静下心来跟对方周旋,“如果有什么看上眼的东西,不妨跟我说一声。我帮你去侃侃价,说不定还能比别人多砍下一成半成来!”

        “暂时还没有,我只是好奇,那里边”绕了半天也没绕到正题上,白音终于沉不住气了,用手指了指张松龄身后的帐篷,压低了声音询问。

        话音未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滚!老子的货即便扔了,也绝不卖给裤裆里没货的二尾子!”(注1)

        小王爷白音愤怒地回头,一张秀气的脸刹那间已经涨成了紫茄子色,“赵天龙,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我两个虽然有仇,但今天怎么说我也是你们游击队的客人!”

        “客人,我们游击队可接待不起您这样的贵客!”赵天龙撇了撇嘴,将他凉在一边,直接把脸转向张松龄,“胖子,这是独立营的李老九李连长,你还记得不?周黑子那厮想从咱们这边赊点儿货去别处贩卖,你看能答应他们不?”

        “行!独立营要赊货,当然没问题!”张松龄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应承,“不过九当家最好先等我一会儿,我刚谈完一笔大买卖,这会儿嗓子眼儿有点干!”

        说着话,悄悄给李老九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自己把白音对付走了,再说做生意的细节。

        不知为何,李老九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尴尬,后退了几步,嘟囔着回应:“那,那就客,客随主便吧。不,不着急。我,正好还需要再买点儿别的东西!”

        说着话,便主动转身为往来时经过的摊位上走。仿佛唯恐留在这里,耽误了白音和张松龄之间的买卖一般。

        赵天龙见状,心中的气愈发不打一处来,伸出蒲扇般的大手,从背后一把将李老九扯了个趔趄,“你不用回避,要回避也应该是某个人才对。他不过是日本人养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跟你讲先来后到!”

        “我,我还是先去别处走走吧!毕,毕竟,白音小王爷比我来得早!”李老九却是烂泥扶不上墙,挣扎着继续往远处走。不清楚三方关系的人看到了,还以为他曾经欠了白音好几万块现大洋一般。

        “赵天龙,你这话说得就有些太过了吧。我跟日本人有合作关系是不假,可那也是为了我麾下的旗众。毕竟我不是你,自己吃饱了,全家都不饿!”小王爷白音也突然有了底气,耸耸肩,冷笑着发起了反击。

        “你?”赵天龙继续冷笑着撇嘴,“你小子做事,什么时候找不到理由!行了,老子懒得跟你废话了!趁老子还能忍得住不拿枪打你之前赶紧滚蛋。我们游击队即便穷死,也不做你的生意!”

        “这事儿你可说得不算!”小王爷白音故意往他身边凑了几步,继续笑呵呵地补充,“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说得不算!怎么,九当家,咱们之间的关系,你们周营长还没告诉王队长他们么?”

        “这,这”李老九最终还是没能跑掉,一边抬起袖子抹汗,一边讪笑向入云龙等人解释,“我们,我们周营长最近有点忙,估计,估计还没来得及告诉游击队这边!”

        “到底怎么回事?李老九,你给我说清楚些!”这回,轮到赵天龙尴尬了。瞪圆了眼睛看着满脸惭愧的李老九,恨不得一巴掌将对方当场拍死。

        “这个,这个”天还没有热起来,李老九脸上的汗水却已经可以洗干净一整套衣服,“嗨,实话跟您说了吧!去年我能顺利带领弟兄们从黑石寨里头突围出来,全靠了小王爷故意放水!近年我们营跟小王爷交手,双方也都没使全力。只是装模做样地打了几场,全当给小鬼子演戏看了!”

        “你”赵天龙心里头这个尴尬啊,就差没找条地缝钻进去了。怪不得周黑碳的独立营在去年蒙受了那么大损失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挡得住装备早已经更换一新的王府卫队。原来双方早就有了勾结!而自己这个被蒙在鼓里的蠢货刚才却还在白音面前不遗余力地替李老九出头,这不是把脸凑上去给人家打还是什么?!

        好在张松龄反应快,看到自己的朋友处境窘迫,立即改变的主意,“哈哈!原来小王爷早就跟周营长有暗中来往啊,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就早把货物拿出来给你看了!既然如此,我这里做得什么买卖,也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小郑,把咱们的货物每样搬一袋子出来,让小王爷帮着掌掌眼!”

        “是!”一直蹲在帐篷里摆弄货样的郑小宝大声答应着,拎出几个大小不同的粗布口袋。带着几分炫耀的表情,逐个解开袋子口的绳索,摆放在白音和李老九两个面前。

        “这是什么?”白音的目光立刻被吸在了最大一个袋子口上,直勾勾地盯着里边像雪一样白,比沙还细的颗粒,惊呼出声。

        “小王爷见多识广,不妨取一点儿放嘴里尝尝!”张松龄笑呵呵地递过一个木头做的汤匙,低声示意。

        白音劈手抢过汤匙,狠狠从口袋里舀出一大勺来,对着晚春的阳光仔细端详。仿佛在鉴赏一种稀世珍宝。过了好久,才又用手指在汤匙中沾了一点儿,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嘴里。

        咸!纯正的咸,丝毫没有海盐和苦涩和湖盐的土腥气,回味中还约略有一点隐约的清香。即便比起在蒙古草原上已经好些年没出现过的青盐,口感也不逊一丝一毫。怪不得先前那个口里来的老客跟张胖子说有多少,他就吃下多少。这年头兵荒马乱,上档次的青盐在市场上早就绝了迹。而张小胖子提供的这东西,完全可以标成青盐里的极品赛珍珠来卖,在旧王公贵族聚集的天津卫,根本不愁找不到买家。(注2)

        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小王爷白音又用湿漉漉的手指沾了一些盐粒,放进嘴里慢慢吮吸?;故谴空南?,回味中略带清香。就像刚刚吃完了一颗话梅糖,从舌尖到喉咙都清爽万分。这可真是能带来滚滚财源的好东西,关键是,,这东西原料成本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凭着自己对游击队的了解,小王爷白音相信,此物的初始原料,就是坝上盐湖中那些脏兮兮,黑乎乎,廉价到可以用来铺路的盐沙。只要豁出去体力,秋天时是在湖面上想挖多少就挖多少。

        “怎么样,开眼界了吧?!”赵天龙终于找回了几分面子,看了满脸惊诧的白音一眼,笑着耸肩,“你再看看其他几个袋子里边的东西,能说出个子午卯酉的话,我就一样送你一袋子!”

        “嗯!让我先瞧瞧!”听到了赵天龙的炫耀,白音的目光终于从“赛珍珠”上头挪开,缓缓落在其他几个已经打开的袋子里。入眼的全是晶莹剔透的立方体,每一颗都是黄豆大小,在阳光的照耀下,宛若水晶般璀璨夺目。

        更令人惊叹得无法合拢嘴巴的是,每一袋子水晶,在阳光下都反射出不同光泽?;蛘叨旎?,或者淡粉,或者天蓝,剔透中透着祥和,祥和中透着宁静与华贵。令人根本不忍心将其放进口中品尝,更甭提当作调料丢进锅中焚琴煮鹤了。

        注1:二尾子,即阴阳人。也指没有种的男人

        注2:青盐,旧青海一带产的岩盐,因为质地优良,口感纯正,一直被视为盐中的高档货。该盐含有许多种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味道好于未经提纯处理的海盐,并有保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