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早春(三 上)

    第二章 早春(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腾!话音未落,白音身后的两名侍卫立刻跳上前来,各自将两支盒子炮拔在了手中,同时用身体牢牢地护住了自家王爷。

        赵小栓被二人的动作吓了一跳,愣了愣,旋即明白了问题出在了哪里。赶紧笑着摆手,“两位兄弟不要紧张,如果我想对你们家王爷不利,又何必当面叫破他的身份,直接把你们三个放过去,然后从背后开枪,不是更容易么?”

        “你,你卑鄙!”两名侍卫没想到还有这种阴险的办法,登时额头上汉珠滚滚,一直紧扣在扳机前的手指却慢慢地松懈了开来。

        “真卑鄙就不会告诉你了!”

        “就是么?既然前来做客,搞得这么剑拔弩张干什么?赶紧把枪收起来吧,要不然让外人看见,还以为我们游击队不懂得招呼客人呢!”哨卡旁的其他游击队员们摊开一直空着的两手,微笑在旁边帮腔。

        小王爷白音不愿让自己贴身侍卫继续丢人,赶紧把二人拨到一边,然后向赵小栓轻轻抱拳,“这位兄弟好眼力,我都打扮成这样子了,居然还是被被你给认了出来。怎么,你家王队长事先就料到我会来做客,所以才特地命令你在这里等着我么?”

        “那倒没有!”赵小栓侧开半步,笑着拱手还礼,“您是这方圆百里数得到的大人物,我平素自然就会多留意些??銮胰ツ昴谴锬酱蠡嵘?,我还曾经在近距离目睹过小王爷的雄姿!”

        “哦!”小王爷白音心里头多少有点儿失落,但很快又因为赵小栓的后半段言辞感到满足了起来。一个普通游击队干部都能时刻把自己的面容记在心上,可见自己这个小王爷在黑石寨一带的影响力有多大。不像那个入云龙,白长了个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却是日本人挂了照片悬赏照样没几个人能认得。

        “小王爷您这回来……?”既然已经叫破了对方的身份,赵小栓也就不继续跟白音兜圈子,犹豫了一下,笑着出言相询。

        “逛逛!我听说月牙湖畔的集市很热闹,随便来逛逛!你们八路军的集市,不会不欢迎我这个王爷吧!”既然对方不是红胡子刻意安排来迎接自己的,小王爷白音就不愿说出自己此行的真实目的,笑了笑,信口敷衍。

        “哪能呢!”赵小栓笑着摇头,“我们队长说了,只要不是怀着恶意前来,无论是谁,都非?;队?!小王爷您的枪……?”

        “把子弹都退出来寄放到这儿!”白音立刻回过头,向自己的两名侍卫下令。然后从腰间和腋下各**出一把精巧的撸子,主动交到赵小栓之手,“就这些了,如果赵中队长不放心,尽管过来搜我的身!”

        “不敢,不敢,已经很是得罪了!”赵小栓赶紧将撸子交给关卡上的战士,然后笑着向白音致歉,“王爷如果有恶意,就不会只带着两名侍卫来了。兄弟我是不敢能违反纪律,才只好照章办事?;骨胪跻土轿恍值芏喽喟?,多多包涵??!”

        一边说着话,他又一边麻利地接过两名侍卫从枪膛里退出来的子弹,转身交给另外一名战士,“都找羊皮袋子装起来,谁也不准乱动。待会儿等两位哥哥离开时再交还给他们,敢缺一粒就罚你们赔十粒?!?br />
        “是!”两名游击队员答应一声,用双手捧着白音的撸子和王府侍卫们的驳壳枪子弹,到哨卡旁的驴车上寄存去了。赵小栓又笑呵呵地转过身,冲着白音做了个请的手势,“小王爷您跟我来!集市就在设湖边上,我亲自带着您过去!”

        “那就有劳赵兄弟了!”白音笑了笑,迈开双腿,与赵小栓并肩而行。

        两名亲卫拉着坐骑,紧紧跟在了白音身后。一边走,一边竖起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唯恐游击队不守规矩,先骗走了自己的和小王爷的枪,然后再痛下杀手。

        事实证明,他们的谨慎纯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沿途陆续又经过了好几处哨卡,当值的士兵看到带路的人是赵小栓,随便问了几句,就把四人给放了过去。仿佛小王爷白音真的就是个随便来闲逛的普通人一般,压根不值得他们浪费过多精力。

        这种淡然态度,让小王爷白音的心情再度跌落到了谷底。在出发之前和前来的路上,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自己如何像一千七百多年前的汉寿亭侯关羽关云长那样,只带了一个周仓就单刀赴会。凭着过人的胆气和赫赫威名,镇住游击队长王胡子等人。让他们明白自己小王爷白音,也绝非一个等闲之辈。有足够的资格,跟他红胡子一道问鼎逐鹿。至少,不输于已经成了晋绥军营长的周黑碳,尽管后者是在为国民政府效力,而他自己则暂时蛰伏在日本人的羽翼之下。

        令小王爷白音万万没想到的是,人家红胡子根本没把他当成重点防范对象。几乎敞开了大门,任他来去自由。甚至连红胡子麾下的一名小头目,都没丝毫没感觉到他的威慑力。虽然后者曾经例行公事地收走了他和身边侍卫的配枪。

        正闷闷地想着,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抬头一看,集市的入口已经到了。很多闻讯赶来做生意的行脚商人正闹哄哄地排在由两根临时竖起来的木头杆子充当的集市大门前,等候负责接待的市场管理人员安排摊位。而集市的里边,则是两排一眼望不到头帐篷,每座帐篷前都支着一个简陋的木头柜台,已经租到的摊位的商贩,把各自带来的货物堆在柜台上,扯开了嗓子大声吆喝,“来看看啊,来看看啊,正宗的洞庄花砖,生津止渴,清热解毒……”

        “湖南八子,如假包换的湖南八子,买一斤送半两,送完为止,晚了可就捞不到了!送完为止,晚了就没有了!”(注1)

        “鲁南大布,鲁南大布,结实抗造,清凉顺滑??!”(注2)

        “灯油,香烟、西洋钉子、东洋仁丹,全是从天津卫洋租界淘弄来的,物美价廉,物美价廉?!?br />
        与外来行商相比,本地的小贩子们的气势明显就弱得多。所出售的物品无非是毛皮、草药、毡子以及鹿茸、黄玉之类,并且都是没经过精细加工的原始状态物品,无论外观还是价格都和外来货差了好大一截。

        “我还以为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呢,不过是小打小闹,跟以往的乡下集市没什么差别!”小王爷白音皱了下眉头,心中暗自鄙夷。

        他这个代理县长只是日本人没有选择的情况临时推出来的傀儡,既指挥不动黑石寨里头的日本鬼子和伪满洲国仆从,也没资格染指城里的各项收入。所以对行商们进不进黑石寨内做生意,也就抱上了无所谓的态度。反正只要红胡子没限制货物流通的方向,他和他旗下的牧民们,就能从月牙湖畔的集市上购买生活必须物资。并且价格或许还比到城里买更实惠些,毕竟红胡子这边只收一成半的税,远远低于城里,更不会巧立名目对商贩们敲诈勒索,增加他们的交易成本。

        他之所以对集市内部的详情感兴趣,是想估算一下游击队能从这个集市上得到多少收益。眼下斯琴这个站在游击队背后的最大金主去了重庆,乌旗叶特右旗的牧民们也在去年的战争中蒙受了不小的损失,能让游击队继续生存下去的,只剩下了集市上税收。如果这个集市开得非常兴旺,则意味着游击队有了发展壮大的本钱??烧昭巯抡飧鲅用??红胡子能到手的资金顶多也就是跟往年黑石寨内一个月的商税持平,甚至在扣除成本后,还达不到同样的数额,实在有些白费心机。

        带着几分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态,他继续信步往市场里边逛。越逛,越坚信红胡子这回很可能是在赔本做吆喝。直到走到市场深处,已经没多少客人问津的偏僻摊位,才有了一个比较意外的发现。有名商队头领打扮的外来老客,将手指笼在袖子里,正在跟一名又黑又壮的胖子讨价还价。双方显然在价格方面谈得不太愉快,各自将眼睛瞪的滚圆,豆大的汗珠在额头上滚滚而出。

        “姓张的居然还会做生意??!”对于那个多次走进自己梦境的黑胖子张松龄,白音心里印象极深??觳娇柯9?,试图看一眼双方正在交易什么。

        谁料那名口里来的老客听见了他的脚步声,立刻警觉地扭过了头。旋即把左手压在了正在跟张松龄进行袖中勾搭的右手上,大声说道:“成交,就这个价,你手中的现货,只要能保证成色跟先前看到的一样,有多少我吃下多少!”

        “徐老板真是个爽快人!”张松龄抬头看了正在伸着脖子向自己靠近的白音一眼,脸色微微一愣,随即又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商业伙伴身上,“货物都在我身后的这几座帐篷里,你可以自己挨个袋子检验?;厝ズ笕绻泛玫幕?,下次再来,我就给您打九五折。如果能把我需要的货物带来,我再多给您打一折,八五!”

        “为人不能失言!”仿佛唯恐张松龄反悔一般,徐老板立刻敲砖钉脚。

        “吐口吐沫砸个坑!我家四口人,说出的话不能吞回去!”张松龄又笑了笑,熟练地以买卖人家切口回应。(注3)

        注1:洞庄花砖、湖南八子,都是砖茶中品色比较高的上品。商贩们通常把其他地方产的砖茶,也冒称这两种货物,以示自己的货物上档次。

        注2:鲁南大布,鲁绸,因为比苏绸厚而价格稍低,但相对比较耐磨。在草原牧民眼里,反而成了比苏绸更受欢迎奢侈品。

        注3:为人不能失言,人字和言字放在一起是信字。吐口吐沫砸个坑,我家四口人……谜底也是信字。这两句都是旧时小商贩常用切口。通常用在协议答成时作为誓约重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