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十 下)

    第四章 兄弟 (十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327章兄弟(十下)

        “轰轰轰”一辆霍克B-20咆哮着穿过一望无际的雪野猛地横在了正在疾驰中的马队正前方(注1)

        “唏嘘嘘”跑在队伍最前面的一匹枣红色军马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猛地扬起前蹄在雪地上踉踉跄跄地斜着滑出了四五米远才勉强沒有撞在越野车上

        枣红马背上的骑手被颠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还沒等他从马鞍上跳下來B20的车门已经被人用里边用力推开军统五虎上将之一察绥站站长马汉三铁青着脸盯着他的眼睛厉声喝问:“中尉彭学文未经准许擅自离队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站长么”

        “老老师”彭学文不敢顶嘴望着马汉三满脸祈求

        “回去”马汉三的心肠根本不为他的求肯所动眉头挑了挑毫不犹豫地命令“到城里后你自己进入禁闭室反省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再出來见我”

        “老师”彭学文急得脑门上都开始冒烟了上前半步用力扯住马汉三的衣袖“老师您不能这样我是察北行政公署专员他们他们都是我的部下我的兄弟啊”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那察北行政公署专员本來就是个障人耳目的临时职务自从你把斯琴护送到五原城之日起就已经自动解除了”马汉三冷冷地横了他一眼继续大声说道“还有你的察绥分站副站长职务从现在起也无限期停止你们几个”

        把头一转他恶狠狠地看向大齐、老余等平素归彭学文调遣的军统精锐“你们几个今天的事情是奉命而行我不会追究但从现在起你们几个都归我直接指挥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无权命令你们替他做任何事情”

        “是”大齐、老余等人同情地看了一眼彭学文慢慢拨转马头

        “你怎么能这样”彭学文将拳头捏了又捏最终还是忍无可忍转过身大步走向自己的坐骑“怎么说他们也是中国人即便你再不喜欢他们在他们跟小鬼子拼命的时候不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也就够了总不能帮小鬼子在他们背后捅刀子”

        “你说什么”马汉三大怒追上去再度挡在彭学文的面前一双斜眼里放出两道迫人的寒光“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说就说”尽管彭学文对自己的授业恩师一直敬重有加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也被激得不管不顾了起來“德王的使者那边根本不需要我去监视傅作义既然敢把他的行踪公之于众就是摆明了不会跟德王达成任何妥协您之所以把我给留下來就是认为归途中肯定会有危险就是不希望我”

        “啪”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彭学文的脸上打断了他的叫嚣军统局五虎上将之一察绥分站站长马汉三指着自己的得意门生乌青的嘴唇不住颤抖“你你从哪得出來的这种结论证据呢有本事你把证据给我拿出來拿不出來的话休怪我翻脸无情”

        “我我”彭学文捂着脸后退了几步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的恩师证据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军统方面怎么可能会留下任何证据!可明明沒有任何重要任务师父为何非要编造借口把自己从东返的队伍里硬给拉出來明明在三天前留在黑石寨的独立营已经成功突围并且第一时间就分别向军统察绥分站和晋绥军第二百一十一旅发了平安电报为什么自己直到半个小时之前才从晋绥军的参谋那里辗转得到了相关消息军统察绥分站上下为什么把相关电报给藏了起來为什么别人不瞒偏偏要瞒着自己这个副站长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他们这样做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已经走到了远处的大齐和老余等军统精锐听到了耳光声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纷纷磕打马镫将坐骑带向更远的方位有些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彭副站长是马站长的关门弟子无论怎么胡闹都有马站长这个师父给兜着自己背后可沒有一个五虎上将做靠山还是少跟着搀和为妙

        “不服气是吧”被彭学文眼睛里的失望看得心烦意乱马汉三把心一横继续说道“不服气你尽管拿出证据來反驳我要不然就想办法搬掉我这个站长自己当察绥站的家否则只要我马汉三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想救我的朋友”彭学文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夺眶而出马汉三不仅是将他带进入军统的领路人而且还救过他的命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跟自己的师父硬顶然而张松龄和周黑碳他们已经走了快一个星期了自己如果不尽快追上去告诉前方可能会有陷阱的话今后无论在阳世还是阴间自己都无法再跟他们做兄弟了

        “那只是你的胡乱猜测沒有任何凭据况且即便你现在追过去也不可能在到达黑石寨之前追上他们!”马汉三叹了口气声音稍稍放缓“我可以向你保证到目前为止我沒对他们动用过任何非常手段如果你连我也不相信的话也好办直接拔出你的枪來给我一下就行了这样咱们师徒两个就恩断义绝了今后你再闯出什么祸來也不会牵连到我这个师父”

        “师父”彭学文绝望地叫喊了一声眼泪直接淌了满脸在上级、师恩和纪律的三重压力下他再也支撑不住了只能选择放弃放弃自己那些无凭无据的猜测放弃自己心中那些一直无法割舍掉的东西

        “回吧”马汉三又叹了口气伸手拍了下彭学文的肩膀既然身为特工就不能再有普通人的那些麻烦情感这是关门弟子身上的唯一青涩之处自己这个当师父的有责任逼迫他尽快成熟起來“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像个什么样子等德王的信使离开我就准许你回察哈尔那边去你那几个朋友都不是短命相不会那么容易出事”

        “嗯”彭学文低低的回应了一声无奈地回头泪眼朦胧中又看到张松龄那张胖胖的笑脸在云端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信任

        注1:霍克B-20德制越野车国民zhèngfǔ曾经购买过一批武汉会战中邱清泉的座驾便是此车(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