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十 中)

    第四章 兄弟 (十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十中)

        “你去到冰墙后搜捡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被遗漏的线索!”三井橘树一边上上下下打量着素有窝囊废之名的二等兵酒井,一边板着脸吩咐。

        这是一个相貌和身材都很普通的家伙,普通到只要不刻意去找,即便他就站在你身边,你都有可能忽略他的存在。唯一略微显得与众不同的是他那双占满了油腻和污渍的手,虽然手背上面全是冻疮和裂口,但十根手指的指甲,却修剪打磨得非常整齐”“小说章节更新最快。不像其他底层士兵那样,指甲长了通常是拿牙齿去啃。

        至于冻疮和裂口的形成原因,三井橘树不用想也能猜到。大日本帝**队里头素来就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老兵欺负新兵,上级欺负下级,乃为常态。像酒井高明这种曾经当过军官又因为犯了错误被打落尘埃的,更是所有人欺负和报复的最佳目标。有了脏活累活第一个要落在他头上,休息时所在小分队的热水干柴,也一定会由他来全包。甚至别的小分队的人,有事没事儿也可以过来踢他两脚,反正不欺负白不欺负,就凭这家伙官越做越小的本领,这辈子都不用怕他将来报复。

        三井橘树没兴趣干涉这几天都是谁欺负了二等兵酒井高明,更没兴趣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整个帝**队的传统。相反,他和部队里的大多数军官yi艳g,坚信森严的等级和歧视弱者的传统,可以成为逼迫士兵们拼命上进的动力。想早点儿摆脱被所有人欺负的日子?没问题,战场上每次都冲锋在第一线就行了!只要立了功晋升了军衔,自然就轮到你去欺负军衔比你还低的人。

        他感兴趣的是酒井高明那随遇而安的心态。都倒霉成这般模样了,居然还有心情去修理手指甲。据他所知,凡是心态坚毅到如此地步的人,要么是大智大勇之辈,将来得到机会定然能够一飞冲天。要么就是天生的智力缺陷,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对于其他有外部施加过来任何磨难和痛苦,都可以甘之如饴。

        酒井高明非??赡苁粲诤笠恢?,明知道今天是自己难得的一个改变处境机会,居然一点儿也不懂得珍惜。只是随随便便在冰墙后的中国士兵尸体中间翻了翻,就拿着两块被硝烟熏得几乎看不出颜色的破布走了回来,“报告长官。已经搜捡完毕。敌人当中有一部分是来自晋绥军,这是他们的”

        “八嘎!”没等酒井高明把话说完,三井橘树举起带鞘的军刀,兜头就是一记棒喝,“这些废话还用得到你说,没和他们交上火之前,我在望远镜里头早就看到了!”

        酒井高明被打了个趔趄,捂着脸看向暴怒中的上司,眼睛里充满了委屈,“我,我的话还没说完。另外,另外一部分人应该是八路军游击队。他们虽然也穿了晋绥军的冬装,衣服上的臂章和胸章却都已经扯掉了!”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qingchu!”知道自己打错了人,三井橘树不愿意向一个二等兵道歉,愣了愣,低声抱怨。

        酒井高明又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嘟嘟囔囔地说道:“属下,属下说话啰嗦,请,请长官原谅!”

        “行了,我不计较这些!”三井高明摆了摆手,故作大度的表态,“只要你能把问题解释qingchu就行,至于啰嗦不罗嗦,那是你的个人习惯。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了!接着说,你是怎么确定另外的人来自八路军游击队的,就凭着他们军服上没有臂章,这个证据,有点儿太单薄了吧!”

        ‘我连他们是谁都能猜到,就不告诉你!’酒井高明肚子里悄悄嘀咕了一句,然后张开手,托起两片不同的碎布,“这块是晋绥军的臂章,是第三十五军,傅作义的军队。另外一片,是军服上的布片,同样是在臂章的位置,用墨水画了个四个字!”

        “18ga”字写得歪歪斜斜,特别是英文部分,只能勉强算作形似。但落在三井橘树这种在中国驻扎多年的老鬼子眼里,依旧能qingchu地看出这是中国方面第十八集团军的标识。与脑子里的绝密电报互相印证之后,愈发加深了他认为这支部队里边有大猎物的观点。

        “就这些?”带着几分赞赏的意味,他重新打量了酒井高明一番,再度考校。

        “就这些了!”酒井高明再度用实际行动,说明了什么叫做烂泥扶不上墙。点点头,瓮声瓮气地回应。

        三井橘树举起指挥刀,又狠狠抽了他一下,竖起眼睛喝问,“酒井二等兵,请端正你的态度!地面上那些枪,难道也是随便一支中**队就可以拥有的么?!”

        “这,这个”酒井高明捂着被抽肿的脸蹲下去,从地上捡起半支被手雷炸碎了的中正式?!罢馐侵姓?,重庆方面刚刚配备给部队的枪支。我认为长官已经注意到了,所以,所以刚才才没有提!”

        “我是让你找线索,而不是让你猜我已经注意到了哪些!”三井橘树瞪了他一眼,对这个滚刀肉真的感觉有点儿无力,“再去找,把你发现的东西都汇报给我。别管我注意到了哪些,也别管其他人注意到了什么!”

        “嗨依!”酒井高明答应一声,像狗yi艳g撅着屁股趴在雪地上,来回搜捡。为了不再挨上司的抽,也为了能早日摆脱眼下谁见了谁都欺负的处境,这一回,他真的表现得非常认真。非但将散落在冰墙后的一些零碎物品给找了回来,而且还将冰墙附近雪地中的马蹄痕迹,挨个用手指量了个遍。

        有两对儿马蹄印明显与其他马蹄印不同。熟知黑石寨附近各方情况和自家前任上司倒霉历史的酒井高明愣了愣,眼前迅速闪过一张胖胖的笑脸。是那个中国神枪手,只有他,才骑着大日本帝国专门培养的良种战马。那原本是藤田纯二赠给红胡子的,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红胡子又送给了姓张的神枪手。上一回藤田纯二带着大伙去讨伐八路军游击队,半路上就被骑着东洋大白马的神枪手和另外一名草原独行大盗,折腾得寝食难安。直到最后,也没能成功靠近游击队的驻地。

        东洋马朝北偏东方向走了,另外一组骑手的去向是北偏西。两组马蹄痕迹之间,差不多呈现七十度左右的夹角。如果三井橘树带兵去追,在这种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即便有汽车帮忙,也顶多追上其中一路,从而让另外一路得到机会逃出生天。除非,三井橘树也把麾下的士兵一分为二??赡茄?,万一前方有其他中国人带兵接应,其中一路追兵就有可能连人带汽车一块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雪野当中。

        “看完没有,你又有什么新发现?”迟迟看不到酒井高明把腰直起来,三井橘树不耐烦的追问。

        “发现,发现了两颗五角星!”酒井高明赶紧站起身,献宝一般将两枚炸得残缺不全的五角星用双手捧给自家上司,“这证明,其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八路军游击队。傅作义一直与八路有合作,而黑石寨这边的八路军游击队,和马贼们的guānxi一向很好!”

        “马贼?怎么又出来马贼了,不是晋绥军么?”三井橘树皱了下眉头,大声追问。

        “原本是马贼,后来被晋绥军给招安了!”酒井高明这回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表现了,整理了一下思路,将黑狼帮的历史、现状以及周黑碳带人如何偷袭了县城,又如何凭着这场功劳洗白了身份的经历,滔滔不绝地说给三井橘树听。

        有些内容,三井橘树曾经tongguo其他渠道了解过,有些内容,却是三井橘树第一次听说。综合起来之后,他心里头愈发对猎物感兴趣,“那你认为,周黑碳会不会就在逃命的队伍里边?!”

        “这个”酒井高明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应,“属下不太qingchu!但是根据黑石寨里的百姓说,周黑碳前一段时间的确不在城里?!?br />
        “他去了五原!”三井橘树点点头,主动给出正确答案,“应该是听说我带兵收复了黑石寨,才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另外一伙人呢,你认为带头的应该是谁?据满洲军的士兵汇报,里边有一个拿着瓦尔特手枪的,年龄四、五十岁左右?;崾呛旌颖救嗣??”

        “前几天带领游击队洗劫清水开拓团的,据说是红胡子本人!”酒井高明想了想,轻轻摇头?!爸劣趐38手枪,未必只有高级军官才会佩戴。有可能是凑巧得到了一把,也有可能,是傅作义那边为了拉拢他们而赠送!”

        “那至少证明,此人有被傅作义拉拢的价值!”被一个二等兵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提出了不同意见,三井橘树非常不高兴地反驳。

        酒井高明不敢再坚持了,低着头继续看地面上的马蹄痕迹。据满洲军的那帮软骨头们说,昨晚的敌人队伍当中的确有一匹东洋大白马,马背上的骑手好像生了病,多亏了其他人的拼死?;?,才冲出了包围圈。

        那应该就是姓张的神枪手,一个中国商贩的儿子。在酒井高明认识的所有中国人当中,他几乎是唯一一个,既不对自己曲意逢迎,又对自己不是特别敌视的。如果两国不打仗的话,酒井高明相信,自己很容易跟对方成为朋友,或者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还有其他发现?”听不到对方亲口承认错误,三井橘树心里愈发恼怒。连最基本的尊卑概念都没有,怪不得混了这么多年还是个二等兵?;罡?!也就是此人以前的上司心软,要是此人落在自己手里,早就派出去做“玉碎”攻击了,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还,还有”酒井高明被吓了一哆嗦,赶紧开口替自己刚才的沉默找理由,“敌人,敌人在这里分了兵,一路去了西北,一路去了北偏东方向?!?br />
        “还用你说!”三井橘树撇着嘴数落,压根儿想不起来,刚才是谁要求对方不要管别人发现了什么,有多少发现就汇报多少发现的。

        “去西北边的人多,去东北边的人少?!敝灰辉侔ご?,酒井高明便不在乎自己委屈不委屈?!暗腥耸窃诙某す俨换岱直プ?,所以想用这种办法,给其中一路人制造逃生希望!”

        “废话!”三井橘树继续撇嘴,虽然心里头,已经认同了废物酒井的观点。为了保证追击速度,汽车上只有大日本帝国士兵,没有满洲军仆从。这样,他手中的兵力就稍显单薄了些。集中起来追杀敌人绰绰有余,万一分成两部分,就很可能被反咬一口。

        “你以后不用去擦汽车了,就跟在我身边!我身边需要一个对以前情况非常了解的人!”又瞪了胆小猥琐的酒井高明一眼,他继续说道,“如果你表现令人满意,我会考虑向上级打报告,撤消对你的处分!”

        “谢谢长官!”酒井高明喜出望外,赶紧鞠躬致谢。三井橘树笑着摇了摇头,再度补充,“但是如果你被我发现还是像原先那样天天混日子的话,我绝对不会再留着你在队伍里影响士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应该mingbái!”

        “属下mingbái,属下mingbái。请长官看我今后的表现!”酒井高明打了个冷战,立刻大声表态?;姑坏人幕耙袈湎?,三井橘树已经把第一个考验摆在了他的面前,“那你说说,咱们不分兵的话,应该追向哪边?”

        “这?”酒井高明愣了愣,眼前迅速闪过张松龄那年青的笑脸?;褂?,手中那支隔着两百米弹无虚发的步枪。虽然此人据说生了病,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他的病情一定就会影响到枪法的准头。想到这一层,酒井高明的心里立刻就有了答案,用手指了指通往西北方的马蹄印,大声回应,“属下建议追这边,这边人多,应该能抓到大家伙!”

        “不,这边!”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三井高明将手中佐官刀,遥遥地指往了另外一个方向?!八腥松铣?,追人少的这边!天黑之前,不管他们想去哪里,一定要将他们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