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九下)

        突然而来的冬雪,非但压熄了草原上的火灾,使得逃生者的道路越发艰难。

        疲惫不堪的战马驮着主人摇摇晃晃地走在雪野上,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钉过铁掌的马蹄特别容易打滑,草原上本来对马腿构不成人任何wēixié的碎石块和鼠洞,被老天爷覆盖上数厘米深的一层积雪之后,也变成了一个个天然的陷阱”“。战马只要踩上又冷又滑石块,,就会被石块滑个趔趄。如果不幸踩入鼠洞,下场则更是惨不忍睹。不仅会将背上的主人狠狠地甩出老远,还可能连马腿都被别断,再也无法活着离开这片白色shijiè。

        独立营和游击队的战士们原本都带了充足的备用坐骑,然而昨天傍晚那场袭击来得实在太突然,逼得他们不得不选择全力突围。非但多余的坐骑都落到了敌人之手,连干粮和弹药也只剩下了随身携带的那很少一部分。勉强对付了一顿晚餐和一顿早餐之后,就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边缘。

        更令大伙感到绝望的是留在背后的马蹄印,蜿蜒曲折,从脚下一直延伸到今天早晨大伙出发之处,在平整得如同一张白纸般的雪野上,显得格外醒目。任何长着眼睛的对手,都能顺着马蹄印找出他们的行踪,即便暂时不敢靠得太近,也绝不可能追丢方向。

        当太阳升到头顶高度,大伙找了一片树林的边缘停下来,引火取暖。没受伤的人主动提着枪分散开,四下寻找机会猎取野兔、灰鼠等可能在下雪天出来觅食的小动物,为队伍缓解燃眉之急。轻伤员们也钻入树林从积雪下翻检出相对干燥的树枝,让火堆能维持到每个人都烤暖身体。那些重伤号们,则被大伙抬到了靠火堆最近的地方,用勉强融化开的雪水清洗伤口。这是同伴们唯一能提供的救助,谁也不知道能起到多大效果,但至少能让他们走得时候,还保留着作为人类的尊严。

        “这么下去,早晚会被敌人追上,除非小鬼子被冻怕了,根本就不愿意追!”第二百一十一师独立营营长周黑碳走到火堆旁,将一把行军水壶交到了八路军黑石游击大队副大队长吕风之手。

        壶里边装的是上好的杏花村,还剩下一小半儿。周黑碳在离开五原之前,曾经采购了很多。本以为可以带回去给独立营的其他骨干们开开洋荤,只可惜没等运到目的地,就遭遇了埋伏。所有美酒也与其他补给品yi艳g,白白地丢给了伪军,只剩下了他无意间挂在马鞍后的这壶。

        副大队长吕风用右手接过水壶,倒了一些在毛巾上,然后用蘸了酒水毛巾按住自己左肩膀处的伤口。有股**辣的刺痛立刻从伤口蔓延到了全身,他低下头,轻轻倒吸冷气,“嘶”,手却不肯松开,尽力让白酒不要lang费。

        “让我看看!”见吕风疼得连汗都冒出来了,周黑碳蹲下去,主动帮忙检查伤口。子弹的位置有点儿低,并且没有形成贯穿伤。以眼下手头的工具和条件,根本不可能将其挖出来?!坝械愣榉?!”他又倒了些白酒,继续擦拭伤口处淌出来的,已经开始发黑的血液,“不过有疤瘌叔在,也不至于留下什么后患。你甭看他只是个蒙古大夫,但是跟红伤打了一辈子交道,水平未见比那些西洋大夫”

        “别lang费了!给其他弟兄也留点儿!”吕风摆摆手,低声打断周黑碳的安慰?!懊簧说侥谠?,我自己能感觉得出来。好在眼下还是冬天!”

        “应该还够用!”周黑碳拿着行军水壶在耳边晃了晃,然后顺手将其交给自己麾下的一名心腹,“你拿去给弟兄们擦,每人一次,谁也不准多用!”

        “是!”那名弟兄站起身,领命而去。

        周黑碳又想了想,继续说道:“咱们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小鬼子万一循着雪地上的脚印儿追过来,大伙谁都跑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吕风笑了笑,抬起头来追问,脸上的表情非常坦诚。

        周黑碳立刻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侧开头,抓起一根干树枝反复在火堆上搅动。猛然跃起的火苗照亮了他棱角分明的面孔,也照亮了眼睛中隐藏的不甘与惭愧。好不容易才谋上了一个正规军营长的位子,却连屁股都没坐热,就又成了光杆司令?;涣怂?,也不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

        副大队长吕风已经过了耳顺之年,很容易就猜出了周黑碳的真实想法,叹了口气,主动提议:“把你在沙漠中藏身处的地图给我一份,然后咱们分开走吧!这样,至少还能剩下一路!”

        “那,那怎么好!你们,你们游击队本来人就少。对,对附近的地形也没我们独立营熟!”周黑碳立刻激动起来,一边摆着手大声反驳,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朝赵天龙那边瞄。

        赵天龙却仿佛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般,只是皱了下眉头,就抓着一把雪,继续努力擦拭张松龄的额头。后者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总共醒来过五次。最后一次持续了大约一刻钟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大伙目前的处境,主动要求为队伍减轻负担。赵天龙用一记砍在脖颈后的手刀回应了他,然后便将他左手的腕子用皮索与自己的右手腕子连在了一起,再也没有分开。

        “别大声嚷嚷了,影响士气!”副大队长吕风拉了周黑碳一把,大声提醒,“分兵是不得已的事情,相信队伍中的每个人都能理解!等会儿吃完了饭,你就带着自己的人先走。把地图给我留一份就行,如果没有地图,就用树枝在雪地上临时帮我画一张。我找几个人记下来,然后就立刻擦掉!”

        “有,有!我这就找出来给你!”周黑碳再度蹲下身,以极小的声音回应。随即,解开腰间的皮带,用刀子割裂,从中取出一张打成了卷的羊皮?!罢馐俏乙潜捕吕吹?,专门为了应对今天这种情况。如果小鬼子没追上您,您就从这里一直向北,先过了大潢水,从这里折向东。从松鼠山下进入沙漠,再继续向东,见了一片红色的戈壁,再转向北。然后可以见到两处小水泡子。从那里向西北折,大约四十里之后,有片绿洲,然后再”

        “我带着所有重伤号留下打阻击!”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将地图抢走,“我带着所有重伤员留在这儿,帮大伙争取时间。你们一起走,免得再遇上别的敌人,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周黑碳低下头去,看见说话的是一名姓韩的游击队员。此人被子弹打穿了小腿肚子,伤得并不算严重。尤其是在冬天,伤口很难感染的情况下。

        这让周黑碳觉得很尴尬,压根提不起勇气将地图抢回,“我,我也希望大伙尽量一起走。但是,但是”

        “韩林,别胡闹,把地图给我!”副大队长吕风伸出手去,及时替周黑碳解围,“即便一起走,再遇到敌人,咱们也没力气反击。分开的话,好歹还能让敌人迷惑一下,不知道该往哪边追!”

        “可是?”游击队员韩林犹豫着,迟迟不愿将地图交回。另外一名躺在火堆旁的伤号将地图从他的手中抢走,奋力丢回吕风怀中,“别可是了。吕队长和周营长他们说得有道理。按照绿林规矩,大伙也该这么办!”

        此人隶属于独立营,是周黑碳的心腹,自然会做出对自家更有利的选择。游击队员韩林勃然大怒,正要出言反驳,耳畔却又传来对方坚定的声音,“你腿上的伤不重,跟着吕队长他们走,老子留下来替你们打阻击。反正老子都这样了,逃出去也未必能多活几天,还不如留下来拉几个垫背的!”

        “我留下!”一名受了重伤的游击队员喊了一声,然后和昂起头,将本该洗伤口的烈酒倒进了嘴里。

        “老子不走了,就在这里杀个痛快!”一名马贼将酒壶抢过去,自己狠狠抿了一口,然后传给下一名伤员。

        “阻击得打,兵也得分!”接到酒壶的人笑着点头,仿佛在约定下一次聚会的时间般,热切地说道。

        “腾出几匹马来给受了轻伤的,大伙也能走得快一些!”

        “这地方风景不错!老子走累了,真的累了!”

        躺在火堆旁的重伤号们纷纷开口,替两家上司做出对双方都有利的选择。这种情况下,继续要求袍泽们带着自己逃生,等同于拉着袍泽们跟自己一道去死。无论是游击队的战士,还是前草原马贼,都不会做出如此无耻的选择。虽然只要他们不开口,zhouwéi的人绝对不会主动抛下他们。

        周黑碳和吕风互相看了看,咬着牙决定接受重伤员们的要求“把手雷都留下!每个人给他们凑五十发子弹!”

        “等会儿大伙吃过了饭,用雪在附近堆一堵墙,然后在浇上冷水,做个冰掩体给他们!”

        “战马留三匹,干粮给他们留够两天吃的。万一小鬼子没追过来,他们也有机会离开!”.

        “”

        二人相互补充着,努力为留下来打阻击的伤员们创造最好的条件。谁也不提今后会替伤员们报仇的话,仿佛后者真的像他们希望的那样,还有机会被小鬼子错过一般。

        “等今后有了机会,老子绝不放过姓彭的和他那个师父!”唯一承诺来自周黑碳,在即将与游击队分别之前,他举着手对天发誓。

        吕风和赵天龙看了他一眼,谁也没有回话。昨天敌人埋伏得那么巧,若说不是提前得到了大伙即将经过的消息,根本没有可能。而对大伙行踪知道最qingchu的,只有晋绥军总部和军统晋绥分站。恰恰在上路之前,马汉三又特意将彭学文给追了回去。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提查明真相和报仇。分开之后,两支队伍都竭尽全力往远方赶。当天下午,他们分别在大约三十里之外的不同位置,听见了手雷的爆炸声。蓦然回首,看见一条彩色的巨龙,在苍茫的大地上一跃而起,翻滚飞腾!

        那条龙永远不会死去。一道永生的,还有草原上那些高傲的灵魂!无论他们是马贼,还是战士。无论他们是蒙古人,还是汉人,无论他们在热血流尽前有过什么信仰!

        酒徒注:今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一年前,酒徒在网上连载了这部小说。转眼已经过百万字,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酒徒其实只想说一句话,当年那些以生命捍卫过华夏的人,都值得我们敬仰,无分民族,亦无分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