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八 中)

    第四章 兄弟 (八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八中)

        亲眼目睹了一场长亭送别.无论是独立营的弟兄.还是游击队的战士.每个人心里都觉得甜丝丝的.仿佛被送别不仅仅是赵天龙.还包括他们当中的每一个.而站在远处依依挥手的几个女子里头.也有一个凝望的目标是他们自己一般.

        除了甜蜜之外.就是一抹无法抹去酸意了.仗着跟赵天龙关系熟.周黑碳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出言调侃.“我说龙哥.你准备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看样子用不了几天了吧!上门提亲的聘礼准备好了沒有.如果沒有的话.兄弟帮你凑一份子.”

        “不急.不急.怎么着也得等斯琴从重庆回來.”明知道对方是在拿自己开涮.赵天龙依旧不愠不火地回应.“如果那时我手头紧.说不定真的要找你借一点儿.谁让我认识的朋友里边.只有你一个有钱人呢.”

        “我呸.”一番唇枪舌剑都扎在了棉花上.周黑碳甭提有多憋得慌了.狠狠冲地上吐了口吐沫.大声叫嚷.“你可真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沒钱时记得我这个朋友.娶媳妇时怎么不捎着我一道呢”

        “也行啊.斯琴身边那两个小姑娘.荷叶和藕枝.你看上哪一个了.要不我跟斯琴去说说.把两个都让你娶了.”赵天龙正值春风得意.嘴巴也变得非常灵活.顺着周黑碳的话头.轻而易举地将其挤兑得沒了脾气.

        两个侍女虽然都是美人胚子.身份却属于王府的私奴.虽然斯琴不会真的将她们姐妹当奴隶看.可按照草原上的传统.这两个女孩的丈夫.却必须是王府里面高级仆从.当现任的老管家和帐房亡故之后.理所当然地接替王府的管家、帐房之类重要岗位.将來她们的儿子.女儿.则是小王爷的伴当.贴身丫鬟.如此一辈传一辈.世代都要比王爷夫妇低一头.

        周黑碳好歹也是晋绥军的营长了.自然不肯为了娶个美女投身王府去给斯琴当管家.鼓着腮帮子运了好半天气.才恶狠狠威胁了一句.“你.你甭得意.等着.等你娶她过门那一天.我一定会带齐了兄弟去凑热闹.”

        “好啊.我还正愁自己这边沒什么亲戚朋友呢.你把一个营的弟兄都带來正好.大不了.我围着月牙湖摆流水席.先跟弟兄们混个脸熟.等你周黑子结婚时.也好带着游击队的弟兄去还礼.”

        “你”周黑碳再度丢盔卸甲.即便在赵天龙和斯琴结婚时.他真的把一整个营的弟兄都拉去吃大户.也不过是四五百张嘴巴的事情.况且独立营目前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连的规模.照着满编还差着很远.而如果赵天龙存心给他捣乱.在他结婚时登门道贺的.可就不止是喇嘛沟游击队了.只要斯琴女王爷一声令下.整个乌旗叶特右旗的牧民.都可以算进宾客队伍.到时候一个人拿着一把干蘑菇做贺礼.光吃饭.就能把他周黑碳活活给吃成穷光蛋.

        “行了.你还是先想想.到哪去找自己的那一位吧.”见周黑碳再度被憋得脸色发青.赵天龙耸耸肩.做出一副我不屑跟你斗的姿态.催动坐骑到前面去替大伙开路.

        “德行.”周黑碳冲着他的背影不满地囔.“不就是名草有主了么.有什么好得意的.要不是你下手早.说不定斯琴会看上谁呢.”

        嘟囔完了.心里却又涌起了几分失落來.以前自己是黑狼帮帮主.过得是哪里死哪里埋的日子.自然也顾不上想什么娶妻生子.为老周家延续香火.而如今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自己好歹也是正规军的营长了.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已经拿得出手.可举目四望.认识的屈指可数的女人当中.又有谁配得上与自己并辔驰行呢

        “羡慕人家了.”见周黑碳的笑容有些萧索.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彭学文凑上前.低声询问.

        “不关你的事.”周黑碳扭头横了他一眼.咬着牙回应.“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论年龄.我比你小好多呢.”

        彭学文摇摇头.丝毫不以周黑碳无礼态度为意.“老家那边早就给我安排好了亲事.只要我抽空回去一趟.就可以把她娶进门來.只是我这边一直抽不出功夫而已.”

        “身在福中不知福.”周黑碳满脸羡慕嫉妒恨.低声回应.

        “女人么.早有晚有还不都是一个样.”彭学文笑了笑.继续低声开解.“不过你现在真的不到着急的时候.虚岁才二十出头的营长.不光在晋绥军.整个国民革命军里头也沒几个.回去后好好折腾两年.在黑石寨那边把局面打开了.到时候.只要你的英雄事迹一见报.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学生.会排着队找上门來”

        “呸.你就给我鼻子上挂胡萝卜吧你.”周黑碳笑着啐了一句.满脸憧憬.“希望真的有那么一天吧.到时候.我一定请你老彭在旁边帮我把关.怎么着也得挑一个比斯琴差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多的女人出來.省得姓赵的天天在我面前得瑟.”

        “一定.一定.”彭学文笑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了.到时候要是沒有女学生找上门.我就从我的亲戚里边帮你寻觅一个.保证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无论走到哪.都绝对拿得出手.”

        “那我不就得管你叫大舅哥了”周黑碳听得高兴.顺嘴调侃.“连带着小黑胖子.也成了我的连襟”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彭学文的脸色黑了下來.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戳到的对方心中的痛处.赶紧抬起手來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低声说道:“哎.看我这张嘴啊.一高兴就沒把门的.老彭.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个人读书少.说话向來不过脑子.”

        “沒事儿.”彭学文摆摆手.笑着回应.脸上的表情却带着一股抹不去的黯然.周黑碳是有了名的口无遮拦.他即便脾气再差.也不能为几句不经意的玩笑话.跟对方翻脸.更何况这次再度被派往察北.周黑碳的独立营还是他能正常展开工作的必要依仗.无论于公于私.双方都要保持一个相对密切的关系.

        然而那句大舅哥.却着着实实戳在了他心中的伤口上.颍州彭氏是个枝繁叶茂的地方望族.这一代中目前还待字闺中的女孩子至少能达到两位数以上.但无论哪一个.彭学文都沒拿她们当过亲妹妹看待.虽然她们都跟他有着或远或近的血缘关系.

        在彭学文的心里.他只有一个妹妹.那就是已经亡故的彭薇薇.当年发生在葫芦屿火车站的惨案如同一根刺.永远都扎在他的心窝子上.不能轻易触碰.一碰就会鲜血淋漓.为了让这根刺不再疼.他甚至想过凭借说服斯琴去重庆的功劳.给自己谋一个远离黑石寨.再也见不到张松龄的职位.谁料阴差阳错.军统局的某位要员居然看中了他‘独立在敌后开展工作的能力’.把他升了一级之后.又给派了回去.

        这次升迁.十有七八是惩罚.而不是奖励.彭学文虽然涉足官场的时间不是很长.却也敏锐地感觉到了其中必有猫腻.在授业恩师马汉三的点拨下.他甚至隐隐猜到上头对自己不满的原因:与游击队走得太近.太勤.太主动.然而.只要张松龄还在游击队里边.他就无法让自己狠下心來.像其他地方的军统部门那样.对待共产党人游击队严防死守.甚至在需要时刻落井下石.

        那是他的妹夫.唯一的妹夫.虽然对方从來不承认他彭学文这个大舅哥.可是如果他彭学文真的做出什么伤害到张松龄的事情來.妹妹彭薇薇的在天之灵一定不会原谅他.他已经因为争一时意气.将妹妹年青青的就推进了鬼门关.他不敢也不忍再次伤害她.虽然彭薇薇已经不可能再受到任何人世间的伤害.

        “要不.咱们这就骑马找个沒人的地方.你狠狠抽我两鞭子.放心.我绝对不会还手.也不会在心里记恨你.”见彭学文脸色始终无法恢复阳光.周黑碳又试探着道歉.与彭学文一样.他也很在乎与对方彼此之间目前这种非常亲密的伙伴关系.如果把蒋委员长看作真命天子的话.在周黑碳眼里.彭学文就是天子派到自己身边的锦衣卫.自己今后能不能在官场上平步青云.甚至能不能成为委员长眼中的国之干城.彭学文定期送往重庆的汇报.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周黑碳可不愿意做一个终日跟小鬼子拼命.到头來却在上司眼里一无是处的傻瓜蛋.虽然在目前.蒋委员长还不太可能有时间关注到他这个小小的营级干部.

        “真的沒事.我昨天晚上沒睡好.有点累.在马背上眯一会儿就好了.”彭学文勉强挤出了一个笑脸.然后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正准备睡上一觉把心中的痛苦忘掉.身背后却传來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彭学文扭过头凝神细看.只见自己的授业恩师.军统察绥站的站长马汉三和秘书处主任刘玉珠两个风驰电掣地向自己这边追了过來.(注1)

        “站长.刘主任.你们找我.”彭学文不敢怠慢.赶紧兜转马头迎了上去.同时大声报出两人的身份.

        “马站长.刘主任.你们两个怎么來了找彭专员有事情么.在五原城时.周某就想登门拜访两位.谁料两位公务繁忙.周某一直沒得到机会!”周黑碳闻听.也赶紧拉住坐骑.主动向马汉三和刘玉珠两个打招呼.并且立刻叫过一名心腹.大声命令:“赶紧去通知吕队长和龙哥.让他们停下來等一等再走.马站长这边.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大伙吩咐.”

        “不用了.我只找彭学文.与你们都沒关系.”马汉三摆了摆手.大声喝止.他天生眼睛有点斜视.不肯正面看人的时候.更显得桀骜无比.然而周黑碳却不敢生气.陪着笑脸.连连点头.“那好.那好.我带着弟兄们先走几步.你们师徒两个慢慢聊.”

        “不用了.”马汉三根本不会领一个小营长的情.看都不看.大声说道.“你们尽管走你们的.彭副站长另有任务.暂时不能你们一道回察哈尔了.还有小齐.小余.你们几个也留下.跟着彭副站长一道去执行新任务.先前的任务到此为止.”

        “哎.”“是.”大齐和老余两个愣了愣.慌忙拨转马头.饶是跟自家师父关系处得近.彭学文也被马汉三突然将自己拦回去的举动弄得有些头脑发懵.四下看了看.带着几分惊诧问道:“站长.新任务非得我去不可么我这边”

        “怎么.你翅膀硬了.学会跟我讨价还价了.”马汉三的脸色登时变得非常阴沉.瞪了他一眼.大声喝问.

        “哪.哪能呢.”彭学文被问的额头淌汗.犹豫了一下.低声解释.“我.我这次为了帮独立营解围.还弄了一批军火.如果”

        “几挺捷克式而已.随便给他们分了就是.分完了就赶紧回城.我在城里的联络处等你.”马汉三想都不想.大声做出决定.随即.将坐骑奋力一拨.风驰电掣般沿着來路跑远.

        “上面刚刚安排下來的任务.对改变晋绥一带的敌我双方形势至关重要.”秘书处主任刘玉珠心性相对平和.压低了声音.向所有人解释.“咱们晋绥站刚刚建成沒多久.得力的人就这么几个.如果小彭不回去.站长就得亲自出马了.”

        “我这就回.把武器的去向安排好了立刻就回.”闻听此言.彭学文不敢再拖沓.赶紧派老余把走在前面的老吕和张松龄两人也喊了回來.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自己利用职务之便弄來的掷弹筒、手雷和捷克轻机枪.逐一分配给独立营和游击队.“机枪一家一挺.子弹你们看着分.掷弹筒和手雷.眼下只有小胖子会使.先让他管着.黑子你派几个眼神好的给他当徒弟.等执行完了这趟任务.我再想办法帮独立营也弄一门.到那时.估计你的人也能出徒了.”

        “行.”知道彭学文时间紧迫.无法过多耽搁.周黑碳和张松龄两人齐声答应.

        彭学文又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把非常精巧的贴银撸子.直接按在了周黑碳手里.“这一别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再见.帮你娶媳妇的事情.估计有点玄了.这把枪是别人送我的.好像还值一点钱.以后你周黑碳看上了谁家的女人.拿去当个定情信物.别老是大大咧咧地拿人家不当回事.女人么.还是要用心点儿才能追到手.”

        “这.这怎么好.怎么好意思”如果说先前周黑碳还因为彭学文把掷弹筒给了张松龄而稍稍有些不满的话.此刻心里却只剩下感动了.马牌儿撸子.枪柄上双面贴银.來五原城第一天被傅作义将军召见时.对方腰间别的.好像就是类似的型号.当时就让他周黑碳看得两眼发直.只是沒勇气向自己的大老板讨要.沒想到彭学文在旁边已经留上了心.并且悄悄帮忙弄到一支同样的.(注2)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东西子弹难弄.也就能当个礼物去糊弄女人.”彭学文笑着替周黑碳整理了一下军容.然后将大方向所有朋友挥手.“诸位.咱们后会有期.”

        “彭专员保重.”“后悔有期.”“有时间常來黑石寨看看我们啊.我们请你吃烤全羊.”大伙七嘴八舌地回应着.挥手送彭学文远去.

        直到对方的马蹄声消失.众人才依依不舍地放下已经挥酸了的胳膊.互相看着.非常好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奇的议论道.“到底是什么任务啊.居然让马汉三亲自追出这么老远.”

        “估计是非常重要大事.他不是马汉三的弟子么.师父眼里.当然是自家弟子最值得相信”

        “也是.”众人议论着.感慨着.策动着战马.一步步将五原城抛在了天地相接的边缘.

        注1:刘玉珠.资深军统特工.马汉三的贴身秘书.男.曾经陪同马汉三执行过很多秘密任务.最后也因为站队失败.被毛人凤将他与马汉三一道以贪污罪处决.近年有无良文人写戴笠与马汉三献美女刘玉珠给戴笠.进而炸掉了戴的专机.纯属信口开河.马汉三虽然身为军统特务.在抗战期间.却为中华民族立下了很多功劳.国共内战期间.也曾经拒绝过国民党当局命令.不肯出动军统北平站的特工去捕杀学生中的激进分子.光凭这两点.就值得后人尊敬.

        注2:马牌撸子.柯尔特M1903式7.65mm半自动手枪.以威力适中.造型整洁.便于随时出枪而闻名.其中一些特制的高档货.则为美军高级将领的配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