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七 中)

    第四章 兄弟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七中)

        尽管他说得已经非常委婉.赵天龙还是敏锐地猜到了自己不被召集去参加会议的具体原因.耸了下肩膀.冷笑着道:“也是.那么多师长、;旅长在场.哪有我这个小连长的位置”

        “关键是咱们非但对敌人情况不甚了解.对晋绥军内部的情况也一无所知.”张松龄不愿看到好朋友变成这般颓废模样.想了想.低声替傅作义将军找理由.

        赵天龙原本就是个非常骄傲的人.最近几天又受了些刺激.心态变得非常敏感.见张松龄居然替别人说话.冷笑着撇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哈.照你这么说.就是我不知道自家斤两喽.那好吧.我先回去睡一觉.等傅作义将军的会开出了结果.你们再通知我.”

        “你说这种话有什么意思”张松龄的一番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脸上也涌起了几分怒意.皱了下眉头.大声质问.“沒邀请你列席会议的是傅作义将军.又不是我张松龄况且把你请过“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去.你就能拿出什么好办法來了.隔着一千多里地.我就不信你能让傅作义的人长了翅膀飞过去.”

        “那.那至少.我能听听晋绥军准备怎么办.”第一次看到张松龄发火.赵天龙非常不适应.愣了愣.有些心虚地回应.

        “无论晋绥军到底准备怎么办.咱们都得尽快往回赶.以王队长的为人.绝对不会坐视独立营被困.咱们早回去一天.就能早给王队长打个下手.”张松龄狠狠瞪了赵天龙一眼.继续大声怒吼.

        这可能是众人唯一能做的事情.尽管他们千里迢迢赶回去之后.黑石寨突围战很可能早已经落幕多时.在张松龄的怒吼声中.赵天龙迅速冷静了下來.擦了把被对方喷在脸上的吐沫星子.郑重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傅作义即便派出援兵.也不可能由咱们几个來指挥.如今这种情况.咱们几个先自己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往回赶.”

        “你先去通知留在宿舍里的人收拾东西.等傅作义那边开完了会.咱们立刻跟他告辞.”见赵天龙已经恢复的正常.张松龄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将声音放低了几分.缓缓说道.

        “嗯.”赵天龙倒是不在乎张松龄有沒有资格指挥自己.点点头.转身就准备出门通知大伙收拾行装.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一直站在旁边沒说话的彭学文突然开口.主动加入回援队伍.

        “你.”张松龄和赵天龙两个同时将目光转向他.诧异地追问.“你在黑石寨的任务不已经完成了么”

        “我放心不下被困在城里的那两个弟兄.行不行啊”彭学文瞪了两人一眼.撇着嘴着回应.“放心.我们军统局事情眼下需要做的多着呢.沒精力放在你们这支才百十來号人的游击队上.”

        “我们不是那个意思.”这回.赵天龙和张松龄感到尴尬了.争先恐后地解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释.“我们不是觉得你好歹也是察绥分站的副站长么.不太可能一直窝在我们那个小地方.”

        “是啊.前两天周黑碳还说.你的军衔也升了呢.怎么也该另有重任.”

        “副站长是真的.军衔升了上尉也是真的.不过主要负责区域.还是察哈尔北部.”彭学文笑了笑.悻悻地耸肩.“既然早晚还得回去.还不如跟你们搭伴儿一起回.如果独立营这次侥幸沒被周黑子给糟蹋干净的话.我还能顺道从里边搜罗几个熟人儿.”

        “看來咱们俩这辈子就是有缘.”张松龄也笑了起來.轻轻摇头.“既然如此.咱们几个就都开始着手做出发准备吧.你彭站长在这里人脉熟.能不能出面去给大伙弄点合用的军火回來.”

        “应该可以吧.我先去试试.你们打算弄点儿什么.咱们先说清楚了啊.太过扎眼的东西.我可弄不到.”知道回去之后肯定要面对极大危险.彭学文也不拿捏腔调.点点头.痛快地答应.

        “手雷.最好是德国造的那种.别拿山西造.威力差得太远”

        “M24沒有.美国造的M2倒是能找到几箱.”彭学文想都不想.满口答应.

        “美国佬的手榴弹沒有柄.使不习惯.还不如日本的九七式呢.如果你能顺便找两门掷弹筒來.就再好不过了”张松龄出身于老二十六路特务团.对国民革命军中常见的各种轻兵器倒是不太陌生.想了想.带着几分试探的口吻商量.

        “你想得倒美.”彭学文横了他一眼.撇着嘴奚落.“不过我可以试试看.傅作义的部队在山西.曾经缴获过小鬼子一些**式掷弹筒.重庆那边.也一直在努力仿造.”

        “甭管是哪一种.弄一具回來就行.”

        “我试试吧.尽量去弄.后勤那边.我这个副站长的面子应该还管用.”

        “那就太好了.”张松龄高兴地挥了下胳膊.大声说道:“如果能有一具**式掷弹筒.就能打小鬼子个猝不及防.机枪呢.机枪你能弄到不.”

        “捷克式.弄两挺问題不大.再多就沒希望了.”(注1)

        “两挺就两挺.总比沒有强.子弹要多弄些.免得使得时候不够.”张松龄喜出望外.回答得愈发大声.“马克沁呢.马克沁能不能搞到.搞不到整枪的话.配件也行.”

        “你以为我是开兵工厂的啊.什么都能弄出來”彭学文立刻不答应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沒有.有也不能帮你.去搞捷克式和**掷弹筒.可以向上边说是去察北开展工作需要.搞马克沁.你还嫌我身上的麻烦事情少么.”

        “弄不來就弄不來呗.我又沒逼着你去弄.”张松龄多少有点儿理亏.将脸转开去.小声嘟囔.

        知道张松龄是在借机给红胡子手中那挺又老又旧的马克沁找配件.彭学文也不戳破.看了站在门口的老余一眼.大声总结.“弄得來也不给你弄.就这样.行了.我这就去淘腾军火.你们赶紧组织人手.别等周黑子了.他愿意当光杆营长玩.就让他自个儿先玩着吧.”

        “德行.以后你有事儿千万别求到我头上.”张松龄小声嘀咕了一句.起身将彭学文和老余两人送出了门外.然后与赵天龙分头去召集人手.收拾行装.才刚刚把工作开了个头.副大队长吕风已经急匆匆地从外边跑了回來.见到张松龄.立刻大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在城里头.看到很多骑着马的人在往傅作义将军的司令部方向赶.”

        “还不是周黑碳”张松龄一边收拾.一边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详细地向副大队长吕风汇报.后者越听脸色越黑.越听脸色越黑.好不容易忍到张松龄把话说完.将手狠狠朝树上砸了一拳.大声骂道:“这周黑碳.真他娘的沒出息.为了一座小小的县城.就把自己和麾下的弟兄都给玩了进去.改天要是让他打下多伦來”

        “怎么了.怎么了.我又怎么得罪你们了.”周黑碳刚好也骑着马赶了回來.听见有人在院子里数落自己.扯着脖子抗议.

        “你还有脸问.”赵天龙大步流星冲出去.将他直接拎下坐骑.“早就跟你说.咱们守不住黑石寨.守不住黑石寨.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呢.这回好了.鬼子把你的独立营整个堵城里了.我看你拿什么去救人”

        “啊.”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周黑碳立刻矮了小半截.双腿软软地蹲了下去.以手抱头.“怎么可能.天这么冷.最近又一直在下雪.小鬼子怎么可能”

        “咱们能从黑石寨跑到五原城來.小鬼子怎么就不能从巴林右翼杀到黑石寨”赵天龙恨不得给周黑碳两脚.踢死这个贪心不足的家伙.“你赶紧给站起來.这么多弟兄都在看着呢.你别再让大伙失望.”

        最后两句话.算是扎在了周黑碳的人中穴上.后者立刻像拧了发条一般跳起.扯开嗓子大喊道.“弟兄们.都给我上马.咱们这就杀回黑石寨去.跟小鬼子拼个鱼死网破.”

        &nbsp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拼什么拼.等你跑到地方.黄花菜早就凉了.”赵天龙再度拎起周黑碳的脖领子.面对面大声呵斥.“你他娘的给我拿出点大当家的样子來.别再把这些弟兄们往绝路上带.否则.老子先火并了你.”

        “我.我”周黑碳被喷了一脸口水.终于慢慢恢复了几分理智.“我.我去找傅作义长官.我是他的人.他不能见死不救.”

        “傅作义长官等会儿肯定会召见你.”张松龄走上前.扳着周黑碳的肩膀替对方出主意.“你最好现在几想想.见了他该怎么说.五原城跟黑石寨隔着上千里路.即便傅长官愿意替你出头.也不可能从天上把兵运过去.”

        “那.那”周黑碳根本沒有过多单位协同作战的经验.所以也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反手揪住张松龄.满脸祈求.“那你能不能帮我想想.该怎么跟傅作义长官求援弟兄们都是跟了好多年的.如果把他们害死了.我也沒脸再活下去了.”

        注1:捷克式轻机枪.二战期间中国军队使用最广泛的轻机枪.少部分为战前进口.大部分为自己仿制.该枪优点是寿命长.操作简便.缺点是用弹盒供弹.更换弹盒时.射击会出现明显的间歇.火力持续性得不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