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六 中)

    第四章 兄弟 (六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314章兄弟(六中)

        “当然会回來不回來的话她还去重庆干什么”张松龄想都不想大声回应只要斯琴去重庆接受中央zhèngfǔ册封的事情一公布曰本人极力推动并主导的所谓“满蒙自治”就彻彻底底成了个大笑话察哈尔北部那些正在观望的蒙古贵族们也必然会重新考虑今后何去何从而如果斯琴接受了册封之后躲在重庆不返回草原这件事的的政治影响就至少降低了一半儿所以即便日后斯琴自己不想回來重庆那边也会有一大票人劝说她早日北返这完全是由政治需要所决定根本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从这种角度上讲赵天龙的担心则完全属于杞人忧天

        但是赵天龙心情却一点儿也沒有因为张松龄的开解而变得轻松走到桌案前抓起茶壶给自己倒了碗砖茶像喝酒一般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狂灌了几大口然后用手抹了抹嘴巴喘息着说道:“可我怎么老觉得这次分开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呢我跟你说啊我这种预感有时候特别准就像上回你走时我觉得你肯定沒几天就得自己跑回來结果才过了一个多礼拜你就真的自己跑回來了”

        张松龄被赵天龙那患得患失的模样逗得直想笑撇了撇嘴大声反驳“预感个屁你的预感如果真的有谱麻烦预感一下小鬼子什么时候滚回老家去然后咱们就都不用打仗了蹲在窝里等小鬼子自己滚蛋就行了”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别老跟我往别的地方瞎扯”赵天龙非常不高兴将空茶杯往桌案上重重一丢大声抗议

        “我也沒跟你说不正经的啊”张松龄不屑地白了他一眼大声回应“怎么着舍不得了当初也不是谁见了斯琴就躲着走”

        赵天龙的脸色腾地一下就臊成了块大红布上前推了张松龄一把恶狠狠地威胁:“你再说再说再说我就跟你绝交把你当成好兄弟才什么事情都不瞒着你你可好居然拿这件事來”

        “好了好了好了”见赵天龙真的有点儿恼羞成怒了张松龄赶紧摆手讨饶“不说了我以后不提这件事不就行了么你也是真的舍不得她的话跟着她去重庆不就得了么反正她也喜欢让你跟着不用再麻烦外人”

        “我跟着她一起去重庆”赵天龙的眼神登时一亮旋即又悻悻地摇头“我算什么啊怎么可能跟她一起去重庆她现在可是中央zhèngfǔ专门册封的女王爷整个草原上都找不出第二个來”

        “当保镖呗既然都是女王爷了身边带个保镖别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什么來吧况且你这些日子不一直给她当保镖么反正是轻车熟路不在乎再多当一两天”张松龄看了赵天龙一眼很自然地回应

        “嗯”赵天龙显然有些心动了低着头沉吟不语

        “要想去的话最好现在就跟斯琴打招呼昨天跟晋绥军的卢干事一起听戏据他透露接斯琴的专机差不多这几天也该到了”

        “嗯”赵天龙继续低声沉吟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黑变化得好生频繁

        张松龄在旁边看得于心不忍想了想主动替他拿主意“想去就去别抹不开面子你跟她又不是刚刚认识在乎那么多沒用的东西做什么”

        “呵”赵天龙报以一声轻笑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发苦

        张松龄虽然号称是过來人却也不明白眼前这个一米九几的壮汉心思细腻到了何种程度还以为对方是怕跟红胡子不好交代笑了笑继续低声鼓动道:“怎么了怕王队长说你啊!放心好了王队长绝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

        红胡子交给大家的任务只是将斯琴平安送到五原城但赵天龙和斯琴两人的关系游击队上下几乎每个人都清楚所以赵天龙顺路再往远了送一程也无可厚非以红胡子的老到与宽容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就看轻了赵天龙更不会因为赵天龙和斯琴之间的儿女私情就影响到游击队的内部事务

        赵天龙跟张松龄一样相信红胡子不会为难自己却继续摇头着苦笑“不是临行之前王队长特地跟我交代过让我根据实际情况自己决定将斯琴送到哪里不必跟着你们大伙一起往回返”

        “那你还愁什么啊”张松龄用力推了赵天龙一把不高兴地抱怨“王队长都事先准了你的假了你就跟斯琴一起去呗刚好还能过一把坐飞机的瘾”

        “我不能去”赵天龙仿佛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情脸上的笑容愈发显得忧伤“小鬼子的援军马上就杀到黑石寨了这个时候我不能自己跑掉”

        “扯淡就跟离了你地球都不转了一般”张松龄才不相信这种的说法冲着赵天龙猛翻白眼

        赵天龙也不做更多的解释再度抓起茶壶和杯子一杯接一杯往肚子里灌茶水直到整整一大壶砖茶都见了底儿才长长地叹了口气低声说道:“这两天我跟着斯琴到处参加宴会我发现她真的很适合这种场合几乎跟每个人都很熟都有说不完的话倒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每次看着她在那里跟别人举杯都觉得她根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斯琴”

        “哈哈——”张松龄恍然大悟指着赵天龙的鼻子大声嘲笑“怪不得这几天我老觉得你不正常原來问題在这儿呢我说龙哥这可不是我原來认识的那个入云龙”

        “原來原來我不是从來沒经历过这种场合么”赵天龙被人戳破了心事也不百般抵赖又叹了口气以极小的声音补充

        “倒也是”张松龄这回真的也有些头疼了以他非常有限的感情经历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怎么安慰眼前这个坠入情网的大个子原先的时候他觉得入云龙跟斯琴是天生一对儿是因为在他心里压根儿就沒把斯琴当过什么女王爷总计还不到一万领民放在关里顶多就是个女乡长连县级干部都算不上当然也不会让他感觉到双方的身份差距

        然而现在斯琴和入云龙之间那条看不见的身份鸿沟却突然暴露无遗作为世袭的蒙古贵族乌旗叶特右旗的女王爷斯琴是五原城内那些喜欢猎奇的高官军夫人世家小姐们举办宴会时必然会邀请的座上宾而他们这些人包括目前已经做了营长的周黑碳在内却连跟傅作义将军同桌喝酒的资格都沒有虽然傅作义将军已经做得非常礼贤下士特地安排了五六个营、连一级别的政工干部來招待他们(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