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六 上)

    第四章 兄弟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六上)

        另外一个情绪不高的人是彭学文.也许是见惯了大城市繁华对塞外偏僻之地不太感冒的缘故.除了第一天参加了傅作义专门为斯琴郡主举办的欢迎宴会之外.其他大多数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谢客.周黑炭几次专程邀请去草原上打猎.他都找借口拒绝了.甚至连他自己麾下的两个心腹老余和大齐也都不怎么搭理.气得周黑炭私下里直抱怨.说这读书人怎么都这德行啊.进了城就装大尾巴狼.你要是真嫌咱老周土气.当初别找咱帮忙啊如今功也立下了.名头也闯出來了.就想跟咱老周划清界限了划就划.等今后回到黑石寨.咱们就各走各的道.看看今后谁还会求着谁.

        “他可能最近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你别老去找他.给他点儿私人空间.等他自己想明白了.估计就会恢复正常了.”张松龄也算是个读书人.不愿陪着彭学文一道挨数落.找了几个机会拉住周黑炭.低声解释.

        “他能遇到什么事情”周黑炭把脑袋晃了晃.根本不相信张松龄的借口.“你看看晋绥军安排接待咱们的那些干部.哪个不把他彭专员当个宝儿似的哄着.包括傅长官本人.那天喝酒时都专门找他碰了一杯.换了咱们几个.谁能有这份面子啊!”

        “那天.不是还有军统察绥分站的马站长在场么.他是彭学文的老师.傅长官走到他那桌碰杯.怎么着也不能把坐在他旁边的得意弟子给晾下了.”张松龄笑了笑.继续好言好语开解.

        对于军统这种类似于明代锦衣卫的大爷.任何一个带兵的将领.都不肯轻易得罪他们.这也是傅作义将军和他麾下那些政工干部们一直将彭学文待若上宾的主要原因.所以在这五原城中.能让彭学文郁闷并把自己关在屋里连续好几天不愿意出來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授业恩师马汉三.至于马汉三为什么要收拾彭学文.是处于师父立场上对徒弟的严格要求.还是处于上司立场上对下属的吹毛求疵.那就不是张松龄所能猜测出來的了.

        猜不出來.也帮不上什么忙.张松龄唯一能替彭学文做的.就只剩下了开解周黑碳.免得此人和彭学文两个之间真的产生什么误会.毕竟彭学文头上如今还顶着一个察北行政公署专员的官帽子.如果跟周黑炭这个新晋的独立营营长之间的关系处理不好.今后在黑石寨一带的工作就很难展开了.

        “不跟你说了.反正你们一个是妹夫.一个是大舅子.无论是谁都不会向着我这外人.”周黑碳原本就是想发泄一下.见张松龄解释得认真.撇了撇嘴.转身而去.

        “你去哪.别跑太远啊.晚上黄处长还请大伙喝酒呢.”张松龄快速追了几步.在周黑碳身后大声提醒.

        “知道了.我在城里买点年货行不行.甭看小年纪不大.就你事多.”周黑碳沒好气地回应了一声.从勤务兵手里接过战马的缰绳.跳上坐骑.扬长而去.

        “”不知道好歹的家伙.”张松龄笑着摇头.转身刚要进门.却看见自己的顶头上司.游击队副大队长吕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來.

        “您找我有事.”愣了愣.他有些诧异地询问.

        “啊.的确有点儿事情.刚才看你忙.就沒敢打扰你.”副大队长吕风点点头.脸上露出了几分扭捏的表情.“如果.如果你现在有时间的话”

        “咱们进屋说吧.这种狗呲牙的天气.别站在门口挨冻.”张松龄笑了笑.主动向吕风发出邀请.

        “其实.其实沒什么大事儿.站这里.站这里说也行.”吕风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來.脸上的表情愈发地不自然.

        “沒事儿.我屋子里又沒什么人.”张松龄一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掀开棉布门帘.用屋子里的热风吹散两人头上的白霜.“快进來说吧.站房檐底下说话.最容易感冒.”

        吕风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受不了屋子内炉火的诱惑.搓着手.小心翼翼迈过了门槛.跟在他身后的张松龄看得有趣.忍不住心中暗道:‘这五原城真的邪门了.好好的人.进了城就全变了样子.赵天龙如此.彭学文如此.吕大队长这老江湖居然也是如此.’

        还沒等他心中的感慨发完.副大队长吕风已经主动挑明了來意.“这不是.不是马上要过年了么.我想.我想买点儿东西.给.给我们家那口子邮过去.自打她跟了我.我还沒给她买东西呢.”

        “是嫂子么.我可从來沒听您说起过.”张松龄恍然大悟.带着几分惊诧的语气问道.喇嘛沟游击队是个和尚庙.他从沒在营地内见过任何女性.当然也沒听人说起过.哪位干部和战士还有女眷随军住在营地附近.

        “是啊.”既然已经把求人的话说出口了.吕风脸上的表情反倒稍稍轻松了一点儿.“当年在江西老家的时候.别人帮我介绍的.才结婚沒几天.部队就开始长征.然后我们两个就都到了陕北.然后沒等把家安顿下好呢.我就又接到了调令.跑到草原上來了.”

        “那是该给嫂子买点东西补偿一下.”张松龄笑了笑.非常理解地回应.“咱们黑石寨太小了.跟五原城沒法比.您想买点儿什么.我一会陪着您一起去逛逛.顺便帮你”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sp;“不用.不用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麻烦了.”吕风一边听.一边急切地摆手.

        张松龄的话头被打断.愕然地望着吕风.不知道除了帮忙参谋购买礼物之外.自己还能为对方做些什么别的事情.

        被他看得脸上发烫.吕风讪讪地将头侧开.以蚊蚋嗡嗡般微弱的声音商量道.“我.我临來时.沒带多少钱.能不能.能不能跟你先借十块.我.回去后拿津贴按月慢慢还你.”

        “您等等.我这就给您去拿.”这回.张松龄终于彻底明白了副大队长吕风找自己的原因.赶紧弯下腰.从床底在拖出自己的包裹.从中翻出自己剩余的所有大洋.一股脑塞到了吕风手里.

        吕风赶紧将张松龄的手往回推.一边推.一边焦急地解释.“要不了这么多.真的要不了这么多.十块就够了.十块就够了.我一个月才挣三块五.再多.就还不上了.”

        “还不上就继续欠着.反正我又不用钱.”张松龄大气地将钱又推回去.笑着补充.“十块钱能买到什么东西.这五原城可不比口里那边.什么东西都贵”

        这是一句大实话.已经基本上成了一座大兵营的五原城.除了粮食、肉类、羊毛和皮革之外.基本上其他任何物资都要靠商人从山西输送.而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年头.商队的货物在路上损耗巨大.到了五原城后随便再加上一点利润.货物的价格就得比口里那边上浮两到三倍.特别是一些做工相对精细的奢侈物件儿.价格更是高得沒边儿.并且通?;勾τ谥挥醒纷刺?想买的人.得提前三个月付款才行.

        “唉扯块花布给她寄过去.让她沒法挑我的理儿就行了.好歹也算我进了一回大城市.沒忘了她.”谁料吕风却不改吝啬鬼本色.无论张松龄怎么推让.都坚持只借十块.“等回到喇嘛沟.我按月慢慢还你啊.到时候别忘了找我要.”

        “还有邮费呢.从五原城寄到延安.邮费肯定不会便宜.”张松龄第三次将手里的钱递过去.同时大声提醒.

        “我已经算过了.连买东西带邮费.差不多七块二角就够了.剩下的两块八我留着压口袋.这几天老跟着晋绥军的人一起喝茶听戏.我不能总让人家花钱请客.给咱们八路军丢人.”吕风笑着摆了摆手.一边解释.一边大步往门外闪.

        “这老吝啬鬼.帐算得可真清楚.”张松龄笑着腹诽了一句.转身去收拾自己的包裹.里边的钱还是在前往黑石寨路上.杀狼剥皮赚到的.这小半年來虽然沒多少机会花.但也沒剩下多少了.毕竟八路军给他的津贴每月只有三块钱.仅够从牧民手里买一头半羊.杀完了之后还得把羊皮退还给人家.

        当发觉自己手头有点紧.张松龄体内的商贩血统就立刻开始发挥起了作用.经过最近几场恶仗.黑石寨附近成规模的土匪基本上都藤田纯二给坑干净了.侥幸漏网的一两股.也因为担心红胡子带兵找上门去报复.远远地逃到了沙漠里边.对于商贩们來说.这应该是一个利好消息.只要他们能组织起一支货队前往黑石寨.就不用愁会沒有好收益.

        如果在月牙湖畔以斯琴的名义开个集市越想.张松龄的心思越活络.游击队沒有什么收入.为过往商队提供?;に栈竦挠督鹨卜浅S邢?但是.如果游击队自己开货栈做买卖的话.就既不需要担心货物被土匪们打劫.又不用担心有人上门勒索.甚至连税钱.都不必给任何人交.这是包赚不赔的买卖.保证能解决游击队眼下财政捉襟见肘的窘迫状况.并且还相当于开辟了一份稳定的收入來源.对今后队伍的发展和影响力扩展.都大有裨益.

        正兴奋得想着.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赵天龙夹着一股子冷风.急匆匆地闯了进來.“你在啊.正好.我有事情跟你请教一下.你说.斯琴她去了重庆.还会再回來吗”

        注1:八路军沒有军饷.只有津贴.营长三块五.连长三块.士兵一块.技术兵按照技术岗位.另行安排.但大多数情况下.津贴不能正常发放.往往用实物來折算.如发米、粗布或者书本纸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