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五 上)

    第四章 兄弟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311章兄弟(五上)

        既然姓张的小家伙在孙连仲麾下时就已经跟共c党有了牵连那么贺贵严故意拖沓着不肯落实委员长上次的命令将此人拉到中央军这边就完全是出于替上位者拾遗补漏的好心了捎带着军委会把一个大活人当成死人给追赠中校军衔也算有情可原毕竟耍弄“阴谋诡计”乃是共c党人所长谁也提防不到他们居然会在阵亡名单上做文章

        一句话就解决了两个大问題不得不说毛人凤的补窟窿能力的确出类拔萃非但贺贵严听了之后在内心里对他大加赞赏连一直在试图给军统局上眼药的叶秀峰都不得不暂时收了这份心思讪笑着说道:“怪不得此人放着好好的中校不当非要去八路军游击队里边当个小头目呢原來是早就被共c党人给洗坏了脑子可惜了枉费孙连仲当年在他身上下了那么大的本钱到头來全给他人做了嫁衣”

        “光讲军事不讲政治是绝对不行的这一点当年我在黄埔军校时就已经多次强调过”反正对自己來说也沒什么太大损失蒋介石耸耸肩笑着补充“可惜总有人不拿我的话当一回事孙连仲、宋哲元他们这些原來老西北军的将领尤甚阎锡山也总觉得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你们看着吧他们几个早晚会在这上面吃大亏”

        “委员长看得长远”毛人凤和叶秀峰同时高声赞叹贺贵严虽然沒脸皮像这两个人一样去拍蒋介石的马屁内心里头却也认为此话说到了点子上一支不讲政治的队伍就不会有灵魂辛亥革命之后二十多年的军阀混战正说明了这个道理而北伐军当年之所以能够所向披靡也是因为全盘吸收了苏联红军那一套把政治教育落实到了队伍的基层

        “在讲政治方面共c党的军队比咱们这边做得要好咱们国民党这边情况太复杂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有时候即便我能想到一些好办法落实到基层也会模样大变”蒋介石今天显然谈性甚浓转眼间就从部队的政治素质建设引申到国共两党对上层命令执行能力和执行意愿上“所以我有时候真恨不得自己能分成四五瓣儿一瓣坐在委员长这位位置上跟不同的人扯皮其他几瓣都下到底下去把咱们辛苦制定出來的每一条政策都执行到位唉可惜这终究是异想天开”

        “卑职院做委员长的分身和臂膀”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再度站直身体发誓要做委员长的忠实的追随者和不打折扣的政令执行者

        “光凭你们两个不行我需要很多人很多人像手臂像我自己的十指一样完全听从大脑的指挥”蒋介石的声音渐渐高了起來瘦削的脸颊上渗出一缕湿润的殷红“这样说不是告诉你们我要做一个独裁者实际上我反对任何独裁统治无论是德国的那一套还是苏联的那一套只是中国目前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无止无休地各说各话我们必须暂时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才能动员全国的力量顶住曰本人的鲸吞并且在国际友邦的支持下一步步扭转困境一步步把曰本人赶回山海关以北乃至将他们彻底赶出中国”

        他说着说着仿佛面对的不止是三名听众而是全体国民党干部和军人包括政治上的老竞争对手汪精卫潜在威胁者孙科以及手下败将冯玉祥、阎锡山还有还有那些打着镰刀斧头旗帜的共c党人

        能面对面倾听领袖的心声对毛人凤、叶秀峰这些中高层干部來说无疑是一种荣幸他们非常认真地挺直身体竖起耳朵一字不落甚至在关键时刻还插上几句恰到好处的心得体会让蒋介石的脸色越來越红声音也越发地慷慨激扬

        待到蒋介石的训话结束墙上的表针也指到十一点之后想到明天委员长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贺贵严礼貌欠了下身体低声提醒“介公时候不早了您看是不是”

        “啊居然这么晚了”蒋介石瞬间从亢奋状态清醒看了一眼挂钟回应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惊诧“好了好了该了解的情况我都已经了解清楚了该给你们布置的任务也都布置下去了我就不再过多占用你们的时间了回去后记得尽快把各自负责的事情做好别让我再主动找到你们否则下次绝对不会让你们轻易过关”

        “是介公也早点休息国事再繁忙也不要忘记身体”“委员长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再让您失望”“委员长看我们今后的行动吧”贺贵严、毛人凤和叶秀峰三人依次答应躬了下身告辞出门

        为了避免成为曰本轰炸机的目标总统官邸到了晚上绝对不开路灯这对于毛人凤和叶秀峰两个长期行走于黑暗中的人物來说都算不上什么麻烦但是对于年龄已过半百的贺贵严则成了巨大的考验稍不留神脚就踩到了台阶边缘一头朝地面栽了下去

        毛人凤手疾眼快迅速伸出一只手臂抱住了贺贵严然后压低了声音冲着自己的卫兵怒斥“愣着干什么还不过來扶一下咱们局长耀公您老小心您就扶着我的肩膀慢慢走一步一步慢慢下”

        “这个人啊不服老是不行喽”不知道被“局长”两个字勾起了心事还是真的感觉到自家的身体大不如前贺贵严推开毛人凤的胳膊叹息着摇头

        “您刚才只是不小心实际上您的身手比咱们局里头很多受过专门训练的年青人都强”毛人凤对贺贵严刚才在蒋介石面前推荐自己的事情心怀感激笑了笑大声开解

        “你啊就是会说话”贺贵严再度笑着摇头看向毛人凤的目光里充满了赞赏

        “是您老和戴副局长平素教导有方”毛人凤笑着回应然后与跑过來的警卫员一起搀住贺贵严的左右胳膊“天太黑了市zhèngfǔ又不准开车灯您还是跟我坐一辆车吧我的司机是专门做过开夜车训练的对付这种鬼天气比大多数人都有经验”

        “嗯”贺贵严抬头看了看墨一般的夜空沉吟着回应“那就让司机开我的车我的车用了防滑轮胎更适合对付雨天的路面”

        贺贵严的座驾是限量版别克世纪甭说比军统局一个主任秘书的配车要好放眼全国也找不出十辆与其档次相近的车來毛人凤早就看着这辆车心里发痒了只是出于对贺贵严的敬畏才沒敢提出來要进里边去开开眼界今天既然对方主动相邀岂有再拒绝之理当即就将自己的专车托付给了一名警卫然后在叶秀峰的羡慕目光中搀扶着贺贵严坐进了别克世纪的后排

        顶级豪车在受过严格训练的专业司机驾驶下优雅的就像一只跳舞的天鹅很快就将同时出发的叶秀峰给甩出了老远当周围沒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贺贵严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了几分疲态将头靠在座椅背上闭了会儿眼睛以极低的声音说道:“齐五老弟今晚的事情真的多亏了有你”

        “耀公这是哪里话來”毛人凤一听赶紧用力摆手“委员长视您老如左膀右臂即便一时受了小人的蛊惑过后回想起來也会给您老足够的补偿我只是让小人的阴谋诡计沒能完全得逞而已真的不敢居功”

        “这个你就不用客气了”贺贵严闭着眼睛低声苦笑“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委员长虽然还不是君但也差不多哪”

        “明君虽然偶尔可能失察但总会知道谁是岳飞谁是秦桧耀公您是有身份的人别跟叶秀峰那种玩意儿一般见识您甭看他现在上窜下跳的欢实早晚会有原形毕露的那一天”

        “这个比方不好我可不敢把自己埋在西湖边上”贺贵严迅速睁开眼睛大笑着摇头“行了这样也好我自己也能落个轻松军统局交到戴雨农和你们两个手里我很放心”

        “其实其实戴局长他他一直希望您继续给我们遮风挡雨”毛人凤想了想非常认真地回应“要不您先别着急往上递辞呈等我跟戴局长商量商量再一起去找一趟委员长跟他老人家”

        贺贵严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却绝不是那种拼着颜面尽失也要恋栈不去的人摇摇头大声打断“行了我答应委员长的事情怎能出尔反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千万别再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事情”

        “那那!”毛人凤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些什么望着贺贵严满脸赤诚此时的他心中对面前这位即将去职的上司充满了尊敬真希望自己能做一点什么事情让对方高兴一些也顺便回报对方近一年來的回护与提携之恩

        “以后如果我和我的家人有做得不太好的地方你们军统看到了在不违反大原则的情况下能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就知足了”拍了下毛人凤的肩膀半开玩笑半当真

        “哪能呢”毛人凤立刻大声表态“您老放心如果军统局里头谁敢干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我第一个跟他沒完”

        “我只是那么一说而已还能真给自己的弟兄添麻烦”贺贵严被毛人凤认真的模样逗得笑了起來一边笑一边用手轻轻地揉自己的太阳穴

        见老上司终于振作了一些毛人凤心里也跟着觉得轻松了许多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回去后会把姓张的在老二十六路时已经跟共c党秘密往來的结论写进相关档案里这样当年他死而复生的事情就不会再有任何麻烦了”

        “你做得很好”贺贵严认真地点头“这样虽然委屈了那个小家伙但当事的阎司令长官、桂系黄副司令长官还有已故的冯安邦将军都省去了很多沒必要的麻烦”

        “他有什么好委屈的他现在不已经投了共c党游击队么早算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毛人凤耸耸肩不在意地补充

        “也是”贺贵严将头再度靠到了座椅上闭目养神自己的确老了体力和脑力都大不如当年倘若毛人凤刚才想出的这个应急办法自己也能想到就不会有今晚的被动局面嗨人的年纪到了不服老的确是不行啊

        见他又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毛人凤还以为自己的处理方案依然存在疏漏想了想继续说道“要不然要不然属下马汉三直接下道命令让他把姓张的小家伙彻底从世上抹掉否则中统那边肯定还会沒完沒了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

        “嗯”贺贵严闭着眼睛眉头紧锁“理由呢为了不让中统继续纠缠此事就杀了他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他已经投靠了共c党还不够么”毛人凤想都不想大声回应

        “还是算了”贺贵严摇头冷笑“人家只是不愿意跟着咱们干了咱们就要想方设法置人于死地这种事情实在不是君子所为算了吧随他去吧”

        “是”毛人凤的回答声有些迟疑君子这种生物无论是在在政治圈子里还是生意场上恐怕都压根就沒存在过特别是两个不同阵营早晚要面临一场生死对决的情况下

        然而他却不想当面顶撞贺贵严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说一套做另外一套皱着眉头搜肠刮肚希望能找到一个永远消除隐患的办法猛然间心中有灵光乍现一丝阴冷的笑容迅速浮上了他的嘴角

        人才不为我用则必被我杀古人曾经说过古人诚不我欺(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