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三 下)

    第四章 兄弟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三下)

        一句话.就又令毛人凤佩服得高山仰止.

        被部属、门生和晚辈们私底下戏称为老头子的蒋介石经常办公到深夜.却很少会在晚上将别人叫到自己家里去探讨解决问題.除非是遇到十万火急的情况.或者对方跟自己全家的关系都非常密切.已经密切到了可以推门便进的地步.

        而贺贵严却连预约都不需要.就可以带着毛人凤登门拜访.可见其在老头子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怪不得戴副局长明明早就可以扶正.却硬要拉着他当牌位.这可是避雷针加保险盖儿.除了军统局之外.别的单位想请都请不來.

        带着对自家上将局长的由衷佩服.毛人凤停掉了手中所有工作.专心地准备起晚上该如何向老头子汇报工作來.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哪些话可说可不说.哪些话显然已经打不成马虎眼.却无论如何要说得对自己.对军统局无害.该怎么趋吉避凶.该怎么借机表现.该怎么打击竞争对手.如是种种.都是一门大学问.弄得好了.日后不难平步青云.弄不好了.日后也许就要默默无闻一辈子.甚至万劫不复.危险与挑战并存.机遇和陷阱相伴.不由得他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去对待.

        当把所有思路理顺.并且在心里演练娴熟.天色也就已经开始发黑.毛人凤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收拾好了行头和今晚必须随身携带的文件.快步走下了办公楼.

        饭是在食堂里边随便叫的.几筷子划拉下肚.就立刻带着卫兵和司机上路.前一段时间.国民革命军在战场上表现得还算中规中矩.虽然沒能再打出台儿庄大捷那样的漂亮仗來.却也将小日本鬼子的陆军给消耗得精疲力竭.暴怒之下.小鬼子就再次加强了对重庆的轰炸力度.于是晚上的汽车大灯.就变成了鬼子飞行员的绝佳瞄准目标.所以毛人凤的汽车必须趁着天还沒有黑到看不清路的地步.就赶到老头子的黄山官邸.拼着站在刺骨的寒风里等上一两个小时.也不能将鬼子的轰炸机给引到老头子家门口过來.

        为了避免敌机轰炸.黄山官邸一带建筑内部.都拉着厚厚的双层窗帘.半点儿灯光都不往外面透.站在官邸门口.对面的整个建筑群看上去就像童话世界里的无人古堡.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从花园里窜出一只幽灵來!

        杀人杀到了能当军统大管家的地步.毛人凤当然不会再怕什么幽灵.然而漫长的等待过程.却让他感觉到有些无聊.正想着是不是先带着警卫四下随便走走之时.耳朵里忽然又听到一阵引擎声响.一个黑乎乎的铁家伙从斑驳的树影下面钻了出來.“嘎吱”一声刹在了他的面前.随即.车门从里边推开.两个穿着西装的特务.将中统局副局长叶秀峰从后排座位搀扶了下來.

        “谁的裤带沒系牢.将这玩意给露出來了.”毛人凤皱了下眉头.在肚子里暗自腹诽.

        叶秀峰显然也看到了毛人凤.伸手轻轻推了推架在鼻梁骨上的金丝眼镜.满脸得意地寒暄.“哎呀.这不是毛副主任么.怎么又遇到了你.委员长召见你了.还是你有事自己找上门來麻烦他老人家”

        “噢.我们局长要向委员长当面汇报工作.让我帮他带一些文件过來.”毛人凤仿佛沒听见那个加重声音说出來的副字.非常有涵养地笑了笑.回答得不卑不亢.

        “啊.是这样啊.你们局长可真够照顾你的.”叶秀峰吃了个软钉子.酸酸地说道.同样是老大.陈局长可不像贺局长对属下这般关心.否则.中统局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各方面都被军统局越落越远了.

        “那当然.贺局长不照顾我们这些尽心工作的属下.还能照顾谁”看到叶秀峰那满脸羡慕嫉妒恨.毛人凤心中立刻就涌起一股子快意.前后不过是短短十几秒钟的功夫.他已经想明白了中统局的副局长叶秀峰今晚为什么会跟自己同时出现在总统官邸门口.有关斯琴郡主想要借道五原.转往重庆接受中央政府册立的事情.肯定是中统局捅给老头子的.老头子不满意军统局动作迟缓.才特地在听贺局长和自己两个汇报工作之时.把中统局的副局长叶秀峰也同时叫到了眼前.一则可以借助叶秀峰來敲打贺局长和自己.二來也可以同时听取中统和军统两个部门的情报.避免被任何一家故意糊弄.

        此乃标准的帝王之术.无论老头子再信任贺局长.也不会将其排除在外.带着对自家局长深切地同情.毛人凤继续鼓动唇舌.开始全力打击叶秀峰:“叶副局长最近气色不错啊.据说已经被陈局长定为第一接班人选了.这可真不容易.你们中统局向來是人才济济.平庸之辈很难滥竽充数.叶副局长能走到这一步.想必也沒少付出的努力吧.”

        “是陈局长栽培在下.是陈局长栽培在下.”叶秀峰不想否认自己有机会扶正.也不想承认自己滥竽充数.全凭使用歪门邪道才平步青云.黑着脸.含含糊糊地回应.

        “要说你们陈局长啊.也是劳苦功高.”毛人凤挤兑起一个人來.绝不会给对方留任何余地.“不但你们中统走到现在这地步.多亏了他老人家.即便我们军统局.当年也受过他老人家不少指点.要是哪天中统局和军统局再次合并成一家就好了.无论是你们陈局长主持工作.还是我们贺局长主持工作.都能让两个部门运转的更加顺畅.那些宵小之徒.从此也沒了机会在两个部门中间制造矛盾.叶副局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对.毛副主任说得特别有道理”今晚的叶副局长显然胜券在握.才沒心思把精力放在无谓的口舌之争上.见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过毛人凤.干脆就练起了铁布衫.任由毛人凤如何挑衅、挤兑.都不再做任何反击.

        不过毛人凤也沒能逞多长时间口舌之快.只过了短短一小会儿.贺贵严那辆非常有特点的豪华座驾就到了.依旧由上将大人自己开车.既不带司机也不带警卫.从车厢里跳出來之后.先看了一眼毛人凤.然后又看了一眼满脸戒备的叶秀峰.笑了笑.快步走向门口.“都跟我一起进去吧.前面应“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该还有一波客人.咱们三个应该还会在上次那个小客厅里等.”

        “是.”叶秀峰对军统局再敌视.也不敢在贺贵严面前把心里头的真实情绪表露出來.答应一声.快步跟上.倒是毛人凤.站在原地琢磨了一下.先安排了自己警卫去?;ず鼐殖さ淖ǔ?才不疾不徐地跟在了二人的身后.依旧是上次等待“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接见时的小会客厅.依旧由委员长夫人亲手奉上咖啡.座位上的三位客人的心态却都与上次有了很大的不同.言谈举止也显出各自不同的风格.或因为紧张而拘束.或因为得意而张扬.或者因为疲惫而机械地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

        持续多日为冒着被鬼子飞机炸死的风险在重庆陪伴自己的丈夫.此刻宋美龄的脸上也写满了疲惫.随便跟贺贵严聊了几句家长里短的闲话.便找了个借口退了下去.会客厅内的气氛立刻就变得有些微妙.甚至约略还有一点点压抑.贺贵严和毛人凤两个一左一右夹着叶秀峰.都不肯先说话.脸上的表情好生令人玩味.

        “耀.耀公.”天冷.叶秀峰脊背处更冷.慢慢弯下腰.笑着给贺贵严搭讪.“耀公最近身体可好.冬天到了.这重庆的雨水啊.也忒”.

        “是啊.古人说蜀地日出则犬吠.估计就是这个意思吧”贺贵严非常应景地接了一句.脸上依旧带着随和的笑容.却令叶秀峰感觉更为尴尬.

        此语出自唐代柳宗元的《答韦中立论师道书》.倒也非常切合重庆冬天的阴雨连绵的实情.但是听在号称学贯中西的叶秀峰耳朵里.却好像是在讽刺他自己见识短浅.冲着根本沒资格触摸的层面胡乱叫唤.然而叶秀峰却沒有沒勇气对贺贵严反唇相讥.只憋得胸闷气短.呼哧呼哧喘个不停.

        “叶局长感冒了.”军委会上将主任贺贵严倒是沒有存心跟后进晚辈过不去.见叶秀峰两颊赤红.呼吸粗重.还以为他身体出了问題.皱了下眉头.关心地询问.

        “嗯.嗯.最近.最近鼻子有点儿堵.您老也知道的.重庆的卫生状况向來不太好”叶秀峰被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强压着跟贺贵严打一架的冲动回应.

        “那你可是得小心些.”贺贵严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多喝开水.该卧床休息就卧床休息.不要带病坚持工作.感冒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厉害起來.一样会要命.特别是容易引发心脏方面问題.一旦出现.治疗起來就非常麻烦.”

        “叶副局长乃党国栋梁.哪敢躺下休息啊.不是有句古话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依我看.叶副局长即便达不到.境界上也差不太多了.哈哈.”军统局副主任秘书毛人凤可沒贺贵严那种好涵养.立刻接过话头.冷笑着奚落.

        这兄弟俩一捧一逗.可是把叶秀峰给挤兑狠了.正焦头烂额间.门口突然传來低低一声咳嗽.紧跟着.此间的主人.部属嘴里的‘老头子’.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笑着走了进來.

        “介公.”“校长.”“委员长.”三位客人立刻收拾火力.同时站起身向蒋介石打招呼.

        “坐下.坐下.既然是來家里了.还这么郑重干什么.”蒋介石和气地挥了挥手.命令三位客人落座.然后将目光落在叶秀峰身上.笑着问道:“怎么.你生病了.早知道你生病.我就让你在家卧床休息了.真不该大晚上的把你也给折腾过來.”

        “沒事.沒事.”叶秀峰立刻从沙发上一蹦而起.大声解释.“卑职.卑职只是被冷风吹了一下.鼻子有点儿堵.真的一点都沒事.”

        “噢.”蒋介石点点头.再度伸出手.探向叶秀峰的脑门.“我摸摸.嗯.不是很烫.应该问題不大.但是也别掉以轻心.回头我帮你找个合适医生看看.千万别耽搁了.”

        就凭这几句话.叶秀峰觉得自己即便立刻去死.也绝对值得了.低下头.哽咽着说道:“多谢委员长关心.卑职.卑职一定牢记您的教诲.绝不.绝不因为生病就耽误了工作.”

        “工作可以让别人先干.人最重要.”蒋介石豪气地拍了下他的肩膀.大声叮嘱.然后迅速把目光转向贺贵严.“那个蒙古郡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是共产党那边折腾得太厉害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居然想來重庆呢.”

        “这件事说起來有点复杂.”贺贵严从沙发上挺直身体.赔着笑脸解释.“或者说.有点突然.我们军委会原本打算先理出个头绪來.再向委员长汇报.具体点说”

        “是军统局这边.把事情弄得太复杂了.”作为下属.就得时刻有替上司背黑锅的觉悟.这一点上.毛人凤干得向來地道.“我们军统局大约在一周之前.就接到了从新组建的察绥分站交上來的请示报告.但联想的事关重大.就准备先把每个步骤都理顺.安排得万无一失之后.再由贺局长当面向校长您报喜.毕竟从五原到重庆.中间隔着大片的敌占区.如果沿途出现任何差错.那个蒙古郡主的安全都会受到影响.也会令察哈尔一带其他徘徊观望的蒙古王公.误解了中央的诚意.”

        蒋介石才沒那么糊涂.随便就被贺贵严和毛人凤两个给蒙混过关.但是他也不想当着手下人的面儿.让贺贵严太下不來台.笑了笑.继续问道:“这么说.是我太心急喽”

        “校长能在百忙之中关心斯琴女王來重庆觐见的事情.是她的福分.”毛人凤再度接过话头.大声表态.

        “自德王在日本人的支持下悍然宣布自治之后.她还是第一个主动向中央政府靠拢蒙古贵族.所以.军统局对此重视以一些.也是应该的.”贺贵严虽然拉不下脸來学毛人凤那样拍马屁.却也懂得顺坡下驴.笑了笑.继续说道:“接到她想來重庆的请求之后.军委会立刻开始着手协调各方力量.一共替她准备了三条陆上通道.和一条空中通道.沿途各个单位量.基本上都已协调到位.只等委员长一声令下.就可以统一采取行动.”

        “哦.”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小疙瘩.蒋介石却不得不赞赏贺贵严的补窟窿能力了.想了想.低声命令.“都哪几条通道.先说來我听听.”

        “委员长请看.”贺贵严准备得非常充分.从手边的公文包里拿出厚厚的一份文件.逐页向蒋介石出示.“第一条通道.是从五原出发.经榆林、兴安、汉中.然后取道重庆.所经过的都是日本人的势力暂“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时达不到的地段.相对比较安全.只是道路状况不太好.沿途可能遭遇土匪.并且还需要承延安方面的一个人情.由他们负责护送陕西境内的路段.”

        “共产党正巴不得显示自己的存在呢.你这可是给他们雪中送炭!”蒋介石看了贺贵严一眼.皱着眉头点评.

        “送斯琴來重庆的提议.也有他们一份.所以我就沒想再避开他们.”贺贵严想了想.低声补充.“但是.如果委员长觉得这条路线过于绕远.军委会还准备了另外两条.其中一条是由偏关秘密进入山西.然后在晋军的?;は戮毖?、荆门入川.第二战区的阎司令长官已经答应了.卫立煌将军那边也已经做好了相关准备.”

        “嗯.”蒋介石不置可否.“第三条通道呢.你再说说第三条.”

        “第三条.最为便捷.但牵涉到的兄弟单位就更多.基本上是从绥远附近直接渡过黄河.然后卫立煌将军派兵到朔平接应.一路护送到汝州.再由张治中部北上潢川.接上斯琴等人后护送到常德附近.然后转由王耀武部护送入川.沿途其他兄弟单位.同时在中条山、太行山和山西南部展开佯动.迷惑日军判断.”

        这个计划里除了张自忠部之外.用的全是中央军.显然最合蒋介石心意.但是为了接一个区区蒙古女郡主.就动用如此多部队和战争资源.实在有点儿浪费了些.况且斯琴只是第一个來投的蒙古贵族.如果今后还有其他人以她为楷模.中央政府的接应标准也不太好参考.

        想到长远投入.蒋介石又皱了下眉头.低声问道“空军呢.空军那边是不是更便捷些”

        “空军那边.的确快捷许多.”本着省时省力的原则.贺贵严也更倾向于调用空军.“但是途中很有可能会遭到日寇战斗机的拦截.另外.最近北方处于深冬.经?;嵊斜┓缪?飞机的安全很难保证.”

        “这倒是.我们的空军.眼下实在太过弱小了.”蒋介石轻轻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萧索.不像那些对新兴技术一点儿都不了解的老家伙.早在民国二十年初.他就开始关心空军和空中武器的发展.因此知道在酷寒天气里航行的危险性.也了解空中事故发生的可怕概率.特别是实力单薄的中国空军.无论战斗机.运输机.还是飞行员.都和国际最高水平有一定差距.出事故的概率更大.很难确保把斯琴活着送到重庆.

        “学生倒是有一个建议.”听出蒋介石话中的遗憾之意.毛人凤主动替自己的校长分忧.“咱们可以利用苏联的外交飞机.把斯琴女士从傅作义那边给送过來.日本人的空军即便再猖狂.眼下也不敢贸然攻击苏联的外交人员.”

        “苏联大使的飞机.最近苏联大使有回国述职的动向么.”蒋介石微微一愣.诧异的追问.

        “沒有.但是苏联人正忙着搞国内建设.不希望日本从中国战场腾出手來.窥探他的西伯利亚一带.”毕竟是军统局的大管家.毛人凤国际视野相当宽广.几句话.就解决了蒋介石的困惑.“如果咱们提出要求.派一个使团去苏联去做友好访问.请苏联方面派飞机接送.他们肯定不会拒绝.而飞机从苏联返回.在五原顺道接上几个人.对他们來说.也应该属于举手之劳的事情.”

        “苏联人不是一直想咱们采购他们的步枪和火炮么.虽然他们的武器精度不如英国和美国的产品.但是他们的武器价格远比美国人和英国人的低廉.并且在贷款条件方面.也能谈得更优惠一些.”身为军事委员会上将主任.贺贵严对国民政府目前的内政外交情况.也是了如指掌.想了想.低声替毛人凤补充.

        “苏联的上层.目前并不看好中共的发展.”毛人凤想了想.又补充上了另外一条.

        “苏联人想借助武器贸易.扩大对周边国家的影响.并借机抢占美英两个的传统市场.如果我们主动跟他们谈.相信他们不敢趁机替中共提什么过分要求.”贺贵严从另外一个角度.详细分析与苏联人展开秘密合作的可能性.

        这两兄弟配合默契.倒是把一场补救性汇报.变成了军统局工作能力的表演了.这可是急坏了在旁边准备看笑话的叶秀峰.搜肠刮肚了好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断.干脆把心一横.大声说道:“报告委员长.卑职反对这个提议.”

        “哦.”看到叶秀峰焦急的面孔.蒋介石才猛然想起自己今晚本來是想给军统局一点儿教训的.笑了笑.带着几分鼓励的口吻说道.“那你來说说.还有什么方案.可以让那个蒙古郡主平安顺利的抵达重庆”

        “我.我”叶秀峰立刻结巴了起來.额头上冒出细细密密一层冷汗.论搞破坏.他能力的确不输于毛人凤和贺贵严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但提建设性意见么.着实不是他所长.绞尽脑汁想來想去.终于赶在蒋介石眼中露出失望之前.再次大声回应了一句.“苏联人的航空技术.远不及美国.更不如英国.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卑职建议让美国的外交飞机.专程飞往五原.将斯琴郡主给接到重庆來!”

        “理由呢.拿什么理由请美国人或者英国人帮忙”蒋介石强行压住心里的失望.笑着询问.

        “请.请外交部门尽力协调一下.应该.应该可以说得动他们吧.”叶秀峰用力咽了一口吐沫.声音渐渐转低.

        眼下美国人和英国人对日本人在亚洲的扩张举动非常不满.但是还远沒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以美国人和英国人那种天生的逐利性格.轻易也不会为了中国去得罪日本.虽然他们一直口头上表示要替中国主持公道.并且大把地向中国销售着他们的武器产品.(注1)

        显然.在场的贺贵严和毛人凤两个都清楚美、英两国目前对中日战争的态度.因此谁也沒把叶秀峰的提议当真.反倒微笑着看向他.目光里边充满了同情.好在蒋介石还记得今晚自己把叶秀峰也叫到官邸里來的目的.不愿继续看着他出乖露丑.挥挥手.宣布结束这个话題.“到底用哪个通道.你们军委会自己决定吧.我个人的倾向是动用空中力量.但是也要考虑到目前的天气情况和我们自己的实际运送能力.”

        “是.”贺贵严、毛人凤和叶秀峰三个都如释重负.大声回应.

        天威难测.这句话说得其实一点儿都沒错.能进入总统官邸向蒋介石当面汇报工作.是一种荣幸.同时也是一次冒险.特别对于今晚的贺贵严和毛人凤两个來说.能够联手将老头子的注意力从军统局为什么工作拖沓方面.转到如何调动各方力量平安护送斯琴上.着实是足够的困难.也足够的幸运.然而还沒等二人來得及抹一把脸上的汗.不甘心竞争对手就这样蒙混过关的叶秀峰已经再度发难.剑锋直指军统察绥分站.“报告委员长.卑职认为.政府在接待斯琴郡主时.场面不宜过分隆重.因为据中统局的从隐秘战线获得的情报.这位斯琴郡主一直是当地共产党游击队的最大幕后资助者.而军统察绥分站的彭站长.前期与共产党游击队合作过于主动.已经给了斯琴郡主不少误导.”

        注1:英美把中国正式当作盟友.要等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在抗日战争初期.国民党政府从美国和英国得到的实际支持很少.倒是苏联.由于地缘政治等诸多因素.早在抗战爆发初期.就组建了专门的军事援助小组.并提供了价值数亿美元的贷款和飞机、火炮、坦克等军事物资.抗战初期的国民革命军主力战斗机.也是苏制.直到德军对苏联发动闪电战.苏联自顾不暇.这种援助才不得不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