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弟 (三 上)

    第四章 兄弟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弟(三上)

        既然领导班子全票通过了红胡子的提议.这件事就立刻进入了执行阶段.为了让喇嘛沟游击队的同志们沒有后顾之忧.军分区司令员苏醒在会议结束之后.特地以察北军分区的名义.专门给红胡子发了一封电报.表扬他行事风格大胆果断.思维具有开创性和建设性.并且提醒他在对待斯琴这样要求进步的爱国蒙古贵族和彭学文这样对游击队心存善意的国民党基层干部.不妨手段更灵活些.必要时甚至可以做一些幅度较大的让步.只要能保证三家能组成抗击日本鬼子的统一战线.哪怕是稍微违反一点党的原则.都可以考虑.再遇到同类的事情.也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军分区领导将成为他的坚强后盾.

        喇嘛沟游击队在收到这封电报之后.士气当然大受鼓舞.包括一些原本对红胡子最近的选择怀有不同意见的人.如副大队长吕强、中队长田富贵等.也理顺了思路.全心全意投入到了护送斯琴西去的准备工作中.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彭学文向上级发出同样的请示电报后.却迟迟沒有得到任何回应.这让张松龄觉得很是诧异.趁着到独立营协调双方下一步动作的机会.找到彭学文.低声数落道:“你不是一直跟我说.你们国民党做事务实灵活.不像共产党那边一样僵硬死板么.怎么人家红胡子那边的请示电报都批复回來好几天了.你们这里反而沒有一点儿动静.”

        “估计.估计上面最近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还沒顾得上吧.”彭学文被数落得脸色微红.讪讪地替自己的上级部门找借口.“毕竟这件事.不仅仅是把斯琴送到傅作义将军手里那样简单.从傅作义将军的司令部五原到重庆.还隔着好几千里路呢.无论取道陕西绕行过去.还是要重庆那边直接派飞机接她.都要确保沿途万无一失.”

        “倒也是.”张松龄点点头.勉强接受了彭学文的解释.“不过我建议你再发一封电报催催.免得拖延得太久.被小鬼子嗅出什么味道來.实在不行.我就跟周黑炭带着斯琴先走.反正等我们到达了五原那边.你的上级也应该有答复了.”

        “先别急.你们再给我两天时间.”彭学文听了.赶紧摆手劝阻.“否则.你们即便得到了傅作义长官的支持.沒有相应各单位配合.也很难顺利到达重庆.”

        “这可是你说的.就两天.”张松龄犹豫了片刻.低声答应.据军分区发过來的消息.日本鬼子的报复部队.眼下已经开到了巴林右翼旗蒙古王爷的驻地.只是沿途遭遇了暴风雪.才沒能直接扑到黑石寨的城墙下來.根据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情况.周黑碳的独立营赶在日军大部队到达之前从黑石寨中主动撤离已经成了定局.如果不趁着现在送斯琴离开.待日寇大部队开到.对独立营展开疯狂报复.周黑碳手中就很难再派出人手來参与护送任务.沒有周黑碳部这个新易帜的晋绥军第二百一十一旅独立营的参与.傅作义那边的接应工作.也难保不会打上一个折扣.

        “两天就两天.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彭学文挥了下手.不耐烦地回应.“你不要着急.让周黑子也别老盯着我这里.明天晚上.最迟后天上午.我一定会给你们俩一个准确答复.”

        “那好.咱们就一言为定.”张松龄伸出手.于彭学文挥舞在半空的手掌碰了一下.转身离开.

        起身将他送出了军营大门.彭学文转过头.脸上立刻浮现了一层阴云.恩师马汉三迟迟沒有给自己这边回复.肯定不会是因为手头事情太多耽搁了.而是恩师的上级.甚至上级的上级.对此事有了不同意见.可上头反对的理由是什么呢.让重庆政府学着大清朝当年那样公开册立一名蒙古王爷.对抗战大局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吧.难道军统局上层就沒人意识到这一点.

        要让彭学文承认.军统局上层那么多辛亥元老.那么留过洋的专家、博士、硕士.见识都不如红胡子这个大字识不了一箩筐的土八路.比让他直接去跳井都难.可既然能看到斯琴到访重庆对抗战大局有利.却依旧不给予必要的帮助和支持.就属于故意刁难.甚至因私废公了.每当想到这一层.彭学文心里头就堵得难受.仿佛被人在气管里头塞了一大团羊毛般.再不想办法发泄一下就会活活憋死.

        然而他却找不到任何发泄对象.上一场战斗中抓获的俘虏杀的杀.放的放.已经解决干净.眼下军营里头除了老余、大齐、小刘、小吴四人之外.就再沒他的直辖部属.其他独立营的军官士兵们.虽然对他这个察北行政公署专员非常尊敬.却未必肯承受他的无名业火.弄不好双方翻了脸.反倒会把先前好不容易积累起來的威望和情分赔进去.

        “大齐.走.咱们两个到校场上比划比划拳脚.”实在憋得厉害.彭学文只好找了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领域.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正在军营里头无所事事的齐志强一听.立刻满口子答应.二人换了身衣服.就在校场上拉开了架势.不到五分钟功夫.彭学文就被摔了个眼冒金星.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了!

        “好了.好了.我跟你练练.让彭专员先喘口气儿.”实在是看自家上司处境可怜.老余走上前.接下齐志强的拳脚.他们两个倒是棋逢对手.很快就在雪地上打成了两团白色的影子.

        彭学文躺在地上喘了会儿粗气.心里的难受劲儿终于缓解了一些.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雪.笑着说道:“你们哥两个慢慢玩着.我还有点儿事情要办.”说罢.也不管老余和大齐两个反对还是赞成.转过身.蹒跚着离去.

        “头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找上门來让我虐他.”见到彭学文离开.大齐也失去了跟老余继续纠缠的兴趣.收起拳脚.迟疑着问道.

        “嗨.这几天心里不太好受呗.你也是.知道他拳脚功夫一般.下手也不轻点儿.”老余向彭学文的背影投去同情的一瞥.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数落.

        “不好受.这么年青就做了副站长.他还有什么不好受的.”大齐的想法向來比较直接.皱了下眉头.低声追问.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

        “你以为上头真的是因为赏识他.才升了他的职.”老余的声音压得更低.隐隐地透出了几分无奈.

        &nbsp“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赏识.难道还是讨厌啊那可好了.以后我专门找上头不高兴的事情做.升得比谁都快.”大齐听不出老余话中的意思.愣了愣.满脸困惑地反驳.

        跟他这种只懂得杀人放火的家伙.实在沒什么共同语言.心思细腻的老余耸耸肩.摇着头离开.只剩下大齐一个孤零零站在校场里.将地上的积雪踢得纷纷扬扬.仿佛天上的雪从來就沒停止过.自初秋到严冬.无止无休.循环往复.

        顶着一脑袋热汗和凉雪沫子回到房间内.彭学文静下心來.再度给自己的恩师马汉三发了一封电报.电文里.他虚心的承认自己年轻气盛.工作经验不足.做事难免有欠考虑之处.希望恩师能在百忙之中.给弟子一些专门指点.并且尽力帮自己查缺补漏.以免自己犯下更大的错误.辜负老恩师的培养和期待.

        军统察绥分站站长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军统王牌特工马汉三接到电报之后.立刻就明白自己的得意弟子遇到了什么困难.认真考虑了一下之后.把彭学文的认错电报.傅作义这边对斯琴到來的欢迎态度.以及自己对此事的判断.一并发送给了军统局总部.这一下.军统局总部无法再耽搁了.很快.就越过一道道筛选.直接将几份电文送到了大管家.副主任秘书毛人凤面前.

        毛人凤早就知道这件事.也非常清楚册封一个蒙古王爷给国民政府带來的国际影响.但由于此事还涉及到另外一些甩不掉的麻烦.所以才打算将其“冷处理”.如今看实在拖延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抓起电话.向很少管理军统内部具体事务名义局长.军事委员会上将主任贺贵严请求指导.

        “现在才想起跟我汇报这件事.我还以为你自己已经把它解决好了呢.”还沒等他支支吾吾地说明自己的难处与想法.上将局长贺贵严就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过來.话里话外透着股子不满.

        ‘还不是为了给您老人家擦屁股.才弄得军统局的工作如此被动’毛人凤撇了撇嘴.隔着电话暗自腹诽.嘴巴里说出來的话.却愈发地恭敬.“卑职.卑职先前觉得您老公务繁忙.实在不敢再为了这种小事去麻烦您老.谁成想马汉三那边.居然得到了傅作义的支持”

        “小事儿”贺贵严的怒火直接从听筒里喷了出來.吓得毛人凤直把电话往远处挪.“我说毛大主任啊.你也是军统的老人了.做事多少过一过脑子行不行直接朝日本政府脸上扇大嘴巴子的事情.能算小事儿么老头子已经打电话问过我了.你准备自己给他解释吧.”

        “卑职.卑职疏忽了.疏忽了.请局座处罚.卑职绝无怨言.”毛人凤从座位上腾地一下子站起來.额头上汗珠滚滚.虽然在军统局内部实权仅次于副局长戴笠.但是他却绝对不敢招惹贺贵严.至少目前不敢.对方不但是军统局的名义老大.还是辛亥元勋.辅佐老头子长两度上位的从龙重臣.真的冲突起來.贺贵严根本不用采取任何手段.直接在老头子面前叫一声委屈.第二天他毛人凤就得卷铺盖回老家.连敢说情的人保证都沒有一个.

        “处罚.”贺贵严大声冷笑.“我处罚你做什么.你不是一直做得很好么.你自己想想.怎么去跟老头子汇报吧.共产党那边都开始准备欢迎察哈尔省的蒙古人民重回祖国怀抱了.老头子却一点消息都沒听到.”

        “贵公.局长.我的好局长.”如果贺贵严能看得见.毛人凤恨不得隔着电话给他下一次跪.“您老一向照顾我们这些属下.这回不能看着不管啊.谁不知道.这军统局能有今天.都是您老流血流汗挣回來的若是我们这些虾兵蟹将在外边丢了人.您老脸上也不好看啊.”

        “你们是你们.我是我.少给我一起里头扯.我早就不想当这个局长了.是你们戴副局长非要拉着我替他在前面趟地雷.才不得不继续蹲在这里尸位素餐.”贺贵严的话语里依旧带着愤怒.但口风却已经软了下來.

        毛人凤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学生般.拖长了声音乞怜.“局长.贵公.晚辈知道您辛苦.所以晚辈才想多替您老分担一些啊.只是晚辈能力有限.明明是好心.却总是把事情往最坏里头办.您老就看在晚辈做事一直尽心尽力的份上.再帮晚辈这一次吧.”

        “我自己现在还一脑门子官司呢.怎么帮你”贺贵严叹了口气.话语里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这件事.共产党那边早就知道了.中统局那边也早就知道了.就我这个军统局长不知道.就是沒汇报给老头子.你啊你.让我怎么说你.”

        毛人凤不敢还嘴.低着头继续老实听训斥.心里头却将北平战站、察绥分站和马汉三师徒骂了个遍.特别是对沒完沒了惹事生非的彭学文.恨不得立刻将此人抓过來.狠狠赏一顿皮鞭、老虎凳和辣椒水.虽然他刚刚采用明升暗降的手法.将此人彻底束缚在了鸟不拉屎的草原上.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军统总局的大门朝哪边开.

        “算了.我这张老脸再豁给老头子一次吧.”贺贵严隔着电话骂了一会儿.肚子里的气也消了.权衡了一下.换了另外一种语气说道:“你把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黑石寨那边的所有事情都整理清楚.晚上八点半.我带你去见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