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兄长 (二 上)

    第四章 兄长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兄长(二上)

        这口吻.居然和副司令员张霁云刚才对红胡子的评价差不多.刘国梁气得胸口一挺.本能地就想开口提醒苏醒不要犯唯军事主义错误.然而转念一想.对方毕竟是军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必要的权威还是应该给与足够的尊重.咬了咬牙.喘着粗气说道:“单纯从军事角度.王洪同志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的确卓有成效.然而把军事和政治两方面综合考虑.他的一些做法却不是很妥当.比如说”

        稍稍停顿了一下.他决定还是先从比较不重要的部分说起.以免引发苏醒的反弹.像刚才张霁云一样护短.“比如说.他准备利用俘虏组建白俄中队这件事.就做得非常欠考虑.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在苏联境内欠下过累累血债的白匪.对苏维埃政权的仇恨几乎都刻进了骨头里.咱们同样是共产党的队伍.怎么能招揽这些仇人呢.”

        “是么.有这种事情.这个王胡子.还真是有点气魄啊.他的报告在哪呢.让我先看看.”苏醒听得一愣.快步走到桌案前.笑着抓起电报.

        “在第三段第二行.”刘国梁瞪了苏醒一眼.非常不满地回应.从对方的表情上來看.好像根本沒觉得红胡子的行为有什么出格.反而带着几分欣赏的味道.好像红胡子此举是为八路军争了光一般.

        “经深入调查和审理后.处决了三十几名手上有多条人命的惯匪和白匪骨干.遣散了一百七十二名年龄偏大.罪行相对较轻的白匪.还有一些劣迹不明显的白俄匪徒.经批评教育之后.已经认识到了他们自己以前的错误.发誓要痛改前非.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游击队决定从中挑选三十岁以下.身体健康且无不良嗜好者”苏醒沒有注意到刘国梁的情绪.一边看电报.一边低声将上面的内容给念了出來.“作为新鲜血液.吸纳进游击队内.以弥补游击队最近一段时间减员较大的缺陷”

        “我觉得沒什么不妥当啊.”放下电报.苏醒转过头.看着刘国梁的眼睛.坦诚地跟对方探讨.“那些年富力强.又沒犯过太过分罪行的俘虏.直接与惯匪一起处决掉.肯定不行!如果把他们放了.他们年轻轻的又肯定不甘心在草原上默默无闻的当一辈子牧民.弄不好.沒几天就得重操旧业.还不如让他们加入游击队戴罪立功呢.好歹也是摸过枪的人.上了战场不会表现太差.”

        “可他们.他们是俄罗斯人.在苏联境内欠了累累血债的.”刘国梁忍无可忍.再度大声提醒.

        “怎么可能在苏联境内欠过血债呢”苏醒转身又把电报给抓了起來.指着上面的文字反驳.“王胡子不是写了么.他要招揽的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十月革命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三十岁以下的白俄马匪.要么是五六岁时就随着父母逃到了中国境内的.要么就是在中国境内出生的.不可能在苏联那边还有什么血债.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他们其实更应该算是中国人.虽然他们长得跟咱们的确不太一样.”

        “这?”刘国梁语塞.胸口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他们.他们.您说得.好吧.您说得的确有道理.可这件事儿如果传到苏联同志耳朵里去.咱们八路军怎么给人家解释啊怎不能像您刚才那样.咬着牙非说他们是中国人吧.”

        “还要怎么解释啊”苏醒皱了下眉头.对刘国梁的态度有些不太满意.“当年大军阀张宗昌招揽白俄溃兵组建大鼻子军团的时候.也沒见苏联同志找他要解释啊.怎么到了咱们八路军头上.反而事情就多起來了呢.莫非在苏联同志眼里.咱们八路军还不如张宗昌那些军阀來得亲近”

        “这”刘国梁彻底被憋住了.半晌说不出任何话來.苏醒耸耸肩.笑着继续补充:“我说国梁同志.你沒有必要那么紧张.苏联同志事情多着呢.哪有闲功夫管咱们这边怎么处置俘虏.况且把这些白俄溃兵的后代收拢在咱们游击队里.对苏联老大哥來说.总比任由他们在草原上流窜安全.否则.万一哪天他们被日本鬼子给招安了.带路杀向西伯利亚.岂不更是麻烦.”

        “那倒也是.”刘国梁低下头.非常沮丧地承认苏醒的分析有道理.从风险可控制性角度來讲.把白俄溃兵的后人掌握在八路军手里.的确比让这些人给鬼子带路安全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喇嘛沟游击队最近所作所为就完全正确.特别是跟军统特务之间纠缠不清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纵容下去.

        想到这儿.保卫科长刘国梁长长了吸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道:“在收容白俄土匪后代这件事上.我承认我沒有王洪同志考虑得深.但是.他最近的几场战斗.可是都得到了军统方面的大力协助.如果”

        “这个我刚才看到了.”苏醒笑了笑.还是继续给红胡子撑腰.“不就是几个军统局的年青人.里应外合与黑狼帮一道拿下了黑石寨么.围魏救赵.这一招使得不错.军统那边看來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就是上层做事总犯糊涂.”

        “还有电台.也是军统特务帮他们修好的.现在正由军统特务替他们培训报务员.并且想跟军分区这边建立直接的电台联系.”

        “好啊.”也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明明听见刘国梁话里有话.苏醒还是大声对红胡子的行为表示赞赏.“有电台还不好么.我正愁跟他们联系起來太耗时间呢.咱们察北军分区虽然是个小单位.可发展空间却比口里那边大得多.如果跟底下的游击队联系都靠交通员跑來跑去.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可能做出有效反应有了电台之后就好了.红胡子那边什么情况.咱们第一时间就能了解.咱们这边有什么要求.也可以第一时间下达到游击队.你们机要室好好考虑考虑.虽然分区这么人员也紧张.该派电讯人员下去.还是要派下去的.越早把各路游击队都用电台联系起來.对咱们军分区整体发展越有利”

        “您就不怕是军统那边给红胡子的是糖衣炮弹.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保卫科长刘国梁再一次被激怒了.仰着头大声嚷嚷.

        “糖衣吃掉.炮弹打回去不就行了么.”苏醒再度耸肩.回应得底气十足.“王胡子是多年的老同志了.还会被几只刚出窝的小家雀给啄瞎了眼睛.如果那样.他这个红胡子可就真的是浪得虚名了.”

        “苏醒同志.我可是作为一个保卫人员在提醒您对此事给与必要的关注.”刘国梁气得直跺脚.瞪圆了布满血丝的眼睛抗议.“又是独行大盗.又是马贼.又是军统和白俄土匪.如果喇嘛沟游击队真的变了质.您要负直接领导责任.”

        “刘国梁同志.我理解你作为一名保卫人员的担心.”苏醒也收起笑容.非常严肃地回应.“但是.我不得不强调一句.保持警惕性是必需的.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却也不能自筑藩篱.硬生生将朋友都往敌人那边推.上级领导指示过.抗日战争.必然是一场持久战.光凭咱们共产党人.是无法单独取得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的.咱们必须要.也不得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动员一切可能动员的力量.去跟日寇周旋.这些团结对象里面.我认为.应该包括一切爱国力量.哪怕他们曾经做过马贼、做过大盗.甚至他们直接就是国民党的官员、军人和特工.他们也许对咱们的理想不太了解.甚至心存敌意.但是.只要他们能站在中华民族的立场上.能站在共同抗日的立场上.咱们就要团结他们.接受他们的善意与帮助.并且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回报他们的善意与帮助.朱德司令员在二战区.就是这样做的.国民党高官卫立煌将军.也给了咱们八路军很多军火和物资.如果都像你一样.因为他是国民党.或者因为他的部下中有人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咱们心存敌意.就拒绝一切帮助的话.这抗日战争还怎么打.咱们晋察冀军区还怎么发展壮大”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无论在政治理论方面.还是在实际操作经验方面.刘国梁的修为都远不如苏醒精深.被说得面红耳赤.喃喃地替自己辩解.

        “我知道你很尽责.我也知道你本意和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现在的表现.却已经是在自筑藩篱.”苏醒将语气稍微放缓和了一些.语重心长地教诲.“你想想.红胡子那边.既不能打土豪分田地.又不能减租减息.他能得到多少支持.他能如何发动群众.那一带.荒凉起來.方圆几十里都不见人影.他又能发动起多少群众來如果他这个也不敢要.那个也不敢要.稍微有缺点的人就往外推.稍微动机不明的善意就拒绝接受.喇嘛沟游击队还怎么发展壮大.怎么跟小鬼子去周旋.估计早就让小鬼子给灭了.即便不毁在小鬼子手里.也得毁在那些反动贵族手里.”

        “那是.”副司令张霁云点点头.低声帮腔.“在晋察冀军区沒成立前.咱们党可是沒少往察哈尔北部各县派遣工作人员.这些先遣力量.不是在当地站不稳脚跟.被受到蒙蔽的群众和蒙古贵族给赶了出來.就是毁于反动势力之手.只有王胡子.不但站稳了.而且已经获得了一定的群众基础.”

        “那是因为他原本就是东北军的旧军官.对付旧贵族和当地人的经验比别人丰富.”刘国梁还是有点儿不服气.小声反驳.

        “只要是成功的经验.就值得我们虚心学习.不用管他是來自东北军.还是來自其他军阀那边.”苏醒瞪了他一眼.大声强调.

        这话说得非常在理.八路军内部.一直也有博采众长的传统.刘国梁意识到自己的今天彻底成了少数派.却仍然不想放弃个人对红胡子的成见.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将话头带向最后一个问題所在.“你们两个说得都对.为了抗战大局.的确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于送上门來的帮助.也的确沒有硬向外推的道理.但王洪同志把一个來历不明的人.直接提拔为游击队骨干这件事.总做得有些出格了吧.不但我一个人觉得太突然.即便是他们游击队内部.其实也有不少反对声音.”

        “有这回事.你说得是谁.他在报告中提了么.”苏醒也不想过分打击刘国梁的积极性.想了想.准备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下结论.

        “这里.”刘国梁抢过电报.将涉及到张松龄的那一段用手指点出來给苏醒看.“就是这个张松龄.很有可能就是军统专门派出來的钉子.他与新任军统察绥分站副站长彭学文情同手足.并且出现在草原上的时间.也是前后脚.”

        “他是军统特务.你有证据.”苏醒突然大笑了起來.头不停地左右摇动.

        刘国梁被笑得心里发虚.想了想.故作镇定地说道.“沒有直接证据.但也无法证明他不是军统特工.王胡子的上一份报告送來后.我派人专门调查过这个张松龄.线索在娘子关战役之后就完全断了.并且一断就是七、八个月.”

        “我刚刚跟老刘也说起过这件事.的确有点蹊跷.”副司令张霁云也不是一味地袒护下属.该承认的事情.绝不百般狡辩.“王洪同志说.这个张松龄是老二十六路的底层军官.在娘子关战役中负了重伤.被当地百姓收留.并且与伍楠同志有过数面之缘.可伍楠同志恰巧在这个节骨眼上牺牲了.所有线索都断在了娘子关战役这个点上.间隔了那么久.这个张松龄又与军统的人先后脚出现在黑石寨一带.來历和动机.着实让人不太放心.”

        “你们两个的意思是.找不到人证明他那段时间在老乡家里养伤是吧.”苏醒继续微笑.脸上的表情非常亲切.仿佛看到了多年不见的自家晚辈一般.“这件事怪我了.我最近忙得天昏地暗.沒想到王胡子真的有本事留下他.更沒想到老刘你居然着手会调查他.”

        “的确找不到任何人替他作证.”刘国梁先是大声强调.随即察觉到苏醒的表情着实古怪.抬起头.诧异地试探.“莫非司令您”

        “我给他作证吧.”苏醒想了想.笑着点头.“这样.线索就完整了.我作证他当时的确在老乡家养伤.我还专门叮嘱过伍楠同志.要想方设法把他拉进咱们的队伍.那小子未必能做一个好军官.却绝对一个兵王.可惜伍楠同志沒能把他留下.不过”

        苏醒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几分顽皮.“不过他最终还是沒逃过老子的手掌心.这一回.老子少不得要找个紧箍咒给他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