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纵横 (八 下) (21:09)

    第三章 纵横 (八 下) (21:09)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牢记网址:第三章纵横(八下)

        火并掉三统领尼古拉和他麾下的死党之后,接下来的“锄奸”行动就顺利得多了。失去了带头者的白俄土匪们即便心里头明白杀死大统领伊万诺夫的凶手就是安德烈,也组织不起成规模的反抗。而绝大部分白俄土匪在常年流窜作案过程中,灵魂早已麻木。对他们来说,无论是伊万诺夫做首领,还是安德烈做首领,其实都没什么差别。反正大伙过的也是有了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不会因为换了个人当大头领就能看到光明。

        饶是如此,把营地内各方势力都梳理完毕,也耗费了安德烈大半宿时间。待所有活着的头目都宣誓效忠,所有冥顽不灵者都被送入了地狱之后,启明星也就从东方升了起来。安德烈看看满脸惊惧的众头目,打了个哈欠,有些疲倦地吩咐:“回去后都带好自己的手下,从现在起,没我的命令,这座军营只能进不能出。待我派去跟藤田顾问联系的人回来,咱们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是!”看着安德烈身上还没干透的血迹,大小头目们谁还有勇气说个“不”字,纷纷挺直身躯,肃然回应。

        “解散!”安德烈终于过了一把当家做主的瘾,学着伊万诺夫平日的模样,大声吩咐。

        头目们又回应了一声“是”,四散着准备离开?;坪咏捶浅C挥醒凵目可锨?,俯身在安德烈耳边说道:“且慢!大统领,不能就这么解散了!如果”

        “站直了大声说!”刚刚坐上头把交椅的安德烈很忌讳被属下们看成没有主意的家伙,皱了下眉头,厉声命令。

        “这”黄胡子有些犹豫了。他想给安德烈提的建议里头,很多东西都无法摆在台面上。如果被众头目们亲耳听见,过后肯定会落一身麻烦。然而有些话又不能不说,否则,一旦营地内再发生新的乱子,谁也说不准下一个倒霉蛋是不是自己!

        “以后有什么话,你都当着大伙的面说。他们都是自己人,我没什么东西需要瞒着他们!”看见黄胡子那幅欲言又止模样,安德烈就感觉到一阵心烦。瞪了他一眼,将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对,你们都是俄罗斯人!我才是外人!’黄胡子被瞪得心里一阵发凉,眼神瞬间就黯淡了下去。鸟尽弓藏,乃是自古以来成大事者的惯例,更何况自己眼下还是整个刺杀案的唯一知情者。

        “我是想说,弟兄们忙碌了一整夜了,大统领最好给他们发儿白酒暖暖身子!”想到自己继续跟着安德烈混,未必能落到什么好下场?;坪颖悴辉敢庠傧蚨苑骄≈?,随便找了套说辞,把自己刚才的行为给遮掩了过去。

        “噢!”安德烈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过分了,夸张地拍了下脑袋,大声回应,“你说得对,这大冷天的,的确该给弟兄们发儿白酒暖暖身子。鲍里斯,你来负责这件事。把咱们的藏酒都拿出来,每人先分上半斤,不,每人一斤!无论职位高低,见者有份!”

        “谢大统领!”“噢,噢,噢!”大小头目们听说有酒喝,立刻忘记了心中的恐惧,围着安德烈,手舞足蹈。

        酒是俄罗斯人的命,特别对于已经失去了生活目标的白俄土匪们来说,白酒和女人,几乎成了他们对整个世界的最后依恋。如果早知道安德烈取代伊万诺夫之后会如此大方,他们前半夜甚至不用任何胁迫就会主动站在安德烈这边。当然,前提是安德烈的确有取胜的把握。

        趁着大小头目们尽情欢呼的功夫,安德烈低下头,小声向黄胡子蒋葫芦解释,“对不起,蒋先生。我刚才不得不做个样子给他们看,希望你能理解!”

        “没事儿,没事儿,是我鲁莽了,鲁莽了。没考虑到您的处境!”黄胡子蒋葫芦大度地摆手,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愉之色。

        “那你刚才想说?”安德烈笑了笑,继续追问。

        黄胡子蒋葫芦四下看了看,故作神秘地回应,“我刚才想提醒您,小列昂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如果不尽早把他抓回来,恐怕会留下隐患!”

        “一个妓女的孩子,他还能怎么样?!”安德烈摇摇头,满脸不屑。

        小列昂是伊万诺夫与一个波兰妓女所生,因为其母出身低贱,并且是非俄罗斯族,所以在营地内很不受头目们的尊重。尽管伊万诺夫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活了下来,并且一直在努力扶植他上位,可是大多数头目们依旧不愿意买账。而小列昂本人,也颇有自知之明。从不以伊万诺夫的嫡系继承人自居,在以往的战斗中表现也非常平庸,无论声望还是能力,都与安德烈等头领不可同日而语。

        “我怕他活着会引起其他麻烦!”黄胡子皱了下眉头,继续提醒。

        “没事!我们俄罗斯人,素来尊重强者。像小列昂那种懦夫,即便偷偷潜回营地里来,也不会找到人支持他!”安德烈摇摇头,大笑着回应。

        黄胡子提起小列昂,本来就是为了敷衍安德烈。见对方没怎么当回事儿,也乐得省掉一些麻烦。笑了笑,低声道:“那就是我想多了!您是大统领,对营里的事情,肯定比我熟悉?!?br />
        “今夜的事,我不会忘了你的功劳!”对于黄胡子的杀伐果断断,安德烈在内心深处还是非常佩服的,将手捂在对方脑门上,笑着表示安抚。

        “能为大统领出力,是我的荣幸!”黄胡子装出身子骨登时轻了几十斤的模样,满脸堆笑。

        宾主两个又随便聊了几句,彼此之间的气氛逐渐恢复融洽??纯粗芪У娜艘丫⒌貌畈欢嗔?,安德烈将手从黄胡子的脑门处拿开,笑着承诺:“帮你的报仇的事情,我不会忘掉。你先下去休息,只要从藤田顾问那里得到准信儿,他还愿意继续先前的协议。我立刻会组织起全部兵力去攻打黑石寨,把红胡子、黑胡子还有那个什么张小胖子,全都抓过来任由你处置!”

        “谢大统领!”黄胡子再度深深俯首,千恩万谢地退了下去。转过几座帐篷,到了安德烈看不见的位置,却迅速冷了脸,冲着角落里吐了一口浓痰,很恨地说道,“想卸磨杀驴,没那么容易!老子如果不让你后悔得把肠子都吐出来,老子以后就跟你的姓!”

        “你们两个,去给我监视那个中国人!”看着黄胡子的背影去远,安德烈叫过两名心腹,低声叮嘱,“如果他敢捣乱,就给我”

        用手做了砍的姿势,他两眼射出一道寒光。两名心腹立刻明白了大统领的意思,小声答应着,快步追向了黄胡子的背影。

        又带着其他心腹在营地内巡视了一整圈,确定所有反抗力量都已经被武力和烈酒镇压下去了。安德烈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走进中军大帐。这是伊万诺夫平素召集头领们商议大事的地方,如今终于换了他做主人。其中每一件陈设,每一张座椅,看上去都分外可爱。斜躺在大统领专用的虎皮宽背椅子上,安德烈慢慢伸开了四肢?!笆娣?!”他满意地发出了一身呻吟,闭上眼睛,开始规划整个队伍的未来!

        正梦想着如何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压迫蒙古贵族,建立起一个由流亡俄罗斯人做主的国中之国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马蹄声,紧跟着,就是一阵俄罗斯语的咆哮。

        “哪个混蛋又借酒撒疯”,安德烈皱了下眉头,迷迷糊糊地想道。手下那些王八蛋是什么德行,他非常清楚。半斤白酒下肚,骂街、打架,甚至聚众斗殴都乃司空见惯。只要他们不动枪,通常做头领的也不会过多干涉。反正俄罗斯人都是皮糙肉厚,打得头破血流之后往地上一趟,第二天醒来照样上马抡刀,并且谁也不会记恨谁。

        他不打算去管。忙碌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才能歇口气,没必要为了几个莽汉酒后斗殴,从热呼呼的虎皮座椅上爬起来去吹冷风。然而事情发展却偏偏不如他所愿,眼皮刚刚合上,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惊慌的大喊,“安德烈,安德烈,不好了。小列昂,小列昂带着红胡子的人杀进来了!”

        “小列昂,那个妓女生的儿子?怎么可能!”安德烈腾地一下站起来,因为站得太急,眼前一阵阵发黑,“带领你的人,马上把他给我抓过来!正好送他去给老伊万做伴!”

        “安德烈,安德烈!你快醒醒吧!”鲍里斯急得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冲上前,一把扶住站立不稳的安德烈,“小列昂,小列昂带着红胡子的人杀进来了!你赶紧去出去想想办法。不然,咱们就全完蛋了!”

        “什么,红胡子,他,他怎么会跟小列昂搅到一起?!”安德烈依旧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皱着眉头咆哮。一道炮弹撕裂空气的声响,给了他最直接的答案,“嗖轰!”。硝烟起处,两座帐篷连同帐篷附近的白俄土匪,一并被送上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