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纵横(七 下)

    第三章 纵横(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牢记网址:这话,问得就有些令人尴尬了。非但彭学文感觉到两颊发烫,就连周黑碳这个刚刚披上军装的人,额头上也隐隐渗出了汗珠来。

        自打台儿庄大捷之后,国民革命军就再也没取得过任何类似可以鼓舞军心民心的战绩。倒是阵前投降日寇的将领们随便数数就是一大堆,令全世界的新闻媒体都眼镜碎了满地。

        对于白胡子匪帮这群没有祖国的家伙来说,押宝肯定要押在胜利一方。而从开战这一年半时间交手双方各自的表现上来看,很显然,中**队不像是笑到最后者。

        “这个……”彭学文借助手里的奶茶,掩饰脸上的惭愧,“最近那个么,国民革命军的确受了一儿挫折。但是,我相信这些挫折都是暂时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日本人残暴不仁、言而无信,必将受到国际社会的唾弃。而我们中国人,却恰恰与小日本相反,自古以来就讲究………”

        “彭老弟的意思就是,光凭着自己,你们中**队不可能打得赢小日本喽!是不是这样子?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希望彭老弟能给我一个确切儿的答案!”白胡子微微一笑,目光又开始迅速变冷。

        “也不尽然!”毕竟是经过专门培训的军统精英,彭学文即便被逼进了墙角处,依旧能咬着牙坚持,“眼下国民革命军的失利,是因为战争爆发之前准备不够充分所致。只要能缓过这口气来,必将使小日本儿铩羽而归!”

        “是么?怎么缓过这口儿气来?让日本人停止进攻,慢慢等着你们缓气儿么?好像日本人没有那么蠢吧!”白胡子继续冷笑,脸上的表情好生不屑。

        彭学文一下子又被问住了,脸上的血色越来越浓。红胡子在旁边见状,赶紧轻轻咳嗽了几下,笑着插嘴,“嗯哼,我说白胡子老哥,怎么缓,你老哥不是早就看见了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看见了?”白胡子被问得满头雾水,将目光转向红胡子老王,诧异地追问,“我看见什么了?红爷,您这使诈的水平也忒高明了儿吧!”

        “白胡子老哥就是喜欢开玩笑!”成功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这边,红胡子的计划便实现了一半儿,笑了笑,不紧不慢地回应,“黑石寨的日本驻军都急得向你求援了?难道老哥你还没看出日本人实际上已经走下坡路了?还是你老哥的目光就这么短浅,居然连强弱之势已经开始逆转的苗头都没能发现?”

        “强弱之势已经开始逆转?”白胡子当然不肯承认自己目光短浅,但是也不相信日本方面真的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皱着眉头瞪着眼睛,冷笑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凄厉,“哈哈哈,老哥我的确是受了藤田顾问的邀请而来,他也的确被你们几个联手给收拾得很惨??墒钦飧咳踔颇孀荒孀惺裁垂叵??!红胡子,你不是认为凭着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就能完成连正规军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

        “王某还没那么自大!”红胡子笑了笑,轻轻耸肩,“凭王某和周兄弟麾下各自这百十来名弟兄,的确担当不起将日本鬼子驱逐出中国的重任,但是王某却能从一隅看全局。小鬼子才打下大半个中国,兵力就分散到如此地步。王某和周兄弟各自带着百十号人马,就能掀翻他一座县城。而放眼全中国,可不止是一个红胡子,一个黑胡子。王某敢说,你甭看小鬼子现在跳得欢实,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自己的后方到处都是王某和周兄弟这样的队伍,到处都给他满了火头。到那时候,他想从中国征集粮食征集不到,想掠夺矿产也掠夺不走。光凭着他那个小小的几个岛,供应这么庞大一支部队,恐怕连士兵吃饭都会成问题!”

        “说得轻巧,日本人又不是白痴,他们难道不会从前线抽调兵力回来?!”白胡子对红胡子的解释不屑一顾,撇着嘴反驳。

        “抽调多少兵力?”红胡子看了他一眼,大笑着回应,“全国上下几千支王某和周老弟这样的队伍,抽调少了,能解决问题么?如果抽调多了,他拿什么维持目前的攻势?!攻势维持不下去,彭专员刚才说的喘息机会,不就有了么?”

        一连串的反问,令白胡子招架不迭。有心大声反驳几句,却发现对方几乎每一句话说得都是事实。自打去年七月中日两国正式开战以来,日本军队的推进速度着实令人惊叹。然而过于快速的大步推进,同时也导致其根本来不及稳定身后的被征服地区。在广袤的中国土地上,如今活跃着无数支隶属于**方面的、国民党方面的,还有完全自发而起的抵抗队伍。这些抵抗队伍要军饷没军饷,要武器没武器,完全可以称之为乌合之众。然而就是这些正规部队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的乌合之众们,却令日本人的地方留守部队焦头烂额、终日疲于奔命。

        黑石寨是不是第一座被‘乌合之众’攻克的县城?白胡子伊万诺夫不清楚。但是他却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黑石寨不会是最后一座。没有这些弹丸小县的支持,日本占领军就无法打造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而缺乏一个稳定的大后方,日本占领军的攻击持续性,也就压根儿无从谈起!

        “中国领土宽广,物产丰富。中国人痛恨暴政,不甘心被征服。我们人多,兵多,东西多,可挖掘战争潜力大?!庇辛撕旌拥钠痰婧吞崾?,彭学文也重新振作精神,再度组织语言,“就像你的祖国,当年也曾被拿破仑打到首都之下,结果呢,最后胜利的依旧属于你们俄罗斯!”

        “我们俄罗斯是个不会被外敌征服的民族!”听人提起自己的故国,白胡子伊万诺夫立刻激动了起来,挺直年迈的腰杆,大声强调。

        “我们中国人也同样!”彭学文也立刻挺直腰身,大声回应。

        “你们中国有那么多将军带着部队和武器投降了日本人!”白胡子耸耸肩,满脸不屑。

        “拿破仑时代,贵国也有人主动给法国佬带路!”彭学文也耸耸肩,针锋相对。

        “一个娘生的崽子,还有成才和不成才的呢,更何况这么大个国家,您说是不?”听他们两人争论得热闹,周黑碳也瓮声瓮气插了一句。

        话虽然说得简陋,道理却不容反驳。白胡子辩二人不过,笑着摇摇头,将语气稍稍放缓了些,低声说道:“好吧,就算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如今日本人答应在察哈尔北部割给我一片地盘,让我带着麾下的弟兄去那里建立屯垦区,实行完全自治。你们几个能给我什么?”

        “孙中山先生建立民国时,曾经设想五族共和。这五族只是个概括说法,并不是说只接纳五个民族。除了人数较多的汉族、蒙古族、回族之外,其他所有生活在中国境内的人,无论族群大小,如果愿意遵守中国法律和礼仪,都可以成为中国人?!迸硌南肓讼?,很是认真的回答。

        “你确定?!”白胡子的眉毛又慢慢皱了起来,声音再度变冷。

        “我只能答应你这么多!”明知道白胡子对自己给出的条件不满意,彭学文依旧坚持不退让,“但是我可以帮你向上边传话,也许他们会根据你的实际情况,给你和你麾下的弟兄一些适当的优待。但是想建立国中之国肯定是不可能的。我们中国两千五百多年前起,就已经取缔了那种落后的分封制度!”

        这种寸步不让的态度令白胡子很是恼火,冷笑一声,再次提醒,“日本人那边,给我的条件可是优厚得多!”

        “你真相信小鬼子能兑现承诺?”彭学文向前走了半步,盯着白胡子的眼睛问道。

        白胡子被盯得心里发慌,悄悄将身体向后仰了仰,咬着牙回应,“至少在我的实力还在的情况下,看不出他们有反悔的理由!”

        “即使能兑现,也无法保证长久?!迸硌目醋虐缀?,冷笑着摇头,“这是中国的土地,甭说藤田纯二,就是小日本的天皇,也没权利将其割让你们这些俄罗斯人。一旦哪天日本鬼子战败了,你们之间所有协议便都成了一个笑话。而那时你和你麾下的弟兄非但要被驱逐出境,还要为今天的选择付出代价!”

        “这话你留着打败了日本人再说!”白胡子越听心里越没底,越没底越觉得对方面目可憎,咬了咬牙,大声提醒。

        “那一天不会太久!”彭学文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大声回应,“但是你却未必能看到了,小日本连毒气弹落到我们手上的事情都没告诉你,明显想拿你的人当替死鬼!你如果愿意上当受骗,谁也没办法!”

        “白胡子老哥,下次我们可不会再用普通炮弹喽,念在是江湖同行的份上,我们已经通知过你了。既然你选择不仁,也就别怪我们不仗义!”周黑碳跳起来,拉着红胡子狐假虎威。

        听到毒气弹三个字,白胡子气焰立刻小了下去。瞪着彭学文、红胡子和周黑碳三人,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有毒气弹又怎么样?顶多欺负一下我这个老头子。我可以撤,但是等日本人的援军从奉天那边赶过来,看你们谁会落到好下??!”

        “这是我们的国家!”已经好半天没有吭声的红胡子站起来,郑重回应,“能为她而死,是王某的荣幸!”

        “也是彭某的荣幸!”彭学文退后几步,与红胡子比肩而立。面孔虽然年青,身体却稳如山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