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纵横(七 上)

    第三章 纵横(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牢记网址:刹那间,大帐中一片死寂。先前还嚣张无比的白俄土匪们一个个眼睛紧紧盯着两颗炮弹,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特别是他们当中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匪,如大当家伊万诺夫、二当家安德烈等,早年间都曾经在沙俄的军队中服过役。曾经听说甚至亲眼目睹过毒气弹如何在战场上瞬间夺走成百上千人的性命。亲眼目睹过那些侥幸从毒气弹下逃离死神之手的人,后半辈子如何活得生不如死。这种地狱中制造出来的武器,在上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就被世界各国缔约禁止,永远退出了战场。谁料到丧心病狂的日本人居然冒着被全世界国家唾弃的危险,又将它给使了出来!

        小日本准备拿毒气弹来对付红胡子,却被红胡子连同可以发射毒气弹的迫击炮一并缴获了!这个秘密,该死的藤田纯二居然没通知任何盟友!如果白天在两军对峙之时,红胡子将射向大伙头上的迫击炮弹换成毒气弹,哪怕只有两枚,也足以将大伙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密集阵地、没做任何防范准备、也没有任何对付毒气的器械、药材和医生………联想到那种末世降临般的恐怖场景,众白俄马贼们的后心处迅速就被汗水给湿了个通透,看向红胡子的目光里,非但不再带有任何怨恨,甚至还包含了一畏惧和一感激!

        唯独黄胡子不甘心大伙都两颗没发射的特种炮弹给吓住,四处看了看,猛地向红胡子扑了过去,“不就是两颗毒气弹么?”一边扑,他一边大声招呼周围的人赶快帮忙,“咱们抓了红胡子,让游击队把所有毒气弹都交出来!”

        红胡子只是轻轻一转身,就将他的攻势化解了个干干净净。随即一个窝心脚,将他直接踹进了人堆当中,“呵呵,不要命的尽管来试!王某既然敢来给白胡子老哥送礼,就不怕被人扣下!”

        白胡子伊万诺夫原本也打起了扣押红胡子等人为质,逼迫游击队交出所有毒气弹的心思。所以在黄胡子自作主张时时,才没有立刻出面阻止。猛然听见了红胡子的怒喝,才瞬间意识到对方不可能没做任何准备,于是也站了起来,一脚将黄胡子踹出了帐篷,“滚!老子家里,哪轮到你来做主!”

        转过头,又向红胡子深深俯首,“红老弟别生气,我念在这家伙曾经跟咱们齐名的份上,才好心收留了他。没想到这家伙人品居然这么差,竟敢不经我同意就向贵客动手?!?br />
        “哼”红胡子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双眼朝天,懒洋洋地问道:“怎么,您老哥现在肯拿我当客人了?”“哪里话,哪里话,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贵客!先前我只是想跟老弟开个玩笑,试试老弟的胆略而已?!卑缀拥奶鹊鞘崩戳烁鑫灏偎氖却蠡匦?,用生硬的语言掩饰尴尬。

        “是啊,是啊,刚才只想跟您老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您老千万别当真!”其他土匪头目也纷纷围拢过来,赔着笑脸讨好。

        “贱胚子!”彭学文心里暗骂,嘴巴上却非常配合地给双方找台阶,“咱们几个冒昧前来,人家一时理解不了咱们的良苦用心也是应该的。王队长,你就别太计较了吧!”

        “是啊,是??!我们哪里能想到您老真的是送礼来了呢!”众土匪头目赶紧顺坡下驴,七嘴八舌地表白。

        见土匪们身上的嚣张气焰被打压了个干干净净,红胡子笑了笑,慢吞吞说道:“既然彭专员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也得给你们军统局一个面子!白老哥,你还不知道吧!国民政府那边,一直对你非常感兴趣。这位彭学文彭专员,就是那边专程派过来联系你的!你想得到什么东西,与其找没有信誉的小鬼子要,不如直接跟彭专员商量。即便他暂时做不了主,也能将你的要求传回国民政府那边。早儿结个善缘!”

        “彭专员?国民政府?”白胡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瞪圆了肉泡眼睛喃喃追问。

        “就是鄙人,姓彭,名学文,现任国民政府察哈尔北区行政公署专员,请大家多多关照!”彭学文感激地看了一眼红胡子,双手抱拳,私下施礼。

        白俄人受中国政府雇佣,并不是没有先例。在大军阀张宗昌的队伍里,就曾经有一个整编的白俄“入籍军”。这个军完全由溃退到中国境内的白俄士兵组成,装备和战术素养都堪称一流。曾经四处为张宗昌攻城掠地,并且一度将后者推上山东督军的宝座。直到在军阀混战中被孙传芳用优势兵力伏击,才以非常悲惨的结局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伊万诺夫不是没有想过接受中国政府的招安,但他麾下这支队伍规模太小,名声又太臭,再加上长时间以来中国一直没有一个稳定的政府,所以才总是找不到合适买家。如今彭学文自曝身份为察哈尔北区行政专员,立刻让他心思有些活动了,恨不得立刻坐下来讨价还价一番,看看能给自己争取到什么招安待遇。

        “来人,给贵客们搬几个座位上来!”既然存心与客人们深交,再让对方站着说话就不礼貌了。白胡子伊万诺夫用力拍了下桌子,大声命令。

        “是!”众白匪答应得分外整齐,殷勤地搬来太师椅,请贵客们各自落座。

        “勤务兵,取伏特加来,我要敬几位客人一杯!”白胡子想了想,再度命令。

        “是!”土匪勤务兵大声答应着,飞快取来除了白胡子本人之外,平素谁也没资格喝的伏特加,用水晶杯子给白胡子和三位贵客各自倒了小半盏,毕恭毕敬地送到每个人手里。

        俄罗斯酿酒技术远不如中国,伏特加虽然名声在外,味道闻起来却类似与乡下土方酿造的老烧锅,简朴中透着笨拙。白胡子先像欣赏琼浆玉液一般将伏特加举在眼前欣赏了片刻,然后将杯子举向红胡子等贵客,“请,为了你们今晚的勇气干杯!”

        “干杯!”周黑碳举起酒杯,一口闷了下去。立刻有一道火线,从嗓子眼直拉到肚脐。再抬头看其他三个人,却发现无论是红胡子、彭学文还是白胡子,都仅仅将伏特加放在嘴边处抿了抿,就笑呵呵地放下了酒杯。

        “这……”自知误会了俄罗斯人的礼节,黑胡子脸上好生尴尬。对面的白胡子见到了,赶紧又命令勤务兵将黑胡子的酒杯倒满,然后一边频频举杯,一边笑呵呵地跟彭学文套近乎,“早就听人说过,黑胡子老弟那边来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英雄,在攻打黑石寨时,只身飞进城内,从里边打开了城门。我还以为是个披着黑袍子的巫师,没想到居然是国民政府派过来军中精锐!”

        “精锐两个字不敢当,只不过会一些旁门左道的手段罢了!”彭学文摆了下手,笑着表示谦虚。

        “敢当,敢当,百分之一百敢当!”白胡子赶紧接过话头,继续大拍马屁,“那黑石寨自打被吴大舌头重建之后,还是第一次被攻陷呢。当年哪怕是日本人,都只能逼着守军主动投降。所以喊一声彭兄弟为飞将军,也不足为过!”

        “呵呵,呵呵!”彭学文笑着摇头,虽然不敢当飞将军之名,心里却也被拍得非常舒服。

        转眼功夫,宾主之间的气氛就变得融融洽洽了。包括周黑碳,都被伊万诺夫的副手安德烈曲意逢迎得眉开眼笑,浑然忘记了身在何处??纯椿鸷蛞丫畈欢嗔?,白胡子放下酒杯,笑着问道:“听说在南方战场,贵国政府军的表现又不太尽如人意,这个消息到底准还是不准,彭老弟能否给我们讲解一二?!”

        酒徒注:明天要赶飞机返回澳洲,就不能更新了。大伙见谅。